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八章怎么了
    忽然一只肥大的老鼠闯入眼帘,几乎是下意识地,沈安溪吓得跳起来:“啊啊啊!”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动作迅地连忙捂住她的嘴巴,小声问:“怎么了?”&1t;/p>

    “有......有老鼠。”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轻笑了一声:“老鼠没什么好怕的。”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此刻心如擂鼓,她再拿起手机照了照,那只老鼠......好像躲起来了。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移开捂住她嘴巴的手:“别再惊叫了,到时侯被他们现就不好了。”&1t;/p>

    两人黑暗中靠得很近,沈安溪身上的幽香闯进鼻息,她有一缕丝碰到了他的下颚,感觉有点痒痒的。&1t;/p>

    心更痒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身穿的是一件极显身材的晚礼服,头因为刚才的奔跑而显得有点凌乱。仓库里的光线很昏暗,虽然看不清沈安溪的脸庞,可是不知为何,却令沈枞渊觉得她更为迷人了。&1t;/p>

    真的很想把她抱在怀里,然后狠狠地亲下去......沈枞渊与她分别多时,这些日子里,其实没有一天不思念她。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深呼吸了一口气,将心里的遐思压下去。&1t;/p>

    而他一旁的沈安溪却走到墙壁处,靠着墙面,蹲了下来。今晚她本来就有些酒醉,加上刚才在大排档时的惊险遭遇,又奔跑了一路,现在她真的很想将自己整个人扔到床上,睡个天昏地暗。总之自慈善晚会出来后所遇到的事情,就跟做梦一样。她现在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,走路的时候,也在是踩着云朵一样,轻飘飘的。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也是有些醉意,不过他还是清楚地知道自己身处的环境以及周围生的事情。这时他看了看靠在墙面蹲着的沈安溪,然后走到仓库门口,轻轻打开仓库门,探头出去,往周围看了看。&1t;/p>

    目之所及的巷子里一个人都没有,因为夜已深,四周都很安静。沈枞渊这时将仓库门关上,然后打开手机处的手电筒工具,走到沈安溪跟前,半蹲下,很温和地对着她说道:“那些人应该走了,我们现在出去吧。”&1t;/p>

    这个仓库还有老鼠,沈枞渊总不能让沈安溪在这里就这样过一夜。&1t;/p>

    “现在出去吗?”沈安溪不是很确定,就开口询问沈枞渊。她刚才好像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,现在沈枞渊对她说话,她有点恍恍惚惚的,不大清楚自己是否真的是在跟沈枞渊说话。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听了她的问话后,点了点头:“对,我们现在出去。”他看了看沈安溪的神情,知道她是累了,所以就向着她伸出手去:“我们赶紧走吧。”&1t;/p>

    两人出了仓库,一路往刚才沈枞渊停车的地方走去。两人安全地到达了停车库,然后沈枞渊便迅动了汽车的引擎,载着沈安溪离开了。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将车开到最高时,专挑那些巡逻没那么严的路段开。他现在浑身酒气,就怕等会被交警查到他酒驾。然而酒驾也是迫不得已,现在这个时候也不好叫谁出来载他和沈安溪两人回去。&1t;/p>

    汽车一路风驰电挚,很快就到了沈安溪所住的酒店楼下。沈枞渊将车停下,转头跟坐在车后座处的沈安溪说道:“安溪,到了。”&1t;/p>

    这时坐在车后座的沈安溪出睡梦中的呢喃声,然后她动了动身躯,就又睡了过去。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又叫了一声安溪,却没听到沈安溪的回答,知道她是睡着了,便将车熄了火,自车上下来,打开了车后座的门,将沈安溪整个打横抱了出来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不知梦见了什么,此刻的她微微蹙起秀眉,一张下巴尖尖鹅蛋形脸庞越显得惹人怜爱。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的手臂触到了她后脖处的肌肤,微凉而滑腻,让他的心有丝丝紊乱。&1t;/p>

    酒店前台处的工作人员,目光灼灼地看着沈枞渊就这么抱着沈安溪进了电梯。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将沈安溪一路抱上了酒店房间。到了房间内,沈安溪还是没有醒。沈枞渊抱着她一直走到了大床边,然后将沈安溪轻轻地放到床上。&1t;/p>

    正想帮她盖上被子,此时躺在床上的沈安溪却突然伸出手来,抚上了沈枞渊的手臂。她的星眸半睁,长长的眼睫毛在酒店台灯的映衬下,格外长而浓密,像是蝴蝶将飞未飞时的翅膀。这时沈安溪朱唇轻启地说道:“不要走,不要走......”说完,沈安溪的双手竟攀上了沈枞渊的脖颈,然后朝着他的唇吻了过去。&1t;/p>

    本来沈枞渊在抱她回酒店的路上,就已是心韵大乱,心中早已是有着翩翩遐思的他,面对沈安溪此时的诱惑,哪里还忍得住,当下沈枞渊的心间如同滑过电流,下一刻他便将沈安溪拥进怀中吻了起来。&1t;/p>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在刺目的阳光中醒来。她动了动身躯,然后翻了个身。入眼是沈枞渊沉静的睡颜。沈安溪猛地张大眼睛——他怎么会在自己的床上?&1t;/p>

    于是沈枞渊在睡梦中被沈安溪一脚踢下了床。沈枞渊捂着疼痛的背,倒抽着凉气地从地板上爬了起来。&1t;/p>

    “安溪,你把我踢下床做什么?万一把我的腰摔断了,瘫痪了的话,你照顾我一辈子?”沈枞渊边倒抽着凉气,边皱着眉头对沈安溪说道。&1t;/p>

    见沈枞渊又想爬回床上,沈安溪立刻冲他气愤地说道:“你不要过来!再过来我喊非礼了!”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一脸疑惑,他的睡意还没完全褪去:“我们昨晚都那什么了,你还喊什么非礼?”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的脑里仿佛有什么在轰地炸开:“你说什么?我们昨晚......一夜情了?”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不是很喜欢一夜情这个词,他们明明是夫妻的久别重逢好吧。但是当下沈枞渊还没得及解释,耳边就响起了沈安溪生气的声音:“你给我滚出去!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!”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脱口而出就是一句:“昨晚是你让我留下来陪你的呀!”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他这样说,内心更是羞愤交加,抓起床头柜处的一个梳子就往他身上扔过去:“快给我滚,什么都不要再说了!再不走,我就要对你扔烟灰缸了!”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见沈安溪一脸气愤的样子,连忙摆着手说道:“好好好,我这就走。你总得让我穿上衣服再走吧?”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红着脸白了他一眼,然后扯紧被单,裹紧自己的身子:“你快点穿!”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一脸无奈地,快手快脚地穿上了自己的衣服,然后就迅地出了房间。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一脸郁闷地从酒店大堂走了出去,然后径直开车回了公司。&1t;/p>

    到了公司后,沈枞渊心里真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,偏偏今天却又下起了秋雨。此时坐在电脑屏幕前的沈枞渊,几乎是下意识地点击着右手处的鼠标,屏幕处的电子文件沈枞渊一个字都看不进去,脑里全是今天早上沈安溪赶他出酒店房间的,那羞愤交加的样子。&1t;/p>

    越想他就越烦躁,好不容易才找回沈安溪,没想到她却不记得自己了。现在不过是一夜缠绵,却被她当成是禽兽一样,真是无比悲哀。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正烦躁着,忽然门口处出现了张秘书的身影:“沈总,寰宇公司的执行董事,说有急事要来跟你商量。”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垂眸轻轻地嗯了一声,张秘书说完后,正想转身出去,却又听到沈枞渊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:“张秘书,你回来一下。”&1t;/p>

    张秘书很疑惑地转过头来。&1t;/p>

    “你这黑裙子太短了,下次上班不要穿这么短的裙子过来。”沈枞渊看了几眼张秘书的黑短裙说道。&1t;/p>

    张秘书在心里嘀咕道,这是全公司女员工上班的时候都会穿的黑裙子啊,以前的长度就是这样的啊,长度一直都是这样的啊,为什么以前沈总从来对这个都没有异议,现在却忽然对这个有异议了?&1t;/p>

    但是张秘书也不想当面反驳沈枞渊,当下她就对着沈枞渊微微鞠了一躬:“好的沈总,我知道了。”说完,她就转身出去了。&1t;/p>

    过了大约二十分钟,张秘书又出现在沈枞渊的办公室门口处。她用恰到好处的力道敲了敲门,然后用恭敬的声音对沈枞渊说道:“沈总,寰宇公司的执行董事已经在会议室等了你很久了,他是有急事想要跟你谈,沈总现在过去见他可以吗?”&1t;/p>

    张秘书刚才已经跟沈枞渊说过了,但是不知为什么,沈枞渊却一直晾着那执行董事在会议室内。直到那执行董事对着张秘书脾气,说你们沈总为什么那么久还不来见他,张秘书才知道,原来沈枞渊一直晾着人家在会议室。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听了张秘书的话后,一副如梦初醒的模样,然后才对张秘书说道:“好的,我这就过去。”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居然忘了这事情。他一向记忆力很好,此刻居然能忘记前二十分钟张秘书跟他说过的东西,也是少见。&1t;/p>

    寰宇公司的执行董事找他有什么好谈的?这公司跟沈枞渊的公司素来没有交集,属于井水不犯河水的那种。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从椅子处站起来,然后径直去了隔壁的会议室。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来到会议室,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极为瘦削的男子,坐在会议室长桌边的一个中间位置处。&1t;/p>

    110/110877/480835345.br />

    :..。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