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章 梦境
    坐在沙处的沈枞渊转过头来,看到倚在走廊一侧的沈安溪,便好奇地开口说道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回过神来,随即回答他道:“没什么,就是刚睡醒,可能有点迷糊。我先去看看两个宝宝怎么样了。”说着,沈安溪便转身往婴儿房走了过去。&1t;/p>

    来到婴儿房,走近小床旁,沈安溪看到两个宝宝都在熟睡中。而他们的脸庞也不像刚才那样,泛着红潮了。沈安溪将手背放到两个宝宝的额头处探了探,幸好,温度降下去了,不烧了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放了下来,长吁了一口气。这时背后响起了沈枞渊极为温和的嗓音:“两个宝宝还好么?”说着,他上前几步,走到小床边,伸出手去,像沈安溪刚才那样,探了探两个宝宝的额头。&1t;/p>

    “我刚才摸了一下,温度降下去了。不烧了。”沈安溪压低声音回答沈枞渊道。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轻轻地嗯了一声,然后转身,在沈安溪耳边轻声说道:“我先回房休息了,两个宝宝要是有什么的话,再叫我。”说完,他就头也不回地,走出了婴儿房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也在婴儿房里呆了一阵,然后就站起身来,回了自己的卧室。&1t;/p>

    今晚的月色很美。沈安溪回到房间,便拉开了窗帘,然后关上了房间内的灯。她现在一点睡意也没有了。可能是刚才睡了一阵的缘故,现在沈安溪觉得很精神。&1t;/p>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脑海里此刻不断地在回放着,沈枞渊听到她说要离开他时的那表情。好像是伤心黯然,然而好像又不是。沈安溪无从猜测沈枞渊的心思。她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。她应该回华英小学去继续做她的英语老师吗?还是一直留在这里,直到自己的记忆恢复为止呢?&1t;/p>

    如果留在这里的话,她沈安溪能做什么呢?听沈枞渊的描述,之前的她,是自己开心理诊所的。但是,现在她的记忆已经失去了,也不能再为别人做心理咨询了。毕竟记忆还没恢复,心理学上的一些专业知识,她也不记得了。&1t;/p>

    如果想留在这里,那她沈安溪,其实什么都不能做啊。或者可以去快餐店或者什么餐厅做个服务员?又或者,让欧阳晗,她的爷爷收留她?对了,她的爷爷。自从上次回去领孩子回来之后,沈安溪也没再联系过他了。不过,沈枞渊说过了,为了不让老人家担心,所以他没有将沈安溪失踪失忆的事情告诉欧阳晗,毕竟老人家年纪大了,也不好让他受刺激。&1t;/p>

    嗯,还是不打扰他老人家的好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索性走到了窗前,拉开了窗户,将头探出去。夜晚的空气比白日里的仿佛清新一些。远处的霓虹灯一直在闪烁着,明明灭灭,与天幕处的那一轮圆月相映衬着,有一种奇异的美感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回想着这段日子以来,跟沈枞渊相处的点点滴滴,又想起那天周琳琳跟她说过的话。如果她真的像周琳琳所说的那样,是个第三者,是沈枞渊所包养的二奶,那么,她早就该退出了,不是吗?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在窗前站了一会,仍然是毫无睡意。深秋的夜风有点寒凉,拂到脸上,还是有那么一些寒意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站了一会,也觉得腿有点累,便到了不远处的桌边,搬了张椅子到窗边,然后坐在了窗边,继续看着窗外的景色呆。过了一会,沈安溪双手交叠地,放在窗户边沿,然后将下巴搁在手臂处。就这么吹着夜风,她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&1t;/p>

    雨下得淅淅沥沥的,路面全是湿的,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,也没有车。路的两旁是高大的梧桐,风一吹,就有树叶簌簌地往下飘落。沈安溪觉她走在沈枞渊的身后,她想追上他,可是怎么也追不上。沈安溪不禁加快步子,然而前面的沈枞渊也加快了步子。无论她走得多快,她和沈枞渊之间,总是有那么一段的距离。&1t;/p>

    “枞渊,等一等我,好不好?”沈安溪看着前方越走越快的沈枞渊,不禁哀求地说道。&1t;/p>

    然而前面的沈枞渊并没有回头,也没有回应她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沈安溪的请求。沈安溪于是更是加快了脚步。但是前面的沈枞渊似乎走得更快了,丝毫没有慢下来的意思。&1t;/p>

    就这样追逐了一阵,沈安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追上沈枞渊,反正她知道,她心中有个信念,就是一定要赶上前方的沈枞渊。但是无论她走得多快,前方的沈枞渊总是跟她有一段的距离。终于,沈安溪撑不住了,她觉得自己疲累不堪。她停下了脚步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然后抬起头来,用尽全身力气,朝着前方的沈枞渊大喊了一声:“枞渊,你等一等我,好不好?”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的声音很大,因为四周是稻田山林,所以她的声音在四周回荡着,仿佛有很多个沈安溪在喊话一样。此时,前方的沈枞渊终于停了下来。沈枞渊转身回头,看着身后的她一阵,然后就朝她走了过来。&1t;/p>

    没多久,沈枞渊就走到了沈安溪的跟前。沈安溪刚想开口跟沈枞渊说话,却听到他冷冷地跟自己说道:“既然你都已经决定要跟我分开了,那么,你还跟着我干什么?我们的生活已经没有交集了,你应该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,不是吗?”&1t;/p>

    沈枞渊说完这句话后,身穿白裙子的周琳琳忽然出现在他的旁边,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地对着沈安溪说道:“你应该离开他不是吗?你应该离开他不是吗?”&1t;/p>

    你应该离开他不是吗?&1t;/p>

    周琳琳这句话,一直在稻田山林间回荡着,如同咒语般,回响在沈安溪的耳边。沈安溪觉得自己越来越手足冰冷,然后,一道刺目的阳光映入眼帘——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睁开眼睛。觉自己正坐在窗边。此刻已是旭日东升,整个城市已然进入了生机勃勃的白天。远处的高公路上已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伸出手指,揉了揉太阳穴。她昨晚就这样,在窗户边沿睡着了?&1t;/p>

    好奇怪好诡异的梦境啊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想起自己在下雨的空无一人的路上,追逐着沈枞渊的梦,仍是心有余悸。她动了动手脚,可能是坐在椅子上久了的缘故,她的身体仿佛有点僵硬和不舒服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从椅子处站了起来。因为昨天没吃晚饭,她觉得有点饿。她思索了一阵,觉得今天应该先出去租个公寓,然后去找份工作做,领了薪水,就有留在这个城市的钱了。毕竟,现在她跟沈枞渊已经分开了,她不能一直用着沈枞渊的钱。&1t;/p>

    这样想着,沈安溪从卧室出来,径直去了沐浴间,简单地洗漱了一阵,然后就出了客厅。客厅不远处的厨房处很整洁,也什么食物都没有。刚才沈安溪从自己卧室出来的时候,看到沈枞渊的卧室门是关着的。沈安溪这时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。已经是早上九点了。&1t;/p>

    那沈枞渊应该是去了公司吧?沈安溪知道他这几天都很忙,平时他好像都是七点就起床了的。&1t;/p>

    干脆出去吃早餐算了。沈安溪心里想着,又走到了婴儿房处去看两个宝宝。&1t;/p>

    刚走到婴儿房门口,便看到拿着牛奶瓶的芳姐,正在哼着歌儿,给两个宝宝喂奶。&1t;/p>

    两个宝宝现在不哭也不闹了,见到沈安溪出现在小床边,好像还很开心,都是一边笑着,一边手舞足蹈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又伸出手去,探了探两个宝宝的额头。嗯,他们的烧都退了。沈安溪这时转过头来,问在小床旁边的芳姐:“芳姐,你有给他们喂药了吗?”&1t;/p>

    芳姐这时回答她道:“嗯,我早上七点给他们喂完一点牛奶后,就给他们喝了药水。”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,然后她又跟芳姐说道:“芳姐,我这段时间都不在这里,宝宝要是有什么事的话,记得打我电话。”说完,沈安溪就转身想离开婴儿房。&1t;/p>

    “沈太太是要出远门吗?”芳姐很好奇地问道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停住脚步,回头对芳姐礼貌一笑,她脸上虽然是笑着的,可内心却是很苦涩:“不是的,只是有点事情,离开这里,”说到这里,沈安溪又加上一句,“一段时间。”&1t;/p>

    她应该是,永远离开这里了吧。不仅是,一段时间而已。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回答完芳姐的话后,便离开了婴儿室,到了卧室,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后,就离开了沈枞渊的住处。&1t;/p>

    出到门口,刚好遇见沈枞渊的司机执行任务,回到楼下。他见到沈安溪,便将头伸出车窗外,向沈安溪打了个招呼:“沈太太,你要出远门吗?你去哪里,我载你吧。”&1t;/p>

    沈安溪自从和沈枞渊一起住之后,沈枞渊周围的下人都对她的态度很好,加之沈安溪为人也没有架子,所以很容易就跟沈枞渊家里的佣人打成一片。&1t;/p>

    当下沈安溪抬头,对着沈枞渊的司机微微一笑:“不用麻烦你了,我有事出去,自己去坐公交或者计程车就好。”&1t;/p>

    110/110877/480835357.br />

    :..。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