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五章 提心吊胆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沈枞渊的嘴角这时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,“我过得是提心吊胆。”他漆黑的眼眸此时看定了沈安溪,“安溪,我本来想让你自己慢慢的来恢复记忆的,但是,现在我改变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的眼眸里落进了下午的阳光,显得很是明亮,也带着几丝柔和:“我带你去看医生,把你的记忆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怔怔地看着他。心里此刻是纷乱的思绪。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做这个决定。一方面,她很想回来,也很想留在沈枞渊身边。可是另一方面,她怕沈枞渊隐瞒了一些事实没有跟她说明,又或者他留她在身边,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......

    在她的记忆未曾恢复之前,她谁也不敢信任,却什么线索也不想放过。

    看到沈安溪只是沉默地看着他,却没有说话,沈枞渊又开口问道:“好不好?我带你去看医生,把以前的记忆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喃喃地开口,声音很轻,却是字字清晰:“那你告诉我,你在认识我之前,是不是有一个妻子?”

    听了沈安溪的话,沈枞渊有一瞬间的错愕。他脱口而出就说道:“我沈枞渊有生以来,就只有你一个妻子啊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道:“你听谁说的,我在认识你之前,有一个妻子?”

    “周琳琳。”沈安溪回答他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失笑:“难怪。”接着沈枞渊又听到沈安溪说道:“周琳琳说,我跟你在一起之后,受了不少的苦,一直被你的前妻刁难......”

    沈枞渊又失笑:“我哪来什么前妻?我的妻子从来就只有你一人。你不要听她乱讲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道,“不过呢,你跟我在一起后,受了不少苦,这个倒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扬起脸,一瞬不瞬地看着沈枞渊道:“那她为什么要这样说?”

    沈枞渊也懒得去揣测周琳琳这种人到底是什么心理,当下他对沈安溪说道:“她为什么要这样说,我就不知道了,可能是因为妒忌什么的吧。我也没空去钻研她们这些女人的心理。她以前绑架过你,总之她的话,你不要信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说到这里,想了想,便问沈安溪:“你是因为这个,才说要离开我和两个孩子的?”

    沈安溪低下头去说道:“也不全是。主要是记忆还没有恢复,然后......”

    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模样,沈枞渊便接上她的话茬道:“然后那天我对你的态度不好,导致你积压在心中的情绪爆发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点了点头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握住了她的手,放到了唇边轻吻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那天确实是我不对,因为公司的事情,所以我的情绪有点不好。然后回来看到孩子生病,听到因为是你的疏忽,所以一时间没控制住脾气,就对着你口不择言。原谅我好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想了想那天的事情,然后说道:“其实那天,我也有不对的地方。去到你公司笨手笨脚的,然后回来却喂了宝宝冷豆浆。”顿了顿她又说道,“换做我是你的话,也许我也会忍不住发火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互道歉着,然后拥抱在了一起。下午的阳光透过露台处的明净长窗照进室内,是一幅温馨宁静的画面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这天一早,沈枞渊便带着沈安溪到了城里的三甲医院,照了脑部ct,然后询问了脑科医生的一些意见。沈枞渊从脑科医生处,得知沈安溪的大脑其实并没有什么损伤。现在的失忆只是暂时的,也可能有一些心理性的因素导致的失忆。

    当沈枞渊问脑科的医生,为什么沈安溪会因为心理性的原因失忆时,医生却回答不出个所以然来。只是让他带着沈安溪去心理科看一看,也许能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于是沈枞渊带着沈安溪从医院出来后,便询问了一下董少华,让他介绍一些优秀的心理医生。董少华给沈枞渊推荐了一个他曾经去过的心理诊所。

    沈枞渊取得了心理诊所的地址和电话后,便带着沈安溪去了那里。

    到了心理诊所处,有一个戴着眼镜的,书生气很重的男子迎了出来。沈枞渊礼貌地伸出手去,与这个戴着眼镜的男子握了一握手:“你好,我叫沈枞渊。是董少华先生介绍我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随即回答他道:“我叫傅修然,是这家诊所的国家一级心理医师。”说到这里,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,然后又说道:“不如我们坐下再详细谈?”

    沈枞渊微微颔首,和沈安溪在会客厅处的沙发坐下。傅修然这时到了不远处的饮水机处去冲茶。而坐在沙发处的沈枞渊,则打量起这心理诊所的环境来。

    墙上挂着几幅莫奈的油画,四周并没有多余的摆设。墙壁很雪白,与室内的淡灰色调很是相衬。总的来说,这诊所的会客厅装饰得大气而优雅,却又显得简洁。

    沈枞渊看了四周一阵,然后回转头来,看到坐在旁边的沈安溪脸上出现了迷茫而无措的表情,他低头凑近沈安溪:“怎么了?害怕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他的话后,侧过头来,看着他道:“没有。我只是在尝试着,看能不能记起以前的事情。”因为沈枞渊以前有跟沈安溪说过,她之前是开心理诊所的,也是做心理医生的,所以来到这里,沈安溪就在努力搜索着脑中的关于心理诊所的记忆。

    不过,还是一无所获。她的脑中关于心理诊所的记忆是一片空白的。

    这时,傅修然端着茶来到两人跟前:“先喝点普洱茶吧,两位。”将茶放到两人面前后,傅修然在两人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端起面前的普洱茶喝了一口,只觉甘香扑鼻,唇齿留香。当下他就对着这普洱茶赞不绝口。沈枞渊跟傅修然寒暄了几句,才跟他说道:“我太太之前跌落山坡,后来医生诊断是脑震荡。当时她就失去了以前的记忆。至今过了不短的时间了,刚才我带她去做了脑部扫描,脑科的医生说她的脑部并无损伤。失忆可能是心理性的。所以,我才带她过来你这里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听了沈枞渊的话后,伸出手指,将鼻梁处的眼镜往上推了一推,然后微微点了点头。接着他沉思片刻,便问沈枞渊:“平时沈太太有觉得哪里有不舒服么?比如头疼恶心什么的?”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含笑看向沈安溪,示意她回答面前心理医生的问题。

    沈安溪想了想,然后对着傅修然摇了摇头:“平时并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呢。就是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,听着别人说起自己曾经的事情,一点儿记忆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微微点了点头。他打量了一阵眼前的沈安溪。大眼睛,略为清瘦的脸庞,尖下巴......是标准的温婉的美人。气质无疑是令人感觉很舒服很干净的那种。

    见他打量着自己,沈安溪抬起眸来,看着傅修然,带着些微疑惑的神情,对他回报以礼貌的微笑。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又问道:“是完全没有记忆,还是说,见到以前去过的地方的时候,偶尔会有熟悉的感觉?”

    沈安溪垂下眼帘,试图回忆着之前经历过的事情。回忆了一阵,她才回答傅修然道:“梦里曾经梦见过和先生以前一起生活过的地方。好像......也有过对一些地方和一些话语有熟悉的感觉。不过具体是哪些地方和哪些话语,一时间想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喝了口茶,又沉吟了一阵。接着又问道:“那么,你有尝试过努力去回想事情,但是却有头疼症状发生的情况么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沈安溪不用回忆,当下便很快地回答他道:“这个有的。好像还试过有很多次。是那种很剧烈的,发作得很快的头疼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点了点头,接着又问了一个问题:“你们夫妻的感情生活,还好么?我的意思是,在沈太太失忆之前,你们的感情,是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当中?”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抬眸看向眼前的心理医生:“我们夫妻的感情生活,一向很好。并不存在什么缝隙之类。”

    之后傅修然又问了一些问题,有些沈安溪不知道的,就由沈枞渊代劳回答了。

    傅修然问了一些问题之后,就对沈枞渊说道:“现在我想和沈太太到咨询室里去,单独跟她谈一谈话,沈先生介意么?”

    沈枞渊心里想,如果他介意的话,就不会带沈安溪来这里了。当下他对着傅修然微微颔首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当下傅修然便从椅子处站起身来,对着沈安溪说道:“那么,沈太太,跟我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从柔软的沙发处站了起来,她旁边的沈枞渊这时拉了拉她的手,对她说道:“不用害怕,我在这里等你出来。”说着,他拉起沈安溪的手,放到唇边,轻轻吻了吻。

    沈安溪的心一下子变得很柔软,内心的惶恐好像也减少了一些,当下她对着沈枞渊说道:“好的。那你乖乖地坐在这里,等我出来哦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