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章 想做导购员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沈安溪的脸上有一丝惊讶一闪而逝:“我,做导购?”

    那姓欧阳的营业主管这时看着沈安溪,脸上扬起笑意:“是的。刚才我无意这种听到了你和那个女顾客的对话,我觉得,你给的搭配意见很好,而且,你的形象也是十分符合我们店导购的要求。”顿了顿,她又微笑道,“所以,沈小姐不如考虑一下我们的导购员?待遇可以商量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脸上显露出了犹豫的神色。那姓欧阳的营业主管目光很锐利,毕竟是做了很多年销售的人,很容易就能看穿人的心思:“这位小姐在犹豫什么呢?我在你和那女顾客的对话中得知,你也是我们店的老顾客了,相信你也是喜欢我们店的衣服,才常来这里光顾,那么不如做个导购?我们店的衣服,有内部员工价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本来就对她说的这个职位有点心动,现在听到这店里还有内部员工价,当下这个职位更是对她充满了诱惑力。沈安溪回答那姓欧阳的营业主管道:“我没有做过导购员,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好。”

    那姓欧阳的营业主管此刻脸上的笑意更深了,她的眼睛有点类似于丹凤眼,此时眼角微微上翘,更添了一份妩媚:“我们这里有专门的培训体系,有老员工带着上手的,这个不用担心。”停了停,她又说道:“况且,导购这个职业的工作时间,很灵活的,只要完成了这个月的业绩,那么你要请假也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想了想,便跟她说道:“我想先回家跟我的先生商量一下,好吗?你先留个电话给我,等我回家找他商量完了,我再联系你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咦,你旁边这位不是你的先生?”那姓欧阳的营业主管有点诧异地,看着站在沈安溪旁边的傅修然问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赶紧解释道:“噢,不,他只是我的一个异性朋友而已。”

    那姓欧阳的营业主管这时点了点头:“嗯,好的。我等你的电话。无论你怎么决定,都给我个电话好吗?我真的希望你能过来我们店工作,有你这样好外形的员工,我们店的生意一定可以蒸蒸日上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答应了她。然后衣服也没有买,便和傅修然离开了这家店。

    两人走在回去的路上时,沈安溪问傅修然:“傅医生,你觉得我去做导购的话,对我的记忆恢复,会有好处吗?”

    傅修然神色淡淡地回答她道:“其实正常工作生活对你的状态是有好处的。如果你要问的建议,去做导购员是利大于弊。只要不要有太大压力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:“那我先回去,跟枞渊商量一下。如果他同意我出来工作的话,我就答应那人的邀请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皱了皱眉:“沈先生限制你的活动自由吗?据我所知,你好像事无大小,都要跟他商量,你自己不能做决定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回答他道:“我觉得夫妻之间要坦诚嘛,况且我现在记忆尚未恢复,多听听他的意见,总有好处的。虽然,枞渊并没有限制我的自由,但这个城市对我来说,几乎是陌生的。因为我什么都不记得了。所以呢,凡事多听听枞渊的意见,对我并没有什么坏处啊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沈安溪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有几丝茫然的神情,让傅修然心生怜惜。当下他不禁问道:“你很想早点恢复记忆吧?毕竟丢失了自己的记忆,就像缺失了自己之前的人生一般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他的话,低下了头,脸上带着丝丝落寞:“那是当然的。没有了之前的记忆,就好像是没有活过,或者是没有了自己的根一样。感觉,嗯,感觉像是心脏被挖空了一块。”

    阳光终于从厚厚的云层里透出来了几缕,像是娇羞的女子终于肯从深闺中走出。沈安溪的侧脸沐浴在阳光之中,有着落寞神情的她,身上散发出一种迷人的清澈的气质。

    傅修然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像是突然有一只无形的手,温柔地,轻轻地,握住了自己的心。除了怜惜外,他的心中此刻还充盈着一种别样的情愫,一种他此时此刻也没法解释,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。

    沈安溪感觉到傅修然的目光凝在自己的身上,便转过脸来,对着他露齿一笑:“不过,我相信傅医生你很快就会让我的记忆恢复起来的。”顿了顿,她又对着傅修然笑得很无邪:“枞渊说你是本市极好的心理医生,很多到你诊所的病人都对你赞不绝口的,所以,我是很信任你的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沈安溪的笑容有一种无邪的感觉,他以前觉得无邪这个词,通常是形容不经世事的小孩子的,从没想过它可以用到一个成年人身上。

    当下傅修然回答沈安溪道:“谢谢你的信任,我肯定是竭尽所能去帮助你的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道:“沈小姐你现在的这种状态是很有利于记忆的恢复的,记忆没准什么时候就会全部恢复。所以,不用太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这里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因为商圈离傅修然的诊所比较近,沈安溪便提议走路回来,所以两人便在绿道处步行着。两人边走边聊,很快就回到了傅修然的心理诊所。

    沈安溪见前面就是傅修然的心理诊所了,当下她就温婉地对着傅修然笑道:“你的诊所到啦,我们明天见吧,傅医生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点点头,对沈安溪挥了挥手。看着她转身往另一条道走去,不知为何,傅修然竟有一种不想和她分别的感觉。

    也许是刚和冉冉分手,所以有点不习惯独自一人呆着?

    自从和冉冉一起后,傅修然也没跟哪个异性走得近了,因为冉冉很容易吃醋。所以久而久之,傅修然的异性朋友就越来越少,甚至到了现在,他已经找不到可以陪他去逛街买东西的,纯粹的异性朋友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他给母亲挑个衣服,都要找沈安溪的原因。他的母亲不知道内情,真的以为沈安溪是他的女友,指明要沈安溪跟他一起去挑衣服给自己,说沈安溪对衣服的品味她很信得过。

    其实傅修然知道让沈安溪陪他去给自己母亲挑衣服,是个不情之请,但没办法,除了沈安溪,傅修然也找不出适合这个任务的异性朋友了。

    沈安溪走了没多远,便拦了计程车回了家中。回到家里,便看到躺在沙发处,好像是睡着了的沈枞渊。他的脸上盖了一本书,看书的题目,好像叫什么管理和领导的艺术。很厚的一本,沈安溪边往沙发处走,便在心里估量着这书本的厚度,大概,嗯,大概有砖头那么厚吧。

    沈安溪蹑手蹑脚地走上去,轻轻地掀开沈枞渊脸上的那本书。她刚拿开沈枞渊脸上盖着的那本书,便听到沈枞渊发出一声睡梦中的呢喃,然后他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安溪,你回来了?”沈枞渊揉了揉眼睛,从沙发处坐起。

    沈安溪在他身边坐下:“是啊,我刚跟傅医生去逛了一逛街,给他母亲买了几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听到这里一怔,随即说道:“你这假女友可以啊,很称职嘛,都给他母亲买起衣服来了。嗯,什么时候假订婚呢,到时候记得请我去啊。”沈枞渊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语带讽刺。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他这样说话,凑近他:“你不会生气了吧?我就是当是陪朋友去给他母亲挑衣服而已,我和傅医生之间没什么的呀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好像还带着点睡意,他睁着睡意惺忪的眼眸,看着跟自己近在咫尺的沈安溪说道:“我没生气,生气就不是这个样子的了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道:“话说,这个傅医生没朋友的么,怎么买衣服也叫上你啊。”说着,沈枞渊将沈安溪一把捞过来,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自从沈安溪和沈枞渊上次和好之后,她对他没有之前那样抵触了。而沈枞渊也信守承诺,一直没有碰过她,没有要求她跟他行夫妻之实。虽然有时候沈枞渊会叫她跟他一起睡,但是都是抱一抱拉一拉手而已,并没有冒犯过她。

    所以当下沈枞渊这个举动,沈安溪也并不排斥,她只是在沈枞渊将自己揽过去的时候笑了几声,也并没有挣扎,就坐在了沈枞渊大腿上。之后,她还顺势伸手去,搂住了沈枞渊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。”沈安溪这时收起笑意,对沈枞渊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服装店做导购员。你同意吗?”沈安溪看着沈枞渊,说出了以上的话。她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脸上此刻的表情,来判断他是否对自己这个决定感到抵触。

    沈枞渊皱了皱眉:“做导购员?这个就是跟销售员差不多兴致的工作吧?老婆去做这个,能应付得来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