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九章 进了医院的沈安溪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欧阳红从沙发处起身,身姿曼妙地往露台走了过去。到了露台,欧阳红拨通了一个电话。那边很快就接通了:“欧阳小姐吗?可以行动了吗?”

    欧阳红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轻声说道:“嗯,你们可以现在就上来了。她喝了我的茶水,药效估计也快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正跟对面的外国女子聊着,忽然听到手提包里响起了手机铃声。她对着外国女子说了声不好意思,然后就从包包里拿出手机。那是傅修然的手机,手机上是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。

    沈安溪估计是傅修然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,所以打电话过来。于是她按下接听键,将手机放到左耳边,果然手机听筒里传来傅修然那熟悉的柔和嗓音:“喂,你好?请问是安溪吗?”

    沈安溪握着手机说道:“嗯,是我。刚才我收拾东西的时候,不小心把你的手机也给拿走了。我现在在服装店主管的家里,等我这边的事情忙完了,我就过去你家里,把手机还你。或者,你过来我家来拿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过来我家楼下吧。”手机听筒里的傅修然的嗓音,听起来好像带着丝睡意。

    沈安溪心想可能傅医生刚睡醒不久吧,所以当下她就说道:“好的,那我忙完了,就到你家楼下去找你。到时候我打这个电话联系你?”

    “嗯,对,就打这个号码就好了。这是我一个朋友的手机。”手机那端的傅修然这时说道。

    半躺在床上的傅修然说完话后,就将手中的手机扔到了桌边,正准备躺下,却听到手机里的沈安溪发出一声惊叫:“你们是谁?你们要干什么?放开我!!”随即便是啪的一声响,好像是手机掉到地板处的声音,接着手机听筒里便传出一声声的忙音。

    刚才傅修然跟沈安溪通话时,开的是免提模式,而且他这人习惯了讲完电话懒得按结束键,都是等别人按的。

    听到沈安溪的声音后,傅修然的睡意醒了大半,他一个鲤鱼打滚从床上坐起,然后抓起手机,又往自己的手机号码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手机听筒处传出冷冷的提示音:“您好,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已经出到了门口处,他以最快的速度走进了电梯,搭电梯的同时回忆了一下沈安溪之前跟他提的,关于她的主管欧阳红的住宅地址,便拦了一部计程车,报了沈安溪主管欧阳红的住宅地址,便让司机赶紧开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目的地,傅修然便赶紧下了车,凭着记忆,乘着电梯,到了欧阳红所在的楼层。他照着房门号一路寻找过去,到了记忆中的房门前,傅修然深呼吸一口气,在门口处站定,然后抬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门里面传来一阵说话的声音,傅修然听不清里面的人在说些什么。他又敲了敲门。敲门声并不十分紧迫,像是来拜访的朋友的,随意的闲散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门里面这时传来脚步声,脚步声越来越近,然后门从里面被打开,一个身穿着黑色紧身上衣的男子,出现在傅修然的面前:“你好,请问你找谁?”他的语气极是冷漠,眼神带着挑剔,四下打量着傅修然。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脸露礼貌的微笑:“你好,我是来找欧阳红小姐的,请问她在家吗?”

    那穿着黑色紧身上衣的男子这时的神情才有些放松,然后转头对着屋里喊道:“欧阳小姐,这位先生说是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在那男子转头向着里屋说话的当口,闪身便走进了屋里。那穿着黑色紧身上衣的男子要阻止他已是来不及。傅修然眼尖,走到长廊的时候,已经看到昏迷的沈安溪,被绑着放到了沙发处。

    这时那穿着黑色紧身上衣的男子,一拳向傅修然挥了过来。傅修然向左侧身避过。他随即举起双手,一脸茫然地对着那穿着黑色紧身上衣的男子问道:“兄弟,怎么了?我好像没得罪过你吧,怎么上来就是拳头招呼?”

    那穿着黑色紧身上衣的男子这时又是对着傅修然一拳挥去,幸好傅修然学过一些武术,才没至于闪避得太过狼狈。他闪避过后,又是对着那穿着黑色紧身上衣的男子说道:“大哥,有话好好说,为什么上来就打人?”

    这时走廊处响起一个柔和的女子嗓音:“怎么了?阿六,你在跟谁在打架?”

    傅修然过来之前通知了个警局的朋友,所以他在确定了沈安溪被这帮人绑住了之后,决意拖延时间,让那警局的朋友带着人过来。

    欧阳红看了看傅修然:“这位先生,请问您是哪位?您是找我么?”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站直了,对着欧阳红礼貌一笑道:“你好,你是欧阳红小姐对吗?总部那边派我过来,是来说一下这个季度的采购预算的。”说着,傅修然对着欧阳红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欧阳红抬起带着疑惑的眼眸看着他,也礼貌地伸出手来,跟他握了一握:“这位先生是新上任的?”她从未见过傅修然,所以只能这样问道。

    傅修然也只能是一直瞎编下去,心里希望欧阳红不要发现破绽那么快,等到他的朋友过来后,便万事大吉了。当下傅修然轻轻地握了一握欧阳红的手后,便放开了,然后正色说道:“是的,我刚到公司工作没多久。欧阳红小姐现在是不方便招待客人么?”

    傅修然说话的时候,就打量着走廊尽头那里,有几个身形健硕的男子,在那边走来走去,显然是为了防止他突然闯进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现在跟朋友这边有点要处理。”欧阳红此时脸露难色,然后又对着傅修然一笑说道:“要不我明天找个时间再约这位先生出来谈?请问该怎么称呼你?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李修然。”傅修然这时候脸上露出了略微尴尬的神色:“不好意思,不记得介绍自己的名字。”顿了顿,他又好像是打趣地说道:“可能是被你的朋友打得有些怕。”语气像是跟朋友谈笑时的语气,然而欧阳红在社会上闯荡多年,岂有听不出他话里的刺,当下便笑道:“我的朋友将你当成另外的人了,实在是事出有因,多有得罪,还请傅先生见谅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向欧阳红报出了一串数字,然后说道:“这是我的手机号码,这几天随时联系我。”看到欧阳红对着他点了点头,傅修然对着她礼貌地点了点头,就转身出了门口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不远的地方,傅修然找了个楼梯间藏身起来。然后他发了条短信给在警局的朋友——你什么时候才过来?我朋友被他们绑架了,看样子他们准备转移阵地了,你能快点过来吗?

    那边很快就回了他的短信:“我在目的地楼下了,这就上来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等到他们上楼,便跟他们一起进了刚才那欧阳红的房间。对方是黑社会的人,傅修然的这个警局朋友也算得上是局内的一个好手,带的那帮人也是精英部队,所以没用多久,就将对方全部制服,解救出了沈安溪。

    黄昏,医院病房内。

    躺在病床上的沈安溪此时是一副安静的睡颜。傅修然正坐在她的身旁,静静地看着她。医生说她中了毒,要等毒素排出来,才能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脸色有些苍白,下巴尖尖的,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肌肤还是很干净清透的。傅修然的目光凝在她的脸庞处,舍不得离开。他想起刚才自己救回她的那一刻。那一刻的感觉是傅修然从来没有体会过的。像是一件很珍贵的事物,快要被人毁坏了,却被他千辛万苦地救回来了的那种欣慰。

    沈枞渊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夕阳的余晖自明净的玻璃窗处投射进来,窗外那横跨江面的高桥,在金黄色的余晖下,显得宏伟而壮丽。江面倒映着夕阳余晖,江水微微荡漾的时候,那金黄色的光芒在江面上欢欣地舞蹈。

    沈枞渊刚看完公司这个季度的财务报表,然后抬眸看向了窗外。窗外的景色让他疲倦的心神,微微舒展了一些。正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,手边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。

    沈枞渊回过神来,伸手去拿起手机。手机屏幕上显示,是阿树打来的电话。沈枞渊随即按下接听键:“阿树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老大,手下的阿起说,沈太太进了医院。她之前被绑架了,被她的心理医生救了,然后送进了医院。”手机那端的阿树的嗓音,听起来有一些担忧。

    什么?沈安溪进了医院?沈枞渊的心骤然抽紧了起来。他不禁握紧了手机,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在哪家医院?叫王司机立刻到我楼下来等我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这就去通知王司机。”手机那端的阿树很快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的司机很有效率,沈枞渊在办公室里收拾东西到了楼下,过了几分钟,便见到了王司机的车子缓缓在他旁边停了下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