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一章 争吵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然而此时的沈安溪却对沈枞渊说的话存疑,因为根据她和傅修然平时的接触,她没看出来傅修然哪里对她有非份之想,而且傅修然刚失恋,没有理由移情别恋那么快吧?

    沈安溪又想了一下她最近和傅修然之间的互动,又回忆了一下当时沈枞渊的反应。然后沈安溪对着坐在她旁边的沈枞渊说了一句话:“你是因为觉得我会和傅修然之间发生一些什么事情,才会这样污蔑他的吧?”

    沈枞渊闻言,不禁发出一声嗤笑:“我污蔑他?”接着他转过头,看着沈安溪说道:“你是宁愿觉得我污蔑他,也不愿意相信这个人作出违背心理医生医德的事情?”

    沈安溪皱了皱眉,回答他道:“你是看到我们最近来往得比较密切,所以才这样做的对么?”她的言下之意是,她沈安溪并不怪他沈枞渊。

    然而这话听在沈枞渊的耳里,却有着说不出的讽刺。他觉得全身的热血都冲上了大脑:“你和这个傅医生才认识几天?你这么相信他?”

    沈枞渊说这句话的时候,脑里又回忆起之前傅修然在医院里的那段内心独白,还有他想要趁沈安溪昏迷而强吻她的情景。如果那时候他沈枞渊没有刚好到达病房,那么他傅修然已经是一亲芳泽了吧?沈枞渊想到这里,脸上的表情有点咬牙切齿。正常男子都不可能让一个觊觎自己的太太的同性留在交际圈内,更别说这个男子是他太太的心理医生。天知道,他能利用心理医生所有的便利去做些什么?

    “他在我绑架的时候救了我。我不应该相信他?而且,我相信我自己判断,我不觉得傅医生会是那种人。”沈安溪见到沈枞渊这个模样,也不禁来了气。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勾起嘴角冷笑一声:“所以你要怎么样?继续去他的诊所做心理治疗吗?你这么喜欢他吗?”沈枞渊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沈安溪只觉得内心憋着一股气,却又没处可以宣泄。她这时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,紧紧抿着嘴唇握着拳头,然后往里屋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沈枞渊也懒得理她,突然觉得无比的口渴,就倾身伸手去端起茶几处的茶杯,就着茶杯喝了几口茶,然后又重重地将茶杯放回茶几处。

    沈安溪走回到自己的卧室处,然后就一脸郁闷地在床上躺下。她不知道自己是气得眩晕,还是中毒的后遗症还在,总之就是觉得无比的眩晕。她在床上躺了一阵,想着要不起来拿点刚才医生开的药开吃,于是沈安溪就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半坐在床上的时候,沈安溪想到那些放到了客厅处的茶几那里,想想沈枞渊还在客厅那儿坐着,她又不想看见这个人,于是就继续躺倒在了床上。沈安溪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的又睡不着,脑海里不断回荡着沈枞渊刚才和自己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沈安溪心里像是有一百只猫爪在挠着,极度的难受。她又翻来覆去了一阵,然后就拿起了放在床头处的手机,拨通了傅修然的电话。

    那边过了一阵才接通。沈安溪这时握紧了手机,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傅医生,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手机那端的傅修然回答沈安溪道:“嗯,我已经吃过了。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吃过了。”沈安溪回答他道,然后她深呼吸了一口气,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继续说道:“傅医生,今天谢谢你救了我。枞渊说,他今天下午到达医院病房的时候,看到你坐在病床前,对我吐露心迹。这是真的吗?”沈安溪说完这些话后,觉得半边脸孔烧了起来,内心觉得极度尴尬。

    手机那端的傅修然沉默了十几秒,然后才回答沈安溪道:“吐露心迹?安溪,我不是很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又深呼吸了一口气,然后对着手机话筒,将刚才沈枞渊告诉她的事情,转述给了傅修然听。说完之后,她长吁了一口气,像是用完了这辈子所有的力气了一样,她觉得很累。然后沈安溪就握着手机,又重新躺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手机那端的傅修然发出了几声轻笑,然后才说道:“我觉得沈先生说这些话,是不希望你再跟我有密切来往了吧?毕竟从你假扮我的女友开始,我们就变成了很好的朋友。而这次,在危急的情况下,我救了你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道,“我可以了解沈先生的顾虑的,如果换做我是沈先生,我也不希望我的太太,和她的心理医生有如此密切的来往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这里,心里更是确定了沈枞渊在捏造事实。当下她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傅医生,对不起,我错怪你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那端的傅修然的嗓音还是那样的柔和:“没事的,我可以理解。那明天开始,你就不要来我的心理诊所了吧,如果你还有需要的话,我可以介绍别的有名的心理医生给你。嗯,早点休息吧,今天你也是够折腾的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回想起平日里傅修然文质彬彬的模样,心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,当下她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好的,那你也早点休息。你今天,跟那些人交手,没有受伤吧?”沈安溪这时才想起,之前绑架自己的那些人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,傅修然一个这么斯文的男子,恐怕很难在跟他们正面较量中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手机那端的傅修然听到沈安溪关心他,语气更是温和一如夏日里温柔的夜风:“我没事。我叫了我一个警局的朋友帮忙,他还说我帮他立了大功。那些人是最近在城里到处流窜的黑社会混混,这次正好将他们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刚想说“你没事那就好”,却又听到傅修然说道:“安溪你怎么会招惹到黑社会的人呢?我警局的朋友说,虽然将他们抓起来了,但他们的头目没有在这次的行动中。所以他们这次抓到的,不过是些小索罗而已。要不你最近好好呆在家中,不要到处跑了吧,免得遇到危险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傅修然这么关心她,心下一暖,然后回答他道:“枞渊跟我说,这些人极有可能是冲他来的。枞渊已经着手去调查了,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手机听筒里又传来傅修然温和的带着磁性的嗓音:“好的,那你自己小心。早点休息吧,有什么事尽管联系我。我们还是朋友,对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握着手机重重地点头:“嗯,当然。我一直将你当成兄长的。”

    刚挂了电话,沈安溪便听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随即沈枞渊的嗓音便响起:“安溪,你还没有吃药。起来吃药吧,我给你倒了水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应了一声,然后就从床上爬了起来,穿上拖鞋,到了门口处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一打开,沈安溪便看到沈枞渊拿着一杯白开水和几颗药片,站在自己的面前。见到她出现在门口,沈枞渊表情柔和地将手中的药和开水都递了过来:“把药吃了吧,还头晕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心中一暖,听出了他话里的关切,便回答他道:“还有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,吃了药睡一觉应该就好了。”沈枞渊看着沈安溪喝了一口水后仰起头,将药服了下去。

    沈安溪服完药后,对沈枞渊说道:“我们出去客厅吧,我有些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应了声好,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客厅。

    等沈枞渊在沙发处坐下,沈安溪将手放到他的膝盖处:“枞渊,我知道,你爱我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将手覆盖在她的手背之上。然而沈安溪的下一句话却令他火冒三丈:“所以,我并不怪你,捏造了那样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猛地转头,看着沈安溪道:“你仍然觉得我是骗你的?你觉得我是怕你和傅修然之间有什么,所以才污蔑他,对吧?我在你心里,就是一个这样说谎小气的男人?”

    沈安溪的回答却更是火上浇油:“我刚才打了电话问傅医生,他说他只是当我是好朋友,他没有做过你说的那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电话跟他言语对质,他当然不承认。我是心理医生对自己的病人产生了爱慕之意,我也不会承认。这是我亲耳听到,亲眼所见,难道我出现了幻觉不成?”沈枞渊说话的时候,嘴角边挂着鄙夷的冷笑。他没想到傅修然这个人这么卑鄙,居然在沈安溪面前,反咬他一口。

    沈安溪又觉得一口浊气上涌:“你不想让我跟他做朋友,你不想让我去看心理医生,直接说就是了,何必这样?又是动怒,又是污蔑人家傅医生?”

    沈枞渊更是气打不过一处来,他猛地从沙发处站起:“你才认识傅修然多久?就这么信任他?说我污蔑他,现在是他倒打一耙,污蔑我好吗?”

    沈安溪也从沙发处站了起来,与他四目对视:“那我又认识你多久?也许这不过全是你的诡计,也许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妻子!你不过是编造个借口,不让我再去看心理医生而已,好让我永远失忆下去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