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五章 被带回家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走了一阵,沈枞渊看到眼前有一个穿着警服的男子,正向他走过来。沈枞渊索性停了下来,等那警员走到自己面前。沈枞渊这时小声地说了一句:“还真的报警了,我看起来那么像人贩子?有人贩子穿着十几万一套的西装到处跑的?”说到这里,沈枞渊回头对着在他肩膀上张牙舞爪的沈安溪说道:“都怪你,把我这套名贵西装都毁了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的话音刚落,那穿着警服的男子,便走到了他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?”那穿着警服的男子,看到是沈枞渊,脸上露出了极为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张警官,好久不见。你又帅气了不少。”沈枞渊和他寒暄道。

    那张警官看了看沈枞渊肩膀上的沈安溪,想笑却又不敢笑地问道:“沈先生和沈太太这是做什么?是沈太太走路累了么?”

    这位张警官以前到过沈枞渊家作客,自然是认得沈安溪的。刚才他接到报警电话,说是机场门口这里疑似有贩卖妇女的人贩子出没,他只好过来巡逻一番。没想到那人口中的嫌疑犯竟然是沈枞渊。真是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当下沈枞渊笑了笑道:“是啊,她非要我背她,说是走路累到了。我最近比较累,只好扛着她走了。”

    张警官听了沈枞渊的话后,更是哭笑不得,当下跟沈枞渊寒暄了一阵,便回了自己的办公区域。

    而在沈枞渊肩膀上的沈安溪,见那张警官和沈枞渊是认识的,也不好再喊什么人贩子啊救命之类的话,在沈枞渊和张警官说话的当口,沈安溪全程都是尴尬地望向另一边的。

    沈枞渊倒像是没事发生一样,完全没有一丝尴尬的情绪。路上的行人还是频繁地向着他们行注目礼,而沈枞渊却是施施然地扛着沈安溪往目的地走着。

    走了一阵,见肩膀处的沈安溪不挣扎也不叫喊了,沈枞渊转头问她:“闹够了?早知道这样,当初一早跟我回家,不就没事了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从鼻孔里重重地发出一声哼,然后就偏过头去,不理会沈枞渊。沈枞渊也没再说话,只是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到了车子旁边,沈枞渊将沈安溪放进副驾驶,然后自己坐进驾驶座,便发动车子,往家里驶去。

    窗外的景物在车窗处飞快地掠过,在车窗处留下一道道斑驳的影。沈安溪双手环胸,看着窗外的景物出神。而在驾驶座处的沈枞渊也在专心致志地开着车,偶然会有几声深重的呼吸声,可能是因为心中烦躁,需要深呼吸来缓解的缘故。

    沈安溪每当听到沈枞渊深呼吸的时候,就不安地挪动一下身子。在沈枞渊又一次深重的呼吸声响起后,沈安溪忽然想起了什么:“我行李箱留在机场那里了,没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听了她的话,淡淡地回了一句:“那要什么再叫张秘书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有些烦躁地挪动了一下,沈枞渊刚好在后视镜那里看见了此刻沈安溪烦躁不堪的样子,便问了一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。”沈安溪还是双手环胸。

    一路上两人都没在说话,车子很快就到达了住处。沈枞渊让沈安溪回房好好休息,然后就又回了公司。

    沈安溪坐在沙发上,喝了几口纯净水,听到育儿室里的两个宝宝在哭闹,便起身往育儿室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房间内,沈安溪看到两个睡在小床上的宝宝在一边乱蹬着腿和手,一边在哭闹着。

    沈安溪皱起了秀气的眉,走到小床旁边,伸出手去,抚了抚两个宝宝的脸庞:“你们这是怎么了,是饿了吗?妈妈给你们牛奶喝啊。”说着,她拿起小床旁边桌子上的奶瓶,探了探奶的温度,发现奶的温度适中,才喂给两个宝宝。

    喂了一阵,保姆芳姐走了进来,见到沈安溪在,她就在小床旁的椅子处坐下,然后对着沈安溪说道:“沈太太不在家里的这段时间,两个宝宝一直在哭闹。我喂他们牛奶也不吃。”芳姐看着小床处躺着的那个女/宝宝,正大口大口地喝着沈安溪手中的牛奶,不禁又继续说道:“也许他们是想念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坐在小床边,给两个宝宝喂完牛奶,又帮他们换了干净的尿布,便吩咐了芳姐几句,之后又说道:“我这几天估计都不在家里,就劳烦芳姐你好好照顾两个宝宝了。”

    芳姐脸露疑惑地道:“沈太太要到哪里去呢?是去旅游嘛?”

    沈安溪只好点了点头,然后便出了育儿室,回了自己的卧室。回到卧室里,沈安溪思索了一阵,决定还是先去机场将自己的行李箱拿回,然后再回酒店作打算。飞机早就已经起飞了,她也不想再折腾一次去订机票。先拿了行李,再回去酒店呆着吧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不能呆在这里。她心里对沈枞渊的气还没有消,而刚才沈枞渊是近乎霸道地将她带了回来,根本就不问她的内心是否抗拒。不过,沈枞渊一向行事都是这样的吧,只在乎自己的感觉,而从来忽略她沈安溪的。

    沈安溪在卧室的梳妆台前坐了一阵,看着镜子前的自己。镜子里出现的,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。沈安溪勾起嘴角,露出讽刺的笑。镜子里的那个年轻女子也勾起嘴角,嘴角的笑意略微带着冷。

    她连她自己是谁都不知道。到底什么时候,她才能恢复记忆呢?也许她根本不叫沈安溪,也许这一切,不过是她做的一场梦境而已。梦醒了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一辈子都没有恢复记忆的话,那么她要一直这样子活着吗?

    沈安溪想到这里,不禁陡然心惊。可是,她又有什么办法?连医生都说要顺其自然让她自己去恢复记忆,也就是说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沈安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莫名的,又觉得很烦躁。她叹了口气,从镜子前站起身,然后就出了卧室。经过育儿室的时候,沈安溪对着正在哄宝宝的芳姐说道:“芳姐,我先出去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沈太太,一路顺风,祝玩得开心。”芳姐对着沈安溪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想想自己并不是要去旅游,不禁有点心伤。她走过客厅,打开房门,便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乘坐电梯到了一楼,走到门口的时候,却见到了王司机。王司机见到她,就问道:“沈太太,你要去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行李箱遗留在机场了,我要过去将它拿回来。”沈安溪对着王司机说道。

    王司机现在要去机场接人,当下也没有时间跟沈安溪说太多,所以就对沈安溪道:“沈先生说,最近有黑社会盯上了沈太太,让我提醒沈太太不要随意走动,最好还是呆在家里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随意地嗯了一声,然后就离开了。走到马路边上,她拦了部计程车,便往机场出发。

    沈枞渊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沈枞渊刚将沈安溪送回家,就马不停蹄地到了办公室。到了办公室后,就接到了公司业务经理的电话,说跟强哥的生意谈崩了。还说强哥没吃完饭就走了,脸色一直是阴沉着的。

    沈枞渊也料到会有这个结果,当下便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沈枞渊正在想着,要不要择个时间,再给强哥赔礼道歉,照这业务经理的描述,这次强哥真是生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沈枞渊又想到沈安溪失忆闹别扭的事情,心里真是无限烦躁。正在他想要点燃一支烟来缓解一下,却看到张秘书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,她敲了敲办公室的门,然后说道:“沈总,星耀公司的董事长周章到了会议室内,说想跟你谈谈合作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沈枞渊这时从椅子处站起,便出了办公室,往会议室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会议室,沈枞渊和星耀公司的董事长周章握了握手,相互寒暄了一阵后,便叹气了商业上的合作计划。

    沈枞渊正和星耀公司的董事长周章相谈甚欢,却听到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。沈枞渊这时对着周章道了声歉,就走出会议室,到了走廊里听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那端传来阿树的嗓音:“老大,沈太太又离开住所了。我手下的几个兄弟在跟着她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一听到这里,心里真是无限烦躁,当下他想了个办法:“你让手下的弟兄跟安溪说,两个宝宝被人绑架了。然后将两个宝宝带到你家,先让芳姐去你们家照顾宝宝吧。”顿了顿,沈枞渊又说道,“然后就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好,别让沈太太离开我们住所了。”

    阿树的住所就只有他一个人,沈枞渊是知道的。所以让两个宝宝去他那儿,并没什么不方便。

    阿树听了沈枞渊的话后,便在手机那端回答了一声嗯,之后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跟阿树通完电话后,沈枞渊深呼吸了一口气,然后又转身往会议室走去。沈安溪到了机场拿回了自己的行李箱,出来的时候有又碰到了巡逻的张警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