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七章 记忆恢复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沈安溪越哭越伤心,沈枞渊心下很疼惜她,不禁将她揽入怀里。沈枞渊边安慰着沈安溪,边举目环顾四周。阿树他们将之前弄完的地方,都收拾整齐了。

    阿树为了让现场逼真一些,就让手下几个弟兄将沈枞渊家里的东西都翻乱了,自然是请示过沈枞渊的。

    沈安溪不知为何,是越哭越伤心。然后沈安溪突然间觉得脑海里像是被打通一切似的,一瞬间涌入了许多画面。

    她记起来了一切。她和沈枞渊的相识,沈枞渊家里复杂的人际关系,沈枞渊的大哥沈建国,她和欧阳晗爷爷之间的相认......

    沈安溪靠在沈枞渊的肩膀上,渐渐停止了哭泣。沈枞渊拿了张茶几处的抽纸,递给了沈安溪。然后他又从那盒抽纸中抽出几张,帮沈安溪擦起了眼泪来。

    刚给沈安溪擦完眼泪,只见她抬起头来,仰着脸对他说道:“枞渊,我都记起来了,”说着,沈安溪伸出手来握住他的手,继而和他十指相扣,“我们相遇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,我都记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喜悦像是一簇簇的烟火,在沈枞渊的心中炸开。他伸出手去,抚干沈安溪脸上的泪痕:“你想起来就好。省得整天说要走,害得我提心吊胆的。我今天还因为你丢了一个重要的客户。”沈枞渊的话音刚落,沈安溪便凑了过来,她薄凉的唇吻住了他。

    这个吻绵长而甜蜜,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之间的吻一样,带着无比的喜悦和激动。

    直到门铃声响起,沈枞渊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沈安溪的唇。他微笑着对沈安溪说道:“你先坐着,我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从沙发处站起,走到门口,打开门,看见芳姐推着手推婴儿车站在门口。手推车里是两个宝宝。此刻他们正安然无恙地躺在小床处。

    芳姐这时看着沈枞渊说道:“今天我带两个宝宝去一个亲戚家串门,手机刚好没电了,不记得充电了。真不好意思,现在才把两个宝宝带回来。”芳姐的台词都是阿树教她讲的,虽然芳姐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样说,不过既然阿树说是沈枞渊的意思,那么她就照做就是了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处的沈安溪听到芳姐这样子说,猛地从沙发处站起,快步往门口走了过去:“两个宝宝没事吗?”说着,沈安溪已经走到了手推车前,看到两个宝宝没事,心里一口大石头落了地。

    “快进来吧,安溪可担心两个宝宝了。”沈枞渊这样说着,捧起手推车就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以后芳姐带两个宝宝出去,记得跟我们说一声,我们还以为你和宝宝不见了。”沈安溪对着进了客厅的芳姐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,好的。都怪我,出门出得急,没想到这一层。也不知道手机原来没电了。”芳姐见沈安溪责怪自己,只好将所有的错过都揽上身。没办法,谁让她是别人家的保姆,关键时刻,还是得背个锅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两个宝宝没事就好了。”沈枞渊就两个宝宝放到育儿室,又走出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那今天家里这么乱,像是有人在这里打斗过,又是怎么回事呢?”沈安溪忽然想起自己刚刚回来的时候,家里的那副凌乱样子。就是那副样子,让沈安溪笃定地相信,两个宝宝和芳姐是被绑架了的。

    芳姐想了一下,便向沈安溪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,我朋友带着孩子来到房门口,我又不好意思不让他们进来。结果他们的孩子很皮,到处翻屋里的东西,我就赶紧和他们一起出去。本来想着回来再收拾的,哪知道在他们家玩得很尽兴,就忘了回家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知道芳姐在编故事,当下便给芳姐打圆场道:“小孩子不懂事,也就算了。”说完,沈枞渊又转头对沈安溪说道:“安溪,你累了的话,就去休息吧。”顿了顿,沈枞渊又问她:“饿不饿?要不要去吃饭?你没有吃晚饭吧?”

    沈安溪摇了摇头,然后说道:“我去育儿室看一下宝宝。”说完,她就往育儿室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走到小床前,看着床上两个白白胖胖的宝宝,沈安溪弯下身去抱起其中一个。在她怀中的宝宝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,嘴里不断发出啵啵的声音,然后挥舞着白藕似的手臂。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也走了进来,看到沈安溪用脸贴着怀里宝宝的时候,满脸的泪痕。他给沈安溪递过去一张手帕纸:“别哭了,两个宝宝不是好好的吗,不哭了,乖。”说着,沈枞渊在沈安溪的额头处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沈安溪接过沈枞渊手中的手帕纸,擦了擦脸上的泪痕,然后将怀里的宝宝放回小床处:“我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又哭了,可能是太高兴了吧。又或者是想起来太多事情,一时间有点感慨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将她揽入怀中,轻轻拍着她的背:“没事没事,宝宝没事,你也没事,我们一家总算是真正的团聚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,伸出手去揽住了沈枞渊的腰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。

    沈枞渊这几天在公司里都很忙,但都会抽出时间来,带着沈安溪到处去吃饭逛街。两人像是小别胜新婚的夫妻一般如胶似漆,无论是吃饭逛街的时候,都脸带笑容洋溢着幸福,让人无比艳羡。

    这天沈安溪睡到十一点才醒过来。昨晚跟沈枞渊逛街吃宵夜,沈枞渊遇见了老友,几个人便到大排档里又吃了一顿。直吃到凌晨三点多,两人才回家。

    沈安溪是在刺目的阳光中起来的。她看了看床边,已经没有了沈枞渊的身影。她知道最近沈枞渊公司事务繁多,他应该是早早地就去了公司吧。

    沈安溪想到这里,不免有点心疼沈枞渊。她从床上爬起来,心里在盘思着,要不要去菜市场买点菜,给忙碌的沈枞渊补补身子。

    穿着睡衣打着哈欠走出到客厅,沈安溪看见餐桌上留有早餐。不过都这个时候了,沈安溪也不想吃早餐了。她到了沐浴间简单地洗漱了一下,然后又出了客厅,拿起手机,拨通了沈枞渊的电话。那边过了一阵才接通,手机听筒里是沈枞渊温柔的嗓音:“怎么了,安溪?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中午要陪客户吃饭吗?要不要我炖些汤拿去给你喝?”沈安溪对着手机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好啊。你想煮什么就煮什么。我不挑食。”沈枞渊的声音透过手机听筒传出来,听在沈安溪的耳里,有着说不出的好听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去超市买点甲鱼炖汤给你喝吧。”沈安溪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等着喝你的汤了。”沈枞渊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异常开心,“爱你,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爱你。”沈安溪这时回答他道。

    沉浸在甜蜜中的两人完全不觉得肉麻,对着手机说着爱。

    沈安溪挂了电话后,就抓起餐桌上一根油条送进嘴里就咬。吃完之后,又喝了一杯豆浆,之后就进了卧室换衣服,往超市出发。

    去了超市选了甲鱼,沈安溪便回了家,煮起甲鱼汤来。想起自己曾无数次在这厨房内为沈枞渊煮饭,她的心中此刻洋溢着难言的幸福。沈安溪觉得为心爱的人煮饭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煮好了甲鱼汤,沈安溪又细心地将它装进食盒,然后提起食盒出了门口。

    提着甲鱼汤到了沈枞渊的公司,公司里的人纷纷说沈安溪拿来的甲鱼汤好香,沈枞渊便将甲鱼汤都分给众人吃了。

    沈安溪跟公司里的员工寒暄了一阵,又答应他们,下次煮汤拿过来的时候,多煮一些。沈安溪为免打扰沈枞渊工作,到了下午一点多的时候,便提着食盒离开了公司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沈安溪和芳姐一起,给两个宝宝喂了奶,又给他们洗了澡,便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。电视上放的都是一些无聊的电视节目。沈安溪百无聊赖地看着,实在看不下去了,便拿起遥控器,转了个电视台。

    刚调了个电视台,便听到门铃响了起来。沈安溪赶紧从沙发处起来,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沈安溪一打开门,便看到面前站着的是周琳琳。沈安溪想起了以前的事情,再想想自己失忆时,这个周琳琳的所作所为,心里真是无比她。但当下沈安溪还是维持着表面的礼貌,对着周琳琳笑了笑道:“琳琳,有事吗?是要找枞渊吗?”

    周琳琳把头一扬,伸出手去,撩了一撩头发,然后对着沈安溪笑道:“我是来找你的呀,安溪。我见那家服装店关门了,就过来看看你在不在家。”周琳琳丝毫没有提上次在服装店处的不快。

    沈安溪也不想提上次在服装店时的事情,当下她只是淡淡一笑道:“服装店可能是经营不善,老板决定最近都歇业,所以我就没有再在那儿工作了。”说到这里,沈安溪又对着周琳琳招呼道:“先进来再说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