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九章 条件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这时沈枞渊又点了点头:“既然这样,那么你可有什么可行办法,阻止慧瑞公司进入我们的市场?”顿了顿,沈枞渊又说道,“现在我们这个市场上的公司都在转型的时刻,稍有不慎,便会全盘皆输。慧瑞公司进军我们市场,会有很大的变数。”说到这里,沈枞渊抬头对着会议桌上的总股东一笑,笑容是标准的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:“你们有什么建议?可以尽管提出来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跟众股东分析了一阵慧瑞公司的形势,众人纷纷说出自己的建议。有些人认为应该积极跟慧瑞公司合作,有些人却认为要在慧瑞公司进入这个市场之时,打压他们。更有一些人认为,慧瑞公司现在尚未进入市场,还不足以为惧,它进不进入市场还不一定,现在商量对策不是为时过早么?

    会议开了两个小时后,众人也没讨论出什么结果来。沈枞渊这时抬手看了看表,然后抬头对会议桌处的众人说道:“各位,这会议也开了那么久了,我觉得,也是时候让大家回去吃饭了。有什么的话,下次会议再讨论吧。”

    从会议室出来后,沈枞渊便回了办公室。刚回到办公室的桌子边坐下,沈枞渊便拨打了张秘书的电话,那边很快就接了起来:“沈总,找我什么事?”电话听筒里传出张秘书职业化的冷静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让信息部的人给我做一份关于慧瑞公司的分析调查,各个方面的信息都要,最好是关于它最近动向的,我明天要。”沈枞渊这时对着电话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这就通知信息部的人。”张秘书的声音透过电话听筒传出来。

    沈枞渊放下话筒,目光移向落地玻璃窗外的景色处,他的心里暗道——

    不会再对敌人仁慈了。别人加诸在沈安溪或者他身上的痛苦,他都会加倍还回去。

    以前他沈枞渊就是太过手下留情,才会留下祸患,让这些人一次又一次地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几天后。

    沈枞渊带着张秘书,出现在城里举行的一个竞标会上。这个竞标会,城里各大财团的领头,各个大公司的董事长和一些大家族的长子或者当家人,都过来参加了。因为这次竞标的,是位于城市中心商圈的,一个极佳的商铺位置。

    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里,谁能获得城市中心商圈的这一商铺,就意味着获得了众多的商业机会。

    城中各处有头有脸的人都纷纷云集于此,即使无心竞标这个商铺也好,也好看看是花落谁家,跟这个商铺的主人打好关系,没准这个极佳商铺的主人,就是城中新一拨权贵的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而沈枞渊来这里,不过是因为慧瑞公司的董事长,即周琳琳的父亲也到了这里。这几天沈枞渊了解了一下慧瑞公司的方方面面,他对自己的计划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竞标会还没开始,沈枞渊坐在椅子处,实在是百无聊赖的他,左顾右盼地转头看了一下四周,会上的很多人他都认识,都是城中有头有脸的人。有些人见沈枞渊转头过来看着自己,就点头向着他微笑示意。沈枞渊也向着他们点头微笑示意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台上的人宣布竞标会开始。沈枞渊坐在椅子处,施施然地看着周围的人出价。

    随着竞价的人越来越多,价格也越来越高。沈枞渊还是静静坐在椅子上,没有出价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分钟,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:“我出两亿五千万。”话音刚落,场上的人纷纷倒抽了一口凉气。这个商铺的位置虽然极佳,但是明显不值这个价。这个人出价这么高,明显是不想再浪费时间下去了,要一举即得。

    沈枞渊向那出价的中年男子看过去,果然,他看到了想要看见的人——周琳琳的父亲。

    此刻周琳琳的父亲正西装革履地端坐在椅子处,脸上的表情有些倨傲。察觉到沈枞渊的目光,周琳琳的父亲回了他冷冷一眼。眼神中蕴含着鄙夷和警示。之前沈枞渊为了给沈安溪出气,绑架了周琳琳吓唬她,这笔账周琳琳的父亲还记在心头,只不过苦于没有机会向沈枞渊报复罢了。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漫不经心地举起牌子:“我出三亿。”沈枞渊调查过了,周琳琳的父亲对这个商铺志在必得,因为他们的公司进展计划中,有这个宣传销售环节,不拿下这个城中心商圈的商铺,就不好实施。此刻他将价格抬高,周琳琳的父亲会害怕他的公司与其竞争,必然会继续将价格往上加。

    果然这时周琳琳的父亲恨恨地看了沈枞渊一眼,然后就又开口说道:“三亿五千万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嘴角露出笑意,很快就接着周琳琳父亲的话音说道:“四亿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地竞争了一会价格,两人将价格越抬越高。在周琳琳的父亲喊出六亿之后,沈枞渊就停止了喊价。

    结果周琳琳的父亲以六亿的价格竞拍到了这个商铺。竞标会结束,很多人跑到周琳琳的父亲面前去恭喜他。周琳琳的父亲跟众人寒暄一番过后,便走到了沈枞渊面前,对他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玩什么花样,不过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不会怕你的。”说完,周琳琳的父亲就转身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沈枞渊也没有说话,他幽深的目光看着周琳琳父亲离去的背影,一直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内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。沈枞渊得知周琳琳的父亲最近在自己的捣乱下,用来实施公司扩展计划的钱超出了预算很多。他心中有些高兴,这只是计划实现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这天清晨,慧瑞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周琳琳的父亲听了财务部主管跟他说明的情况后,大发雷霆,猛地将桌上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:“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?不过一夜之间,沈枞渊就拥有了我们公司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?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周琳琳父亲的声音因为暴怒,而变得极为嘶哑。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那个财务部主管,听到周琳琳父亲的暴喝,有些战战兢兢,当下他回答道:“沈枞渊也许是用了一些商业手段来操作,具体的,我也不大清楚。不过,我们公司的运行资金现在严重不足,需要让股东来决定一些资金的流向了。”

    周琳琳的父亲这时朝他挥挥手:“这个不用你提醒,我知道。”之前周琳琳父亲为了给慧瑞公司进入新市场做准备,到处买新商铺,花了不少的钱。又因为沈枞渊在竞标的时候从中作梗,所以买新商铺的钱超出了预算不少。如此一来,导致公司正常运作的资金变少了,也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明白,沈枞渊是如何在一夜之间,变成他慧瑞公司最大的股东的?

    这天下午。阳光透过明净的落地玻璃窗,洒进来办公室,将沈枞渊的办公室里的一切都渲染得颇有生气。

    沈枞渊正坐在椅子处,看着一份手中的文件,这时门口处响起敲门声:“沈总,慧瑞公司的周董事长要见你。说是有要紧事情要与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从手中文件处抬起头来:“好我知道了,我这就过去。”张秘书听到沈枞渊的回复后,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沈枞渊勾唇微微一笑,心道,好戏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沈枞渊进了会议室,将会议室的门关上,然后在周琳琳的父亲旁边坐下。沈枞渊似笑非笑地看着周琳琳的父亲,他的双手撑在桌上,十指交叠,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周董事来找我,怕不是有什么要紧事情?”沈枞渊端起手边的茶杯,施施然地喝了口茶。

    这时周琳琳的父亲猛地一拍桌子,桌子轰然响声中,他猛地站了起来:“沈枞渊,你到底想怎么样?我与你一向井水不犯河水,如今你这样收购我公司的股权,是想要做什么?当初我竞标,你一再和我作对,我念在你一个晚辈的份上,没有跟你计较,如今你变本加厉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沈枞渊任凭周琳琳的父亲对着他大声叱喝,只是含笑地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周琳琳的父亲怒吼了一阵,见沈枞渊没有搭腔,自己一个人说得也没有意思,于是便开口问沈枞渊道:“你到底有什么条件,说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又是一笑,像是有无限春意在他的眼眸中漾开:“周先生果然快人快语,知道我沈某并不是为了你们公司的股权。”顿了顿,沈枞渊看着周琳琳的父亲说道:“我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。只要你做到了,我会将所有股权归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周琳琳的父亲这时问道。

    “让周琳琳嫁给我一个朋友。他今年四十岁,是房地产大亨,离异过三次,有七名子女。”沈枞渊双手环胸,施施然地说出他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什么,不可能!”周琳琳的父亲听到沈枞渊让他把自己的宝贝女儿,嫁给一个有孩子的老男人,当下便是一口回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