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章 周琳琳求情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沈枞渊不紧不慢地对着周琳琳的父亲说道:“你可以拒绝,你当然是有拒绝的权利的。我给你一周时间考虑,周伯伯你可以随时来找我。”顿了顿,沈枞渊又对着周琳琳的父亲笑得一脸无邪:“我给足时间你考虑,就不要说我一个做晚辈的,没有做到应尽的本分。”说完,沈枞渊自椅子处站起来,然后就转身出了会议室门口。

    周琳琳的住所内。

    “什么?爸爸你要我嫁给这样的一个男人?”周琳琳听到她父亲跟她说了这么一个条件后,面带惊讶地问道。因为情绪激动,她一贯清脆的嗓音变得异常尖利,听在人的耳里让人格外难受。

    “爸爸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,否则也不会委屈你。唉。”周琳琳的父亲此刻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沈枞渊做了什么,让爸爸你不分青红皂白的,就让我嫁给一个老男人?”周琳琳这时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沈枞渊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,成了我们公司里最大的股东。照这样下去,沈枞渊要让我们公司破产,是易如反掌。”周琳琳的父亲叹气道,“要是我们公司破产了,琳琳你去哪儿住?恐怕我们一家大小都要降低生活水平。到时候你们是否受得了?我年纪这么大了,要真是到了这地步,还不如去死......”

    周琳琳连忙抚住她父亲的肩膀:“爸爸,别说这种话。真的没有别的办法的话,那我嫁。你先跟沈枞渊说,我答应了他的条件,先稳住他。保住爸爸的公司再说。”周琳琳一改平时遇事咋呼鲁莽的性格,在这关键时刻,脑子倒是清醒。当然了,也由不得她不清醒,毕竟让她周琳琳离开目前这锦衣玉食的生活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周琳琳的父亲这时候又是叹气道:“那就委屈你了,女儿。”说着,他伸出手去,在周琳琳的肩膀处拍了拍。然后周琳琳的父亲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:“琳琳,你是不是哪里触怒了沈枞渊?按理说,我们跟沈枞渊虽然交情算不上好,但是也不至于跟他结仇才对。上次他说的,说你找了人绑架沈安溪,他是因为这件事情又再一次发难么?”

    周琳琳这时避而不谈这个问题:“这我就不明白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了。毕竟我从来没招惹过他。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周琳琳因为心虚而别过脸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没招惹过他,那沈枞渊闹着一出是什么意思?对了,你以前不是还挺喜欢沈枞渊的么?”周琳琳的父亲心想自己真是老了,也不明白现在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先不管他什么意思,既然他这样要求,那么就先答应他好了。一切以保住爸爸的公司为前提。”周琳琳端起眼前的茶杯,喝了口茶,润了润喉咙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沈安溪正在厨房里炒菜,却听到门铃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。她心想,这个时候,会是谁过来了呢。沈安溪一边在心里想着,一边将灶上的火熄了,然后往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沈安溪一打开门,便看到沈枞渊站在自己面前。沈安溪疑惑地问道:“怎么你回自己家还要按门铃,没带钥匙?”沈安溪话音刚落,便被沈枞渊一把揽进怀里,然后脸颊被他亲了一口,耳边响起了他那略带低沉的嗓音:“是啊,忘了带钥匙了。进去家里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两人就一前一后地进了门口。进到客厅,沈枞渊将手里的几个袋子,放到了厨房的水槽边:“公司客户拿来的海参和大闸蟹,今晚我们又可以喝海鲜汤啦。”说着,沈枞渊从袋子里拿出海参,放到水龙头下冲洗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在厨房里有说有笑地做起饭来。聊了一会儿天,沈安溪有些好奇地问道:“你今天好像特别开心,是为什么?是谈了大生意吗?还是.......公司招进了很多美女员工?”

    沈枞渊扣起手指,在沈安溪的额头处敲了一记:“我家里不是有个大美女吗,公司有没有美女员工关我什么事?我用不着为这个开心伤心。公司员工能为我赚钱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谈了大生意咯?”沈安溪又问道,接着她像是极起了什么似的说道:“对了,昨天我看本地新闻,说你成了慧瑞公司的最大股东,这算是值得开心的事情吧?”沈安溪不是很懂商场上的事情,所以只能猜测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沈枞渊这时点了点头。他心里暗道,安溪不知道慧瑞公司是周琳琳家的公司,要是知道的话,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反应?

    沈枞渊心里刚这么想完,却听到沈安溪说道:“慧瑞公司,不是周琳琳父亲做董事长么?你现在跟他是商场上的对手了么?”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轻笑出声,对沈安溪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,没想到你居然知道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道,“很快就要有一场好戏上演了。周琳琳施加在你身上的,我会帮你加倍讨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边将一只大闸蟹放进汤锅里,一边问道:“你打算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看好了,我暂时不告诉你。”沈枞渊转头对着沈安溪一笑,卖了个关子。

    沈安溪见沈枞渊不肯说,便没再追问下去。其实沈安溪这人并不是很锱铢必较的人,相反其实她的性格有点包子,要别人欺负到上门来,她才会反击的那种。

    当下沈安溪转变了话题:“我这段时间想了想,我对时装这方面挺有兴趣的,想要在这方面进修一下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沈枞渊很快就回答道:“挺好的呀,你喜欢就去做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去进修学习一段时间,等宝宝大点了,我就开家时装店做服装生意,你说好不好?”沈安溪这时候又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有志向。”沈枞渊脱口而出称赞道。

    两人做好了饭菜,便将其端上了餐桌,有说有笑地吃起了晚饭。期间沈安溪跟沈枞渊讲了自己这几年的计划,沈枞渊都连连说好。然后沈枞渊突然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,问沈安溪道:“你的心理诊所呢?不开了吗?”

    沈安溪想了想,说道:“做了那么长时间的心理医生,我也有点腻了。不如做服装生意,有钱买得起衣服的人,状态肯定不差,每天能看到开开心心的客人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猜想她做心理医生也有一段时间了,可能听人倾诉心事多了,也就不大开心。当下沈枞渊抬眸对她一笑道:“无论你做什么,做老公的都会支持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老公对我最好了。”说着,沈安溪将一块海参夹到沈枞渊的碗里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后,沈枞渊例行去了厨房洗碗。洗完碗后,沈枞渊就进了卧室。而沈安溪就留在客厅看电视剧。沈枞渊嫌弃现在的电视剧没内容,所以他很少看电视剧。

    沈安溪刚在沙发处坐下不久,便又听到门铃响了起来。她边从沙发处起身,边喃喃道:“这个时候,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沈安溪走到门口处,一打开门,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,是打扮得很得体的周琳琳。沈安溪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:“琳琳?进来吧,你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吃过了,安溪你呢?”周琳琳一边说着,一边走进了客厅。到了沙发旁边,周琳琳将手中提着的一个包装得很精致的袋子,放到了茶几处:“这是我特地去海蓝之谜专柜买的护肤品。虽然我知道安溪你皮肤好,不用太多的护肤品,不过,这也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知道海蓝之谜的护肤品价格不菲,当下也猜想到周琳琳来找她肯定不是闲话家常那么简单。于是沈安溪这时对周琳琳说道:“琳琳过来看我就可以了,不用那么破费。来找我,是有什么事吗?”见周琳琳还是在原地站着,沈安溪便招呼道:“先坐下再说吧。”说着,沈安溪拉着周琳琳到了沙发处坐下。

    周琳琳见沈安溪开口直接问她了,也不想转弯拐角了:“安溪,实话说,我过来找你,是求你帮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情但说无妨,大家朋友相识一场,说什么求不求的。”沈安溪端起一杯茶递到周琳琳面前,“先喝点水吧。”

    周琳琳道了声谢,接过沈安溪递过来的茶杯,就这么端在手里,却没有喝:“枞渊哥哥成了我父亲公司最大的股东,这事情想必安溪你也是知道的。”见旁边的沈安溪点了点头,周琳琳又说道:“我父亲说,枞渊哥哥向他提了个条件,要我嫁给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,他才肯把股权都还给我父亲。”说到这里,周琳琳时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。

    沈安溪见状,连忙拍了拍她的背:“没事没事,慢慢说。”说着,沈安溪给她递了手帕纸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说,现在枞渊哥哥随时都可以让他破产,让他的公司报废。商业上的事情我不懂,所以我只能答应父亲,我同意嫁给一个四十岁的,素未谋面的男人。可是.......我不想嫁给他,我真的不想......”说到这里,周琳琳眼眶里有连珠般的眼泪滑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