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七章 失误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沈安溪将头上的发盘好,然后长吁了一口气:“好了,终于弄好了,可以出发了。”这就是沈安溪不想参加什么宴会舞会的原因,每次出发前都要大费周章地打扮一番。

    本来舞会刚开始的时候,还是天气晴朗的,可是过了一个小时之后,又下起了毛毛细雨。但是约翰史密斯这个顶楼好像是专门为举办舞会而设计的,下雨的时候,顶楼处有一层玻璃罩将整个顶楼都罩住了,任凭外面风吹雨打,倒也对整个舞会没有影响。

    沈安溪坐在一张柔软的欧式沙发处,抬头看着头顶上那沾着雨滴的玻璃屋顶,在屋里灯光的映衬下,倒也是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此时坐在她旁边的沈枞渊说道:“我过去跟董少华聊一下。”见沈安溪点了点头,沈枞渊便起身往左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董少华跟前,沈枞渊身边刚好经过了一个端着香槟的服务生。他端起一杯香槟,递到董少华面前:“好久不见啊,你小子又去哪里风流快活去了。”

    董少华正跟旁边一个金发白皮肤的女郎有说有笑,闻声转过头来,见到是沈枞渊,便顺手接过了他手中的香槟,笑了笑道:“枞渊你居然也在这里,你不是不喜欢这种场合的么?”董少华说完,将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。跟沈枞渊做朋友做了那么多年,董少华知道沈枞渊一向不屑参加什么派对舞会之类,所以在这里见到他,觉得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悠着点,喝醉了闹洋相就不好了。”沈枞渊见董少华如此豪饮,便直接出言提醒他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就是香槟而已么,这里的主人把所有香槟都拿出来,也未必能灌醉我。”董少华挥了挥手,然后将手臂随意搭在沈枞渊的肩膀处:“话说这么久没见,你都在忙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公司的事情,我不像你,我要养家的。”沈枞渊含笑说道,说完喝了一口手中的香槟。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的,整天一身铜臭味。要不跟我一段时间,去吃吃喝喝一阵?要不未老先衰,满足不了嫂子就不好了。”董少华说到这里,看着沈枞渊一脸的坏笑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,你才未老先衰。事业是男人的精神支撑灵魂归宿,你没听说过吗。”沈枞渊对着董少华的肩膀一拳挥去。

    沈安溪看到不远处的沈枞渊和董少华在聊着天,便有些百无聊赖。她从椅子处站起,拿了面前的杯子,就往饮料间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饮料间,沈安溪拿着杯子在那橙汁饮料机下接饮料。刚接到一半,身后响起了脚步声,沈安溪回头一看,发现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再看清楚些他的脸的时候,沈安溪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,这是上次一年多前在慈善晚会骚扰她的那个男子!

    那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回过头来,显然也看到了沈安溪。当下他凑了过来,逼近沈安溪:“美人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沈安溪听到他的话后,有些胆怯地向后退了几步,她一不留神,竟退到了墙角处。

    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见状,便抓紧时机一手撑着墙,将沈安溪困在了墙角内:“好久不见了呢,现在护花使者不在身边,总可以让我一亲芳泽了吧?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了这男子的话后,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恶心反感,她思索片刻后,抬腿就往那男子的胯下踢去。

    哪知这男子动作很是敏捷,沈安溪的动作根本奈何不了他。他很快就闪身避过了沈安溪的这一脚,随即就伸手捏住了沈安溪的下巴:“美人的性子还挺辣的,嗯哼,不过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放手!再不放手我叫人了!”沈安溪用一种恶狠狠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声音这么大,你无论怎么喊,也不会有人听到的。”那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说着,竟然低头向着沈安溪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走开!你个变态!”沈安溪说着,又是胡乱的手脚并用,对着对方一顿攻击。然而男女之间的力量太过悬殊,沈安溪这些拳打脚踢落在对方身上却像是在替对方瘙痒一样,甚至还激起了面前这个男子的兴致。

    正在沈安溪欲哭无泪求助无门之时,眼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孔:“周先生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是约翰史密斯。沈安溪此刻像是溺水的人看见了一根救命稻草,赶紧对着约翰史密斯喊道:“约翰先生,在这里遇见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这时转过身去,看到身后站着约翰史密斯,便只好笑了笑道:“约翰先生,怎么你也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约翰史密斯这时朝着他口中的周先生走过去:“嗯,舞会上的咖啡喝不惯,便来这里接个饮料。”说到这里,约翰史密斯的目光在沈安溪的脸上逡巡,然后又移到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身上:“周先生跟沈太太认识?”

    “旧相识了,刚好在饮料间遇见,就叙一叙旧。”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,对着约翰史密斯笑着说道。他说话的时候,目光还是在沈安溪的身上打转,像是一头看到猎物的狼一样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赶紧走到约翰史密斯的身边,然后说道:“约翰先生,我先出去了。”说着,她连被子都不拿,就赶紧离开了饮料室。

    约翰史密斯看着沈安溪离去的背影,眼神暗了一暗,眼眸中还蕴含着些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沈安溪走出了饮料间,抬头便看到沈枞渊还是跟董少华在有说有笑。她举步往沈枞渊走过去,到了他跟前,沈安溪对着沈枞渊说道:“跟我来一下,我跟你说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看到脸色有些苍白的沈安溪,他收敛住了脸上的笑意,然后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安溪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安溪拉住了他的手说道:“你先跟我过来。”说完这句话,沈安溪向着董少华挥手示意,算是打招呼。董少华这时也向着沈安溪看过来,对她挥了挥手微笑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沈安溪拉着沈枞渊到了一处没那么多人的地方坐下,沈枞渊一直观察着她的脸色,然后问道:“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么,怎么你的脸色那么苍白?手还有些凉。”说着,沈枞渊将沈安溪的双手握在自己宽大的手掌中。

    沈安溪对沈枞渊说了刚才在饮料间时遇到的事情。沈枞渊听了,顿时怒不可遏:“这姓周的,真是无法无天了!之前我已经警告过他了,居然这次还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你!别怕,下次他再敢碰你,我直接废了他。”说着,沈枞渊将沈安溪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沈安溪让沈枞渊抱了一会,然后抬起头来,问道:“话说这姓周的男子,到底是什么人,怎么这种场合总是见到他?”

    “他是谢家财阀里谢二公子太太的亲弟弟。这人平时就疯疯癫癫的,城里的人想着要巴结谢家,所以这种活动,一般都在面子邀请他。他可能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好做,所以人家邀请就过来了。仗着他姐姐的婆家财大势大,所以就行事恶劣。这人恶名在外很长时间了,大家都心照不宣。”沈枞渊说到这里,也许是口渴了,拿起桌上的一瓶纯净水,拧开了瓶盖,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沈安溪低眸沉思片刻,又说道:“这人该不会是吸毒的吧?我看他几次都是一副疯癫的模样,像是喝醉酒,却好像又跟喝醉酒不大一样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听了她的话后,点了点头:“吸毒也有很大可能,毕竟听说这人黄赌毒,没有一样不沾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想了想刚才的情景,不禁心有余悸,连皮肤处都起了连片的疙瘩。沈枞渊见状,又揽住了她的肩膀,安慰道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刚才见到了约翰史密斯,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沈安溪又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的话音刚落,便见到约翰史密斯朝他们走了过来:“沈先生沈太太。”约翰史密斯走到两人面前,朝着他们鞠了一躬,然后对着沈安溪伸出手来,“能否请沈太太跳一支舞?”

    沈枞渊打量了一下约翰史密斯,想起之前沈安溪说的,关于约翰史密斯的评价,又加上刚才沈安溪跟自己说了她被人骚扰,沈枞渊当下便回绝道:“安溪现在有点不舒服,就先不跳舞了。”

    约翰史密斯含笑的目光打量了沈安溪一下,然后说道:“沈太太刚才在饮料间里,被周先生吓着了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向他礼貌一笑回答道:“没什么,刚才谢谢约翰先生解围。”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而已。我刚才已经让人遣送周先生离开舞会了,将这样没有风度的男子邀请过来,也是我鄙人的失误。”约翰史密斯这时脸露歉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回答道:“约翰先生并不为舞会上的每一个宾客的行为负责任,约翰先生这是言重了。”沈安溪说话的时候,是仰头看着约翰史密斯的,她的脸庞在舞会灯光的映衬下,显得肌肤胜雪莹莹生光,一双大眼睛透露着些微的惶恐,更添了一种楚楚可怜的韵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