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九章 上错车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约翰史密斯拿起沈安溪面前的那杯红酒,将它递到沈安溪的面前:“沈太太,能赏面陪我喝一杯酒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想着当面拒绝他也不好,况且刚才人家还在饮料间那里帮自己解了围。而且当下她也想不到用什么借口去推脱这杯酒,毕竟用身体不舒服之类的借口未免太过勉强,因为刚才约翰史密斯可是看见她跟沈枞渊两人在喝酒。

    所以沈安溪思考了片刻后,就伸手将约翰史密斯手中的红酒接了过来,然后放到唇边,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沈太太喝酒真是豪气,我很欣赏。”约翰史密斯这时赞美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见喝完酒了,也就不打算跟约翰史密斯详谈下去,当下她对他说道:“约翰先生,我先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然而这个约翰史密斯,像是存心不放过她一样,对着她一笑说道:“等会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?刚才沈先生在,我没有这个荣幸能邀请到你共舞,现在他忙去了,沈太太赏面与我共舞一曲可好?就当,是刚才帮你在饮料间处的答谢。”灯光映射到约翰史密斯的眼眸中,让人恍觉,像是有火焰在他那蓝灰色的瞳仁中隐约跳跃。

    沈安溪只得点头称好,便起身往洗手间走去。过了一会儿,沈安溪从洗手间处出来,便看到约翰史密斯在舞池边上等他。他的眼神倒是尖,远远便看到了沈安溪,然后举起手来向她打招呼示意。

    沈安溪只好微笑地向他走了过去。不知为何,沈安溪觉得自己走路的时候有些晕眩,她心想,也许是喝酒喝得多了的缘故?

    快要走到约翰史密斯跟前时,沈安溪忽然一个踉跄,眼看就要向前倾倒,约翰史密斯赶紧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连忙扶住了沈安溪,然后嗓音温和地问道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沈安溪攀了约翰史密斯的手臂一下,然后在站稳之后跟他拉开了一些距离,接着她便摇了摇头说道:“我没事。可能是今晚喝酒喝多了些吧。不如我们下次再一起跳舞?我现在头有些晕,怕到时候跳舞跳得不好让约翰先生你见笑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跳舞的时候你跟紧我的脚步就好了。沈太太你可能是有点儿微醺。”约翰史密斯这时候对沈安溪笑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见约翰史密斯一副不跟自己跳舞就不罢休的样子,便答应了他。乐曲响起,是宫廷舞华尔兹的乐曲。此刻的这个曲子节奏十分的轻缓,让人身心十分舒畅。

    “我专门让奏乐师们奏的这首曲子。不用跳那么欢快那么快节奏的步伐,免得沈太太你太累。”约翰史密斯这时对着面前的沈安溪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只好扯出礼貌的微笑,对着约翰史密斯道了声谢。跳舞的期间,沈安溪觉得越来越头晕,幸好约翰史密斯的舞步很稳,才带得她勉强跳完了整首曲子。

    跳完舞后,沈安溪对着约翰史密斯说道:“我要先过去那边餐桌处休息一会。我的头真的很晕,不知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约翰史密斯这时点了点头,又语气温和地说道:“我扶你过去那边坐吧。沈先生去了哪里?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可能还有一阵才回来吧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沈安溪抚了抚额头说道。

    约翰史密斯扶着沈安溪到了一张沙发处坐下,然后又给她拿了杯纯净水。沈安溪伸手接过,喝了几口,还是觉得晕,便背靠在沙发上闭起眼睛养起神来。

    沈安溪不知自己在沙发处靠了多久,便觉得有人摇了摇她,她睁开眼,看到面前站着的是约翰史密斯:“沈太太,舞会已经结束了,沈先生在楼下等你。我和你一起下去吧?”

    沈安溪很想问为什么沈枞渊自己不来找她,却要约翰史密斯传话。当下她便从沙发处站起来,刚想站稳却又是一个摇晃差点又要跌倒,好在旁边的约翰史密斯又是及时伸手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沈太太,小心一些。”约翰史密斯说着,扶着她往楼顶的门口走去。沈安溪攀住约翰史密斯的手臂走了一段路,便对他说道:“我自己走就可以了。”谁知道约翰史密斯刚放开手,沈安溪便又是觉得一阵眩晕,脚步一个踉跄,之后就跌进约翰史密斯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约翰史密斯的嗓音这时在沈安溪的头顶响起:“还是我扶着你吧,别跌倒了才好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只好由得约翰史密斯扶着,一路走进了电梯。沈安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觉得又困又头晕,然后走路的时候像是整个人走在云朵里,轻飘飘的,像是随时会被风刮走的样子。

    到了约翰史密斯住所的楼下,沈安溪被约翰史密斯扶着,走到一辆汽车旁边,然后她听到约翰史密斯说道:“这是沈先生的车,上去吧。嗯,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打量了那汽车一眼,的确是沈枞渊的车没错。她走到汽车后座,打开了车门,然后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沈枞渊和那瘦高的男子谈完事情,从房间出来的时候,发现楼顶处的舞会已经散场了,只剩下一些在打扫的服务生和零星一些还没离开的宾客。他的目光在舞会上逡巡了一阵,却没看到沈安溪的身影。沈枞渊问了一些服务生,才知道沈安溪刚才被约翰史密斯搀扶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沈枞渊心有点焦急,心里嘀咕着,沈安溪怎么跟约翰史密斯一起离开了?他边从电梯门走了进去,边掏出口袋里的手机,拨打了沈安溪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手机听筒里传来冷冷的提示音:“对不起,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有些烦躁地将手机放回到口袋中。电梯这时到了一楼,沈枞渊迈着大步走了出去。他径直走到了自己之前停车的地方,思索片刻后,又拨打了约翰史密斯的电话,又是得到了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沈枞渊开了车门,坐进车里,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沈安溪坐进汽车里后,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,坐在前面驾驶座处的沈枞渊只是在沉默地开着车,什么也没有说。她也累得不想说话,便直接头一歪,就睡着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枞渊径直将车子开回了家。他回到家里,抬腕看了看表,已经是凌晨两点了。家中没有沈安溪的影子。这么晚了,该不会是约翰史密斯带着她去了什么地方吧?

    沈枞渊心中有些担忧,可是无论打多少次约翰史密斯和沈安溪两人的电话,得到的都是对方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天花板处的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,映照得周遭的事物,都带着一层暖意。

    约翰史密斯此时看着躺在沙发处熟睡的沈安溪,目光中蕴含着极为复杂的情绪。像是温柔,却又夹带着残忍。

    刚才沈安溪上的车,其实并不是沈枞渊的车子,那不过是约翰史密斯让手下开的,一部跟沈枞渊的车子相似的汽车而已。

    约翰史密斯走到不远处的酒柜处,取出一只玻璃杯,倒了一杯威士忌,然后拿着那盛着威士忌的玻璃杯,向着沈安溪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约翰史密斯端着酒杯,在沈安溪身边坐下,他的目光凝在沈安溪的脸庞处,舍不得移开。过了一阵,约翰史密斯喝了一口手中的威士忌,然后自言自语地道:“要不是为了计划,我还真的不忍心伤害这么美丽的你。沈,安,溪。真是人如其名,美丽而清纯。”

    约翰史密斯说完这些话,伸出手去,在沈安溪的睡颜处抚过:“真是对不起了。”说完这句话后,约翰史密斯就将沈安溪揽腰抱起,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门口,约翰史密斯抱着沈安溪进了电梯,然后径直到了一楼。之后他将沈安溪放进一辆汽车里,跟汽车司机说了沈枞渊的住所,然后便转身上了楼。

    正在沈枞渊在客厅里焦急地踱步的时候,这时候门铃响了起来。沈枞渊快步走到门边,一打开门,便看到脸色有些苍白的沈安溪,站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去了哪里?我出来就不见了你人,害我担心了好一场。”沈枞渊边说着,边拉了沈安溪的手,跟她一起走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等沈安溪在沙发处坐下后,沈枞渊又开口说道:“我听一个服务生说,舞会散场后,你跟着约翰史密斯先生离开了,是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其实还不是很清醒。她记得自己进了沈枞渊的车子后,就睡着了过去。但是刚才是一个陌生的男子将她送回来的,那个司机说他是约翰史密斯的司机,是约翰史密斯吩咐他将沈安溪她送回这里。

    沈安溪有些懵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听到沈枞渊的问话后,她就说道:“我不是很记得当时的事情了。当时舞会散场后,我不是进了你的车子么?我还记得我在车子处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里有进我的车子?你连自己上的哪辆车子,都不知道吗?”沈枞渊有些急躁地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