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六章 冷战升级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好啦,我其实是来问你去不去露营的。我们打算后天去凤凰山露营,董少华先生也是去的,你来不来?”手机那端的周兰兰在殷殷地邀请着他。

    “嗯,如果我后天没有特殊情况的话,就肯定去。”沈枞渊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我就不打扰你了。我们后天见。”周兰兰的嗓音透过电波传过来,带了点娇嗔。

    “好的,后天见。”沈枞渊说完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天的雨从早上下到黄昏,就没有一刻停过。沈枞渊在公司里直忙到黄昏,才算是将事情都处理完毕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沈枞渊已是累到半死。他到了门口,在鞋架处换了拖鞋,却见到客厅处没人。沈枞渊正想往里屋走去,却看见芳姐和两个宝宝从活动游戏室处走了出来,看到他后很热情地跟他打了招呼:“沈先生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轻轻地嗯了一声,叫了一声芳姐,然后就问道:“安溪呢?”

    “沈太太今天一早就出去了,说是去新公司报道。”芳姐一边哄着两个宝宝,一边回答着沈枞渊的话。

    新公司?她去找工作了?不是让她留在家里的吗?

    沈枞渊顿时又有些气闷。本来今天他的心情就差到了极点,现在更是雪上加霜,原本想着回来好好吃顿晚饭的,现在连吃饭的胃口都没了。

    沈枞渊此时抬步径直往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在卧室里躺了一阵,沈枞渊算没那么累了。期间董少华又打电话来,让他出去吃饭。沈枞渊想着,反正在家也是一个人,不如出去好了。于是他便答应了董少华。

    董少华订的是一家烤肉店的位置。店里这个时候很多人,门口处都是门庭若市,还有很多人坐在店门口在等待着空位。看来生意异常火爆,由此可以推断出这家店的东西肯定不差。

    沈枞渊找到了董少华在的位置,发现他旁边坐着的是周兰兰。沈枞渊对着周兰兰打了个招呼:“兰兰,你也在?”说着,沈枞渊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周兰兰身边的董少华打趣道:“哟哟哟,见了美女,连兄弟都忘了,招呼都不打,你可真够给我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嗤笑一声:“菜还没上真是可惜了,不能够堵住这位兄台的嘴巴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和董少华两人你来我往地抬杠了一阵才点起菜来。看到沈枞渊在那抓住一张菜单难以抉择,董少华说道:“不要犹豫了啦,每样来一份吧,反正老子有的是钱,这顿我请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你请,我在计算怎么样才能吃穷你而已。”沈枞渊说着,把手中的菜单一扔:“既然你说每样来一份,那我就不点了。”

    董少华这时对着旁边的服务生说道:“把你们店的招牌全部给我上了,等我们吃完不饱再点别的。”

    肉片和蔬菜很快就端了上来。因为是自助烤肉,所以还得自己动手去烤。沈枞渊夹起一片肉,放到烧烤架上,架上这时滋滋地冒出青烟,空气中散发出烤肉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烦死了,还得自己动手烤,董公子怎么心血来潮要来吃这玩意?吃现成的烧烤不好么。”沈枞渊看着架子上的烤肉渐渐变着色,对着董少华说道。

    “烤一下都没力气么,果然是未老先衰。”董少华回答他道。

    两人自见面后就抬杠个不停,惹得旁边坐着的周兰兰不断地掩嘴在那笑。这时周兰兰又捂住嘴笑了一阵,然后执起筷子,夹起了烧烤架上的那片肉,放到了沈枞渊的碗里:“沈大哥,你先吃,看你的样子肯定是饿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哟哟哟,是我请客为嘛不夹给我?”旁边的董少华见状,便大呼小叫道。

    周兰兰轻笑出声:“好好好,等会儿肉片熟了夹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给我们夹,你顾着自己吃就可以了。哪有女孩子给男人夹烤肉的道理。”沈枞渊将碗里的肉片送进嘴里,咀嚼咽下,然后喝了一口啤酒。

    三人边吃边有说有笑的。沈枞渊此时听到董少华说道:“枞渊,我们后天露营十一个人,差你一个就组成六男六女。你记得过来,别又临时说公司有事,放我们鸽子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还没来得及说话,却听到周兰兰说道:“沈大哥事业为重,吃喝玩乐这些还是先放一边吧。要玩的话,什么时候都可以,只要沈大哥随时说一声,我们都是很有空的。”这话说得沈枞渊心头一暖。

    要是沈安溪有这么通情达理该有多好。偏偏是一个认识不久的朋友对他这样说。为什么一个连朋友都懂得的道理,沈安溪这个作为他妻子的,却不懂?

    沈枞渊想到这里,又有些气闷。当下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,不去想安溪了,既然跟朋友一起,就好好玩乐吧。

    三人说说笑笑吃完了烤肉,然后又去了ktv包厢唱歌,直唱到凌晨两点才散场。沈枞渊将周兰兰送回她所住的地方,才开车回了家。

    回到家,沈枞渊看到鞋架上放着的沈安溪日常穿的那双拖鞋不在,料想她是回到家里了。所以他换好鞋子后,就径直往沈安溪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沈枞渊走到沈安溪的睡房外,扭了一下门把手,门没反锁,沈枞渊一扭就扭开了。进了房间后,沈枞渊打开了房里的灯。

    沈安溪的嗓音随之在房内响起:“你做什么?干嘛打开灯,我在睡觉。”她的语气非常不好,带着嫌弃和冷漠。

    “出来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沈枞渊站在床前,对着床上的沈安溪说道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啊,我明天还要上班,你有话快点说,就在这里说吧。”床上的沈安溪翻了个身,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起来。我对着你的背脊说话么?还是让我对着你房间的墙壁说话?”沈枞渊心里的气一下子涌了上来,说话间,沈枞渊走到床边,将躺在床上的沈安溪拉起来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情?”沈安溪被沈枞渊强硬地从床上拉了起来,心情十分之暴躁。

    “出去客厅说。”沈枞渊不由分说地将沈安溪往外拉。

    “你放手,我自己走。”沈安溪说到这里,用力掰开沈枞渊的手臂,“不知发什么神经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到了客厅。沈枞渊在沙发处坐下,然后让沈安溪在他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好了,有什么事情你快说吧。”沈安溪说完这句话后,打了个哈欠。她的脾气快要控制不住了。先是将她吵醒,然后又强硬地将她从房里拉出来。什么事情需要这么上纲上线?

    “你背着我,去找了新工作?我之前不是让你呆在家里的么?”沈枞渊对沈安溪找了工作这件事很是生气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我前几天遇到傅修然医生,然后他介绍我到他家族的企业里做心理医生。”沈安溪抬眸直视着沈枞渊说道。

    “傅修然家族的企业?”沈枞渊一瞬间只觉得气血上涌,他气得站起来,然后将手放在额头上。他竭力地控制着自己内心的愤怒,避免说出什么伤人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他家族的企业又怎么了?”沈安溪听出了沈枞渊话里的怒意,便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一年前做的事情你不清楚吗?他喜欢你你不知道吗?那次在医院里他想对你做的事情,你都忘了吗?”沈枞渊心中气极,对着沈安溪发出这一连串的反问。

    “他一年前救了我。医院那次的事情,他也解释过了,他说他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。你自己心胸狭窄,容不得我有异性朋友,污蔑他,这事我就不想跟你计较了。我去他家族企业工作又有什么问题,非要我在家里做家庭主妇丧失掉工作技能,你才开心?”沈安溪也来了气,跟沈枞渊新账旧账一起算。

    沈枞渊实在不想在这个时候跟沈安溪吵架,他本来就累得要死,跟董少华周兰兰玩乐了一晚上终于开心一点了,回到家却又发现沈安溪居然去自己情敌家的公司工作,他真是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当下沈枞渊只觉得深深的疲倦:“我不想跟你吵,你要是还对我有一点的尊重,就不要去他的家族企业上班。”说完,沈枞渊转身要往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“去上班跟尊不尊重你有什么关系?你又尊重我了吗,我说了我不想做家庭主妇,你有听过我的意见吗?”沈安溪对着沈枞渊的背影说道。因为气愤,她的声音变得有些尖利。

    沈枞渊的身形停驻了一下,然后他什么都没有说,就往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过了两天。

    沈枞渊听芳姐说,沈安溪还是去了之前的企业上班了。沈枞渊也不想跟她吵架,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懒得跟她吵,还是不屑吵,反正现在两人之间又恢复到了之前冷战的状态。相互当对方是空气,像是对方不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沈枞渊起床后,便接到了董少华的电话,沈枞渊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我这就去跟你们集合,不要每天跟催命鬼一样催着我去露营,比女人还要烦。没有工作的男人真是啰嗦。”

    手机那端的董少华切了一声,说了句快点过来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沈枞渊无奈地笑了笑,然后简单收拾了一些东西在登山包里,换了身运动服,就出了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