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章 认错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新闻里的名门媳妇,竟是他的妻子沈安溪。这则新闻里还包含着大量的照片,照片里是沈安溪和傅修然。

    沈枞渊心头火气, 抓住桌上的玻璃杯就往地上摔去。玻璃杯撞击地面,发出清脆的碎裂声

    这时张秘书刚好出现在办公室门口,她看到沈枞渊这副样子,不禁有些战战兢兢,然后嗫嚅着开口问道:“沈总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能不能联系到xx新闻网的主编?我想约这新闻网的负责人出来见个面。”沈枞渊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秘书有点让他脸上这狰狞的表情吓到,当下连忙说道:“我想下办法,应该是可以联系到的。”说着,她就虚掩上办公室的门,离开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沈枞渊看到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窗口抖屏,是张秘书的聊天对话框,上面有着张秘书发出来的一句话:“沈总,这里是他们主编的电话。”紧跟着那句话后面的是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沈枞渊有些烦躁地在聊天框处输入了一句话:“你打电话让他过来我公司。”沈枞渊一边在键盘处敲着字,一边在心里想道,张秘书今天怎么回事,怎么这么不机灵,联系个新闻网主编还得他亲自去联络,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沈枞渊看到张秘书发过来一句话:“好的,沈总。”

    大概过了半个小时,沈枞渊又看到张秘书在企业qq上发过来一条信息:“沈总,我约到xx新闻网的主编了,他说他明天上午十点会过来一趟,这个时间可以吗?”

    沈枞渊很快地回了她一句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到了下午,沈枞渊将公司的事情都忙得七七八八了,便收拾东西回了家。回到家里的时候,沈安溪还没有回来。沈枞渊回了卧室,换了套睡意,便出了客厅,躺倒在沙发处玩手机游戏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,沈枞渊听到了开门的声音。他自沙发处坐起,看到一身白色套装的沈安溪,提着个办公室女郎才会提的那种简约型的手提包,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下班了?”沈枞渊的声音有些凉冷。

    沈安溪转过头来,掠了沈枞渊一眼,然后很快地又回转过去,淡淡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过来,我有事情跟你说。”沈枞渊的语气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,你说吧。”沈安溪的语气也是不冷不热的。

    “你先过来。我给你看一则新闻。”沈枞渊有些不耐地,从胸腔里重重地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沈安溪换了拖鞋,便面无表情地走到了沙发处,在沈枞渊身边坐下。沈枞渊这时将他的手机递给她,沈安溪伸出手去,将他的手机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手机的屏幕处显示的是一则新闻的页面,新闻有一个标题——名门媳妇出轨不知名男性?沈安溪耐着性子,浏览完了整篇新闻。

    “我和傅修然之间,是正常的朋友关系。”沈安溪将沈枞渊的手机递还给他,语气有些颤抖地说道。

    新闻里那么多的照片,到底是谁偷拍的?那只不过是她和傅修然的正常交往而已啊。如今的媒体怎么乱编排东西呢?

    沈枞渊的脸色很冷,他转头看着沈安溪:“我跟你说过了,傅修然这个人,对你的感情不止是朋友那么简单。你为什么偏偏不听我的劝告,非要跟他来往,还非得去他的家族企业去工作?”

    “我不觉得他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。”沈安溪皱起秀气的眉毛回答他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,然后别过脸去:“人都会伪装,难不成那天我在医院里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假的?”

    沈安溪深呼吸了一口气,她虽然很不喜欢沈枞渊现在说话的口气,但是她在竭力地令自己冷静下来:“我不想再跟你争辩这个。”顿了顿,她又说道: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新闻,是你的竞争对手搞得鬼?”

    沈枞渊不冷不热地回答她:“我哪知道。你自己也不想想,你一个有丈夫的人,和一个单身男子走得这么近,合适吗?”

    沈安溪双手交握地沉默了一阵。客厅里现在没有开灯,现在已是黄昏过后,天色已是半暗。客厅内光线不足,沈安溪看不大清沈枞渊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沉默在两人之间持续着,沈安溪觉得越来越压抑,她终于忍不住,开口说道:“好,这件事情是我做得不对,我向你道歉。我之所以跟傅修然来往,是觉得我们是坦荡的比较聊得来的异性朋友而已,并不是因为我对他有什么超越朋友的非分之想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沈枞渊略为低沉沙哑的嗓音在有些暗的客厅里响起:“这个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不会再去上班了,这段时间都会留在家里带孩子。那些新闻......有没有办法让他们把这些删掉?”沈安溪这时说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有些讶异沈安溪态度的放软:“我明天会见一见那个新闻网站的主编,让他们删掉这一篇新闻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沈枞渊这样说,知道沈枞渊会去努力解决这件事情的,当下她从沙发处站起,到了不远处去开了灯。开了灯后的客厅顿时亮堂起来,刚才那种压抑的感觉也减轻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晚饭去哪吃?冰箱里没有菜了。”沈枞渊看着沈安溪想向里屋走的背影问道。

    “叫下人来做吧。我不想出去。”沈安溪脚步没停,回了沈枞渊一句。

    沈枞渊便依她的话,打了电话叫了做饭的阿姨过来。因为沈枞渊和沈安溪都不喜欢家里有太多的佣人打扰,所以平常下人都不在他们家里逗留,都是在他们需要的时候,他们才打电话去叫。

    刚打了电话给做饭的阿姨没多久,沈枞渊便接到了董少华的电话。沈枞渊按下接听键,将手机放到左耳边:“怎么了,董少爷?”

    “出来吃饭吗?介绍个城里的富家公子给你认识。财阀陆家的长子,有没有兴趣?”手机那端的董少华此刻的语气有些兴奋,不知刚才去过哪里嗨了。

    “好啊,等我。你们在哪里?我这就过去。”沈枞渊对着手机说道。

    手机那端的董少华这时说了个餐厅的地址,离沈枞渊的家并不远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换衣服过去。”沈枞渊说完,便挂了电话。他从沙发处起身,便往里屋走去。到了卧室,沈枞渊随便找了套衣服出来穿,然后便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经过沈安溪的卧室的时候,沈枞渊往门口那里说了一句:“安溪,我出去了,晚饭你自己吃吧。”说完,也不等沈安溪回答,便往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枞渊开着车子到了刚才董少华说的那家餐厅。其实他主要是想认识一下陆家的长子。陆家在城中很有名气,是富甲一方的大财阀,沈枞渊知道认识他们家族的长子,会对自己的事业有帮助。

    到了董少华所说的桌号,沈枞渊发现周兰兰也在。他刚出现在董少华面前,便听到周兰兰对他招着手:“沈大哥,过来这里坐啊。”说着,周兰兰拍了拍她旁边的那个空位。

    沈枞渊也对周兰兰挥了挥手,然后他听到董少华说道:“既然美女都让你过去她旁边坐了,你就到那里去坐吧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只好到了周兰兰旁边坐了下来。董少华旁边坐着的,自然就是陆家的长子了。沈枞渊在周兰兰身边坐下后,便对着陆家的长子伸出手去:“你好,我叫沈枞渊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陆鹏景。”坐在董少华旁边的男子跟沈枞渊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之后董少华向着沈枞渊介绍了一下陆鹏景,末了还加了一句:“陆先生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十多家公司的董事长,可谓是年轻有为人中龙凤。跟枞渊你也是不相伯仲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谦虚地回答道:“不敢当,怎么能跟陆先生相提并论。能认识陆先生是我沈某的荣幸。”沈枞渊恭维客套的话说完,便夹了一筷子菜送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何必谦虚,沈家企业如此有声有色,最近一年的规模又扩大了不少,还不是全凭沈先生敏锐的商业头脑。”陆鹏景这时抬眸看着沈枞渊微笑着道。

    陆鹏景的五官生得格外硬朗阳刚,沈枞渊曾在娱乐报纸上看过他的介绍,说是相当的不近女色至今并未成家,在媒体面前不拘言笑却是彬彬有礼,算是富家公子里少有的一个德才兼备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你们不要再商业互吹了,赶紧吃菜吧,再不吃就都凉了。”董少华见到两人在互相吹捧,有点受不了,便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食物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董兄一直为人直率豪爽,吃喝玩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又不像我们商人,浑身充满了铜臭味。我颇为欣赏他。”陆鹏景听到董少华说话,便微微一笑看向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陆兄你不要再继续这些商业互吹的把戏了。”董少华挥了挥手,“我们不如说一下,等一下晚上去哪里玩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