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七章 约翰的威胁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查理布朗诺站在窗前,看着窗外的景物出神。窗外下起了大雨,让四周的景物都一片迷茫。

    查里布朗诺这时将双手插进裤兜里,心里想道,布局了这么久,是时候实施最后一步计划了。况且现在沈纵渊也已经注意上了他和周兰兰,再不行动的话,到时候沈安溪被救回去,那么到时候就是功亏一篑了。

    查理布朗诺的嘴角这时微微扬起:“沈纵渊,很快你名下的东西,就会变成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沈纵渊正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工作报告,忽然听到门口处响起了敲门声,他抬头,便看到张秘书站在自己的眼前。这时沈纵渊率先开口问张秘书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张秘书双手交握在身前,背部挺得笔直地说道:“约翰史密斯先生说有事情来找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这时候低下头去:“让他改天再来吧,我这会儿有点事。”自从私家侦探跟沈纵渊说,约翰史密斯这个人有点问题之后,沈纵渊便取消了跟约翰史密斯的合作。

    张秘书还想说什么,却忽然听到约翰史密斯的嗓音在自己耳边响起:“沈先生,我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,想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张秘书转头,果然看到约翰史密斯已经站在了自己的旁边,只见他这时微微一笑又说道:“我想跟沈先生说一下关于沈太太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心里一颤,随即抬头对着约翰史密斯说道:“那好,约翰先生,我们会议室见。”

    张秘书见状,知道没自己什么事了,于是就向约翰史密斯微笑点头了一下,然后就离开了沈纵渊的办公门口。

    沈纵渊心情沉重地来到会议室,坐在会议桌左上方的约翰史密斯正用一张笑脸看着他。约翰史密斯的笑脸看起来有点高深莫测的模样,让沈纵渊心里不禁有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沈纵渊仔约翰史密斯旁边坐下,然后正色道:“约翰先生说有关于我太太的事情要跟我谈,请问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约翰史密斯这时开口说道:“沈太太在我的手上。那天她跟着我脱离了狗仔队的围攻,然后就被我迷晕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听到这里不禁捏紧了拳头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你把安溪怎么样了?”他冰冷的话音刚落,查理布朗诺便看到沈纵渊忽地自椅子处站起,一把拽住了自己的领口。

    “安溪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查理布朗诺听到那近在咫尺的沈纵渊,带着威胁性地对自己说道。

    沈纵渊只见约翰史密斯似笑非笑地,拉开自己揣在他领口处的手,然后才缓缓开口说道:“沈太太安全得很,沈先生你不要那么激动嘛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道,“人都说沈先生是个宠妻狂魔,今日一见,果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重新回到座位处坐下,然后他冷冷地看着查理布朗诺说道:“有话快说。有什么条件赶紧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果然是个明白人。”约翰史密斯脸上露出一丝略为奸诈的笑容:“我要成为你们公司的董事长。意思即是说,我要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听了他的话后,发出了一声嗤笑:“不可能。”说到这里,沈纵渊用一种冰冷入骨的眼神看着约翰史密斯:“你请回吧,我不可能答应你的条件。”说完,沈纵渊便站了起来,转身一言不发头也不回地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沈纵渊立刻打电话给了私家侦探,那边很快就接通了:“沈先生,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“安溪在约翰史密斯的手上,快去帮我查一查。”素来冷静的沈纵渊这时说话的声音有着微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当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当下他对沈纵渊说道:“好的沈先生,我这就去查,不用那么担心,我会全力以负的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跟私家侦探通完电话后,便打了电话给李俊。过了好一会,李俊那边才接起电话。沈纵渊听到李俊那睡意朦胧的嗓音在手机听筒里响起:“纵渊?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阿俊,帮我,你要帮我。”沈纵渊因为太过担心,一时之间,却只能说出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手机那端的李俊这时的嗓音变得认真了起来:“怎么了?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沈纵渊深呼吸了一口气:“约翰史密斯绑架了我太太。我不知道他把我太太放在哪里,我把这个人的信息给你,你帮我查一查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别紧张,这个时候要保持冷静啊纵渊。”李俊的嗓音透过手机信号传入沈纵渊的耳里,让沈纵渊一下子镇定了不少。

    跟李俊通完电话以后,沈纵渊一下子整个人都瘫坐在椅子处。他一早知道约翰史密斯这人有蹊跷,但当他确认沈安溪在他的手上时,心里却又是如此的惧怕愤怒还有疲累。

    是怎样的自信,让这个人用安溪来威胁他沈纵渊,让他交出整家公司?这是他们沈家的家业,也是他沈纵渊辛苦拼搏那么多时日才得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软肋抓得很好。知道沈安溪是他的心头肉,所以才拿来要挟他。

    沈纵渊的思绪一下子变得很乱。他端起桌上的咖啡杯,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。然后拨打了公司的内线,让张秘书给他端红茶过来。

    公司还有一些问题等着他去处理,所以沈纵渊并不希望自己在这个时候被打乱节奏,将公司的事情弃之不顾。

    到了黄昏,沈纵渊照常下班。他回到家里后,便接到了李俊的电话。

    沈纵渊按下接听键:“阿俊,有什么眉目了么?”

    手机听筒里传来李俊的声音:“我查到了这个约翰史密斯经常出没的几个地址,我现在将这些地址发给你。我将最有可能藏匿人质的一个地址画出来了,你多留意一下这个地址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你阿俊。”沈纵渊坐在沙发处,揉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跟李俊通完电话以后,沈纵渊便拨打了私家侦探的电话。私家侦探那边很快就接通了:“沈先生,我查到了几处有可能藏匿人质的地址,我刚才用邮件给你发过去了,你查收一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这时点了点头:“好我知道了有什么最新消息,记得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跟私家侦探通完电话后,沈纵渊又打了电话给阿树,吩咐了阿树带精锐的手下,去李俊和私家侦探所说的那几个地址。

    末了,沈纵渊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我跟你们一起行动。你们好好休息,今晚我们凌晨一点集合。”

    手机那端的阿树这时对着沈纵渊说道:“老大你让我们去就可以了,这么危险的事情,你还是不要亲自参与的好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这时对着手机话筒笃定的说道:“我们要救的是我的太太,我怎能不去?你们先休息好,到时候我们一点集合。”

    是夜,阿树带着一众人到了沈纵渊的住所集合。沈纵渊等阿树清点完人数,就对众人说道:“这次我们是要去救我的太太。可能会遇到一些无法预料的危险,辛苦各位了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和阿树带着一众人出发,到了目的地,一众人在隐蔽的地方先埋伏好。目的地是一栋在半山腰处的别墅,此刻从外面能看到别墅二楼处有灯光映射出来。

    阿树派了一个手下去打探情况。众人等了约摸二十分钟,便见到那个男子回来,只听到他说道:“别墅里的人好像都休息了,二楼那处的灯,是走廊处的灯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抬眸打量了别墅几眼,然后说道:“阿树,你跟我过去别墅那里,剩下的人留着在原地,听到求救信号,再进去别墅。”

    出发之前阿树已经跟众人约定好求救信号。

    沈纵渊和阿树此刻来到了别墅的二楼。两人在走廊上走着,沈纵渊忽然听到有一阵微弱的女子哭声传来。他和阿树相视一眼,然后便循着哭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到一个房间前,沈纵渊停下了脚步。哭声是从这里传出来的。阿树见到沈纵渊停下了脚步,他便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沈纵渊走到门前,扭动了一下门把手。门上了锁。阿树这时候对沈纵渊说道:“老大,我带了开锁工具。”说着,阿树从裤兜里拿出了一支长条形的金属工具,对着门锁撬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门锁就被阿树撬开了。门一打开,沈纵渊便快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床上躺了个被绑住了手脚的女子,她正在低声地抽泣着。沈纵渊快步朝着床走了过去,边走边喊道:“安溪,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,纵渊,你终于来救我了。”躺在床上的沈安溪对着朝她走过来的沈纵渊哭泣道。

    沈纵渊一脸心疼地帮沈安溪解开了绑在她手脚处的那些绳子。眼前的沈安溪看起来楚楚可怜,头发凌乱,手脚处还有红红的伤痕。

    沈纵渊把她抱在怀里:“对不起,是我来迟了。”怀里的沈安溪已经是泣不成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