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二章 真实身份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枞渊哥,为什么我会到了这里?”沈枞渊听到身侧的沈安溪这样问他。

    枞渊哥?安溪从来不会叫他枞渊哥,那这个人是......

    “你是兰兰?”沈枞渊顿时睡意醒了大半,怎么又将人救错?约翰史密斯是怎么将人调包了的?

    “你又帮约翰史密斯!说,安溪现在在哪里?”沈枞渊一把掐住了周兰兰的脖子,一脸气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,我昨晚睡在自己家床上的时候,莫名其妙地就被人袭击了,然后就晕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。醒过来之后就到了这里。枞渊哥,我没有帮约翰史密斯啊,你要相信我。”沈枞渊身侧的周兰兰一脸焦急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打量了她一阵,然后表情冷漠地正准备下床,却又听到周兰兰说道:“枞渊哥,我想我知道约翰史密斯有可能将沈安溪藏匿在哪里了。我有九成的把握,约翰史密斯会将沈安溪藏匿在那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走到床边的一张椅子处坐下,转过头来,看着周兰兰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约翰史密斯会将安溪藏匿到那里?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听到他屋里的一个佣人,说让快递员将东西送到某一个地方。那个地方很偏僻,一般上层社会的人都不会去那里的。而且我还听到过管家乔伊叫车去这个地方。他们应该是给安溪送东西去的吧。否则没法解释,为什么他们要一而再,再而三地去这个地方。”周兰兰这时分析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思索片刻,然后点了点头:“好,那我就带人去这个地方搜一搜。”

    然而沈枞渊带着人去周兰兰说的那个地方搜了,却没有发现沈安溪的踪影。周兰兰说的那个是一栋单身公寓,在沈枞渊到达那里的时候,那里早已是人去楼空。

    沈枞渊白走一趟,心情极为郁闷。回到家中,他换了一身运动装,便去了健身房练习。正在他努力举着哑铃发泄心中怒火之时,他听到旁边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。

    沈枞渊将手中的哑铃放回到地上,然后拿起旁边的手机。手机屏幕上显示是私家侦探的电话。沈枞渊按下接听键,手机听筒里传来私家侦探的嗓音:“沈先生,我有一个新的信息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。”沈枞渊边说着,边拿起旁边的汗巾和水壶,然后旋开水壶的盖子,喝了几口水。

    “周兰兰其实整过容。她以前是周家的小姐,叫周琳琳。她是这个城市的人。事实上,沈先生你也认识她。”手机听筒里传来私家侦探的嗓音。

    沈枞渊骤然心惊,周兰兰,原来是周琳琳?他回忆起自己和周兰兰相遇相识的过程,心一下子像是跌进了冰水里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样查到的?”沈枞渊对私家侦探的话,还是存在着疑虑。

    “我找到了她在美国的那个整容医生。也拿到了他保存的关于周琳琳整容前的那些资料。沈先生要是不相信,我等会可以发到你邮箱。”手机话筒里传出私家侦探那胸有成竹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好,那等一会你发过来给我吧。”沈枞渊对着手机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挂了电话后,便又走到了练胸肌的器械处,练习了起来。然而此刻他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——周兰兰就是周琳琳?原来她在自己的身边潜伏了那么久么?难怪她的脸容会跟安溪的脸容如此相像,原来是对着安溪的五官整的.......难怪.......

    沈枞渊再想起以前他和周兰兰之间的事情,不禁觉得一阵恶心。这时他从练习胸肌的器械处站起来,大步走向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在洗手间里吐了一折,沈枞渊终于觉得自己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。他思索片刻,便收拾了东西,回了住所。

    周兰兰昨天从沈枞渊家回来后,仍然是心有余悸。她之前确实是不知道,查理布朗诺在那晚叫了人在袭击她,然后将她拖到那栋楼里,等着沈枞渊去叫她。如今想起来这件事情,周兰兰还是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周兰兰叫了钟点工过来家里,给自己做香煎三文鱼。这个钟点工厨艺不错,此刻餐桌处摆着令人垂涎三尺的菜肴,色泽鲜艳明丽,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周兰兰转头对着旁边围着围裙的钟点工,说了声谢谢,然后就拿起了筷子,正准备吃,却在这时听到了不远处桌面上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。

    周兰兰只好无奈地放下筷子,然后口中喃喃说了句:“谁啊。”边说着,边走到桌边,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上显示是沈枞渊的来电,周兰兰开心地按下接听键,然后有点开心地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枞渊哥,怎么样,安溪找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空吗?能不能出来谈谈?”手机那端的沈枞渊嗓音冷冷的,像是在竭力控制着怒气。

    “啊好的,能不能让我吃完饭再过去?”周兰兰实在不想浪费了钟点工做的这顿美味饭菜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过来,我没时间了。”手机那端的沈枞渊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现在就过去。我们在哪里见面?”周兰兰将手机贴近耳边,有点胆怯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绿湖公园的湖边。”沈枞渊说完这句话后,没等周兰兰回答他,便啪的一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周兰兰有点莫名其妙,但还是化了妆后,出门拦了部计程车,便往绿湖公园赶去。

    到了绿湖公园,周兰兰看到沈枞渊已经到了约定的地点处。她拿着手提包,有点开心又有点雀跃地迎上前:“枞渊哥,你等很久了对么?”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转身,用一种非常冷漠的眼神看着周兰兰。他没有回答周兰兰,只是伸手一把抓住了周兰兰的手腕:“你是周琳琳。你到底想玩什么花样?你上次告诉我的地址,我并没有找到安溪,你和约翰史密斯两人,在合谋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周琳琳是谁?我没有跟约翰史密斯密谋什么啊,你误会了,枞渊哥,放手啊你抓得我手腕很痛......”周兰兰挣扎着,想从沈枞渊的手中挣脱。

    无奈沈枞渊却是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腕,无论她怎样挣扎,总是挣脱不开。周兰兰急得快要哭出来,却听到沈枞渊说道:“你不要装模作样了,我有证据能证明你是周兰兰。”沈枞渊说到这里,从口袋里拿出手,将私家侦探发给他的那些照片找出来,然后将手机递到周兰兰面前:“你的整容医生出卖了你,你还想抵赖么?”

    周兰兰看着沈枞渊手机里的那些照片和文字,不禁有些怔。她嘴唇微动,正想开口说话,却听到沈枞渊说道:“再说,容貌可以通过手术改变,指纹总改变不了吧,你还抵赖的话,跟我去验一验指纹好么?”

    周琳琳见再也无法隐瞒下去,就对沈枞渊说道:“枞渊哥,你听我解释。你抓得我的手腕很痛,你先放开我的手腕吧。”说完,周琳琳用一种楚楚可怜的表情,看着沈枞渊。

    沈枞渊没有说话,只是用一种略带鄙夷而又冷漠的目光看了周琳琳一阵,然后就松开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周琳琳揉了揉已经青紫起一片的手腕,然后抬头对沈枞渊说道:“那边有张没人坐的长凳,我们不如去那边坐着聊好么?在这里站着比较累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听完她的话后,什么也没说,便往那边的长凳走了过去。两人一前一后地在长凳处坐下,沈枞渊才转头对周琳琳说道:“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将自己的容貌整成安溪的样子,不过是想回国博取你的欢心而已。现在我回来了,也曾经跟你在一起一段日子,我心满意足了。”周琳琳说到这里,微笑地看着沈枞渊,“至于你说我帮助约翰史密斯,其实我也是被逼的。当初在外国遇见他,以为可以跟他做朋友,却没想到他居然拿出了枪威胁我帮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周琳琳不禁打了个寒颤,之前跟查理布朗诺相遇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,她依然心有余悸。见沈枞渊没有回答她的话,周琳琳此时又说道:“我知道约翰史密斯这人的很多信息,我可以帮助你,将安溪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站了起来:“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。我不需要你帮忙,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。”说到这里,沈枞渊顿了顿,又说道:“你让我觉得恶心。我真不明白你,为什么一而再,再而三地,要打扰我们的生活,你没有自己的生活吗?”

    沈枞渊正想抬步离开,却发现周琳琳拉住了自己的袖子,她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“枞渊哥,你不信任我现在说的话,但是,你总该相信,我是喜欢你的吧?”周兰兰说这句话的时候,声音是带着哭腔的。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不耐烦的回头,正想让周琳琳放开她那扯着自己袖子的手,却看到她脸庞处有一行清泪滑落下来:“我不知道你已经到了恶心我的地步。让我帮助你这一次,然后我会消失在你的生活中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