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八章 联系警方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沈枞渊忽然灵光一闪,脱口而出道:“难道周琳琳也在夜场那里?”顿了顿,他问私家侦探道:“夜场内是不是有个女孩子长得很像安溪的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的......难道我看错人了?”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这时的嗓音有些懊恼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的。你可以去问下夜场里的人,那个你以为是沈太太的人,是不是叫周琳琳。”沈枞渊这时有些烦躁地对着手机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好的。对不起沈先生,是我的失职。我会继续追查的。”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这时带着些嫌意的口吻,对着沈枞渊说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脸色淡然地说道:“没事的。沈太太让一个叫傅修然的人带走了,你同样可以到夜场工作人员那里查探一下,也许能得到一些消息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一定尽全力查探。”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说到这里,又说道:“那沈先生,我这就去查探了,先这样吧。有什么吩咐的话,再打电话给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淡淡地嗯了一声,就挂了电话。之后沈枞渊坐在车里,狠狠地吸了手中的香烟几口,就将香烟扔在烟灰缸处,然后就拨通了一个在警局的朋友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裕华吗?”沈枞渊等那边电话一接通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枞渊吗?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手机那端的男子带着浓重的睡意,想来是已经睡下了被沈枞渊的电话吵醒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这么晚了,还打扰你。”沈枞渊说了一句客套话后,开始说明来意,“裕华,我的太太被人绑架了,你帮我把人找回来好吗?”

    手机那端的男子被沈枞渊这话吓了一惊:“被谁绑架了?别急,你慢点说。”

    “被一个叫傅修然的男子绑架了。”沈枞渊此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“把你所知道的,关于傅修然这人的信息都告诉我。”手机那端的裕华,此时已经没有了睡意。

    沈枞渊将自己所知道的,关于傅修然的信息,都告诉了裕华。裕华的嗓音从手机听筒处传来:“好的,那我现在带人过去搜一遍他的住所。有什么消息就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嗯了一声,然后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我跟你们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手机那端的裕华沉默了几秒钟,然后说道:“好。你先过来我住的地方,然后我们一起出发去警局吧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挂了电话后,便驶了车子往裕华所在的地方开去。

    到了目的地,沈枞渊看到裕华已经穿戴整齐,站在门口处等着自己。沈枞渊也没跟裕华寒暄太多,直接让裕华上车,然后就往警局驶去。

    到了警局,沈枞渊和裕华聚集了一批警员,便又往傅修然的住所出发了。

    到了傅修然的住所,裕华抬头看了看屋子的窗户,喃喃说道:“屋里好像没有人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也抬头看了看,然后回答道:“可能是他们没有开灯,已经睡下了。我们来都来了,不如上去看个究竟。”沈枞渊刚才亲眼见到傅修然将沈安溪抱上车,既然来到了傅修然的住所,他肯定要探个究竟。

    “好,那么我们就上去看一看吧。”裕华说完,转头对着身后的人挥了挥手,“大家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和裕华带着一帮警员,在傅修然的住所处搜了一遍,却没有发现人。裕华正想叫人收队,却发现沈枞渊在一旁狠狠地踢了垃圾桶一脚。踢完后,沈枞渊又握着拳头,狠狠地捶在了墙壁处。

    裕华看在眼内,微微皱了皱眉头。然后他转身对着旁边的警员说道:“收队吧,今晚就到此为止了。”说完话后, 裕华走到沈枞渊的旁边,然后拍了拍沈枞渊的肩膀:“没事的,他不可能永远不回来,这个人也不是什么黑社会的人,带走你的太太可能令有原因,我们会继续追查的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候转过头来,对着裕华勉强扯出笑意:“我知道,谢谢你们今晚陪我走一趟。这附近有家烧烤城的烧烤不错,我们去那里吃个宵夜?你的弟兄都辛苦了。大晚上都要跑出来执行任务。”

    裕华笑了几声,然后说道:“没事,他们都习惯了。经常大半夜有一些任务要执行的,你就当是让他们锻炼锻炼吧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不是不知道裕华此刻说的是客套话,当下他询问了几个警员想吃什么,大家都表示去烧烤城吃烧烤喝啤酒没意见。于是,沈枞渊便带着他们一行人,去了附近的一个烧烤城。

    傅修然开着车,将沈安溪带到了离夜场最近的一个医院。医生给沈安溪诊断过后,说她是一下子喝了太多的白酒,加上前几天脑部又受了伤,所以才会忽然晕倒。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候有些焦急地问道:“医生,那她的情况严重吗?”

    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看到傅修然这个样子,微微笑了笑:“她不会有什么大碍,我让护士给她打个点滴,打完点滴,她应该就会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病房内。

    傅修然坐在病床的旁边,凝视着躺在病床上的沈安溪。她的脸色很是苍白,因为消瘦,她的下巴显得很尖。虽然处于昏迷中,沈安溪的皮肤还是很好,细腻得像是没有毛孔,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。

    吊瓶中的药水一点点地滴着,傅修然看着它们一点点地被打进沈安溪的手臂里。因为是在医院,所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气味。傅修然看了躺在病床上的沈安溪一阵后,从椅子处起身,在病床的床沿处坐下,然后握起昏迷中的沈安溪的手,轻轻地贴在了脸庞处。

    既然现实中不能拥有她,那么就在这种离得那么近的时候,好好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吧。

    沈安溪手心处很柔嫩,因为在高烧中,所以有些滚烫。傅修然将她的手贴在脸颊处一阵,便听到远处传来了脚步声。傅修然将沈安溪放回原处,过了一会,便有一个女护士出现在病房门口处:“她醒来了吗?”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转头回答那个护士:“还没有。高烧也还没退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护士走进病房,到了病床边,俯身检查了一下沈安溪,然后直起身子,对着傅修然说道:“过一会儿我再过来检查她的身体。”说完,她转身就要抬步出病房。往门口的方向走了几步,那护士突然回转身来,对着傅修然微微一笑道:“先生不用一直守着的,我们有巡夜的护士,你可以在旁边的病床上合一合眼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笑着回答那个女护士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那就麻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护士看了看病床上的沈安溪,然后抬眸看着傅修然说道:“你和你妻子很般配呢。她不会有事的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刚想分辩说他不是沈安溪的丈夫,可是转念一想,还是没有辩解,当下他对着那个女护士说道:“谢谢,你也注意休息。”

    等那女护士走后,傅修然又在沈安溪的病床边坐了一阵,然后他实在是困得不行了,于是便到了旁边的病床处睡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到傅修然醒来的时候,窗外已是阳光灿烂。刺目的阳光刺得他的眼眸有些睁不开,傅修然侧过脸,避开了阳光,又看了看旁边病床上的沈安溪。

    刚转过脸,便看到旁边病床上的沈安溪也正转过脸来,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正在看着自己。傅修然对着沈安溪笑了笑:“醒了?”

    沈安溪没有说话,对着他点了点头。傅修然打量了一阵沈安溪的脸色,看到她的脸色还是有一些苍白,便关切地问道:“觉得有哪里不舒服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头有点晕。”沈安溪回答他道。

    傅修然从床上爬了起来,看到沈安溪手上打的点滴,已经换了一瓶新的了。他昨晚睡得太沉,护士什么时候进来换的吊瓶,他也不知道。这时傅修然一边往不远处的水槽走过去,一边问道:“饿么?我买东西回来给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又听到沈安溪回答他:“没什么饿的感觉。好像没什么胃口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听到沈安溪的声音好像有一点虚弱,心想,既然安溪没有胃口,那就给她买些白粥吧。当下傅修然又说道:“那我洗漱完就出去给你买点白粥回来。”

    躺在病床上的沈安溪轻轻地嗯了一声。躺了一阵,沈安溪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等到傅修然洗漱完,往自己这边走来,沈安溪撑着身子,从病床处坐起来,然后对着傅修然说道:“周琳琳你有把她从夜场救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周琳琳?”傅修然有些疑惑地重复了一下这个人名。他可不认识什么周琳琳。但是很快地,傅修然就反应过来,“是那个跟你长得很像的女孩子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先是点了点头,然后又摇了摇头:“不,她不是长得跟我一样,而是特意整容成这个样子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