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一章 小狗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沈安溪看着餐桌上的空盘子,微微有些错愕:“没想到竟然吃完了。之前还以为那么多菜吃不完。”顿了顿,她又哀嚎道:“好撑啊,感觉几天都不用吃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轻笑出声,叫来服务员结账。沈安溪转头看了看窗外的景色。窗外此刻是艳阳高照,街上的行人脸上都是悠闲的表情。想来这些行人也都是些游客,所以才有这么悠然自得的神态。沈安溪这时才注意到,饭馆里的窗户是古色古香的,窗棂处有精致的镂空雕花,窗户的玻璃上,也有着华美繁复的图案。阳光自窗户处洒进来,经过窗户处的图案投射到地板处,形成美丽的光斑。

    傅修然结了账,问那男服务生:“这里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?我们想去大理古城游玩,请问从这里出发去的话,有多远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下关,去古城的话,坐4路或者8路公交车就可以过去了。不过,我建议你们去古城之前,到外面的那条街道上走一走,这条街虽然不是什么知名景点,但是它极具大理特色,街上的东西也比古城里的便宜很多。”站在傅修然旁边的男服务生,此时正双手交叠地握在身前,表情温和地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大理古城,有什么可以推荐的景点吗?”傅修然这时又问道。虽然他来这里之前,有上网查过到大理古城的旅游攻略,不过他觉得,还是询问一下当地人的意见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大理古城里可以游玩的景点比较多。人民路,复兴路,古城墙等等。总之看到人多的地方,跟着过去就可以了。”那男服务生笑了笑,回答傅修然道。

    “服务员,这边能否添点茶水?”不远处的一桌,有人在叫着服务员。

    站在傅修然旁边的男服务生这时对着他微微鞠了一躬:“先生,我要过去服务那边的客人了,欢迎下次光临。祝你们在大理玩得开心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和沈安溪两人不约而同地对着那男服务生点了点头,然后又说了声谢谢。那男服务生面带微笑地说了声不客气,就过去邻桌了。

    傅修然和沈安溪两人出了饭馆,就去逛刚才那个男服务生所说的那条街道。街道上此刻是人来人往,两旁的店铺是各式各样,卖什么的都有。路边还摆着一些食物摊档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食物的诱人香味。

    傅修然和沈安溪并肩走着,两人好奇地看着街道上的一切。走了一阵,傅修然看到沈安溪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那卖煎饼果子的摊档处,他笑了笑问道:“你要买一个煎饼果子吃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倏然回头,然后对着傅修然微笑道:“不用了,我刚才吃得很撑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消化完。”沈安溪说话的时候,有微风吹过,将她鬓角的发丝吹得有些凌乱。

    傅修然眼眸半垂,想伸手去将她鬓角的发丝别到耳后,但是他的手刚抬起,便又放了下去。这时沈安溪指着右边的一家店铺道:“我们去那里看看?里面好像有卖饰物的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点点头:“好的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进到店里,举目环顾了一下店里的环境。店铺的天花板要比寻常店铺的高,目测这店铺天花板离地面的高度,大概有五六米高的样子。所以整个店铺的空间看起来,也比寻常的店铺要大不少。店铺里的装潢摆设很现代化,原木架子上,摆着各式各样的项链戒指还有耳环等等。

    这里也没有男性适用的东西,傅修然只好跟着沈安溪的步伐,她走到哪里,他就跟到哪里。

    “修然,这个好看么?”傅修然正在看着墙上的那幅桃花水墨画,听到沈安溪的话音,便转过头来。沈安溪那一截藕白的手腕上,此刻正带着一个银手镯,手镯上有着繁复的花纹雕刻。

    傅修然其实也不懂这些,不过既然沈安溪问到自己,他当下便一味地点着头:“好看。你喜欢的话,就买了吧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了他的话,笑了笑,又抬起手来对着阳光看了看。傅修然不知道她在看什么,便好奇地问道:“这是在鉴别真假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摇了摇头。傅修然又问道:“那你这是在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想看一下,它在阳光下的颜色式样有没有变化啊。就是各个角度,去看带在手上的样子。”沈安溪回答他道。

    傅修然无奈地撇了撇嘴,过了几秒之后,他嘴里吐出两个字:“女人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用一种很凶的眼神看着他:“女人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你看中什么就放到这个篮子里,等会让我结账就好了。”傅修然这时递给沈安溪一个小篮子。这小篮子是他刚才进店的时候,店里的服务员给他的。

    沈安溪因为是刚从夜场里被傅修然救出来不久,之前又是被查理布朗诺囚禁住,所以身上并没有带钱和银行卡。事实上她连手机都没有。当下她对傅修然说道:“那你先帮我给,我回去了再还你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候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:“你我那么好的朋友,还说什么还不还的。再说了,男人哪有让女孩子结账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傅修然这样说,也不敢在店里买太多的东西,只是挑了个银手镯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店铺后,又继续在街道上闲逛。沈安溪刚想对傅修然说,不如我们早点去大理古城,却听到不远处传来狗叫声。那狗叫声不像是平时那种凶狠的狗的叫声,而是听起来有些哀怨凄惶的样子。

    沈安溪循声望去,看到左边的一条巷子里,有一帮小朋友正在欺负一只小狗。沈安溪不禁走近去,此时一个小孩子的嗓音闯入耳际:“快,将蜡往它耳朵里滴!”

    傅修然也跟在了沈安溪的身后,随着她进了小巷子里。他看到走在前面的沈安溪这时对着一个小朋友说道:“这个小狗好可怜啊,能不欺负它吗?”

    那帮小朋友的其中一人这时恶狠狠地对沈安溪喊道:“你是哪里来的八婆!不要多管闲事啦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把蜡往小狗耳朵里滴!”另一个小朋友这时喊道。

    傅修然见状,连忙走上前,对着那帮小朋友说道:“等等!这小狗是我们家的,你们把它弄伤了,我唯你们是问!”

    那帮小朋友看到傅修然长得身形高大,有点惧怕,便四散开来离开了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蹲下身子,查看了一下此时趴在地面上的小狗。过了一阵,沈安溪皱着眉头说道:“它好像是伤到了小腿。”傅修然听到她的话后,也蹲下身子,打量了一下趴在地面处的小狗。只见它的腿处正有鲜血汩汩流出,将地面都染红了一处。

    小狗呜呜地叫着,听起来很是凄惨的样子。它的身上有点脏,可能是刚才被那帮小孩子欺负的时候弄脏的。傅修然这时抱起小狗:“要不我们找个兽医给它看看吧,它看起来受伤蛮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的话音刚落,便听到一阵脚步传来,随即一个身影到了自己的旁边:“念念,你怎么受伤了呢?”傅修然抬眸一看,发现是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孩子站在自己旁边。这个女孩子五官生得极为标致,一双杏眼水光潋滟的样子。她身上穿的旗袍将她的美好身段完美地勾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狗是你的吗?”傅修然问她。

    那个穿着旗袍的女孩子连忙点了点头:“是啊,我就说今天怎么不见它在家里,原来是跑到这里来了。”傅修然这时将手中的小狗放到那女子的怀里:“刚才我们看到它被一帮小朋友欺负,现在可能是受伤了,最好找兽医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那个穿着旗袍的女子抱过小狗,小狗在她怀里好像没有刚才那样惊慌了。傅修然看在眼内,心想这小狗是她的应该没错。这时他又听到那穿着旗袍的女子说道:“没事,我二叔就是兽医,能治好它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沈安溪只是在静静打量着这个穿着旗袍的女子。她跟傅修然说完话后,目光移到沈安溪的身上:“谢谢两位救了我的小狗,我们家就在不远处,不如去我们家喝口茶吃个饭?也算是我谢谢两位救狗之恩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笑了笑:“不用了,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。我们等会儿还要去大理古城,现在,”说到这里,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,“已经下午两点了,我们要尽快赶过去,要不就天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那就不打扰两位了。”穿着旗袍,有着一双杏眼的女子说道。

    傅修然和沈安溪跟这个女子道别后,就离开了小巷子。两人一路跟着手机上地图的指示,找到了公交车站,乘坐公交车到了大理古城。

    傅修然和沈安溪下了公交车,便去了人民路。人民路两旁很多人摆了古玩字画在卖,两人走走停停,看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走了一阵,傅修然问一旁兴致勃勃的沈安溪:“累不累?”

    沈安溪摇了摇头:“不累,很有意思啊。”顿了顿,她转头对傅修然笑道:“你说那些摊主会不会看我们很不顺眼?我们这光看不买,好像很不好的样子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