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三章 看你的眼神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傅修然听完梁雨妙的话后,看到前面的那几个大汉快要冲到前面来了,便说道:“你俩快走,我拦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梁雨妙这时拉了拉沈安溪:“我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的眼神里蕴着几丝担忧:“那你要小心些,不要跟他们硬碰硬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心里一暖,点了点头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你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跟着梁雨妙在小巷子里七拐八拐,她都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才终于走到了巷子的外面。

    “先回我家。”梁雨妙拉起沈安溪的手,“来,我们过去公交车站牌那边吧。坐公交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了,这个时候她只能点点头,以示回应。两人走到公交站牌前,没多久8路公交车就来了,沈安溪跟着梁雨妙上了公交车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,这就是我的卧室。”梁雨妙招呼着沈安溪,“门口有拖鞋,换上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打量了一下梁雨妙卧室的环境。木地板,雪白的墙壁,简单而不失优雅的摆设。大而干净的玻璃窗,此刻有阳光透过玻璃窗倾泻进来,使得整个卧室有种宁静祥和的气息。

    沈安溪不禁对梁雨妙说道:“你的卧室看起来很整洁啊。床看起来又大又舒服。”一边说着,她一边在卧室门口换了鞋子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喜欢的话,今晚你就在这里睡就好了。”梁雨妙这时站在门口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觉得梁雨妙的声音很温柔,她无论什么时候说话,都是极温和的,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吧,我去给你倒杯水。因为客厅那边有点儿乱,所以只能让你过来我卧室坐了。”梁雨妙这时说道,然后就转身离开了沈安溪的视线。

    沈安溪走到靠窗的一个圆木凳处坐下,将手放到窗沿处,托着腮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。这里的天空比她所在的城市要湛蓝很多,空气也比她所在的城市的要清新。真是令人赏心悦目身心舒畅的一个城市啊。

    梁雨妙走到客厅,却没有在饮水机旁停留,径直走进了厨房里。厨房里此刻有一个穿着围裙的阿姨,她的脸有点圆乎乎的,脸上的眼袋有点明显。这时梁雨妙走到她身边,在她耳边说道:“等会做晚饭的时候,应该怎么做,华哥已经跟你说了吧?”

    那个穿着围裙的阿姨这时点了点头,低声说道:“嗯,华哥已经吩咐过了。我会按照你们吩咐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梁雨妙的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:“那就好。事成之后,报酬不会少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那个穿着围裙的阿姨听了梁雨妙的话后,回答道:“你们什么时候少过给我的报酬呢?这个我不担心。”顿了顿,她又说道:“对了,梁小姐你应该没有忘记服解药吧?”

    梁雨妙回答她道:“我已经服过解药了。张姨你就放心吧。”说到这里,梁雨妙的嘴角露出一丝略为诡秘的笑意,她拍了拍张姨的肩膀:“接下来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一直这么倚在窗边,看着楼下街道处的行人。她心里不禁有点担忧傅修然。她认识傅修然这么久,知道他是没学过武术的。她还记得有一次她问傅修然,为什么不去学武术,傅修然回答她,说是他不喜欢去学这么粗鲁的东西,他是个儒雅的人。

    好了咯,一个儒雅的人。如今又要逞强让她和梁雨妙先走。不知道傅修然现在独自面对几个大汉,会不会被他们打得很惨?

    沈安溪正坐在窗边思绪纷纭着,身后响起了梁雨妙:“来,安溪姐姐,先喝口茶吧。”沈安溪听到话音,转过头来,看到梁雨妙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:“安溪姐姐是在担心傅先生吧?没事的,我已经叫了华哥派人去那儿支援了,傅先生不会有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接过梁雨妙手中的茶,说了声谢谢,然后又说道:“但是你们的人能那么快赶到那里吗?我怕你们的人还没赶到那儿,修然就被他们打伤了。”

    梁雨妙在沈安溪对面坐下:“华哥有人手在那个区域的。我刚才已经打了电话给他了,他派出的人能很快就到达那儿。不会有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点了点头。两人相对坐着,沉默地喝着茶,彼此都没有说话。过了好一会儿,梁雨妙才开口说道:“安溪姐姐跟傅先生是情侣吗?”

    沈安溪连忙解释道:“不是的。我们只是很好的朋友而已。”

    梁雨妙这时脸露惊讶:“但是我觉得傅先生看你的眼神很温柔啊。像是丈夫看着妻子的眼神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正在喝茶,听了梁雨妙这句话后,就被茶水呛到了。她咳嗽着,梁雨妙赶紧给她递了一张纸巾:“安溪姐姐你没事吧?我说的话让你那么吃惊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接过她递过来的纸巾,擦了擦嘴巴,又咳了一阵子,然后才说道:“是啊,你说的这些让我很惊讶啊。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,从来没有越界。”

    梁雨妙这时垂眸笑了笑,端起面前的茶杯,凑近嘴唇喝了一口茶后才说道:“也许是他对你有情意,可你不知道而已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摆了摆手:“怎么可能呢?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你不要乱讲啦。”沈安溪的话音刚落,便听到门外响起了傅修然的嗓音:“安溪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是傅修然的声音,一骨碌地从位置处站起,然后边往门外走去边喊道:“我在这里呢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沈安溪出了门口,便见到往这里走来的傅修然:“安溪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呢?”沈安溪看到傅修然的身上好像染着血迹,心里溢满了担忧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事。就是受了点皮外伤而已。”傅修然这时对沈安溪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身上的血迹是别人的吗?”沈安溪此刻看着他身上的血迹,还是有点不放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傅修然看到沈安溪这么关心自己,心里一暖,回答她道:“对,是那几个小混混的。你们刚走不久,就有人来帮忙了,我们这边人多,将对方打得屁滚尿流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松了一口气:“那就好,没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梁雨妙走到了傅修然的跟前,打量着他,然后她的眼眸中漾起了笑意:“傅先生的皮外伤要找些药膏来搽吗?我记得客厅柜子那里,有几瓶专治伤口的药酒的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回答她道:“没事的,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的话音刚落,梁雨妙便听到一个声音响起:“雨妙,你在家么,我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看到梁雨妙说道:“是华哥他们回来了。”说着,梁雨妙就往客厅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傅修然和沈安溪也跟在她的身后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想来傅修然刚才是见过华哥了,这会儿他见到华哥的时候,很是亲热地跟他打招呼。沈安溪跟华哥微笑示意后,便暗暗打量起他来。梁雨妙口中的这个华哥,身形很高大,有着鹰一样的眼神,鼻梁高挺,给人一种有些阴险的感觉。

    沈安溪心里暗暗在想,这个华哥是做什么的呢,为什么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聚集到打手?沈安溪想来想去,觉得这个华哥最有可能,是个黑社会。

    梁雨妙看起来这么温柔娴熟的妹子,为什么会跟黑社会认识?

    沈安溪想到这里,不禁问出口:“华哥是做什么的呢?看起来身材很好呀。”

    华哥听了沈安溪的话后,一双锐利的眼眸向她看了过来:“我是个生意人。”他的脸容虽然是笑着的,可眼眸里并没有笑意。

    这时梁雨妙仿佛看透了沈安溪的心思,她走近沈安溪,笑着说道:“华哥在大理这边做生意有十多年的时间了。这边的环境其实蛮复杂的,不雇请些保镖,是不行的。”顿了顿,梁雨妙又说道:“我刚才叫张姨做了饭菜,折腾了这么久,大家一定都饿了,都来吃晚饭吧。”

    各人在餐桌前落座。餐桌上此时摆着极丰盛的饭菜,鸡鸭鱼海鲜应有尽有。梁雨妙这时拿起筷子,对众人说道:“可以吃了,大家起筷吧。”

    梁雨妙的话音刚落,便看到张姨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汤,从厨房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等张姨走到餐桌前时,沈安溪听到华哥问道:“张姨,这是什么汤啊?”

    “甲鱼汤。”张姨回答道。

    这时坐在华哥对面的一个年轻小伙子说道:“张姨你做那么多大补的食物,是要把我们都补到流鼻血吗?”

    “多补补身子,好娶媳妇!”张姨说完这句话后,转身就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餐桌上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顿晚饭极为丰盛,一帮人边吃边聊,直吃到夜色降临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张姨收拾完餐桌上的碗筷后,便给众人端上了茶。傅修然抬手看了看表,不禁喃喃说道:“这顿晚饭吃了三个小时,天都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啊,大家也不赶时间,吃饭当然是要慢慢吃的。”梁雨妙这时候对着傅修然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