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四章 中毒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华哥听了梁雨妙的话,笑道:“最近弟兄跟着我辛苦了,要让他们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在饭厅里就这么喝茶聊天,相谈甚欢。就这么过了一会,沈安溪忽然觉得自己很困,便对梁雨妙说道:“雨妙,我想先洗澡休息了,我去你卧室去洗澡咯?”刚才聊天的时候,梁雨妙跟沈安溪说了,让她留在这里过夜。

    “啊好的。今天你也应该好累了吧,快去洗澡休息吧。”梁雨妙这时对沈安溪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从餐桌旁站起来,对着众人说道:“那你们慢慢聊,我先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离开饭厅,往卧室里走的时候,只觉得自己越来越困。她心里想,怎么今天这么困啊,难道今天有那么累吗?

    沈安溪强撑着身子到了梁雨妙的卧室。她走到衣橱前,又是一阵困意袭来,之后她便眼前一黑,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等沈安溪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和傅修然两人被背靠背地绑在一起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不禁动了动,耳边响起了傅修然的嗓音:“安溪,你醒来了?”

    沈安溪回答他:“是啊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说完话后,沈安溪才发现自己的嗓子有些痛。

    “我的财物和证件都被他们拿走了。我不知道他们要对我们做什么。”傅修然说到这里,清了清嗓子,“如果他们是要财物的话,完全没有必要绑住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为了延迟我们报警的时间,好让他们逃脱?”沈安溪说完这句话后,又问道:“你的嗓子没事吧,听你说话好像有一点沙哑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就是喉咙有点儿痛,不知道为什么。”傅修然这时回答沈安溪道。

    “嗯,没事就好。”沈安溪回答着傅修然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想办法从这里离开吧。不管他们绑住我们是什么目的,我们都不能坐以待毙。”傅修然这时对沈安溪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绳子绑得好紧啊……”沈安溪尝试着挣脱,却发现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“安溪,你的手能伸进我的裤兜里么?”

    傅修然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后面的那个裤兜吗?”沈安溪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右边前面的那个裤兜。里面有个小刀。”傅修然这时回答沈安溪道。

    “忽然觉得我们现在的对话很搞笑耶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忽然蹦出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不要觉得搞笑了。试试能不能把那小刀拿出来。拿得出来的话,我们就可以将绳子割掉了。”傅修然这时催促着沈安溪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试试。”沈安溪努力活动着手腕,摸索着要伸到傅修然的前面口袋里。

    沈安溪努力着,傅修然也尽量挪动位置配合着沈安溪。过了许久,沈安溪终于将傅修然裤兜里的小刀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如果现在有摄影机能将刚才那幕拍下来,应该是会挺搞笑的。”傅修然接过了沈安溪手中的小刀,开始割绳子。

    绳子在傅修然的努力下,一点点的断掉。也不知道割了多久,傅修然觉得自己的手使劲得都快断了,才终于把绳子割断了。

    两人将绑在身上的绳子拉开,然后站起身来。傅修然走到门口处,扭了扭门把手,然后说道:“门从外面锁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昨晚被下毒了吧?”沈安溪这时回想了一下昨晚的情况,皱着眉头,对傅修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的。不过我们所有东西都是跟他们一起吃的,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能将毒下到哪里。”傅修然边说着,边抬头打量着房里的一切。打量了一阵,他说道:“看来只能从窗那儿逃跑了。这里应该是五楼吧?”傅修然还没等沈安溪回答他,便走到了窗边去查看。

    傅修然站在窗边看了一阵,然后回转头来对沈安溪说道:“这里可以爬下去,不过比较危险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也走到窗边看了看,窗外面的是一条小巷子,没什么行人会经过,否则他们可以在这里呼救,让别人来救他们。傅修然身上的手机也被他们搜去了,现在根本没有跟外界联络的工具。

    “这么高,我们怎么下去呢?”沈安溪看着窗下面的那条小巷子,有点发愁。

    “我们用被单做成绳子,然后爬下去。”傅修然说完这句话后,就走到床边,拿起床上的那张被单,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拧了一阵,傅修然将那被单拧成了一条粗绳子的模样。然后他对沈安溪说道:“你把那边刚才绑我们的绳子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要干什么?”沈安溪这时好奇地问出口。

    “将你的手腕绑在这被单上,弄成一个活结,这样比较好攀爬,也比较安全。”傅修然回答沈安溪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依言将不远处的绳子拿了过来,然后傅修然就小心地将她的手绑在了,那被拧成了绳子的被单处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完毕,傅修然将那被单绳子的一头,绑在床脚处。然后他将被单的另一头绑在了沈安溪的腰上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吗?”傅修然这时问沈安溪。

    已经爬出到窗外的沈安溪这时回答他道:“开始放绳子吧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小心翼翼地将绳子放下去,大概过了十几分钟,傅修然能看到沈安溪大约是到了地面。接着他觉得被单绳子的另一头一松,想来是沈安溪到达地面,解开了绑在自己身上的被单绳子。

    傅修然将被单绳子拉起,然后像刚才那样,将被单绳子的另一头绑在了自己的身上。绑好后,傅修然就爬出了窗子。爬到一半的时候,傅修然忽然看到窗子处伸出来一个男子的头,然后他听到那男子说了一句:“华哥,他们两个人逃跑了!”

    “快把绳子剪断!”傅修然又听到有人在喊。他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,这时候绳子要是被剪断了,他肯定会摔伤。傅修然便加快了往下爬的速度。

    在还有一层楼就到地面的时候,傅修然忽然觉得腰上的被单绳子一轻,然后他就往后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傅修然结结实实地跌到了地面上,疼痛让他不自觉地发出痛哼。旁边的沈安溪这时走到了他的身边,蹲下身子问道:“修然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应该没事,我们快走吧。他们的人要追上来了。”傅修然说着话,撑着身子从地面处爬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迅速地出了小巷子,便往前面的公交站牌走去。所幸很快就有了一班公交车经过,两人顾不了那么多,先上了公交车再说。

    上到公交车后,傅修然对公交司机说道:“司机,我们是被人绑架了逃走出来的,身上暂时没有钱,能借手机给我报警吗?”

    公交车司机打量了傅修然一下,估计心里是在思考着他说的话是否属实。过了一阵,公交车司机就从裤兜里拿出手机递给了傅修然:“别急,到了公交车上他们应该不敢对你们怎么样的了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道了声谢,然后就接过公交车司机的手机,拨打了110报警。电话里的警察询问了傅修然一些信息之后,便跟他说警察们会尽快赶过来,让傅修然不要着急。

    报完警后,傅修然用公交车司机的手机登录了支付宝,让朋友打些钱来给他。之后傅修然又让公交车司机送他们到当地警局。

    傅修然和沈安溪两人到了警局后,警局的人给他们做了笔录。两人在警局里呆了一阵,便有警员过来说要将两人送回家。

    傅修然看着眼前精神爽利的警员问道:“你们到了我说的那个地方,有抓住那帮人吗?”

    那警员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这帮人很狡猾,我们到的时候,已经人去楼空了。之前也有游客报过案,但是我们抓不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皱了皱眉,他一直听到别人说大理多美多美,没想到第一次来这里旅游,就遇到这一档子事情,换做是谁都会觉得心里膈应。当下傅修然又问道:“他们抓人是去干什么的?我身上的财物已经被他们搜刮去了,为什么连人也要囚禁起来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将人抓去搞传销的。”那个警员回答他这句话后,又说道,“车子已经在外面等了,估计明天你们就可以到达你们所住的城市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和沈安溪两人对警员道了谢,便出了警局门口。

    一天后,傅 修然和沈安溪总算是回到了之前的别墅里。两人都是已经疲惫不堪,虽然身体上并没有受什么伤,可是一直提心吊胆的,也是耗了不少的精气神。所以两人一回到别墅,便草草地淋浴完,就回了各自的卧室休息。

    沈安溪是在刺眼的阳光中醒来的。她睁开眼睛,看到窗外已经是艳阳高照。她的卧室能看到海景,此刻看出去,能看到波光粼粼的海面和有着柔软砂砾的沙滩,时不时还有几只海鸥在海面处飞翔。

    沈安溪从床上爬起,目光舍不得离开窗外那如此美好的景色。她转头看了一阵窗外的海面,才依依不舍地与被窝道别,起床换了衣服。

    刚换好衣服,沈安溪便听到门外响起了傅修然的嗓音:“安溪,你起床了没有?我做好早餐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