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五章 囚禁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走到门边,一打开门,便看到傅修然穿着睡衣站在门口处。她对傅修然微笑道:“你起得比我早啊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点点头:“我也是刚起不久而已。来,试试我新做的早餐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新早餐?你做了什么?”沈安溪跟在傅修然身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做了烟肉蛋和培根汉堡。”傅修然听到沈安溪的问话,回过头来回答她。

    “修然你很贤惠嘛。”沈安溪这时打趣道。

    傅修然笑了几声:“那是当然。”

    两人到了餐桌前,开始吃起早餐来。沈安溪对傅修然做的烟肉蛋和培根汉堡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咬了一口手中的培根汉堡,竖起了大拇指:“面包片松软,培根香韧,好厨艺。比麦当劳的汉堡要好吃。”沈安溪说到这里,抬眸笑着看向傅修然。

    傅修然此时的目光有点怪,怎么说呢,就是那种像是在看着情人时的温柔目光。沈安溪忽地想起在大理时,梁雨妙跟她说的那句话——他看你的眼神,像是丈夫看着妻子。

    沈安溪的心忽地一跳,然后表面不露声色地问道:“修然,你干嘛用这种目光看着我?”

    傅修然收回目光,微微笑了笑说道:“嗯,我觉得你像一只小猪。什么都觉得好吃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从口中发出一声嗤笑,没有理会他的调侃,而是就着手中的汉堡继续吃了起来。过了一阵,她才想到反驳的语句:“你见过这么漂亮这么干净的猪?”

    傅修然不禁失笑:“是,全世界不就是只有你一个这样的猪么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差点被呛到,也懒得理他,继续大快朵颐着。吃完了手中的汉堡,沈安溪打了一个饱嗝:“我等会要走了,回家去。离开了这么几天,我想枞渊一定很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回去的好。”傅修然听到沈安溪提起沈枞渊,脸色变得有些冷。但是此刻看着窗外海景的沈安溪,并没有注意到他脸色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已经离开很多天了,我不能让枞渊一直这么担心下去。”沈安溪回答傅修然道。

    傅修然没有再回答沈安溪的话,而是埋头吃着手中的烟肉蛋。

    沈安溪见他没有回答,便又说道:“那我回房收拾一下行李,便回去了。我们以后有空再约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并没有回答沈安溪的话,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,连头都没抬。沈安溪见他不回答自己,也懒得理他,就径直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其实沈安溪也没什么好收拾的,她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,便出了房门。到了大厅门口的时候,沈安溪发现了一个问题,她出不去。大门是要按指纹才能出去的。她看了看门口处的装置,心里想,这门口做得也太过森然了吧,居然要按指纹才能出去,又不是拿来囚禁犯人用的,真是搞笑了。

    沈安溪往回走,走到饭厅那儿,对还坐在餐桌边吃着烟肉蛋的傅修然说道:“帮忙开一下门好吗?那大门要指纹才能开启,我开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溪,你先坐下来。我有些事情跟你说。”傅修然这时将手中吃了一半的烟肉蛋放下,又拿起旁边的手帕纸擦了擦手。

    沈安溪不明所以地坐下,然后问道:“怎么了?你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?”此刻沈安溪心里嘀咕的是,为什么刚才她吃早餐的时候,傅修然不说,非要等到现在才说?

    “之前你不是让我去夜场,将周琳琳那个容貌跟你相像的姑娘,救出来吗?”傅修然这时脸色有些冷漠地,对着沈安溪说道。

    “记得啊,怎么了?对哦,你不是派人去救了吗,救出来了没有?”沈安溪忽然想起了这事。之前在大理玩得开心,后来又遇到梁雨妙这帮人,完全忘记了这茬。

    “我派去的人没有救到周琳琳。但是周琳琳被沈枞渊救了。”傅修然对沈安溪说话的时候,表情还是冷冷的,“听我朋友说,现在沈枞渊跟周琳琳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枞渊跟周琳琳在一起了?”沈安溪听到傅修然说出这句话后,有些惊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傅修然点了点头,然后又说道:“所以啊,你就不要再跟枞渊一起了。这个人害得你屡次被绑架还被卖到了夜场。我作为朋友,实在不能容忍这么一个人,在你身边享受着你丈夫的权利,却没履行丈夫的义务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站起来,脸上是不可置信的神色:“我不相信。枞渊不可能跟周琳琳在一起的。你让我先离开这里,我要搞清楚一切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也站了起来:“我不会再让你回到沈枞渊身边了,你最近好好地在这里养身子吧,就不要想太多的事情了。”傅修然说完,便往里屋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不,你让我出去!傅修然!”沈安溪一边跟着傅修然,一边大喊道。

    在前面走着的傅修然,这时倏然回头,表情依然是冷冷的:“我说过了,不会再让你回到沈枞渊身边,你就好好地呆在这里吧。”说完,傅修然就转身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傅修然,你有什么资格干涉我的生活?你说呀!”沈安溪不依不饶地跟着傅修然。

    “就凭我救了你。而且不止这一次,上次你被人绑架,也是我救的,你忘记了?”傅修然这时停下脚步,脸上是一副有点不耐烦的神色,“安溪,好好回房间休息,要不就到客厅处看电视看书发呆都可以,总之就是不能回去沈枞渊身边。我救得了你两次,救不了你第三次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道:“你这一副泼妇的样子,真的很让人心烦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没有再说话,看着傅修然往前走去,直至他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,她才转身往自己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过了两天。这两天沈安溪倒是乖得很,到点就出来饭厅吃饭,吃完饭就回自己房里,从来不出来客厅。吃饭的时候像是不认识傅修然一样,傅修然跟她说话,也当没听见一样。傅修然尝试了几次跟沈安溪说话得不到回应后,便也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这天傅修然从外面回来,刚走进大厅,便看到大厅处的东西乱乱的。他皱了皱眉头,心里想,这是怎么回事?刚在心里疑惑着,却看到一头凌乱头发的沈安溪从里屋走了出来:“啊,你回来了啊?”

    “这里怎么这么乱?”傅修然指着一片狼藉的大厅对沈安溪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这里啊。好像是我刚才情绪不好,所以弄乱的吧。”沈安溪挠了挠一头长发,她长发披散的样子看了让人觉得有些可怕:“现在几点了?我刚才在房里睡了一觉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皱了皱眉,抬起手腕看了看表:“已经下午两点了。你睡午觉了?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沈安溪的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:“好像是的吧。梦到我的两个孩子出了意外。我好像还哭了。”说到这里,沈安溪便摇摇晃晃地往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“安溪,你还好吗?”傅修然看到沈安溪这个样子,有点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好啊。为什么这样问?可能是刚才睡多了,有点迷糊吧。”沈安溪的眼神有点空洞地对傅修然说道。

    傅修然凝视着她,过了一阵才说道:“你这几天很不开心吧?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傅修然的问话,好像是听到了什么搞笑的事情:“你说我可能开心么?我想回家,你却把我锁在这里,你说我能开心么?”

    傅修然听了她的话,脸色变得有点哀伤,他眼眸半垂地说道:“那你先回房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沈安溪点了点头,就转身往里屋走去。刚走了几步,她忽然回头,对着傅修然问道:“对了,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傅修然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回答她道:“你刚才不是问了吗?下午两点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我刚才问过了?我不记得了呢。”沈安溪一边转身,一边喃喃地说道。

    下午六点。

    傅修然在厨房做好了饭菜,便到了沈安溪的房门外,叫她出来吃饭。沈安溪过了一阵,才出来开门。傅修然皱着眉头,看着此刻有些衣衫不整的沈安溪说道:“安溪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说完,便想走出房门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样子出去饭厅吃饭吗?”傅修然眉头紧锁地对沈安溪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浴袍:“我这样不可以吗?我刚洗完澡,所以就穿着浴袍啊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心想,安溪该不会是状态导致行为异常吧?当下他对着沈安溪温和地说道:“去换了衣服再出来饭厅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在餐桌前等了好一会,才看见沈安溪穿着睡衣走出来。关键是她的睡衣领口还歪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傅修然是读心理学的,知道沈安溪这个样子可能是情绪一下子起伏太大所导致的异常。当下傅修然也不说什么,只是端起碗,喝起了白粥。

    坐在他对面的沈安溪这时候也端起面前的碗,喝起了白粥。喝了一阵,她又伸出手去,拿了她面前的一根油条来吃。两人就这样默默无语地吃了一阵早餐,傅修然刚想说些什么,却看到沈安溪此时抽泣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