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七章 又遭绑架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,轻轻地嗯了一声。刚回答完傅修然的话,她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:“救救我……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沈安溪轻轻皱了皱秀气的眉,循声望过去,看到左边的一条走廊处,有一个衣衫褴褛的老爷爷,正趴在地上。刚才呼救的声音,便是他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沈安溪赶紧走上前去,蹲下身子,对着这老爷爷问道:“你还好吗?我要怎样帮你?”沈安溪用怜悯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老爷爷。

    “救救我……”眼前趴在地上的老爷爷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,让沈安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爷爷看起来像是受伤了,要不,我们叫救护车来,将他送到医院吧。”傅修然这时走上前,打量了老爷爷一阵,然后说道。

    傅修然的话音刚落,却忽然觉得脑后一疼,傅修然捂住后脑转身,便看到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男人,拿着棍子正站在自己身后。傅修然这时指着那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男子问道: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    那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男子,又是对着傅修然一棍挥去,傅修然顿时就倒到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旁边的沈安溪此时也被那忽然从地面处窜起来的老爷爷,用一条湿漉漉的手帕捂住了口鼻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只觉得鼻端处萦绕这一股强烈的化学的味道,之后她就眼前一黑,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等到沈安溪醒来的时候,她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张椅子处。她抬头看了看四周,发现四周空荡荡的,几乎什么都没有,看样子像是一个被废弃的厂房。

    沈安溪还发现,自己的嘴巴也被绑住了,根本无法呼救。她挣扎了一阵,尝试将身上绑的绳子弄松脱,然而没有用,绑在她身上的绳子是绑得非常紧的,根本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挣扎了一阵,沈安溪放弃了,便只是静静地坐在椅子处。她环顾四周,发现左前方有个窗户,窗户虽然比较脏,但是还是能看出窗外此刻是白天。

    如果外面还是白天的话,那她是刚被抓来这里没多久,还是已经昏迷过去一天一夜了?傅修然是先她一步昏倒的,那现在他被绑在哪里呢?

    正在思绪纷纭中,沈安溪听到有脚步声由远至近传来。沈安溪绷紧了神经。眼前陈旧的铁门被推开,沈安溪眼前出现了一个满脸横肉的肥胖男子。

    沈安溪紧盯着他。只见那满脸横肉的肥胖男子走到她旁边,打量了她一阵,然后问道:“你饿不饿?”

    沈安溪摇了摇头,算是回答他的问话。

    那肥胖男子这时走到沈安溪的背后,替她解开了绑在嘴巴处的布条:“等会儿我去打包几份饭回来。”他嗓音低沉,低沉里隐隐透着一股子凶狠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抓我过来干什么?我跟你无冤无仇啊……”沈安溪的嘴巴处没了布条的约束,便将心中的疑问都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抓你过来,自然是有用处的。反正你是逃不掉的,不如就省点力气吧。”那个肥胖的男子说完这些话后,便走到了不远处拉了一张椅子到了沈安溪跟前,然后在椅子处坐下。

    “那傅修然呢?你们也把太绑住了吗?”沈安溪这时有点焦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男同伴吗?”那个肥胖的男子听到沈安溪的问话后,便漫不经心地甚至是有点厌烦地回复她道:“你那个同伴在旁边房间绑着呢。不知道他现在醒来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昏迷了多久?”沈安溪这时又问道。

    那个肥胖的男子白了她一眼然后说道:“你真的很多问题啊,早知道我不该那么快将你的布条解下来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了他的话后,垂下眼眸,适时地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那肥胖的男子这时掏出手机,拨通了个电话。沈安溪听到那肥胖的男子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沈安溪和傅修然都在我手上,你不过来救他们的话,我就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不到手机那端的人在说什么,不过她能猜想得到,手机那端的人应该是沈纵渊。过了一阵那肥胖的男子又说道:“你不用问我的地址,我到时候会让手下的人来车过去接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肥胖的男子说完这句话后,又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别想着搞什么花样,你要是有什么不安分的地方,我立刻杀了你老婆。嘿嘿,或者,杀她之前,我也可以好好享受一番先,毕竟她长得如此的如花似玉不是么……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他的笑声,胃里不禁一阵阵的翻涌,恶心如岩浆一般在心中喷涌而出。正在强忍着恶心,沈安溪看到那肥胖的男子将手机递了过来,沈纵渊的声音此时透过扬声器传入耳际:“安溪,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沈纵渊这蕴含着浓浓关切之情的话音,心中一酸,眼睛不觉在此时湿润了起来:“我很好。你要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听出了她声音中的哭意,手机那端的沈纵渊此时安慰沈安溪道:“别怕,我很快就会来救你了。别怕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在沈安溪说完这句话后,那肥胖的男子就将手机拿走,然后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那肥胖的男子将沈安溪的嘴巴用布条绑住,然后就走了出去,那扇斑驳的铁门此时被关上了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斑驳的铁门再次被打开。沈安溪看到那肥胖的男子提着几个盒饭走了进来。进来后,他将盒饭放到一旁的桌子处,然后又走到沈安溪身边,帮她解开了那绑在她嘴巴处的布条。

    “你不把我手上的绳子解开,我等会怎么吃饭?”沈安溪对那想要转身往桌子处走去的肥胖男子说道。那肥胖的男子闻言,又转身过来,帮沈安溪解开了绑在她手上的绳子。

    在那肥胖男子转身走到桌边去拿盒饭的时候,沈安溪设想了很多逃脱办法,然而都被她推翻了。原因是眼前这个男子太过彪悍,而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,实在不能跟他硬碰硬。

    在这人的眼皮底下,她也耍不出什么诡计来,所以当下她只能乖乖地坐在椅子处,接过那肥胖的男子递过来的盒饭后,便默默无语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吃了一阵,沈安溪听到眼前那肥胖的男子说道:“哎,你很乖嘛,也不想办法逃跑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息这时撇了撇嘴:“我知道自己逃跑不了,所以索性放弃了挣扎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挺识相的。之前有个跟你长相差不多的女子被抓过来,三天两头的想逃跑,被我的手下狠狠地教训了。”那肥胖的男子此时边吃着饭,边说道。

    跟她相像的女子?莫非是周琳琳?沈安溪想到这里,便不禁问道:“你们抓的那个女子,是叫周琳琳么?”

    那肥胖的男子抬起他细小的眼眸,盯了沈安溪一阵,然后才说道:“是的没错,她是叫周琳琳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看到他的眼里蕴含着一丝寒意,便再也没有说话,赶紧低下头继续吃饭去了。盒饭的味道其实也还不错,沈安溪也不知道是不是饿了的缘故,觉得盒饭吃在嘴里特别的香。没过多久,沈安溪就将整个盒饭都吃完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那肥胖的男子又将沈安溪的嘴绑上。绑好后,那肥胖的男子说道:“别想着要逃跑,否则我们不会对你客气的。你要是乖乖的呆着,我们不会虐待你。我们并没有虐待人的嗜好。”

    那肥胖的男子说完这些话后,便转身往外走去。他走了几步,忽然听到身后的沈安溪说道:“你能告诉我你的身份吗?”不知为何,沈安溪总觉得这人不会伤害自己,虽然他语气凶狠目露凶光。可能这是她作为女子的直觉吧。

    四周很静,沈安溪的问话此刻响起了回音。

    那肥胖的男子停了停脚步,没有说话,又继续向前走去。走了几步,他忽然回转头来,对沈安溪说道:“我以前是查理布朗诺的助理。”说完这句话后,他便往门外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安溪看着那扇斑驳的铁门被砰的一声关上。她脑里一直萦绕着刚才那个肥胖男子的声音——我以前是查理布朗诺的助理。

    助理?她以前没有见过这个人。在被查理布朗诺囚禁的这段日子里,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他。

    那他现在为什么忽然冒出来了呢?难道说,是因为看到查理布朗诺绑架她做人质后,在沈纵渊那里得到了好处,所以他也想依样画葫芦?

    沈安溪越想越惶恐。而且绳子绑得她极其不舒服,再加上心绪不宁,她此刻是越来越不舒服。

    逃跑是不可能的,刚才那个肥胖的男子已经跟她发出警告了。那么她沈安溪只有静静地在这里等待着沈纵渊来救她了。

    唉,不知道沈纵渊会受到什么威胁?上次查理布朗诺是让他将公司董事长的位置给他,那么这次这个肥胖的男子又会有什么样的要求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