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八章 我能提个请求么
    想来她和沈纵渊也是凄苦,刚刚才重逢,她此刻却又遭遇了绑架。

    沈安溪就是一直这样被关在这间大厂房里。那个肥胖的男子每天会过来两次,每次都会带来盒饭。盒饭的味道还不错,搭配也算荤素均匀。如果沈安溪需要上厕所,她可以用脚踩一踩地上的那个遥控器,遥控器发出刺耳响声,便会有人进来,将她松绑后,带她去厕所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,沈安溪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厂房里面过了多久。她看着窗外的天色从明到暗又从暗到明,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,想计算自己到底这这里呆了多久,可是又没有法子计算。

    这天,那个肥胖的男子例行拿了盒饭过来,和她一起吃。

    沈安溪被解开嘴上的布条和手上的绳子后,对那肥胖的男子说道:“你好,这位先生,我能提个请求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最近和这个自称为查理布朗诺助理的男子一起吃饭时,都是沉默着的,很少开口跟他说话。所以在沈安溪说出这句话后,那男子略略有些惊讶,但他的神情很快就恢复了平静:“什么事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我在这里,天天被绑着手脚又被绑着嘴巴。我再这样下去会疯的。能把我安置到更为舒适的环境中么?”沈安溪仰起脸,带着哀求的神色看着那肥胖的男子。

    那肥胖的男子看了沈安溪几眼,然后说道:“先吃饭吧。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能安置你的空房子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见对方答应了,便有些高兴地说道:“谢谢你,谢谢。”

    那肥胖的男子此刻打开饭盒,将那一次性筷子的包装袋子扯开:“你不会是想搞什么花样吧?”

    沈安溪此时抬起头来:“我真的没有。我从小没住过这种地方,我已经好几天没洗澡了,真的很不习惯。”说到这里,沈安溪的语声里已经带了些哭意。

    那肥胖的男子此时点了点头:“好,那我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吧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这肥胖的男子觉得沈安溪给他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。所以即使是将她抓来当了人质,还是不忍心对她太过分。

    沈安溪和他相对坐着吃了一会儿饭,忽然想起了傅修然。当下沈安溪放下手中的筷子,对那肥胖的男子道:“对了,我的朋友傅修然,他现在还好吗?”

    那肥胖的男子听到这里,对沈安溪说到:“他死不了。先管好你自己吧。”说话的时候,他带着一点嘲讽的意味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那肥胖的男子吃完了饭,拿起手边的饮料喝了一口。他看到面前沈安溪还有一半的饭菜没吃完,便拿出手机,玩起了手机游戏。

    玩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游戏,那肥胖的男子抬起头,目光往沈安溪看去。看到她已经吃完了饭,那肥胖的男子便从椅子处起身,收拾了一下那些盒饭包装,便到了沈安溪旁边,给她绑上绳子。

    在那肥胖男子准备给沈安溪绑上嘴巴处的布条的时候,又听到沈安溪说道:“记得帮我换个地方好吗?”

    那肥胖的男子这时从胸腔内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像是极为不耐烦的样子:“好的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下午。

    沈安溪眼前的那扇斑驳的铁门被打开,眼前出现了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。这女人身穿着一套运动衣,显得休闲而又懒散。这个女人闲庭信步一般的走到沈安溪的跟前,给她解了绳子,接着又给她解了她嘴上的布条,然后对她说道:“起来吧,我们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此时顺从地站了起来,跟着这穿着运动服的女人,走出了旧厂房。走出旧厂房之后,那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,带着她径直到了一辆车上。

    汽车飞速地向前行驶着。沈安溪看着窗外飞掠而过的景色,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。沈安溪在车上大概坐了十几分钟的样子吧,便看到汽车在一栋别墅门前缓缓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下了车,沈安溪跟着那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,到了别墅的二楼。那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,此刻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房说道:“那边就是你住的房间,我们现在过去吧。”沈安溪点了点头,便往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便听到有说话声由远至近传来。沈安溪抬头,看到两个男子像押犯人一样地押着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,往右边走去。那个穿裙子的女人这时向沈安溪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被打得青紫交错而且肿起来的脸,沈安溪看到之后,立刻觉得有一股恶心自胃里涌起。她本想跟旁边那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说,带我去洗手间吧,但是她却没法控制住自己,一张口就将刚才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那穿着运动服的女人这时拍着她的背安慰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刚想回答她的话,却一张口,又是吐出一堆污 秽 物。

    “阿杰,去把医生叫来。安溪她可能是吃错东西了。”那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,此时对着不远处的一个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那个男子本来是站在楼梯口处的,听到那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叫他,便回答道:“好的,我这就去。”说完这句话后,那个叫阿杰的男子,便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洗手间冲洗一下吧。”那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此时对沈安溪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黄昏的余晖照进屋子,半坐在床上的沈安溪此刻脸色很是苍白。坐在她旁边的是刚才阿杰叫过来的医生。医生帮她检查了一下身体,然后微微皱起了眉:“这位小姐是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医生的这句话听在沈安溪耳边无异于平地炸雷。怀孕了?怎么会?

    沈安溪想起之前跟沈纵渊缠绵的那一晚……那晚因为是一时兴起,所以并没有做安全措施。没想到会……

    沈安溪的脸色此刻变得有些凝重。旁边的医生此时又说道:“我给你开一些药,你每天服一些。要注意休息,不要太过劳累。”说到这里,那个老医生便走到了桌子旁,写起药方子来。

    医生写好药方子后,那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便让阿杰去将药方子上的药买回来,等阿杰离开后,那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又向医生道了谢。

    沈安溪暗暗打量着那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,觉得她应该是一个团队里的领袖人物。因为她的举手投足,都散发着一种大气的优雅的领导气质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阿杰买了药方子上的药回来。那个老医生看到他买的药没什么问题之后,才说了告辞。那个穿运动服的女人将老医生送出门口,又回到床边,对沈安溪说道:“你好好休息,我们就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轻声对她道了声谢。那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这时对沈安溪温和地笑道:“不用客气。叫我丽姐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此时点了点头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沈安溪等房里的人都走了后,便陷入了沉思中。这个孩子来得很不是时候,她现在还在被人囚禁的状态中……沈安溪躺了下来,脑里是各种思绪在漂游。

    就这么乱糟糟地想着,沈安溪竟然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她醒过来的时候,窗外已经是艳阳高照。最近很久没有下过雨了,总是艳阳高照的样子。此刻睡在床上的沈安溪觉得有点热,便下床去,到了不远处的桌子处,拿了遥控器。

    沈安溪按了按遥控器,发现遥控器失灵了。应该是没有电了吧?沈安溪心里这样想着,便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门边,沈安溪伸手去扭了扭门把手,却发现门好像是从外面被锁上了。她又试着扭了几下,仍是扭不动。沈安溪开始拍打起门来,边拍打边叫道:“开门啊,有人吗?有人吗?”

    拍打了一阵,沈安溪才听到门外有人回答道:“安溪小姐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空调的遥控器没有电了,能帮我换个电池吗?”沈安溪对着门外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话音刚落,沈安溪便看到门被打开了,站在门口处的,是一个保安打扮的男子。那男子这时向沈安溪伸出手来:“把遥控器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将手中的遥控器递给了他,他砰的一声,就关上了门。沈安溪走回床边坐下,等了一阵,门口处响起了敲门声,沈安溪此时走到门口处,门又被打开了,刚才那个保安打扮的男子,这时将手中的遥控器递给她:“我换了新电池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保安打扮的男子,说话的时候,特别的冷漠,让沈安溪觉得有点胆怯。这时沈安溪接过他手中的遥控器,对他道了声谢。那男子很是冷漠地嗯了一声,又当着沈安溪的脸,砰的一声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沈安溪心里有些不悦,但也不好说什么,就拿着遥控器走回了房里,按下遥控器开关,开了空调。

    沈安溪坐在床边,想了想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,就打开电视看了起来。电视节目很无聊,沈安溪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看些什么。看了一阵,沈安溪觉得很无聊,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