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不打孕妇
    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,窗外的天色已经黑了。沈安溪从床上爬起,可能是睡得太多的缘故,她觉得整个人都有点晕晕乎乎的。因为一天没吃饭了,沈安溪肚子饿得咕咕叫。她走到门口处,拍了拍门:“有人吗?有人在吗?”

    然而奇怪的是,这次无论她怎么拍门,外面都没有人应答她。沈安溪又尝试叫了很多声,门外都是没有人应答。

    沈安溪觉得有点口干舌燥。她没再继续叫下去,而是回到了房里,倒了杯水来喝。可能是太久没有进食了,她觉得自己有点头晕眼花。

    沈安溪在桌边坐了一阵,然后就往窗边走去。来到窗边,沈安溪往窗外看了看,能依稀看到楼下站着的,全是保安打扮的人。不过因为楼层太高,即使沈安溪向他们呼叫,他们也不会听得到。

    沈安溪也不知道为什么没人给她送食物,难道是要饿死她这个孕妇不成?当下她又走回桌边坐下,想了一阵,她决定翻一翻房间,看能不能找到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撑着饿得前胸贴后背的身子,在屋里翻了一阵后,沈安溪便彻底放弃了。这房内没有任何能吃的东西。沈安溪此时无力地坐在椅子处,头脑里一片混沌。

    正在内心里喊着好饿的时候,房门在这时忽然被打开了。沈安溪转头一看,是那个肥胖的男子,正一脸冷漠地走进了房里。

    沈安溪还以为是他给自己带来了食物,连忙从桌子旁站起。然而那肥胖的男子此刻是两手空空,并没有拿着盒饭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沈安溪刚想质问他,为什么不给她食物,却听到那肥胖的男子对她吼道:“沈纵渊到底用了什么法子,在我的眼皮下走掉?”说完,那个肥胖的男子就走到沈安溪面前恶狠狠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沈安溪不明所以地看着眼前这个肥胖的男子,不是很明白他为什么会生这么大的气。可能是在和沈纵渊交手的过程中吃了亏?沈安溪想到这里,便对着那肥胖的男子说道:“出什么事情了?还有啊,我很饿了,能不能拿些吃的给我?”

    那个肥胖的男子此时说道:“你应该庆幸我不打孕妇!”说到这里,他便气冲冲地转身走出了房门。出去的时候,他还将房门重重合上。

    沈安溪有些恼怒地看着那关上的房门,心里想,能不能给了她吃的再走啊,真的是要饿死她么?

    沈安溪跌坐在床边,浑身有气无力的。她在床边坐了一阵,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喃喃地说道:“委屈你了宝宝。”说完,她叹了一口气,然后便躺倒在了床上。既然没有吃的,那就睡觉保存体力吧。

    他们,应该还不至于对一个孕妇做什么吧。

    沈安溪躺在床上,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安溪是被一个人摇晃醒的。她睁开睡意惺忪的双眼,看到沈纵渊正站在自己面前,阳光沐浴中的他虽然胡子拉喳,但是还是有着挡不住的帅气。他略带磁性的嗓音闯入沈安溪的耳里:“安溪,我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见沈安溪还是怔怔地看着自己,便说道:“安溪,你怎么了?还没睡醒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做梦么?”沈安溪伸出手来,摸了摸沈纵渊的脸庞。

    沈纵渊有点不耐烦地将沈安溪的手打掉:“做什么梦,快起来,再不走来不及了。”说到这里,沈纵渊捏了捏沈安溪的脸,“疼么?”

    一阵剧痛从沈安溪的脸庞处传来,让沈安溪不禁痛呼出声:“好啦你不要再捏了,我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了!”

    沈纵渊轻笑出声,牵着沈安溪的手,便出了房间。两人一路走,走到了别墅一楼。到了一楼的时候,沈安溪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:“你们往哪里跑!”

    沈纵渊这时对沈安溪说道:“你先走吧,走出去会看到一辆银色的汽车,傅修然在里面。你上了他的车,跟他一起先离开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刚想对沈纵渊说些什么,却被他打断了:“快走,我拦住他们。”说到这里,沈纵渊扣住嘴,吹了一声口哨。沈安溪看到阿树带着一帮人,从草丛处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纵渊看到身后的那些人快要赶到了,便有些焦急地对沈安溪说道:“你快些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和阿树手下的人气喘吁吁地来到沈纵渊刚才说的,那辆银色的跑车处。驾驶座的人这时摇下了车窗,果然是傅修然。

    “快上车,他们要是追上来就不好了。”傅修然这时对沈安溪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和阿树的手下上了车后,傅修然便将车子开得飞快,迅速离开了原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沈安溪离开后,沈纵渊率着一帮手下,跟对面的人,在别墅门口处就打了起来。渐渐地,沈纵渊这边的人便占了上风。沈纵渊在混乱中对阿树说道:“你先在这里稳住形势,我要到楼上去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阿树有些惊诧地回转头来:“救谁?让手下的弟兄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摇了摇头:“不了,这个还是得我亲自去。”说到这里,沈纵渊便往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阿树只能吩咐弟兄们给沈纵渊断后,不让敌方的人跟着他。

    沈纵渊来到二楼,找到周琳琳所在的那个房间。发现门外是上着锁的。他奋力地向那门踢了一脚,门应声裂开。沈纵渊又踢了一脚,将整扇门都踢开了后,便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“纵渊哥,你来了?快救我出去……”一个带着哭腔的嗓音在房内响起。

    沈纵渊循声看去,便看到在窗边的椅子那里,坐着一个脸部青紫肿胀的女子。要不是因为她的嗓音,沈纵渊还认不出那是周琳琳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吧,没时间了。”沈纵渊说着,往周琳琳的位置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纵渊哥,小心后面!”随着周琳琳的惊呼声响起,沈纵渊倏然回头,可是已经晚了,一个大花瓶砸到了沈纵渊的头上。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自大露台处照进来,将室内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。沈安溪坐在沙发上,正看着露台外的风景在出着神。

    已经几天过去了,还是没有沈纵渊的消息。据阿树说,沈纵渊当时是离开去救周琳琳了。可是后来他们上楼去找人,却见不到沈纵渊的身影。即使是找遍了整栋别墅,都没有沈纵渊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几天沈安溪是茶饭不思。按理说,阿树带着弟兄们将镇守在别墅处的人都击败了,沈纵渊应该在场才对,难道是对方的人偷偷将两人转移了?

    不对啊,根据阿树的描述,当时他们就在别墅一楼处守着的,如果他们带着周琳琳和沈纵渊走的话,肯定是会被看到的。难道他们还会飞天遁地不成?

    沈安溪的心里此刻像一团乱麻一般,乱糟糟的。正在心神不宁着,沈安溪听到手边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。沈安溪拿起手机一看,是张秘书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沈安溪按下接听键:“张秘书,有什么事情吗?”话说出口的时候,沈安溪都有些惊诧自己嗓音的沙哑程度。

    “沈太太,我们公司有紧急会议,想让你出席一下。”手机那端的张秘书此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紧急会议?”沈安溪此时握紧了手机问道。

    “沈总他好几天没来公司,公司需要董事长去决策一些事情,所以我们打算开一个紧急会议,将临时董事长定下来。”手机那端的张秘书有条不紊地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强打起精神来:“好,那我现在就过去,你们等我一阵。”

    会议室里的大长桌,此刻坐满了人。沈安溪打量了一下大长桌处坐的人,嗯,全都是公司的股东和几个身居要职的元老。

    “此次会议的主要目的是将临时董事长选出来,经大家的提议,决定采用匿名选票的方式,来选举临时董事长。”站在大长桌前的张秘书此时对着众人说着,“大家面前准备好了纸和笔,请各位将写好人名的纸条,拿到我这里来。统计选票由几个人共同统计,其中一位,便是沈太太。所以大家不用质疑统计选票的过程中会有猫腻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在心里想,原来让她出席会议,还有这个用意。当下她端坐在椅子处,面带微笑地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觉得沈太太也可以出任临时董事长一职。在候选人名单处,并没有沈太太的姓名。”会议大长桌处的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子,对着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的目光炯炯,打量了这个发言的男子几眼:“我一个女子,况且也不熟悉公司业务,不能很好地帮助公司做出决策。你们还是按照候选人名单上的来选吧。”

    那穿着白衬衣的男子此时点了点头,随即便低下头去,握起笔,看起了候选人名单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,在会议室里的众人都陆陆续续地交完了自己的选票。

    “下面是统计选票环节,大家请稍等片刻。”张秘书这时走到沈安溪旁边,“请沈太太过来和我们一起统计选票,意式公正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