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三十章 沈枞渊归来
    又过了一阵,张秘书向众人宣布:“统计选票的结果出来了,临时董事长的职位由副总裁张辉出任。大家有什么意见吗?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在心里想,副总裁张辉这个人,她也听沈纵渊跟她说过,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,也是沈纵渊在公司里的得力助手。听说他跟沈纵渊还有亲戚关系。

    当下沈安溪摇了摇头:“我没有意见,张辉先生的能力,我是很信任的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,那么公司的临时董事长,便由副总裁张辉出任,散会。”张秘书温和而平静的嗓音在会议室内响起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的人陆陆续续地从座位处起来,走出了会议室。沈安溪此时也想从座位处站起,却见到张秘书走到她面前说道:“沈太太,我能问你个事情吗?”

    沈安溪有些疑惑地看着她:“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这个是从一个朋友的角度去问的。沈先生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?他还好吗?”张秘书说到这里的时候,表情很是担忧。

    沈安溪垂眸想了想,然后笑道:“纵渊他没什么事的,就是这几天累了,想休息。你不要太过担心了。”阿树有跟她说过,不要跟别人透露沈纵渊失踪的情况,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。是以沈安溪才这样回答张秘书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好,既然没什么事情的话,我就先出去工作了。”张秘书这时回答沈安溪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对她点了点头说道:“好的,那你先出去忙吧。最近就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回到家里,沈安溪疲累地瘫倒在沙发上。就这么头脑空白地躺了一阵,沈安溪忽然想起了什么,坐了起来,拿起手机,拨通了阿树的电话。阿树那边很快就接通了电话,他的声音从手机听筒处传来:“沈太太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想问你一下,枞渊的下落找到了没有。”沈安溪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阿树那边迟疑了一下,才说道:“暂时还没有。对不起沈太太,我们会尽力去查探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握着手机,觉得有些失望,但还是很温和地回答阿树道:“没事的,我知道你们已经很努力了。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的沈太太,我会的。你要保重身体,不要操劳过度。”手机那端的阿树这时说道。那天沈安溪又让阿树去叫私人医生到家里来,所以阿树知道沈安溪有宝宝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沈安溪对阿树说道:“没什么事情的话,我就先挂电话了。”等手机那端的阿树回答了她后,沈安溪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沈安溪刚挂了阿树的电话,便看到傅修然的电话打了进来。沈安溪按下接听键:“修然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在家吗?我可以去你家看看你吗?我想亲自去看望你一下。”傅修然这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事,你不用担心。”沈安溪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想去看看你,想当面跟你道个歉。因为当时如果不是我说要去不远处的咖啡馆喝咖啡,你就不会被人绑架了。”手机那端的傅修然这时有些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严格说起来,也不关你的事。”沈安溪握紧了手机,“他们要绑架我的话,无论我出现在哪个地方,他们都会找机会来绑架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吧?听说你有宝宝了,身子没什么大碍吧?”手机那端的傅修然这时有些紧张地对着沈安溪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的,先这样吧。”沈安溪说到这里,就挂了电话。挂了电话后,沈安溪觉得很疲累,便进了卧室,躺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可能是怀孕的缘故吧,她最近总是觉得很困。连饭也懒得做了,总是让佣人来给她做。不知道是因为沈纵渊不在家,还是因为怀了宝宝,还是两者皆有之。

    沈安溪是被门铃声吵醒的。门铃声响得很急,她几乎要被门铃声给吵得精神崩溃。家里的佣人可能是出去了,否则不可能门铃一直这么响着,也没人去开门。

    沈安溪叹了口气,便从床上爬了下来,到了门口处,看了看猫眼。猫眼里露出了傅修然的脸。他的脸上是一种看起来有些焦急又有些担忧的神情,此时的他一只手提着一袋不知什么东西,另一只手在不断地按着门铃。

    沈安溪有些烦躁,便在当下打开对讲机说道:“修然,我是安溪,你不要再按门铃了。我在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啊,对不起,我就是想买点东西来给你。顺便看看你怎么样了。”傅修然的声音透过对讲机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死不了,你回去吧。别再按门铃了。”沈安溪没好气地说道。傅修然这个样子都不知道想干嘛,沈安溪真的是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“那我把买来的东西放到门口,你记得拿。都是一些补身子的东西。”傅修然说到这里,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了门口处。

    沈安溪不想理他,也没再说话,转身就往屋里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好几天时间里,傅修然是天天到沈安溪住所的门口处按门铃,连沈安溪家的保姆都认识他了。然而沈安溪还是说什么也不想见他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。

    沈安溪吃完早饭,坐在客厅的沙发处看着服装杂志。看了一阵,便听到茶几处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。她拿起来手机一看,是傅修然的电话。

    沈安溪莫名觉得火起,拿着手机看了一阵,还是决定接他这个电话。按下接听键,手机听筒里传出了傅修然的嗓音:“安溪,你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沈安溪没好气地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想过去亲自见你一面。就是想过去亲自跟你道歉才安心。”手机话筒处又传来傅修然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对了,你昨天给我买的东西,谢谢你。有心了。”沈安溪这时有点不耐烦地对着手机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“安溪,我知道你是生我气了,但是你让我过去行么?我不亲自跟你道歉心里闹腾得慌。”手机那端的傅修然这时对着沈安溪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生你气。我觉得我们以后还是不要来往得过于密切吧。万一被别人误会就不好了。”沈安溪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语气有些凉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先让我登门道歉了可以吗?”手机那端的傅修然还是在不依不饶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真的。”沈安溪对着手机话筒说出这么一句话后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。

    沈安溪家的保姆刚出了门口,便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子走到了门口处,想要进屋,保姆这时对他说道:“傅修然先生,沈太太出去了,你等会再来吧。”保姆因为昨天看到傅修然穿着相似的衣服过来,误以为眼前这个男子,便是傅修然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傅修然。我是沈纵渊,是安溪的丈夫。”沈安溪家的保姆,此刻听到眼前的男子对自己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沈先生你回家了。沈太太她出去买东西了,估计等一会儿就会回来。”沈安溪家的保姆之前没见过沈纵渊,是以在沈纵渊自我介绍以后,才知道他是这个家的男主人。

    “纵渊,你回家了?”熟悉的嗓音在沈纵渊的耳边响起,沈纵渊转头,看到了正站在楼梯处,手提着几包东西的沈安溪。

    这时沈纵渊旁边的保姆说道:“先生太太你们慢慢聊,我先去超市买东西了,等会见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对着沈安溪笑了笑:“是啊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提着几袋东西走上了楼梯,扑进了沈纵渊的怀里:“你去了哪里?我们都很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先进屋,等会我再跟你说。”沈纵渊揽住了沈安溪的腰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点了点头:“好,那我们进去吧。”她话音刚落,沈纵渊便问道:“你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买了一些给婴儿的玩具,还有奶嘴什么的。”沈安溪将袋子里的东西翻出来给沈纵渊看。

    “婴儿的玩具?”沈纵渊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东西,随即很快就明白了过来:“难道你有宝宝了?”

    沈安溪看着他,认真地点了点头。沈纵渊这时仰头就笑了起来,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,随即又将沈安溪一把抱起来:“太好了,我又要做爸爸了!”

    “快放我下来,进屋再说吧!”被沈纵渊抱起来的沈安溪这时候有些着急地说道:“被人看见多不好!”

    “这里都是我俩住的地方,能有谁看见?保安和佣人吗?”沈纵渊虽然嘴里是这么说,但终究是将沈安溪放下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屋子坐下后,沈纵渊跟沈安溪说了他这些天失踪了的原因。原来那天他在那栋别墅里救周琳琳的时候,被国家的特种兵救了,然后他们就将沈纵渊和周琳琳放进直升机里,开着直升机从别墅的楼顶处飞走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,阿树他们在别墅一楼门口没有看到沈纵渊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他们救了你,你为什么这么久也没跟我们联络呢?”沈安溪有些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受伤昏迷,周琳琳也伤得不轻。后来我俩都苏醒过后,就参加了一个军队里的任务。执行任务期间不能跟外界的人联系,所以我才一直没有联系你们。”沈纵渊这时回答沈安溪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