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三十五章 沈纵渊归来
    沈安溪回答她道:“嗯对,我们先把房里的水扫干净吧。”说着,她便从桌子处下了来,往房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沈安溪和陆阿姨两人将卧房内和客厅内的水都扫了出去,然后又将屋内的东西都摆好。忙活了好一阵,才总算将屋内的东西都整理好。

    “昨晚陆营长说派人来的,结果没有派吧?”女佣人陆阿姨忽然想起了这茬。昨晚她们坐在桌子上,生怕有更多的水涌进来,将他们淹没。她想起昨晚的事情,还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回答她道:“可能他们有事情耽搁了吧。现在我们也没事了,就不用计较这些了吧。”沈安溪提起昨晚的事情,也是觉得气打不过一处来,不过她也不想太过张扬,毕竟别人是营长,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收拾完屋子后,就开始做起了饭来。两人吃完饭后,收拾完碗筷,就去了各自的卧室补眠去了。

    所幸接连下来的几天,都没有向之前那晚的大雨了。沈安溪又联系了后勤部的人来,将屋内破败的东西补好,沈安溪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沈纵渊终于执行任务回来了。沈安溪还特意吩咐了女佣人陆阿姨特意多做了些菜,说是要给沈纵渊补补身子。

    沈纵渊整个人看起来胡子拉渣的,有点憔悴的样子。不过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目光炯炯的,很有精神的样子。

    沈安溪在沈纵渊刚一进门的时候,便扑到了他的怀里,然后仰起头来看着他问道:“你还好吗?最近可有受苦?”

    旁边的女佣人陆阿姨见状,微微笑了笑,没说什么,就往厨房走去了。沈安溪和沈纵渊撒狗粮她是见惯不怪的了。

    沈纵渊眼尖,见到了女佣人的样子。当下他拥紧了沈安溪回答她道:“你这个样子倒是把陆阿姨弄得尴尬得不好意思走掉了。”说话的时候,沈纵渊是带着笑意的。

    沈安溪听了他的话后,也笑了笑道:“陆阿姨肯定也是见惯不怪了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这时将下巴抵在沈安溪的头上,语气柔和地说道:“嗯,我挺好的,你呢?你和肚里的小宝宝可还好?”

    沈安溪将脸贴近沈纵渊的胸膛,听着他清晰有力的心跳声,忽然就觉得有着说不出的安心:“小宝宝很乖,我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听到这里,放开沈安溪不再拥抱着她,在沈安溪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,沈纵渊揽腰将沈安溪抱起,来到了沙发处。

    将沈安溪放到沙发处后,沈纵渊说道:“前几天暴风雨,听说这边有好几家人被水淹了,我们这里有没有事情?”

    沈安溪一想起那晚的事情,就有些恼火。但是她不想在沈纵渊刚一回到家里来的时候,就跟他说这种扫兴的东西。所以当下她只是淡淡地对沈纵渊说道:“我们屋内是被水淹了,不过所幸没什么事情。你呢,你去执行任务的时候,那几天暴风雨可有遇到什么困难?”

    沈纵渊将手臂展开,头仰起地靠在沙发处:“没什么。事实上暴风雨那几天我们执行任务更为顺利了,所以我们能提前回来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刚想说些什么,却听到门铃声响了起来。她从沙发处站起,走到了门口处,一打开门,便看到穿着一袭白裙子的青雅站在门口处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处的青雅看到是沈安溪来开门,神色先是有点不自然,但很快就恢复如常:“纵渊哥回来了吧?我是来看望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,青雅,进来吧。”坐在沙发处的沈纵渊听到了青雅的声音,转头对着青雅说道。

    “嫂子,那我进去了。不用换鞋子吧?”青雅这时对着沈安溪言笑晏晏地问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对她回以礼貌一笑:“不用了。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青雅闻言,便蹦蹦跳跳地走到了沙发处,在沈纵渊的旁边坐下,然后随手将手里的袋子放到了茶几上:“我给纵渊哥你买了点苹果补补身子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听了后,皱了皱眉:“补身子?你是觉得我有多虚?”

    青雅知道他是在跟自己开玩笑,所以就笑了笑道:“苹果本来就是拿来补身子的呀,所以呢,多吃些有好处。听爸爸说,你们这次任务蛮辛苦的,所以啊,我就过来看望一下你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回答她道:“谢谢,有心了。”说着,他从沙发处站起,往茶柜走去,边走边问道:“青雅要喝什么茶,我给你泡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什么都可以哦,只要是沈大哥泡的。”青雅撩了撩头发,对着沈纵渊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见到两人聊得正欢,便说道:“我先去厨房看一看陆阿姨的午饭做得怎么样了,你们先聊吧。”说完,沈安溪便转身往厨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纵渊在茶柜处四下翻找,翻出来一些茉莉花干,便对青雅说道:“泡茉莉花茶给你喝可好?”

    青雅点了点头:“好的。这个我不挑剔的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冲了一壶茶后,拿了茶杯,走到了沙发处坐下,然后给青雅倒起了茶。倒茶的时候,他听到青雅说道:“沈大哥执行任务回来好像阳刚很多啦,执行任务很好玩吧?”青雅这时用一种俏皮的口气询问着沈纵渊。

    “执行任务并不好玩啊。不过呢,你是怎么知道我回来了的,你消息很灵通啊。”沈纵渊说到这里,向左边挪了一下位置,不想跟青雅靠得过近。青雅对他有意思,他不是不知道。只是青雅对他来说还是个小姑娘,他也不想拒绝她拒绝得过于明显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昨天吃饭的时候说起的。于是我就知道你要回来了,便特意过来看看你。”青雅扑闪着眼睛对沈纵渊说道。

    青雅的话音刚落,便听到沈安溪的嗓音传来:“可以吃午饭了。青雅也留在这里吃吧,陆阿姨做了你最爱吃的玉米猪肉馅饺子。”

    青雅这时回转头来,对着沈安溪露齿一笑:“是吗,好啊,我好久没吃饺子了。在家里妈妈都不做饺子的,因为爸爸不爱吃。”

    因为沈纵渊热情邀请陆阿姨过来跟他们一起吃饭,所以陆阿姨便跟着他们三人一起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青雅很多话讲,总是吱吱喳喳的抛出很多话题,吃饭期间大家聊得很融洽。饭菜也很可口,沈纵渊吃了两大碗饭。

    “前几天太可怕了,大半夜的被沈太太拍门吵醒,说是下大暴雨。我起来的时候,房里的水都没过床脚了。后来啊,陆营长派的人一直不来,害得我一直担心,真的是……”陆阿姨边絮絮叨叨地说着,边将饭菜塞到嘴里。

    饭桌处的其余三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。过了大概半分钟后,沈纵渊皱了皱眉道:“这么危险?刚才安溪还告诉我期间没什么事情。为什么陆营长派的人一直没来?说不过去啊,前几晚暴风雨那么大,按理说他应该派人过来保护一下我们家属的。”沈纵渊说到这里,眉头越锁越紧。

    沈安溪见状,赶紧打了圆场:“可能是人手不够,没法调度过来吧。没事,反正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一旁的青雅目光闪动,然后脸上露出了略带歉意的表情:“是这样的,当时张阿姨的家里也近了水,她只有自己在家,所以我就叫了人钱她家帮忙了,我不知道这样会让人手不够……对不起啊嫂子……”

    青雅那天过后,听到父亲说,当时沈安溪有再打电话过来。她知道,沈安溪已经得知是她将人手调走了,所以她当下就不再隐瞒,不如先承认了先。

    沈安溪也不是愚笨的人,当然看出来了青雅对自己的敌意和对沈纵渊的钦慕。当下她脸色温和,风淡云轻地对青雅说道:“没事的,过去了。我们也没受什么伤。吃饭吧,多吃点饺子。”说着,沈安溪夹了一只煎饺给青雅。

    青雅道了声谢,便又吃起饭菜来。

    饭桌上的四人沉默地吃了一阵。也许是气氛过于沉闷了,显得四人之间有些诡异和尴尬。过了一阵沈纵渊率先打破了沉默:“我看了天气预报,这几天天气应该都会晴朗了,趁着我最近有空,我回去把两个宝宝接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这里,心中欣喜:“好啊,我很久没见他们了,挺想念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和沈太太的孩子肯定长得很可爱标致吧?我以前也做过保姆,可以帮你们照看一下孩子的。”旁边的女佣人陆阿姨这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。安溪怀孕了,没那么多精力照顾孩子,有陆阿姨帮忙的话,能减轻安溪不少负担。”沈纵渊说完话后,放下了筷子,“好啦,我吃饱了。你们慢慢吃。我先出去客厅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在一旁默不作声的青雅此时说道:“我也吃饱了。谢谢沈大哥和嫂子的午餐。”说到这里,青雅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和沈大哥玩下五子棋什么的吗?反正我们都没什么事情,你要留在这里玩也可以啊。”沈安溪这时抬起头来,微笑着对青雅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