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四十一章 执行任务
    旁边的阿志此时显然是慌了神:“青雅姑娘,你怎么了,谁欺负你了,告诉我啊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很多人刷地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啊,怎么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欺负我们的青雅姑娘了。我们去给你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受不了女孩子在我面前哭了,告诉我,是谁欺负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青雅用尽力气,才竭力制止了自己的哭意。她从口袋中拿出手帕纸,擦了擦眼泪,调整了一下情绪,才说道:“没事没事,我只不过是想到快要和你们分别了,很舍不得而已。对不起,让你们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阿志这时候问道:“你要和我们分别了?你要去哪里啦?”

    “对呀,你要去哪里?”旁边又有一个人问道。

    青雅这时笑了笑道:“没有啦,我只是暑假快要结束了,所以就只能离开这里回学校了。”她绝口不提刚才教官责怪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青雅还是跟着方队里的人进行了训练。一队人在烈日下完成着各种教官要求的动作,众人挥洒着汗水,却也不叫苦不叫累。

    傍晚,青雅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了家中。家里已经做好了晚饭。青雅刚回到家,便听到母亲对她说道:“换好衣服就可以出来吃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青雅应了一声,刚想往卧室里走,却又停住脚步,转头对母亲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再出来吃饭吧,浑身臭汗黏黏的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嗯好的。那我们先吃了。”母亲回答青雅道。

    青雅点了点头,便径直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洗完澡从沐浴间出来后,青雅便到了饭厅,和父母亲一起吃起饭来。

    青雅吃饭吃了一会儿,便听到父亲说道:“青雅,今天你们教官跟我说,好像你在方队里的表现不是很好?他提议说,让你没有必要过去后勤部和方队那里了。你这样的话,反而会打乱他们的进程和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”

    青雅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。过了一阵,她说道:“方队最近不是有个任务要执行么?让我去执行一次任务吧,训练了那么一段时间,如果我不去执行任务的话,心有不甘。”

    陆营长咀嚼着口中的菜,过了一阵,他将口中的菜吞下后,才回答青雅道:“也好。不过这次的任务是给在毒枭处做卧底的同僚送信,有些危险,你确定要去吗?”

    青雅这时点了点头:“没事的,我想去历练一下。”

    陆营长嗯了一声,又说道:“这次执行任务,我派你跟沈纵渊一队吧。他那队里的精锐比较多,能很好的保护你。”所谓知女莫若父,陆营长又岂有看不出青雅去方队里训练,是为了沈纵渊的道理。

    青雅心里一喜,她想去执行任务,无非就是想要跟沈纵渊一起,让她好有机会接近他,乃至于俘虏他的心。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爸爸。”青雅说这句话的时候,脸上不觉露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这次的任务,危险性还是有的。去之前你跟着他们好好训练,至于方队教官那边,我会去跟他说的。”陆营长语重心长地说道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。

    是夜,沈纵渊和青雅等人在为执行任务而准备着。

    这个队里基本上是平时和沈纵渊玩得好的那帮人。这次的任务由沈纵渊来领队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准备好了么?”沈纵渊此时目光炯炯地对着众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!”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们出发吧。”沈纵渊这时发出了命令。

    一众人到了目的地。目的地是一栋在半山腰的极奢华的别墅,虽在深夜,但此刻仍是灯火通明,有混乱的电子音乐从别墅处飘出。

    沈纵渊抬头看了看别墅,嘴边不觉露出了笑意:“这种情况下,更利于我们的行动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道:“我先去别墅里找到我们的线人。你们在此等待吧。有什么事情的话,我再发出信号让你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沈大哥,我跟你一起进去。”青雅这时走到沈纵渊跟前,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,毕竟里面全是敌方的人。”沈纵渊对青雅有点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来一趟,难道要我在外面等待么?”青雅脸上这时又露出了委屈的表情。

    沈纵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,似是要将心腔内的不耐都压抑下去:“行,那你就跟我一起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沈大哥,我跟你们一起去吧,青雅她需要人保护。”阿志这时从队列中走出来,对着沈纵渊说道。

    沈纵渊脸上没什么表情地回答他道:“没事的,我可以保护她。刚进去不用那么多人,太多人了容易暴露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阿志听到沈纵渊这样说,便只好退回到了队列里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发吧。你要跟紧我。”沈纵渊转头对青雅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偷偷地从别墅后门进到了别墅的内部。到了别墅二层的时候,跟在沈纵渊背后的青雅轻声问道:“我们是要去哪儿跟线人会合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用跟线人会合,只需要将信放到别墅顶楼处就好。”沈纵渊转头,有点不耐烦地对青雅说道。

    青雅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小心翼翼地,自消防通道楼梯走到了第三层。沈纵渊走廊的到了栏杆处,看了看整座别墅的布局。从走廊的栏杆处,能看到每一层楼的外沿。五楼处有人在开派对,那混乱的电子音便是从那里溢出来的。

    沈纵渊观察了一下,回转头来,刚想跟青雅说走吧,却看到了一个身穿燕尾服的男子,正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沈纵渊和青雅在这个时候已经是来不及了,便只好又恢复到之前倚着栏杆的姿势。

    那个穿着燕尾服的男子走了过来,到了沈纵渊身边说道:“这位先生,有什么我能帮你吗?”

    沈纵渊这时对他露出了一个极为轻松自然的微笑:“暂时没有。我们只是出来透一透气而已。”

    那个穿着燕尾服的男子,此时单身负在身后,向着沈纵渊微微鞠躬:“先生,请问该如何称呼你?我们老大说了,在这里出没的每一个人,都必须是记录在册的,否则,他会责备我们。麻烦告知我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思索片刻,便报出来一个他随意想出来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穿着燕尾服的男子,手中不知何时竟多了一把手枪,手枪口正对着沈纵渊的额头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沈纵渊手中的枪,也对准了那穿着燕尾服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思伟?你是思伟对吗?我是青雅,你还记得我吗?你十九岁的时候,我们是邻居。”站在沈纵渊旁边的青雅忽然开口说道。青雅记得当时自己跟这个小哥哥的关系还是蛮好的,此刻的她就盼望着他还记得自己。

    “青雅?是你?”说到这里,思伟放下了手中的枪,“你们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以带我们去顶楼吗?到了顶楼一会儿我们就离开。”青雅用哀求的神色看着思伟。

    思伟沉吟片刻:“你们要去顶楼做什么?”

    青雅这时回答他道:“抱歉我不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思伟犹豫了一阵,然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:“好的,我带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由始至终都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思伟,甚至在他说出了我带你们去这句话后,还是浑身都充满了警惕的意味。

    思伟带着两人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楼顶,就在沈纵渊想要往他跟线人约定的地方走去时,他却发现身后的思伟不见了。

    沈纵渊看了看四周,还是没看到思伟的身影。下一刻,右边墙壁处就忽然像门口一样被推开了,思伟的声音传来过来:“这两人来这里也不知道是要做些什么,曾大哥你先把他们抓起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随即将旁边的青雅一拉:“我们快走。”说完这句话后,沈纵渊手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金色的小圆筒,他将小圆筒往外一抛,有紫色烟花在夜幕中炸开,闪现出灿烂夺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沈纵渊拉住青雅的手臂,就往不远处的电梯跑了过去。然而此时思伟口中的曾哥却掏出来了手枪。枪声响起,随着青雅的一声沈大哥响起,她扑过去,挡在了沈纵渊身前。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青雅此时悠悠醒转。她环顾四周,发现自己躺在家里卧室的床上。她想坐起来,却发现自己头很晕。她放弃了坐起来这个尝试,然后努力回忆着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依稀自己晕倒前,是替沈纵渊挡了一枪,然后她就眼前一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青雅,你醒了?”这时头顶传来了沈纵渊的嗓音,他那那张俊朗英气的脸孔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青雅这时对他笑了笑:“是啊。”话说出口后,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异常虚弱,还带着些微的沙哑。

    沈纵渊在青雅的床边坐下,然后很温和地问道:“有什么不舒服吗?我出去告诉陆营长和陆阿姨,说你醒过来了,让医生来看看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