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四十二章 吃醋
    躺在床上的青雅听了后,嗯了一声算是回答。过了没多久,沈纵渊便带着她的父母亲和医生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医生给青雅检查了身体后,便说道:“她之前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倒昏迷,现在虽然是醒过来了,可是还没有康复过来,需要多吃些补品好好调养。”说到这里,医生问青雅:“你有觉得头晕吗?”

    青雅回答道:“很晕。”

    医生点了点头嗯了一声:“我开些补品给你,你按时服用,过几天就不会头晕了。”

    医生开了药,又叮嘱了几句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。

    这几天沈纵渊每天都带一些水果和汤,或者一些女孩子喜欢的礼物过来探望青雅。青雅渐渐的也能坐起来了,平时沈纵渊来探望她,她就扯着沈纵渊跟她闲聊。

    这天沈纵渊带来了一本书。青雅接过沈纵渊递过来的书,封面写了小王子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说什么的?”青雅翻了翻书问道。

    沈纵渊回答她道:“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?我看你整天躺在床上,怕你闷,便带了本书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头晕,要不,你给我念一段吧。”青雅将手中的书递还给沈纵渊。

    沈纵渊笑着接过来:“感觉我带书过来是坑了自己。”说着,他翻开了书,念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纵渊的声音很好听,发音也很清晰。念了几页,沈纵渊抬头,看着青雅问道:“觉得闷么?”

    青雅摇了摇头,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沈纵渊:“不闷啊。接着念吧,最好念到我睡着。”

    “才傍晚你就睡,小心变成肥猪。”沈纵渊揶揄她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念了,给我出去,绝交。”青雅双手环胸,装作气鼓鼓的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这就念。求你大小姐不要跟我绝交。”沈纵渊笑着说完这些话后,便又继续念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纵渊低沉而悦耳的嗓音在屋内回荡着,青雅看着他好看的嘴唇一张一合,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沈纵渊在念的是什么,她只是很享受沈纵渊陪在她身边的感觉而已。

    青雅想起以前自己跟沈纵渊相处时的快乐。在沈安溪受伤之后,沈纵渊就对她很冷淡了。现在很好,沈纵渊又恢复了像以前那样的温和。

    沈纵渊见青雅怔怔地看着自己,便勾唇一笑道:“怎么了,读得不好听?”

    青雅摇了摇头:“很好听啊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抬起手腕看了看表:“我也要回去了,改天我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青雅其实舍不得沈纵渊离开,不过她不想纠缠得太过分以免沈纵渊厌倦。当下她对沈纵渊笑了笑道:“好的,沈大哥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。

    青雅已经可以下床活动了,医生也说她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。自她能下床活动起,她便天天去找沈纵渊去练功夫。沈纵渊也不好拒绝她,常常在闲暇的时候,教她一些武术动作,还有握枪的手势之类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沈纵渊回到家,便听到女佣人陆阿姨说:“沈先生,饭已经做好了,过来吃吧。”沈纵渊应了一声,便进房里换了衣服后,就出去饭厅吃饭了。

    到了餐桌边,看到沈安溪已经端着碗吃了起来。沈纵渊有点怔,平常沈安溪都是等到他过来再吃的,现在这样是怎么回事呢?不过沈纵渊也没说什么,心想可能沈安溪是饿了吧。当下沈纵渊在餐桌边坐下,然后对沈安溪说道:“今天好像比往常要早了一点吃晚饭呢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沈安溪沉默地吃着饭,像是没有听见他说的话。沈纵渊又说了一句:“今天训练没之前那么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沈安溪还是沉默地吃着,没有回应他的话。沈纵渊这时抬眸,观察了一阵沈安溪的表情,然后才开口问道:“安溪,你生我气了?”

    自从沈安溪怀孕后,她总是对沈纵渊各种生气,他已经习惯了,毕竟她是孕妇,体内的激素导致她有点神经质,沈纵渊他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沈安溪还是当作没听见他的话,继续吃着饭菜。

    沈纵渊这时放下碗筷,对着沈安溪温和地说道:“到底我哪里做错了,你告诉我嘛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此时停下了吃饭的动作。她将筷子放下,看着沈纵渊说道:“我不喜欢你跟青雅那么亲近。最近你每天都去探望她,她现在痊愈了,还每天跑到你的方队处,去让你教她武术。你是不是当我不存在?”

    沈纵渊不禁失笑:“所以你是吃醋了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见他居然在笑,心里更是来气:“这没什么好笑的。这个女人心肠歹毒,连我们孩子都要伤害,你还要跟她做朋友?”

    “她执行任务的时候,是因我而受伤的,现在她说要练习武术动作练习得更标准一些,我没理由不教她,我们之间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沈安溪还没等他说完,就砰的一声在桌边站了起来:“对啊,你魅力真大,人家还因为你而受伤了,那你找她吧,不要回来了!”说完她便转身气冲冲地离开了饭厅。

    沈纵渊被她这一番生气弄得莫名其妙,当下也懒得去哄她,只是端起饭碗,闷闷不乐地吃起饭来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沈纵渊去到沈安溪的卧室门前敲门,可是沈安溪硬是不应答。沈纵渊敲了一阵便就失去了耐心,索性不理会了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。

    正值训练休息,沈纵渊刚想去茶水间打点水喝,却又看到青雅迎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纵渊哥,教我练习可好?”青雅边说边向他笑着走过来。

    沈纵渊想起昨天下午沈安溪的生气情绪,当下他决定拒绝青雅这个请求:“我要先去喝口水,你让阿志他们教你好么?”

    青雅心里有点失落,刚想回复沈纵渊一声好的,她眼角余光却看到沈安溪拿了食盒远远向这边走来。青雅估算着沈安溪的距离,等她走得再近一些了,便假装被绊了一下,顺势跌进沈纵渊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青雅,你没事吧?”沈纵渊扶着青雅的双肩,有些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青雅看到沈安溪在不远处站定,之后便转身离开了。青雅此时嘴边不禁露出了笑意,但很快她的脸色又恢复如常:“我没事,就是忽然觉得有点头晕。沈大哥你去喝水吧,我去找阿志他们练习吧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点了点头,然后又有点不放心地对青雅说道:“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话,记得联系医生。”

    青雅嗯了一声,便往休息室那边走去了。

    傍晚,沈纵渊刚一回到家,便看到沈安溪正躺在沙发处看着书。沈纵渊在门口换了鞋子,便问了一句:“还不吃晚饭么?陆阿姨在做了吧?”

    沈安溪的声音传入耳际:“我让陆阿姨回家了,我没胃口,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皱了皱眉:“怎么不吃了?不吃怎么成?”

    “不想吃,气都气饱了。”沈安溪将书扔到一边,然后从沙发处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又气你了?”沈纵渊的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中午的时候,你在操场处跟青雅搂搂抱抱,我都看见了。”沈安溪这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楼楼抱抱?中午的时候你过去操场了?”沈纵渊说话的时候走到了沈安溪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是啊,被撞破了,心虚么?”沈安溪语带讽刺地说道。

    沈纵渊真是哭笑不得:“青雅那时候头晕,我就扶了她一下而已。你不喜欢我接触她,我就避开她就是了,何必生气呢?气多了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冷冷地哼了一声,没再说话,便转身往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安溪,你听我解释啊。”沈纵渊几步走上前,拉住沈安溪的手臂,有点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解释的,我累了,你放手。”沈安溪没好气地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你先去休息。我叫陆阿姨做晚饭。”沈纵渊这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陆阿姨被我遣回家了,这几天她都不会过来了。”沈安溪将自己的手臂自沈纵渊的手中抽出。

    沈纵渊更是无奈:“陆阿姨有哪里做得不对了么?那行我去做晚饭吧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没有再回答沈纵渊的话,转身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沈纵渊在厨房做好饭后,便去叫沈安溪出来吃饭。无奈他怎么叫,沈安溪就是不开门。沈纵渊只好自己吃了晚饭。

    这几天沈安溪和沈纵渊的冷战一直在持续着。沈纵渊唯恐自己不在家时,沈安溪会有什么不便的地方,便又将陆阿姨请了回来,并叮嘱陆阿姨,无论沈安溪说什么,都不要离开他们家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沈安溪出去外面散步。老是闷在家里,沈安溪觉得挺憋屈的,所以就出来走一走。走了一阵,沈安溪却见到了她最不想见到的人。

    一袭红裙子的青雅,正迎面走了过来。青雅走近了,显然也看到了沈安溪。她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有些冷,但很快就笑意盈盈起来:“嫂子,你出来散步啊,好久没见了,最近还好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看到她就心里膈应,但不回答她又觉得不大符合礼节,当下她便回答道:“一切都好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