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四十三章 赶出军区
    沈安溪回答完青雅的话后,便想要跟她擦身而过。哪料青雅在走到她旁边时,伸出手来猛地推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沈安溪一个没站稳,便往旁边跌了过去,幸好不远处有一棵树,她眼疾手快,扶住了树干,才不至于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这个孕妇的身手不错嘛。”青雅双手环胸地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本来不想理她的,然而青雅简直是欺人太甚。再想想最近她不断地缠着沈纵渊,沈安溪内心的怒火在这一瞬间烧得格外的旺盛。沈安溪在这一刻做了一个决定——她使出之前沈纵渊教给她的功夫,将青雅整个人猛地抛到地上。

    青雅之前受的枪伤还没完全痊愈,此刻被沈安溪扔到了地上,让她感觉自己身上的枪口好像破裂了。

    她正在地上挣扎痛哼着想要爬起来,却听到头顶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青雅,你还好么?”

    她父亲的脸此时映入了眼帘。青雅看了看还站在旁边的沈安溪,便直接眼睛一闭,装作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营长的屋内。

    沈纵渊刚才在训练,却被陆营长紧急召唤了过来。此刻坐在他对面的陆营长脸色有点难看,沈纵渊等了一阵,才听到陆营长说道:“沈先生,你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么?”

    沈纵渊一脸疑惑地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“

    “你的太太将我女儿推倒在地,她本来就受了枪伤,被沈太太推倒在地之后,便直接晕了过去。”陆营长说到这里,露出心疼的表情,“你知道她醒来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?她让我将沈太太赶出军区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一听,刚想说话,却又被陆营长打断:“所以沈先生,还是让沈太太回家吧。我不想做得太难看,如果她不自行离开的话,我就只能派人去将她赶走。我这辈子就只有一个女儿,她自小受我庇护长大,我不容许你的太太这样欺辱她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此时眉心紧锁:“陆营长,我能去看看青雅么?”沈纵渊想去看看青雅,顺便了解一下实际的情况,但没想到陆营长这样回答他:“不用了,她现在已经睡着了。沈先生请回吧,今天就应该给沈太太准备回家的事宜了。”

    陆营长说到这里,顿了顿,脸上露出一种有点凌厉的表情:“沈先生也别想用自己的身份人脉来吓我。我一个营长,要赶走一个太太,还是有这个能力的。即使她强硬要留在这里,也难保以后不会出现什么意外。”说到这里,陆营长抬眸看着沈纵渊,嘴边露出一抹略为残忍的笑意:“毕竟,沈先生也不可能整天待在沈太太身边保护她,对吧?”

    陆营长说完这番话后,也不等沈纵渊回答,便从沙发处站了起来:“事情说完了,沈先生没什么事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的屋内。

    摆在窗边的富贵竹可能是被阳光晒得久了,此刻是恹恹的没什么生气。

    “是青雅先推我的,如果不是我运气好的话,也许我现在会流产吧!”沈安溪听了沈纵渊跟她说的话后,有些气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沈纵渊这时走到沈安溪的身边坐下,伸出双臂,将她圈在自己的怀中:“我知道。是你受委屈了,但是,我不敢让你再留在这里。毕竟你有身孕,我冒不起这个险。不如你就先回家,我一有空就会回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就回去,我也不稀罕留在这里。你跟你的青雅去卿卿我我吧。”说完,沈安溪便挣脱了沈纵渊的怀抱。

    沈纵渊却也不动气,又伸出手去,将她紧紧圈在怀内:“我知道你在生气,你也完全有充分的理由生气。只是我希望你知道,我很抱歉。你跟我结婚这么久了,都是苦难多于欢乐,而我不能时时刻刻在你身边保护你。”说到这里,沈纵渊将下巴搁在沈安溪的颈窝处:“有时候,我在想,也许傅修然说的话,有些是对的。我真的带给了你太多的苦楚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转过头来,看了看沈纵渊的脸。他的下巴胡子拉渣,脸上是一副落寞混合着内疚的表情。其实沈安溪也知道,沈纵渊并不喜欢青雅,一切只不过是青雅搞的鬼而已。只是她明明知道这个,却还是忍不住生气。可能是体内激素的原因吧,总是想找个理由来吵架。

    当下沈安溪对着沈纵渊说道:“谁让我的老公这么优秀呢。既然这样,我就先回家吧,反正我也不想待在这里了。吃不好住不好,要不是你在这里,我是一刻都待不下去。”沈安溪此刻心里在想,纵渊你可以不当特种兵,回家忙公司的事情不可以么?不过她没有说出口,她知道即使是伴侣也不能干涉对方的人生选择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又听到沈纵渊说道:“我会一周回家一次去看你。等会我亲自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她其实很想开口问沈纵渊,他要在这里当特种兵当多久,如果在这里当兵当几年,那她是不是会跟他的距离越来越远?

    不过沈安溪没有将这些话说出来,事实上她已经很累很烦,不想再跟沈纵渊去谈论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当天沈纵渊便将沈安溪送回了家中。

    沈安溪回到家中以后,觉得沈纵渊不在身边的日子,挺空虚挺无聊的。虽然是天天看电影,可是慢慢也觉得烦了。两个宝宝由保姆带着,也不用沈安溪操心。只是她总是觉得生活里好像少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能是少了些动力吧。之前在军区的时候,虽然被青雅搞得心力交瘁烦不胜烦,可是那时候终究是有目标动力,目标就是要将青雅的气焰压过去不能示弱。现在一个人在家,沈纵渊又不在,沈安溪总是觉得屋里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之前她是跟两个宝宝住一起的,可是后来嫌他们俩吵闹,便叫保姆带两个宝宝回外公家住了。

    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,沈安溪因为怀孕,也诸多禁忌,她什么也不能做,便干脆留在家里。但是在家里待久了,总觉得烦闷。

    这天是周末,沈纵渊例行回家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沈纵渊就去做了午饭。他特意从军区带回一些特色菜,想着要做给沈安溪吃。

    饭菜做好后,沈纵渊便叫了沈安溪出来吃饭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餐桌边,相顾无言地吃了一阵,沈纵渊看着沈安溪问道:“怎么了,饭菜不合胃口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沈安溪摇了摇头。她没有说出口的是,沈纵渊从军区带回来的东西她不喜欢。不知道是纯粹的心理上的排斥,还是口味上的不喜欢。总之她就是不喜欢。不过她没有说出来,免得沈纵渊不高兴。

    沈纵渊见沈安溪胃口不大好的样子,便跟沈安溪说起了在军营中的趣事。然而沈安溪根本对军营中的事情不感兴趣,当下她也不想打断他,只是在一边强颜欢笑地附和着他的话。

    沈纵渊说得眉飞色舞,完全体会不到沈安溪的小情绪。

    沈安溪跟沈纵渊聊了一阵之后,觉得身心俱疲,不知道是昨天没睡好,还是别的什么缘故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房休息了,觉得有点不舒服。”说到这里,沈安溪便放下筷子,从椅子处站起,往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“那我陪你回房间吧。”沈纵渊这时也从椅子处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先吃饭吧。”沈安溪脚步没停,回答完沈纵渊的话后,人很快就在沈纵渊的视野中消失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沈纵渊又回到了军营。说实话,他这样来回奔波,挺累的。但是没有办法,他又不能将沈安溪再接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沈纵渊训练到中午,教官便告诉他,青雅让她到她家里一趟。

    沈纵渊心中疑惑,便问教官道:“这个时候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教官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呢。让你去,你就去吧。”他说这话时,脸上还有一种暧昧的笑意。之前青雅来到方队里训练,她对沈纵渊的好意太明显了,导致方队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青雅喜欢沈纵渊。

    沈纵渊对教官脸上那暧昧不明的笑意感到厌倦,当下他别过脸去:“那我去去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回来了,我也理解。”教官揶揄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。真的是。别胡说八道,我是有太太的人。”沈纵渊挥了一拳,用力打在教官的肩膀处。

    沈纵渊有点郁闷地到了青雅的屋内。刚进到屋,便见到屋内的佣人向他走来:“沈先生,青雅小姐有点不舒服,现在在卧室的床上躺着,你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嗯了一声,然后就进了卧室。刚进到卧室,沈纵渊便听到青雅略带欣喜的嗓音:“沈大哥,你来了。”声音中还带了些虚弱。

    沈纵渊嗯了一声,在离床不远的椅子处坐下:“找我来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家里没人,我想喝纯净水,然而佣人不够力气将水桶放到饮水机处,所以就想让你过来帮我一下。”躺在床上的青雅这样回答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