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四十六章 抢劫
    周侦探这时将碗里的最后一口拉面吃完,然后自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文件袋,递给了青雅。

    青雅打开文件袋,翻出里面的照片。里面有几个男人的照片,这几个男人容貌都长得很标正,身材也是极为挺拔。青雅翻到一张戴着眼镜的男子的照片时,耳边响起了周侦探的嗓音:“这个男子叫傅修然,之前跟沈安溪的联系非常紧密。据我所知,沈太太还因为此事而跟沈先生吵过架。傅修然也跟沈太太传过绯闻,之前新闻媒体有报道。”

    青雅一边听着,一边翻着着傅修然的照片。看了一阵,青雅抬起头来,看着周侦探说道:“你能帮我拿到这个男子的联系方式吗?”

    这天中午,傅修然刚吃完午饭,坐在沙发上喝着茶,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。正转换着电视台,傅修然却听到放在茶几处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。

    他懒洋洋地从沙发处起来,走到茶几旁拿起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话筒里传出了一个陌生的女声:“你好,请问你是傅修然先生吗?”

    傅修然见到这个来电号码是陌生的,而这把女声他之前也从未听过,当下便疑惑死地问道:“我是。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陆青雅,是沈纵渊的朋友。”听到沈纵渊这名字时,傅修然瞬间一怔。随即他便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那么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可以出来谈一谈吗?”手机那端的女子此时问道。

    傅修然对于陌生人还是有些戒心,当下他有些冷淡地说道:“有什么事情陆小姐不妨在这里说吧。不用特意约出来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说的这件事情,比较重要,我觉得还是面对面说出来比较好。”手机那端的女子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傅修然沉吟一阵,他现在也没什么好做,况且对方也只是一个女子,也不可能对他做些什么。当下傅修然便答应了青雅的提议。

    到了约定的咖啡馆,傅修然到了青雅所说的桌子前。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不施脂粉的清秀女孩子。看样子年纪不会超过23。

    “你好,陆小姐吗?”傅修然站在青雅面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傅修然先生?”青雅向着傅修然落落大方地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傅修然和青雅礼貌地握了一握手,随即在她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服务生将咖啡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然后问道:“陆小姐约我出来,是为了什么事情?有什么直说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青雅微微笑了笑:“我也不是喜欢拐弯抹角说话的人。我知道你喜欢沈安溪,而我喜欢纵渊大哥,不如我们合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傅修然端着咖啡的手此时顿了顿。接着他的眼眸里燃起了亮光:“怎么合作?说一说你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和沈安溪传过绯闻,沈太太也曾因为你,而跟纵渊大哥冷战吵架。我想,你在沈太太心中的地位肯定是非比寻常的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没有回答青雅的话,他只是沉默地喝着咖啡。这时耳边又响起了青雅的嗓音:“而我也是纵渊大哥的朋友。我觉得我们可以给他们制造一些误会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点了点头:“嗯,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之前不告而别,给沈纵渊留下书信一封。后来沈纵渊找了私家侦探,查了她信用卡的使用信息,知道她去了杭州玩耍,便派了阿树,去将她接回来。

    沈安溪本来想在杭州玩多几天的,但是后来阿树找了过来,时时陪在她身边,害得她游玩都不舒服,便索性回了家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沈纵渊很是开心,沈安溪之后得知他在军区做了营长。沈纵渊本来想让沈安溪去军区陪他的,可是沈安溪说她不喜欢到军区里去,还是留在家里比较舒服,所以沈纵渊就没强求沈安溪,他还是像之前一样,每周回家一两次。

    这天,沈安溪正在家里,却接到了傅修然的电话。沈安溪想起之前跟傅修然发生过的不快,跟他说话的口气不自觉的变得有些冷:“傅先生,找我有事情吗?”

    傅修然的嗓音自手机话筒传来:“安溪,难道我们连朋友都不是了么?傅先生傅先生的,叫得多见外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想了想,之后就有点不耐烦地回答傅修然道:“有什么事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上陶艺课,一起么?之前那个在陶艺课上认识的女孩子让我去跟她一起上陶艺课,但我不想去,不如你和我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觉得他有些奇怪:“她让你去的话,你去就是了,何必叫上我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妹子好像对我有意思,所以我想叫上和我一起去。”手机那端的傅修然又说道:“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上陶艺课的,最近你都不怎么去了吧?我知道你只是将我当成朋友,那朋友见个面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沈安溪其实不是那种将事情做得太绝的人,听到傅修然这样说了,便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好的,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说道:“就今天下午吧,好吗?”

    沈安溪想了想,反正自己在家也没什么事情,便回答傅修然道:“那好,今天下午我们在我家楼下见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回答她道:“好的,那我们不见不散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挂了电话后,便拨通了青雅的电话。电话刚接通,傅修然便听到手机话筒处传来青雅的嗓音:“事情都办妥了?沈安溪同意跟你去陶艺课了吗?”

    傅修然嗯了一声,然后说道:“你那边联系好人了吗?我们在回来的路上他们要对我们实施抢劫。”

    “嗯,人我都联系好了,放心吧,不会出什么差错的。”手机那端的青雅听起来像是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傅修然听了她的话后,有些不放心地说道:“你要确保万无一失。毕竟安溪怀着孩子,我不想到时候弄假成真,让她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你放心吧。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忍心你心上人受伤,我都吩咐好他们了。”手机那端的青雅语气很笃定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就开始实施计划吧。”傅修然这时回答她道。

    跟青雅通完电话后,傅修然抬起手腕看了看表,估算了一下时间,便离开了住所,往沈安溪家中出发。

    沈安溪和傅修然两人来到了上陶艺课的地方。然而沈安溪并没有看到傅修然所说的那个姑娘来到这里。沈安溪环顾了一下四周,问道:“你说的那个邀请你过来的姑娘呢?”

    傅修然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:“她没有来,说是临时有事情,就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也没有多想,点了点头后,就对转头对傅修然说道:“那我们现在就过去上课吧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和沈安溪两人有说有笑,上完了陶艺课,之后两人便拿着自己做的作品,走在了回沈安溪家的路上。

    因为上陶艺课的地方离沈安溪的家并不远,所以两人就不坐计程车,走路回家。

    走了一阵,沈安溪嫌无聊,便拿出了袋子里刚才傅修然做的那个陶灯罩看了起来。看了一阵,她转头对傅修然说道:“你这个灯罩做得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旁边忽然窜出一个人,伸手夺过了她手中的手袋,然后那人又风驰电挚般地往前跑了。

    沈安溪还来不及反应,便看到傅修然往前冲了上去,边追边喊道:“捉抢劫犯啦,捉抢劫犯!”

    沈安溪因为自己有孕在身,也不敢太过全速奔跑,只能快步地走在傅修然的身后,又生怕自己跟丢了两人,只能紧紧地看着他们的身影。幸好这条路是笔直的,并没有太多的路口和拐弯,沈安溪即使不奔跑,也能跟紧在傅修然的后面。

    跟着傅修然走了一阵,沈安溪忽然看到傅修然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倒下了。刚才抢她手袋的那人,还想去抢傅修然手中的手袋,可是这时旁边已经有行人走了过来。那人见状不妙,便迅速地逃跑了。

    沈安溪满脸担忧地在傅修然身边蹲下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的手肘好像脱臼了……”傅修然说话的声音很虚弱,面色还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“那我和你去旁边的诊所看一看吧。”沈安溪担忧中眼角余光看到了,不远处有一个诊所。

    其实傅修然和青雅之前将一切都安排好了,他在这个地方摔倒,也是早已计划好了的。到时候沈安溪将他送到旁边的诊所,诊所中也有他和青雅安排好的医生,一切水到渠成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“好。不用扶了,我自己应该能走。”傅修然这时装作非常勉力的样子,从地上站起来,然后将手中的手袋递还给了沈安溪。

    沈安溪接过手袋:“其实下次不用那么拼命的,我手袋里其实没有什么。抢了就让他抢了吧。这次不过是摔到手,下次要是他拿刀子捅你,可怎么办呢。”她说话的时候,眼睛有点湿润,好像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傅修然心中一暖,看来沈安溪还是关心他的,当下他说道:“我看不惯别人抢东西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