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四十九章 鸿门宴
    沈安溪这时急忙解释道:“你听我说,我们之间,真的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脸色还是很阴沉:“我知道你对他没什么,我也知道,你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。毕竟,你还怀着我的宝宝。”说着,沈纵渊将手放到了沈安溪的腹部处。他的内心在看到沈安溪的腹部时,有一种异样的温柔。

    那是将要为人父的喜悦 。虽然他之前经历过一次为人父的喜悦,然而,这个宝宝到来时,他内心的震撼和喜悦丝毫没有减弱。

    “只是,傅修然这个人,总是时不时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,我觉得很不舒服。不如我们找个时间,将两人同时宴请过来,跟他们说清楚可好?”沈纵渊这时抱紧了沈安溪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依偎在沈纵渊的怀里:“好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。我没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将下巴放到沈安溪的头顶处摩挲了一阵,然后说道:“我想,傅修然之前说的肋骨断裂,也是假的吧。到时候宴请他过来观察一下,就知道真假了。”顿了顿,沈纵渊又说道:“不如就明天吧。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沈安溪将手放在沈纵渊的手臂上:“你做主吧,我没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于是,沈安溪在早上十点的时候,就打了电话给傅修然。

    “安溪,怎么了?”手机那端的傅修然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开心。

    “中午有空过来吃个饭么?就当是我答谢你上次帮我抢回手袋。”沈安溪握紧手机,对着手机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手机那端的傅修然爽快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定了,我让佣人烧你的饭菜咯。你喜欢吃什么呢?”沈安溪问道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我就吃什么,你做主吧。”手机那端的傅修然的声音听起来很雀跃,全然不知道,自己要去的,是一个鸿门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安溪回答他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沈纵渊也在卧室里,打电话约青雅过来。

    “纵渊大哥怎么无缘无故要请我吃饭呢?”手机那端的青雅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久就要出国留学了,我想让你过来聚一聚。刚好今天我家佣人也买了很多的菜,你想吃什么?我再叫佣人去买。”沈纵渊说话的时候,尽量让自己的嗓音放柔和。

    “吃什么都行啦。我不挑食的。”手机那端的青雅这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现在让佣人开始做饭菜咯。我会将珍藏的红酒拿出来,当是在你出国前的践行吧。”沈纵渊这时对青雅说道。

    青雅握着手机,听着沈纵渊的话,心里想,如果你说舍不得我的话,我留下来也可以的。不过她哪里有胆量将这些话说出口,当下她只是很开心却又带了点惆怅地说道:“那我先化个妆,一会儿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到了午饭时间,一袭白裙子的青雅出现在了沈纵渊的家里。她进到客厅,看到坐在沙发处的傅修然,感觉有些怔。

    这时站在青雅旁边的沈纵渊观察了一下青雅的表情,又观察了一下傅修然的表情,然后问道:“你们认识么?”

    青雅随即回过神来,连忙否认道:“不不不,我们不认识。我们第一次见面而已。不过,他长得很像我一个大学学长。”青雅生怕自己的表情泄露出什么,便找了个理由解释。

    这时傅修然从沙发处站起走过来,跟青雅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沈纵渊看了看青雅此时眼中那一掠而过的慌乱,若有所思。不过表面上他的神色如常:“来饭厅吧,可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四人在餐桌旁坐下。沈纵渊这时拿起沈安溪面前的碗,盛了一碗汤给她。“你有宝宝了,要多喝些有营养的汤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接过,然后说道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这时将手伸到傅修然面前:“把碗给我,我帮你盛汤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盛就行。”傅修然说着,便想要站起身来,拿过勺子来盛汤。

    “汤在这边,你要走过来盛么?还是我帮你们盛吧。”沈纵渊说着,伸手将傅修然手里的碗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傅修然的脸色有些别扭,却还是对着沈纵渊说了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沈纵渊也是脸色阴沉地回了一句: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帮傅修然盛完汤后,沈纵渊对青雅说道:“来青雅,我帮你盛汤。”

    青雅却摇了摇头:“我不喝啦。你们喝吧,让嫂子多喝点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见她这样说,也就不勉强她,便坐了下来,端起饭碗:“不用客气,大家开始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四人沉默地吃着饭菜。一时间空气像是凝固了,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沈纵渊的声音打破了沉默:“安溪,吃鸡腿吧。”说着,沈纵渊将一条鸡腿夹到了沈安溪的碗里。

    傅修然抬头看了沈纵渊一眼,没说什么,又低下头去继续吃了起来。刚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,却听到沈纵渊说道:“修然,你的伤好了么?”

    “好得差不多了。”傅修然这时回答道。

    沈纵渊凝视了傅修然一阵,他的目光令傅修然浑身都不舒服,正在傅修然想要另起一个话筒题缓和尴尬气氛之时,却听到沈纵渊说道:“不过我看你不像是受了伤的样子嘛。你是用的苦肉计,来接近安溪吧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听了沈纵渊的话后,太阳穴上青筋有点冒起。他竭力按压着内心的怒火,等情绪稍微平缓之后,才说道:“纵渊你这样说太过分了吧?我怎么说也是客人,不想跟你这个男主人起冲突,但是希望你说话放尊重一点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啪的一声将筷子放到桌面上:“现在是谁不尊重谁?”沈纵渊还想再说下去的时候,却看见沈安溪的手伸了过来,握住了他的手:“纵渊,你不能吃了饭再说么?吃饭期间起争执不好吧?”

    沈安溪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带着一种嗔怪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安溪,你的嘴角上有饭粒。”说着,沈纵渊伸出手去,在沈安溪的嘴角处拿下一粒米,然后就放进了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 旁边的青雅见状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这高调的秀恩爱,是故意做给她看的么?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弄清楚,沈安溪是我的太太,你时不时千方百计地想办法接近她,是怎么回事?”沈纵渊的嗓音此时在饭厅里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朋友。你总不能限制你太太的交友自由吧?”傅修然这时动作优雅地将手中筷子放到了桌上,然后用中指推了推鼻梁处的眼镜。

    “我从未限制过她的交际自由。但是你试图离间我们夫妻的感情,这是一个正常朋友应该做的事情吗?”沈纵渊说到这里,越来越恼火。

    “我离间你们夫妻的感情?是你沈先生太多疑了吧?你就那么不自信吗?我和安溪之间的友谊,你也要猜疑吗?你是不是很怕安溪有一日会离你而去?”傅修然平静的嗓音和沈纵渊带着怒意的嗓音形成强烈的对比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,你心里清楚,何必在我面前狡辩?”沈纵渊说到这里的时候,眼里像是要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“纵渊哥,有事好好说,没必要那么动怒。”青雅看到这种情况,有些不知所措。饭菜她当然是再也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,青雅你不要管。”沈纵渊淡淡地回答着青雅的话,目光在青雅身上一掠而过,之后又转回到了傅修然的身上,然后他的嘴边露出了略带嘲讽的笑意:“你真的是手肘脱臼肋骨断裂么?敢不敢和我一起去医院检查一下?”沈纵渊对着此刻坐着的傅修然居高临下地说道。

    与青雅的手足无措相反,沈安溪此时在一旁是悠然自得地吃着饭菜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证明什么。”傅修然这时从椅子处站了起来,“一切不过是你的枉自猜测而已。安溪是一个独立的有着自己思想的人,不是你的附属品,也不是你的个人财产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正要对他说什么,却听到沈安溪说道:“修然,我觉得我有必要说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吧。”傅修然这时转头对着沈安溪回答道。和沈安溪说话的时候,他的语气转变为柔和。

    “你的行为其实已经对我造成了困扰。我知道,你对我并不仅仅是朋友之情。在我的心里,任何朋友都比不过纵渊,因为他是我的丈夫,也是我孩子们的父亲。”沈安溪说到这里,也站了起来,“你们不懂婚姻的意义吧?也对,你们都还是未婚人士。婚姻就是将两个相爱的个体合二为一,任何人对婚姻里的这两个人来说,都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将脸孔对住了青雅,“破坏别人家庭的人,是极其不道德的。我和纵渊其实都忍了你们很久,迫于朋友情面,不想做得太难看,所以一直以礼相待。没想到你们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你们不要再打扰我们的生活了,这顿饭,就当是我们对我们之间友谊的敬意。吃完这顿饭后,我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吧。”沈纵渊想起青雅在自己衬衣处留下口红印的事情,内心不禁又是一阵恼怒恶心。但是他想到青雅是个女孩子,也不好太过直接伤她的面子。所以沈纵渊就没有将这事直接说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