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五十四章 对青雅的喜欢
    傅修然一路跟着青雅,到了马路边上。傅修然见青雅越走越快,便不自觉地伸出手去拉住她:“你听我解释好吗?”

    青雅猛地转身:“放手。别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的行吗?我昨天说的话你听不懂吗?我们已经绝交了,没有关系了,你这样拉扯着我,是要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听我解释好吗?我那晚真的没有对你做过什么……”傅修然见青雅一脸决绝,不自觉地紧张起来。连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紧张。他也无暇去细究原因。

    “放手,再不放手,我叫人了。”青雅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。

    傅修然见状,便只好无奈地放开了手。他刚一放开手,青雅便迫不及待地转身快步离开了。好像他傅修然是要避之不及的瘟疫一样。

    傅修然皱着眉头,看着青雅的背影。他知道青雅平时会来这咖啡馆喝咖啡,所以今天才特地过来找她,希望跟她解释清楚。没想到青雅还是执意不肯听他的解释。

    傅修然一直看着青雅的背影,直到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,他才深吸一口气,举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傅修然用尽了方法,想让青雅跟自己谈话。无奈青雅不理会他就是不理会他,将冷漠决绝贯彻到底。

    傅修然试过去青雅家找她,青雅的父母亲倒是非常欢迎他,但是青雅却推说身体不舒服和要静心,硬是不出来见他。傅修然也试过打电话,无奈打过一次后,就被青雅拉黑了。也试过在青雅家里附近的路上拦截她,青雅却说如果傅修然再这样纠缠下去,她就要报警。

    傅修然真的是没撤了。被人就这样认作了流氓登徒子,傅修然感觉自己很是憋屈。

    这天傅修然吃完饭,便坐在电脑前,玩起了游戏。玩了一阵后,他觉得有些闷,便起身去茶柜处,找些茶叶出来泡茶喝。

    泡了壶茶,拿了个杯子倒了杯茶,傅修然就拿着杯子回到了电脑前。刚在电脑前坐下,却看到刚才和他在交谈的那个网友这时给他发过来条信息——我想你十有**是喜欢上她了。否则你那么执着于解释什么?普通朋友误会了也就误会了,你解释也解释过了,她不相信的话,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傅修然读完了这条信息后,不禁有些发怔。是么,他喜欢上青雅了么?

    傅修然回想了一下自己跟青雅的相处过程,好像,这个网友说得挺对。

    跟他对安溪的迷恋不同的是,他对青雅更多的是一种怜惜和同情。喜爱,当然也是有的,不过,好像是怜惜的比重更大一些。毕竟,他没见过哪个女孩子会那么执着地去追求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傅修然陷入在了回忆里一阵,确定了自己的感情之后,就在电脑键盘处打了一句——你真是神机妙算,我好像真的是喜欢她了。

    傅修然又跟这个网友聊了几句以后,就拨了个电话给沈安溪。

    沈安溪那边过了一阵才接通,熟悉的清澈嗓音从手机话筒传来:“修然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现在有空吗?我想约你出来谈一谈。”傅修然说话的时候,抬起手腕,看了看表。这时是下午三点,按照傅修然的了解,安溪这段时间是没有重要事情可做的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要聊什么?去哪里?”手机话筒里传来沈安溪平和的嗓音。

    她的嗓音没有之前的冷漠和疏离了,不过现在傅修然也不是很在意了,毕竟现在在他心里最重要的人,已经不是沈安溪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去新开的那家凤爪店吧,我最近有点想吃凤爪了。”傅修然这时提议道。他平时肯定是会询问沈安溪的意思,也会顾及她的想法去选择店铺,但是奇怪,现在他完全不想去太顾及沈安溪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说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。”手机那端的沈安溪倒是不计较这些。

    傅修然跟沈安溪通完电话后,便开了车到沈安溪住所处,将她接去了他之前说的那家凤爪店里。

    “你要和我谈什么?”沈安溪看着服务生将大盘的泡椒凤爪端上来,便疑惑地开口问对面坐着的傅修然。

    “先吃了凤爪再说,不急。”傅修然见到凤爪被送上来了,便拿起筷子,夹了个凤爪,放到自己的碗里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无言地吃了一阵,傅修然才放下筷子说道:“我是想跟你说一下青雅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两人自见面起,就绝口没提之前傅修然和沈纵渊在饭桌上吵架的事情。像是心照不宣的默契,彼此都想将友谊重拾回来。

    沈安溪有些好奇:“青雅的什么事情呢?”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垂眸,停了一停才说道:“青雅最近跟我有一些误会。她不听我解释,所以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忙?”沈安溪听他这样说就更疑惑了。毕竟她和青雅是情敌,傅修然说的话青雅她都不听,她沈安溪这个情敌说的话,青雅她就更不会听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让你叫沈纵渊去劝一劝她。毕竟她那么喜欢沈先生,他说的话,她应该会听。”傅修然说着,又夹起了一个凤爪放到嘴里。

    “你和青雅之间,是什么误会呢?”沈安溪对眼前的凤爪不是特别的感兴趣,所以吃了几个没有吃了。当下她只是端起了杯子喝水。

    傅修然将之前青雅喝醉酒的事情,告诉了沈安溪。沈安溪听了,不觉莞然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啊。快帮忙想办法啦,她一直误会我占了她便宜。”傅修然这时盯着沈安溪,责怪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才忍住笑。喝了一口茶之后,她便说道:“我会让纵渊帮你忙的,放心吧。”顿了顿,沈安溪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抬头对傅修然说道:“你是喜欢青雅了吧?要不何必大费周章,让我去叫沈纵渊来帮你这个忙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人人都能看出来我喜欢她。”傅修然有点像是吐槽语气。

    沈安溪不觉又笑出声来。她转过头,面对着窗外:“既然你喜欢她,我倒是可以暗中帮助你们,帮你们穿针引线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你帮我穿针引线要是成功了,到时候就可以一次将我们两个麻烦都解决掉。一石二鸟,何乐而不为呢。”

    跟傅修然聚完后,沈安溪便径直回了家。沈安溪一进厅门,就看到沈纵渊躺在沙发处,拿着个手机在那里玩游戏。

    沈纵渊最近军营没那么多事情了,所以他留在家里的时间,也多了很多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走到鞋架面前去换鞋: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傅修然跟你说了些什么。”沈纵渊的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屏幕没有移开过。手机处的画面不断变换着,沈纵渊的长指也不断地在手机屏幕处按着。

    “他想请你帮一个忙。”沈安溪这时换好了鞋子,往沈纵渊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忙?”沈纵渊的嗓音中透着讶异。

    “他说,他和青雅之间有误会,想让你去跟青雅说一说,让他跟青雅解释清楚。”说到这里,沈安溪便将刚才傅修然跟她说的,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沈纵渊。

    “那行,这个忙我肯定帮他。我希望他早点跟青雅成为一对,这样我们就没有那么烦了。”沈纵渊这时将手放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。

    最近青雅都起得比较早。一则她想起来还要好好学习雅思,二则她有心事,本来也睡不好。

    正吃完早餐,青雅走到书房里,正想摊开书本看一看,却看到桌上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。

    青雅拿起手机一看,原来是沈纵渊打来的电话。看到手机屏幕处显现的这个名字,青雅的心划过惆怅悲伤的情绪。

    之前跟她说话那么绝,现在打电话过来,是想要跟她说些什么呢?

    青雅心里的悲伤在发酵,可是她还是在深呼吸了几口气以后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”喂,沈大哥?”青雅尽量想让自己的是嗓音听起来是平静的。然而她那颤抖的尾音,还是泄露了她此刻内心的波澜。

    ”青雅。最近还好吗?”熟悉的嗓音从手机话筒处传来,青雅听在耳里,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竭力控制住自己的哭意,又深呼吸了几口:“我还好。你呢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就跟之前差不多。雅思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沈纵渊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过来,显得低沉而又磁性。

    “嗯,还好。”听到沈纵渊的关心,青雅不知道为什么,很想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“现在有时间吗?我想约你见个面。”手机那端的沈纵渊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沈大哥是有什么事情么?”青雅握着手机,迟疑着问道。她还是无法忘记当初沈纵渊跟她说那些话时那冷冷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。如果你不方便的话,那我们就下次再约。只是我觉得自己上次说的话太过分了,所以想约你见面赔个不是。”手机那端的沈纵渊声音很轻柔。印象中,青雅从来没有听过他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