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五十五章 有预谋的见面
    “好,要在哪里见面呢?”青雅这时对着手机话筒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在你们家附近的咖啡馆见面吧。”沈纵渊的嗓音继续从手机话筒处传来。

    青雅想了想,那也方便,这样她也就不用跑去别的地方了。况且现在她也没什么心情到处跑。

    跟沈纵渊通完电话后,青雅便简单地画了个妆,之后就出了门口。

    到了约定的咖啡馆,青雅看到沈纵渊早就等在了那里。而他旁边,还坐着一个令她看起来很恼火的人。傅修然。

    青雅迟疑了一阵,却还是走了上去。她实在是不想错过和沈纵渊见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沈纵渊对面坐下后,青雅便像是看不到傅修然一样,她看着沈纵渊问道:“纵渊哥很早就来了吗?”

    沈纵渊看着她浅笑道:“刚来不久啦,我点了杯咖啡给你,你看看合不合口味,不合口味的话,你再重新点。”

    “纵渊大哥给我点的,当然合口味。”青雅看着沈纵渊笑道。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旁边的傅修然这时对她说道:“青雅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青雅不想在沈纵渊面前对他太过冷淡或者太凶,当下她便勉强扯出了笑意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那天的事情,真的是个误会。”傅修然这时看着青雅,一脸诚恳地说道。

    沈纵渊本来就是特意约青雅出来,让傅修然跟她谈的。

    青雅的脸色这时是难以控制的有点不好看起来:“你是怎么会到这里来的?明明是纵渊大哥约我。”

    “啊是这样的。我刚好经过这里,看到沈大哥在,就进来跟他打了声招呼,正想离开的时候,你就到了。”傅修然向她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等我和纵渊大哥谈完事情,你再来好吗?”青雅没好气地跟他说道。说完这句话后,她端起眼前的咖啡杯,喝了一口咖啡。

    傅修然又怎么会错过这个和她谈话的好机会,当下他决定死缠烂打:“听我解释完吧,好吗?”

    青雅却没有理睬他,目光转移到对面的沈纵渊身上:“沈大哥,要不我们出去逛吧?”

    “修然他说要跟你解释误会,你不听么?”沈纵渊这时微挑了挑眉,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听的。”青雅垂下眼帘,说完话后就只是一味喝着手中的咖啡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你们先谈?我先回去,让你们单独谈谈。”沈纵渊这时用询问的口气,对着青雅说道。

    “沈大哥如果回去了的话,那我也回去了。”青雅听到沈纵渊这样说,不觉有一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那算了,你们谈吧,我先走了。”说了这句话后,傅修然从椅子处站起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去我家聚一聚好吗?上次我们聚餐,闹得有些不快,这次就当是我赔礼道歉吧,好吗?”沈纵渊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放温和,他要想办法留住青雅,才能给青雅和傅修然两人制造机会。

    傅修然当然明白他的用意,当下便点点头答应了。之后傅修然便抬眸看住对面的青雅,生怕她会出言拒绝沈纵渊的请求。因为上次在沈纵渊家聚餐,沈纵渊出言伤她,导致她心情一直不佳。现在沈纵渊又提议去他家,青雅极有可能拒绝。

    只见青雅迟疑了一阵,随即便点了点头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听到她这么说,心里松了一口气。他转过头,用感激的目光看着沈纵渊。

    沈纵渊见他看着自己,笑了笑道:“走吧。要不我们去超市买些菜?好久没吃烧烤了,我们买材料去做烧烤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也想吃烧烤。”青雅这时拍了拍手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我们就出发去超市买东西吧。”傅修然这时说着,便转身往咖啡馆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沈纵渊招来服务生,结完账单之后,便和青雅一起,并肩出了咖啡馆。

    三人前后不一地走路去了附近的超市。青雅说她要吃牛扒,沈纵渊和傅修然便陪她去了卖牛扒的货架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牛扒看起来好薄,应该不好吃吧。”青雅看着货架上的一块深红色的牛扒说道。

    “牛扒应该不是看肉薄或者肉厚来判断质量的吧。”旁边的沈纵渊这时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喜欢吃肉厚的呢。”青雅这时嘟起嘴,有点像是撒娇地对沈纵渊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买肉厚的吧。”沈纵渊语气温和地说完后,便拿了货架上几块看起来肉很厚的牛扒。

    “我挑了一只很大的龙虾。看,是不是卖相很好?”傅修然边提着龙虾从左边走来,边跟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沈纵渊此时皱了皱眉:“龙虾是很好,但是安溪吃海鲜过敏。我们还是吃些别的吧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回答他道:“我们吃就好了。既然她过敏,就不要吃了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的眉头这时皱得更深了:“难道我们在一边大啖龙虾,她在旁边眼巴巴看着我们吃吗?这样子对我太太不好吧?”

    青雅这时略为惊讶。傅修然他不是一直很喜欢沈安溪的么?怎么现在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?

    不过她也没功夫去想傅修然究竟心里在想一些什么,当下她拿了牛扒,便推着推车,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三人在超市里买足了烧烤用的材料,沈纵渊才开车载着青雅和傅修然两人回了家。

    到了家,沈纵渊几人就将东西都搬去了顶楼,摆弄起烧烤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又烤焦了。”青雅略带哭腔的嗓音响起。

    沈纵渊转头看了看,不由得失笑,她手中的韭菜被烤得焦黑,明显是不能再吃了。

    “我烤的这个刚刚好,给你吧。”不远处的傅修然走过来,将手中的韭菜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。”青雅见是傅修然,便别转头去。

    沈纵渊不禁失笑:“人家好心给你,你就要嘛。”说着,他伸手拿过傅修然手中的烤韭菜,放到了青雅面前,“吃吧,我知道你烤得要抓狂了。”

    青雅只好接过沈纵渊手中的韭菜,对他道了声谢后,又转头对傅修然说了谢谢。

    傅修然倒是不和她计较那么多:“要不你别烤了,去那边坐着,等我们烤好了,你再吃吧。”

    沈纵渊这时也笑着说道:“修然说得对,反正,你烤东西也是浪费。”

    青雅听到这两人这么说了,便轻轻哼了一声,之后什么都没有说,就往不远处的椅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青雅走到旁边坐下了,沈纵渊便走到一旁正在努力烤着鸡翅膀的沈安溪身边说道:“你也过去那边休息吧,我们烤好了就端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过去坐吧。”沈安溪听到他这么说了,便乐得不用忙活,放下手中的鸡翅膀,便往青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青雅身边坐下,沈安溪带着笑意对正在低头玩手机说道:“你在玩什么呢?”

    青雅闻言便抬起头:“玩一个单机游戏。”说着,便将手机递到沈安溪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玩游戏啦。”沈安溪脸上还是浅笑依然,“听纵渊说你想考外国的大学,你想要去哪一间呢?”

    “嗯,其实还没想好。如果雅思考不过,就不去了。我本意是想转专业,因为现在的这个专业,我不大喜欢。”青雅也是脸带笑意地回答着沈安溪。

    青雅这几天想了很多。她想起自己之前对沈安溪和她的孩子做过的事情,心里难免有愧疚。

    所以当下沈安溪如此友善地跟她谈话,她不仅不抵触,相反,她觉得沈安溪涵养很好。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后,还能这样友善地对待自己。她自问做不到。

    沈安溪又询问了一下青雅在大学里的生活。青雅都一一作答了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决定直入主题,说出自己的来意:“其实,你知道为什么修然他一定要跟你解释清楚误会么?”

    青雅一听到傅修然这个名字,脸色便顿时有些冷了起来:“我哪知道他呢。也不想知道。我已经决定和他划清界限了。”说话的时候,青雅脸上赌气的神情,有些孩子气。

    沈安溪不禁莞然。她清了清嗓子,目光看向不远处正在烤着鸡腿的傅修然:“我认识他很久了。他不是会做那种事情的人。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。毕竟,他之前喜欢了我那么久,却也没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。虽然我并不喜欢他,可是,我是把他当作好朋友看待的。”

    青雅想起之前那个私家侦探跟自己说的,沈安溪和傅修然之间其实关系颇深,还一度因为和傅修然传出过绯闻,而跟沈纵渊冷战。她想了想,不禁有点好奇沈安溪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么多关于傅修然的事情,好像给傅修然澄清,并不是她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于是青雅就将心中疑问说出了口:“安溪嫂子跟我说那么关于傅先生的事情,不仅仅是要跟我解释我们之间的误会吧?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勾起嘴角:“青雅真是个聪明的小姑娘。我跟你说这么多,其实是想跟你说,修然他喜欢你,我希望你能给他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青雅听到这里,不禁有些发怔。沉默了一阵,她看着沈安溪问道:“傅先生他不是喜欢你么?怎么忽然又喜欢我了?我不是很能搞清楚这其中的因由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是有归宿的人。况且,之前沈纵渊在我面前跟他起了冲突,我维护的是纵渊。应该是这种行为,伤了他的心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