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五十六章 站在原地等待
    沈安溪说到这里,脸容变得有些怅惘起来:“有谁会永远在原地等一个人呢?人生也不过短短数十载,不会有人那么笨,将美好年华,耗费在一个无望的人身上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的话像是另有深意,令青雅一时之间有些默然。

    她低头想了一阵,然后才抬头对沈安溪说道:“是傅修然让你们帮他,约我出来,谈话聚会,好让他有机会跟我解释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很聪明,这都想到了。”沈安溪这时不禁由衷地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呢,怎么纵渊大哥忽然给我打电话约见面了呢,原来是这样。”青雅说到这里,脸上有着淡淡的悲伤。

    沈安溪不是没有看到她脸上的惆怅哀伤,她斟酌了一下词句,然后说道:“我们也是确确实实,想要跟你说声对不起。毕竟,纵渊说话很冲。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说到这里,沈安溪将手放到青雅的手背上,然后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青雅也就任由沈安溪这么握住自己的手,她低头沉默了一会,然后才说道:“安溪,以前是我不好。做了一些伤害你的事情。该道歉的人,应该是我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过去的事情,就让它过去吧。”沈安溪说着,很是温柔地拍了拍青雅的手。

    “烧烤都好了,过来吃吧。”沈纵渊的嗓音顺着午后的风飘过来。一同飘过来的,还有那烧烤的香味。

    青雅和沈安溪齐齐起身,往摆放着食物的桌子走过去。

    四人边吃边聊,青雅因为刚才沈安溪对自己说过的话,对傅修然的态度好了很多。傅修然见她对自己的态度柔和了很多,也就非常开心,时不时还说些笑话逗她。

    四人吃了大概一个多小时,才将烤好的东西全都吃完。帮忙收拾完东西以后,青雅便走到楼顶的栏杆处,看着远处的景色出神。

    正出着神,青雅发现旁边站了个人。她转头一看,果然是傅修然。

    傅修然见她转过头来看着自己,便向她笑了笑问道:“在这里想着什么?”

    此时有微风拂过,傅修然额前的发被吹起一些,露出他饱满而光洁的额头。他的鼻梁在阳光下显得更为挺拔,整个人有着一股儒雅斯文的气质。

    青雅的目光在傅修然的脸容处淡淡掠过,然后回答他道:“没想什么,就是吃饱了,在这里消消食。”顿了顿,她又笑道:“很久没吃过烧烤了,这次烧烤吃得很过瘾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轻笑着,随声附和道:“是啊。我也很久没吃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还想继续说一些别的话,却听到青雅的嗓音响起:“其实,我早就知道,你并没有对我做过什么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听到这里,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那你还生我的气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,想跟你划清界限而已。毕竟,当初我们认识,是因为我们彼此有一个共同的目标。而现在我已经打算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听了她的话后,觉得很开心,便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,握住了她的手:“那,你可以接受我么?”

    幸好青雅刚才已经听沈安溪说了,傅修然对她有意思的话,否则现在还真的会被他吓一跳。此时青雅有些尴尬地对着傅修然扯出一个笑容,然后轻轻地将手抽回来:“我暂时,还不能完全放下对纵渊大哥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我有的是时间可以等你。”傅修然看向青雅的眼眸里蕴含着恳切。

    青雅披散的长发被微风拂起,露出尖尖的下巴。她侧脸的轮廓很美,皮肤因为映着阳光,而显得莹莹生光。傅修然凝视着她,目光有点舍不得从她的脸庞处移开。

    青雅想起刚才沈安溪对自己说的,没有人会站在原地等一个人。她当然也不能叫傅修然等。当下她对着傅修然笑了笑,看在傅修然眼内,觉得她脸上有一种别样的静美:“你不必等我,我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忘记纵渊大哥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接着他对着青雅笑了笑:“情感的事情,总是难以预料,不是么?不是我要刻意等你,只是我心里还放不下你而已。”说到这里,他脸上的笑意更浓:“说不定哪天我就会移情别恋了,谁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青雅看着远处的风景,笑了笑道:“那希望你快一点移情别恋,不要浪费光阴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青雅,我们下楼去玩围棋好不好?”沈纵渊的嗓音这时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青雅回头对着沈纵渊道:“我不玩了,我想先回家了。以后再玩吧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听了她的话,微微皱了皱眉:“不会是因为我,所以你想早点离开这里吧?”顿了顿,他又很认真地对青雅说道:“我不希望我的心意对你造成什么困扰。你接受固然好,不接受,我们也还是朋友,对么?”

    青雅听了他的话后,轻笑出声:“那当然。我自然不是要回避你。我想回家好好准备雅思考试,毕竟离雅思考试也没有多远了。”

    青雅跟傅修然说完后,便又跟沈纵渊和沈安溪道了别,然后就离开沈纵渊的家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。

    这几天,傅修然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约青雅出去玩,但是青雅都以各种理由回绝了。这天中午,青雅正在书房里看雅思的书,放在桌上的手机便响起了来电铃声。青雅拿起手机一看,原来是傅修然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青雅从胸腔里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随即便按下了接听键:“修然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也许是她声音里的不耐烦太过明显了,手机那端的傅修然沉默了十几秒才回答道:“最近天气热,去游泳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青雅想也没想,就一口回绝了他。同时她在心里想,这个傅修然真是有空,每天都打电话来骚扰她。难道他一个大男人没其他特别的事情做吗?

    手机那端的傅修然像是有些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:“最近天闷热,你天天待在家里,也不好吧?再说,沈纵渊和沈安溪也会去,留我一个人在旁边做电灯泡吗?要做电灯泡,也得你和我一起做吧。”

    青雅想了想,觉得傅修然天天打电话来,自己却不应邀出去,作为朋友好像有点说不过去。所以当下她就对着手机话筒道:“好吧,告诉我地址,我带了衣服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会去接你。”手机那端的傅修然格外温和。

    跟傅修然通完电话没多久,青雅便听到母亲走到门口处:“青雅,傅先生来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青雅转头往门口那里喊了一声:“好的,我这就出去。”

    游泳池处。

    青雅换了泳衣出来,看到沈纵渊沈安溪和傅修然各自在水里畅快地游着。而游泳池周围已经没有别的人了。青雅有些好奇地走到泳池边,恰好傅修然这时游到了泳池边上。他从水里冒出来,对青雅笑着说:“你也下来游吧。水很干净,泳池也很大。”

    青雅蹲下来,对着傅修然说道:“你们是将游泳池包下来了么,这里都没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这时是一头一脸的水,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,让他的五官更为轮廓分明,当下他将两个手臂交叠,放在游泳池边上:“不知道啊。可能是吧,或者今天工作日,游泳池没什么人。纵渊订的场地,我不是很清楚啦。”

    “下来一起游吧。”傅修然说着,竟然伸出手去,将青雅拉下了水。

    水花溅起,青雅猝不及防地被拉跌进水中。她在水里惊呼了几声,手忙脚乱地扑腾了几下。耳边传来傅修然的笑声。

    可恶,这么无聊的恶作剧竟然还在笑,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青雅这时摆动双腿,浮到了水面上,用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水:“傅修然!你神经病啊!”

    傅修然挥展着双臂从她身边游过去:“见你一脸郁闷的样子,我就想跟你开个玩笑。”他游得很快,青雅都没来得及回他话,他就游过去了。

    青雅抬头,看了看不远处的沈安溪和沈纵渊两人。他们在那边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,就看到他们在打闹嬉戏,笑声随着午后的风飘过来。

    青雅看了他们一阵,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,便深吸了一口气,往泳池下潜了下去。

    自会游泳起,青雅就很喜欢这样潜下水底。透过水面去看平常的世界,会觉得特别的与众不同。而且在水底下,感觉特别特别的安静。

    水波荡漾间,青雅听见自己清晰而有力的心跳,能看到白云飘飘的苍穹,还有四周拔地而起的高楼。

    高楼映着蔚蓝的天,有一种特别的恢宏感觉。

    不知道别人在潜水之时,都在想一些什么,青雅她每当这个时候,总会思绪格外清晰一些……

    突然一阵钻心的痛从青雅的腿部传来。她想动弹,却发现自己无法动。她的腿在抽筋。

    青雅想游上水面,可是自己的腿好像不受控制似的,丝毫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因为无意识的张嘴想呼救,青雅的肺里口里进了不少的水。她的胸腔格外难受,她觉得自己此生好像都没有如此恐惧过,明明自己的朋友们都在附近,可她却怎么也没法让他们来救她……

    难道她今天就要命丧于此,离开这个世界了吗?青雅的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