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五十九章 洒下种子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于是青雅就和周琳琳找了一家奶茶店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是工作日的下午,商场里只有零星的几人,所以环境还算清净。

    青雅和周琳琳两人叫了奶茶和热狗,还有一些小食,便在奶茶店里坐着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会和傅修然走到一起的呢?”周琳琳看着青雅,问出了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嗯,其实我们经历了一些波折啦。当初我找他,不过是为了想和他合作,将纵渊夺过来而已。”青雅说到这里,顿了顿,又说道:“不过后来我们经历了一些事情,让我想通了,他也想通了。所以我们最终走到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周琳琳懒洋洋地吸着奶茶:“那其实也挺好的,能有个人陪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仅仅是找个人陪在身边。”青雅说到这里,脸上又漾甜蜜:“我是真的喜欢他。你知道么,”说到这里,青雅的脸上飞起了红晕,“昨晚是我们第一次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虽然青雅说得比较隐晦,但是周琳琳当然明白她在说什么。当下她没有说话,只是沉默了一阵,才对青雅说道:“我记得,之前傅修然不是和沈安溪传过绯闻么?”

    青雅拿了面前的一个热狗吃,然后对周琳琳笑了笑:“他之前是喜欢沈安溪,不过,现在他的心已经在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周琳琳垂下眼眸,听了青雅的话后,继续吸着奶茶,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。之后她便抬起头来,看着青雅说道:“我有些话,不知道该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。”青雅见周琳琳的脸色凝重,便有些疑惑,“我们是好朋友,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直说了。换做是别的关系一般的朋友,我是不会说的。”周琳琳说到这里,顿了顿,观察了一阵青雅的脸色,然后才又开口说道:“傅修然他对沈安溪的感情很深。他们认识好几年了,他知道沈安溪有丈夫,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她,在她身边,甘愿做一个朋友。这份感情,不是他轻易说放下就放下的。”周琳琳知道,要实施自己的计划,就必须在青雅心里洒下怀疑的种子。

    “可是,修然他告诉我,他已经放下安溪了。”青雅这时微微皱了眉,回答周琳琳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你不知道男人这种生物,是最会撒谎的。”周琳琳轻笑一声,似是嘲讽似是轻蔑,“平时傅修然还有跟沈安溪联系么?”

    青雅点了点头:“他们两人是朋友,从来都没有断过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。如果他真的放下了安溪,为什么却不跟她断掉联系?为什么在跟你在一起后,还要和沈安溪做朋友,他那么缺朋友吗?”周琳琳这时脸色凝重地分析道。

    青雅低头沉吟着,耳边又响起周琳琳的声音:“你可以看看傅修然在跟沈安溪相处时,他的动作表情,也可以看看他手机或者钱包处,是不是会留有沈安溪的照片,或者其他的一些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青雅的目光落向远方。真的是像周琳琳说的那样吗?修然他还没曾放下?她还沉浸在昨夜与他缠绵的甜蜜中,周琳琳的话却像是一盘冷水,自头顶浇灌过来,让她从头冷到尾。

    周琳琳观察了一下青雅此刻的脸色,知道她的言语起了作用。她心中暗喜,但是脸上故意装出一副对青雅同情的样子:“沈安溪这人,表面上看来,人畜无害,实际上心机很重。我当年就是被她趁虚而入,让她将纵渊从我身边夺走了。”周琳琳说到这里,又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,“她都是有丈夫的人了,却又把傅修然先生养在身边做备胎,这种女人,我们斗不过她的。”

    青雅听了周琳琳的话后,只是闭口不语,方才那种逛街的热情和喜庆心情,完全没有了。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闷闷不乐的情绪,像是有什么塞在胸口,一口闷气抒发不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琳琳又用眼角余光看了看青雅,她的不高兴都摆在了了脸上,周琳琳此时心里更是高兴,青雅这副样子证明她的话奏效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你也不用太计较了。如果傅先生真像我说的,心里还有沈安溪,你就跟他分手另外找一个。反正这个世界男人哪里没有,何必绑死在一个人身上。就当是积累经验了。”周琳琳说着宽慰的话,然后将手伸出去,握住了青雅放在桌上的手。

    青雅这时抬起头,对周琳琳勉强扯出了一个笑意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顿了顿,她又说道:“我们回去吧。刚才逛的累了,我也不想再逛下去了。”其实她是心情欠佳,不想再逛下去了。

    周琳琳点了点头:“那我们下次再逛吧,我也不想再去买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两人就叫了计程车各回各家了。青雅回到家不久,就接到傅修然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逛完街了么?我过去接你们回家。”手机那端的傅修然语气很是温和。

    “嗯逛完了,已经回到家了。我怕又要麻烦你一次,就没有打电话叫你来。”青雅的语气有些冷,她此时的脑海里还回荡着刚才周琳琳说的那些话。简直是挥之不去拂之又来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,我是你的观音兵,随叫随到。”手机那端的傅修然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,说话时都是带着笑意的。

    “嗯,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此时青雅的声音还是有些淡淡的,说完这句话后,她又说道,“没什么事的话,就先这样好么?我刚才逛街累了,想补一补觉。”

    “嗯好的。今晚还来我家过夜么?”傅修然的嗓音自手机话筒处传来。

    青雅本来想回绝,但是她转念一想,便回答傅修然道:“好,那等我睡醒了再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过来我家吃晚饭好么?我现在去买菜准备。”傅修然在手机那端极其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好,买你爱吃的就行了。”青雅对着手机话筒说完这句话后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傅修然的家里。

    傅修然今晚准备了一顿极丰盛的烛光晚餐。但是吃饭期间他发觉青雅有一些闷闷不乐的样子,他不禁有些疑惑,于是便开口问她:“青雅你是哪里不舒服么?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?”

    青雅这时闻声便抬起头来,对傅修然微微一笑:“没什么,可能刚才逛街累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会儿吃完饭便早些休息吧。”傅修然这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好的。”青雅这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吃完饭后,傅修然便收拾了碗筷,到了厨房里去洗刷。今天他想和青雅两个人单独待在家里,便让屋里的佣人全都离开了,所以他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去洗碗。

    青雅今晚来这里的目的,其实是想找找傅修然房里,究竟有没有放着沈安溪的照片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周琳琳跟她说过的话,一直盘旋在她的脑海里,促迫着她不得不做出一些举动。

    看到傅修然拿着碗筷盘进了厨房,青雅便从餐桌旁边起身,往傅修然卧室里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了卧室里,青雅走到桌子旁,翻了翻那些没有上锁的抽屉。没翻到什么跟沈安溪有关的物品。有一个抽屉是上锁的,尽管青雅很想知道里面有什么,然而她并不知道那抽屉的钥匙在哪里。

    傅修然的钱包就放在桌上。青雅翻完了抽屉后,就拿起傅修然的钱包看了看。里面除了几张现钞和卡,也没别的什么东西了。

    青雅转身,刚想离开卧室,却看到不远处有一个保险柜。

    她好奇地走过去。那保险柜没有上锁,鬼使神差般地,她将那保险柜门打开。

    里面有几个金表,还有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青雅伸手将那张照片拿起来——是沈安溪的照片。

    青雅都说不清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。她其实并不想找到关于沈安溪的任何东西,然而找不到的时候,她却又想一直找下去,总觉得会找到的。

    现在找到了,印证了自己的想法,她却是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照片上的沈安溪穿着一袭显身材的旗袍。旗袍是蓝绿色的,给原本长相气质清纯的沈安溪添了一抹风情。

    青雅看到手中这张照片,心脏却瞬间被怒火侵蚀了。她紧紧揣着这张照片,转身便离开了卧室。

    有点气冲冲地离开了傅修然的卧室,青雅走到饭厅处,正看到从厨房处走出来的傅修然。她将手中的照片举起,脸色冷冷:“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照片……对了,之前是和安溪一起去拍的艺术照。”傅修然脸色淡然地对青雅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留一张她的照片?你分明就是还没放下她吧?”青雅见到傅修然一副不在乎的表情,心里的怒火烧得更旺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记得自己为什么有她一张照片。你那么生气做什么?难道你觉得我和她之间有什么?”傅修然这时皱着眉头,看着怒气冲冲的青雅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之间没有什么的话,你为什么那么宝贝,将她的照片放在保险柜中妥善保存?分明就是对她还有感觉。”青雅毫不退让,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:“如果你对她没什么了,那就跟她绝交啊!”说完这句话后,青雅就将手中的照片扔到了餐桌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