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六章 失踪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不用劳烦老婆了,我没有很累。”说着,沈纵渊便往沙发处走来:“老婆今天一天都在家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家看书啊。”沈安溪笑着回答沈纵渊。

    “每天看书闷不闷?对不起,我最近没有时间,不能陪你太多。”沈纵渊走到沙发处坐下,然后将下巴搁在沈安溪的颈窝处磨蹭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今天女佣人说做海鲜汤给我们喝。”沈安溪这时忽然想起了今天女佣人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哦,是么?”沈纵渊回答了这一句后,忽然又想起来沈安溪之前吃海鲜会过敏,当下便问道:“你吃海鲜不会过敏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了,今天早上看了医生。医生说过敏期已经过了,所以我可以吃海鲜了。”沈安溪这时回答沈纵渊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多吃些有营养的食物,这样我们的宝宝才能茁壮成长。”沈纵渊说着,笑着将脸贴到沈安溪的肚子处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个孩子是男孩子,还是女孩子?”沈安溪微笑着,看着一脸傻气地贴着自己肚子的沈纵渊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男孩子女孩子都可以,我都喜欢。”沈纵渊还是继续贴着沈安溪的肚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应该像谁比较好?”沈安溪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用得着说吗,当然是像你比较好。”沈纵渊不假思索地回答沈安溪道。

    “女孩子像沈太太,男孩子就像沈先生。先生太太吃饭了。”这时沈安溪和沈纵渊背后响起了女佣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肯定是被章姨笑了,一直趴在我肚子上说话。”沈安溪这时打趣道。

    女佣人章姨还没走远,听到沈安溪的话后,便回答道:“我没有笑话沈先生啊。我以前怀我家孩子的时候,我家先生也是天天趴在我肚子上说话的。可温馨了。”

    饭厅里。

    沈安溪和沈纵渊坐在餐桌边,吃起了饭菜。两人边吃边聊,沈纵渊时不时说一些最近在军区里遇到的趣事给沈安溪听。

    “我们最近的训练强度比较大,所以,大家都晒得比较黑。有一天我们训练到深夜,正在训练着,队伍里忽然有一个人说,他看见一套衣服在他面前飘过。大家一起大笑出声,原来走过来的是他们方队的教官。”沈纵渊说到这里,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安溪更是夸张,直接笑得喷出了米饭。

    两人吃完了饭,便坐在了电视机旁看电视。电视里放的节目挺无聊的,可是沈安溪就是享受这种跟沈纵渊相依相偎在一起的时光。

    沈安溪就这样将头靠在沈纵渊的肩膀上看了一会电视,便听到身后传来女佣人的声音:“先生和太太真是令人羡慕,连看电视都要依偎在一起,好恩爱啊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回头看了女佣人一眼,之后便笑了笑,也没有说话,又继续依偎在沈纵渊的肩膀处看起了电视。

    一周后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几天特别焦虑。之前沈纵渊说去执行任务之后,便一直没有回来过。她前天去问了军区里的人,里面的人说,沈纵渊还没到时间回来,要她等待一两天。如今一两天过去了。她还是没有等到沈纵渊。

    沈安溪看着窗外的竹子。窗外是一丛翠绿的竹子,正在随风摇摆着。沈安溪在搬来军区之前,沈纵渊就申请了换宿舍。之前的宿舍因为被洪水淹过了,很多东西都不是很好。沈纵渊自己住的时候,倒不是太在意,后来沈安溪说要过来住,他便将宿舍换了,好让沈安溪住得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沈安溪站在窗前发了一会呆,便决定再去教官那里,打探沈纵渊的下落。

    沈安溪去了教官那里大概半个小时,却被告知,沈纵渊执行任务时受了重伤,现在暂时不能见人。沈安溪当时便询问道,是连家属都不能见吗?教官却敷衍她说这是军营的规定。

    沈安溪回到家后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纵渊受伤了?为什么受的伤?伤得多重?现在在哪里休养?这些问题盘亘在她的脑海里。而刚才从教官和她的谈话中,沈安溪能看出教官是在敷衍她。

    沈安溪在房里踱来踱去,始终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们说是隔离,那么我就再等几天再说吧。”想到这里,沈安溪像是安慰自己似的点了点头,然后就往卧室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天。

    这天沈安溪正在卧室里午睡,却听到外面门铃响起。她从床上爬起,走到门口处,打开了门。门口处站着的是一帮穿着军服的,她不认识的男子。这时为首的一个男子对沈安溪说道:“沈太太,你这个宿舍要腾出来给新上任的营长住。所以一周后你就必须得搬走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当下她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:“新来的营长?那纵渊呢,纵渊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眼前的这一帮男子齐齐噤声。沈安溪见他们沉默,心下更为疑惑了,便用询问的眼光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为首的那个男子才说道:“我们也不是很清楚。我们也只是来转达一下消息而已,到时候沈太太搬家时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,就尽管吩咐我们。”顿了顿,那个为首的男子又说道:“我们还要去训练,就先这样吧。”说完,这一帮穿着军服的男子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关上门后,沈安溪慢慢走到沙发处坐下。新上任的营长?纵渊如果是重伤到不能胜任营长的地步了,他们为什么要换新的营长?他受伤却不让她去探望,而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,军营就换了新营长?

    之前沈纵渊告诉她,去执行新任务的时候,沈安溪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常。沈纵渊跟平时一样,甚至好像比之前那几次执行任务还有轻松。

    沈安溪的心里乱糟糟的,根本理不清头绪。想了一阵,沈安溪决定要去找新的营长去谈一谈。

    沈安溪对面坐着一个穿着军服的年轻男子。她眼前的那杯热茶,正袅袅冒着热气。沈安溪看着他的嘴巴,急切地想要从他的嘴巴里等到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眼前的年轻男子将他手边的茶杯端了起来喝了一口,然后又将手中的杯子放回原处,然后才抬起眸,对着沈安溪笑了笑道:“沈太太,你刚才问的问题,我恐怕也不能回答你。我也是收到上级的指示,才急急忙忙过来接任营长一职的。至于沈营长在哪里,为什么被革了职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巴,然后目光又移向他的眼眸。凭她的直觉,这个营长在撒谎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撒谎,很有可能跟沈纵渊为什么被革职一事有莫大关联。

    沈安溪知道现在她说什么也没有用,便对眼前的年轻人淡淡一笑:“那对不起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之后沈安溪便离开了这个年轻营长的宿舍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沈安溪心乱如麻地看着旁边的景物。她接下来该怎么办呢?无论去询问谁,都询问不出个所以然来。她该怎么办?她慢慢地在路上走着,努力地将自己的思绪理顺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不如去找一下青雅的父亲,问一问他有没有关于这件事情的消息吧。

    青雅父亲的会客厅内。陆营长住的别墅格外优雅别致。大理石的地板,镂空的窗户,别致考究的古式吊灯。

    沈安溪却无暇去欣赏这些。她一坐下到陆营长对面,就跟他说明了自己的来意。

    陆营长本来是对着沈安溪笑意盈盈的。但是当听完沈安溪的话后,他就皱起了眉头。他沉吟了一阵,才说道:“我退休有一点时间了,你知道的,退休了的人,对军区的事情,是不大关心了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这里,内心就凉了半截。心想看来在陆营长这里,她也不会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。

    耳边又传来陆营长的嗓音:“最近我总是和太太到处游山玩水,才发现这个世界有那么多好玩的地方。”说到这里,陆营长又絮絮叨叨地,和沈安溪说了很多他最近去旅游时的见闻。

    沈安溪听得心烦,终于在随声附和了不少次后,对陆营长说道:“陆营长,我还有事情,就先回去了。以后有空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不留在这里吃晚饭吗?”陆营长惊讶地抬起头来,脸上是殷切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不了呢,下次吧。”沈安溪勉强扯出了一个笑,对着陆营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今天阿莲做了梅子焖鸭,本来说你来了,她还兴致勃勃地说,一定要你好好尝尝她的手艺。”陆营长说到这里,脸上带着遗憾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了,实在是对不起,我还有些事情要忙。”沈安溪说到这里,神情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“那这样的话,我就不送了,你慢走,下次有空再过来吧。”陆营长脸色和善地对着沈安溪说道。沈安溪说了句陆营长再见后,刚转身往门口走了几步,便又听到陆营长说道:“不要着急,沈纵渊不会有事的。他是我见过能力最好的特种兵,肯定能逢凶化吉的。”沈安溪知道这不过是陆营长的客套之词罢了,当下她点了点头,就离开了陆营长的家。

    想不到,又是失望而归。纵渊现在在哪里呢?如果真的像军区所说的那样,他受伤了,那么他伤势有多重?最最奇怪的是,军区为什么不让她去见他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