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三章金属箱子
    于是,一部分外国人在便利店里看守着那个年轻的女店员,另一部分人,则押着沈安溪到了一部新的车子上。

    “别再想着搞什么花样!”沈安溪被塞到车子的后座时,听到旁边的一个凶神恶煞的外国男子向她吼道,“再尝试逃跑的话,我们会把你的腿敲断!”说完,他便将头转向车门外,“阿瑟,去买几根绳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那个叫阿瑟的人便买了绳子回来。坐在沈安溪旁边的那个外国人,拿绳子开始绑沈安溪的手脚。沈安溪皱着眉头,不禁脱口而出说道:“你这样绑住我,我很难受的。到时候我有什么三长两短,你们成哥会怪罪你们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逃跑了,成哥更会怪罪我们。”说到这里,那外国人将绑在沈安溪腿上的绳子猛地扎紧,绳子勒在沈安溪的腿上,让她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这样手脚都绑住,你就想搞什么花样,也不行了。”那外国人将沈安溪的手脚都绑完后,便点起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沈安溪真的是很讨厌别人在自己面前抽烟。但是此刻身为人质,她知道自己即使抗议,对方也不可能迁就她。

    沈安溪极其不舒服地坐在车子上,心绪如同一团乱麻。这次他们倒没有再给沈安溪绑眼罩了。车子又在路上行驶了十几分钟,到了一处别墅前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来后,刚才那个给她绑手脚的外国人,打开了车后座的车门,之后他便猫着身子进了车后座,给沈安溪解开了脚上绑的绳子。沈安溪手上的绳子,他并没有将其解开。

    沈安溪跟着他,确切地来说,是沈安溪被这人押着,进了别墅里。到了别墅后,沈安溪环顾四周,发觉这别墅摆设很简陋,而且地面和家具各处地方都落满了灰尘,像是很久没有人住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外国人押着沈安溪到了客厅后,便将沈安溪交给了那个刚才给她买石榴汁的,很年轻的那个外国男孩子。那男孩子领着沈安溪到了一个小房间处,等沈安溪到了里面的椅子处坐下后,那男孩子对着沈安溪说道:“就暂时委屈你留在这里了。有什么需要的话,按一下这个按钮。到时候我们会听到铃声,然后就会过来的了。”说完,那男孩子指了指门旁的一个金属插座处的按钮。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。那男孩子之后便离开了这个小房间。

    等那男孩子离开后,沈安溪打量了一下这个小房子的环境。这个房间像是专门设计来囚禁犯人的,很简陋。四面墙壁处什么都没有,房里除了一张床,便是一张椅子和一张桌子,然后还有一个金属箱子摆在墙角。

    那金属箱子的边缘很锋利,箱子前头还挂着一把大锁,里面也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。沈安溪忽然冒出一个念头,里面该不会是会放着以前被囚禁在这里的人的尸体?

    念头刚一冒出来,沈安溪就笑话自己胡思乱想。她打量了一下那边缘锋利的金属箱一阵,然后从椅子处站了起来,刚想往那金属箱那边走过去,房间的门却在这时候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沈安溪抬眸一看,看到刚才那个绑她手脚的外国人走了进来。那个外国人见到沈安溪站起来,便一脸寒意地问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沈安溪随口编了个借口:“我想去那边按一下铃,我口渴了想喝水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事情多。坐下吧。等会我让人带水过来给你。”那个外国对沈安溪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等沈安溪坐下到椅子处时,那外国人用一条极为粗壮的绳子,将沈安溪的脚绑在了椅子处。沈安溪看着脚上绑的绳子,心里有些绝望。她本来想走到金属箱子旁边,看看能不能用那锋利的边缘,将手上的绳子割开的。这下她脚也被绑住了,而且现在椅子离金属箱那么远,她更不可能过去了。

    那外国人将沈安溪的脚绑好后,打了一个结实的死结。之后他又查看了一下沈安溪手腕上绑的绳子,确认没有问题后,那外国人才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正在沈安溪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,房间的门又被打开了。这次进来的,是刚才那个和她一起进房间的那个很年轻的外国男孩。

    据沈安溪从那些外国人处听到的谈话内容,她知道面前这个很年轻的外国男孩,名字叫埃里克。

    埃里克的手里此时拿着一杯水,他走到沈安溪的面前,将水递到沈安溪跟前:“你就着我的手喝吧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,然后就着他的手喝了几口水。见沈安溪喝完了水,埃里克正想转身离开,却听到沈安溪说道:“埃里克先生,能帮我个忙吗?”

    埃里克这时回转头来,看着沈安溪好奇地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?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你的同伴这样叫你。”沈安溪看着他浅笑道。她心里暗暗祈祷,这个很年轻的男孩子能答应她等会的请求,否则她就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会听英文?”埃里克记得自己的同伴喊自己的名字时,都是用英文喊的,所以当下他便问沈安溪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安溪又点了点头,她的脸色此时显得有点苍白而虚弱。顿了顿,她又对埃里克说道,“能帮一个忙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埃里克略微疑惑地看着沈安溪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那边窗子透透气。刚才坐车有点头晕。”沈安溪这时对埃里克说,“我的手脚都被绑住了,你把我挪过去那边好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说完后,看到埃里克的表情有些迟疑,她便又说道:“我逃走不了的,我手脚都被绑住了。你放心吧。我只是怕我会吐出来。我现在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埃里克想了一下,又观察了一下沈安溪的脸色,觉得她现在的脸色真的如她所说,像是晕车的样子。脸色苍白,额上是一额的细密的汗。

    埃里克这时看向沈安溪的目光中,带了些怜悯,他当下回答沈安溪道:“那好,我将你连人带椅子抬过去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他答应了自己的请求,心里一喜,对他笑着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埃里克将沈安溪连人带椅子抬到了窗子边。窗子离那金属箱子很近,沈安溪到时候只要稍稍挪动一下,就可以过去。

    埃里克这时将窗户开得更大一些,然后他低头对被绑在椅子处的沈安溪说道:“你不要乱动,窗子开得大了一些,别到时候掉下去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嗯了一声。之后埃里克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沈安溪听着埃里克的脚步声,确定他远去了之后,才艰难地挪到椅子边,然后调整好角度,将脚上的绳子放到那金属箱子的边缘,上下磨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那外国人绑绳子的时候,并不是绑得太紧,可能是怕绑得太紧沈安溪会受伤的缘故。所以沈安溪的躯体还是能左右移动,倒是给她现在的计划带来的方便。

    上下磨了脚上的绳子一阵,沈安溪觉得有些累,便停了下来。她弯下腰,去看自己脚上的绳子到底被磨成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脚上的绳子被割了一些,但是因为那绳子太粗壮了,现如今也只是割了一点点而已。

    沈安溪心想,现在她没有力气,倒不如等会吃完饭,有力气了,等外面那帮外国人睡觉了,她再慢慢割。想到这里,沈安溪便又艰难地移动着躯体,连人带椅,回到了刚才的位置处。

    在她刚回到刚才的位置处时,门外响起了脚步声。沈安溪心里暗道一声好险,然后就歪着头闭上眼睛,装作是在闭目养神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时开门声响了起来,埃里克走了进来:“安溪小姐,吃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睁开眼睛,装作有些睡意朦胧的样子,对埃里克说道:“这么早就吃饭了?”说完,沈安溪偏着头,看了看窗外的天色。

    “不早了。”埃里克这时说着,将手中的饭菜放到旁边的桌子上,然后走到沈安溪跟前,帮她解开了手上的绳子。

    “先吃饭吧。老大吩咐我,吃饭的时候要看着你。”埃里克一边说着,一边将饭菜递给了沈安溪。

    沈安溪看了看手中的饭菜。还蛮丰盛的,鸡腿菜花猪蹄鸡蛋和米饭。看来他们这些人,也不敢亏待她。她心想,现在好好吃饭,等会才有机会逃跑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沈安溪便执起筷子,大口大口地吃起饭菜来。虽然现在的她并没有什么胃口,但是想到等会入夜还要很多事情要做,即使没有胃口,沈安溪也逼迫自己将眼前的饭菜咀嚼吞下。

    “饿坏了吧?”埃里克看到沈安溪如此狼吞虎咽,不禁脸露怜悯地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嘴里塞了一大口饭菜,抬头对他露出笑意,然后点了点头。之后便又低下头去,吃起饭菜来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后,埃里克便又将沈安溪手腕处的绳子绑上,之后便离开了房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