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七章青雅的电话
    第二天清晨。

    沈安溪在军区宿舍的床上醒来。自睁开眼后,她就呆呆地看着天花板,看了也不知道多久。她不想起床,也不知道起床干什么。好像想一直睡下去,却又睡不着。

    她的脑里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。像是一场梦一般。一场噩梦。噩梦里却有沈枞渊。而现在,她从噩梦中醒来了,沈枞渊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沈安溪就这样睁着眼睛,躺在床上。她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,在觉得肚子饿了的时候,她才勉强撑起精神下了床。她不想吃东西,可是肚子里的孩子,还是要吸收营养的,为了孩子,她也要正常吃一日三餐。

    起了床后,沈安溪去了沐浴间,简单地洗漱了一下,然后就去了厨房,自己弄了点简单的早餐吃。吃完早餐后,沈安溪听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她经过茶几的时候,拿了一张手帕纸擦了擦嘴巴,然后就向门口走了过去。走到门口,沈安溪打开门,看到门口处站着的,是一个穿着军装的男子,看到沈安溪,那个男子对她浅笑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沈太太,我们营长叫你过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朝他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我一会儿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营长的宿舍里。

    “来,喝茶。这是新买的茉莉花茶,香味很好。”年轻的营长将茶杯在沈安溪面前放下,“你最近执行任务,没受伤吧?听他们说,你遇到了一些危险。”说到这里,年轻的营长在沈安溪面前坐下,用略带了怜悯的表情看着沈安溪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抬眸看向年轻的营长,对他展颜一笑:“是有遇到一些危险,但是,都化险为夷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见到沈枞渊了么?”年轻的营长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,喝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沈安溪想起昨晚沈枞渊对自己的叮嘱,虽然不明白沈枞渊为什么要这样做,可是她还是会在任何时候,都会站在沈枞渊的那一边,当下她对着年轻的营长摇了摇头,然后说道:“没有见到他。对不起,我失败了。谢谢你们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只要你人没事就好。尝试过了,也好断了念想。”年轻的营长这时说道。他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柔弱清纯的女子,究竟有着怎样的一颗坚韧的心和怎样的执念爱意,才会甘愿为自己的丈夫冒这么大的险。年轻的营长心里,对眼前的沈安溪产生了敬佩之心。

    沈安溪心里这时反驳道,她才不会断了念头。但是当下她也没有言语,只是端起眼前的茶杯,沉默地浅抿着茶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坐着,沉默了一阵。正在沈安溪想要告辞的时候,却听到对面年轻的营长说道:“沈太太,既然枞渊不再是军区里的营长里,那么,你也该回家了。军区里的家属宿舍比较紧张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知道他这是给自己下了逐客令,让她离开军区。之前沈枞渊失踪了的那段时间里,军区里就已经派人来,叫她搬出宿舍。后来她要按照计划执行任务寻找沈枞渊,所以才继续留在军区宿舍里住。现在既然任务失败,她也理应离开了。

    当下沈安溪对着年轻的营长说道:“好的,营长。我今天就搬,打扰你们这么久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营长跟沈安溪寒暄了几句,大意是让她不要太过操心好好养身子之类的话,沈安溪敷衍地应答着,之后沈安溪就离开了年轻营长的宿舍。

    离开军区后,沈安溪便搬回了家中。到了家里,沈安溪也懒得自己做饭或者做其他杂事,便到了外公处找了几个佣人过来,帮她打理一切。而在她回到家里之后,张秘书也间或打过电话过来,问沈枞渊的事情,但是沈安溪也无心应付这些事情,她只是跟张秘书寥寥敷衍了几句,然后提议张秘书找个代理总裁先接手公司的事务,维护好公司的运作,其他重要的事情,等沈枞渊回来再说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。

    这几天沈安溪都是闷在家里。她在家里像是丢了半个魂似的,常常忘东忘西,甚至有时候都不知道吃了饭洗了澡没有。她有点不放心自己,根据她有的心理知识,知道自己是有一些不对劲,便去看了心理医生。心理医生说她是最近受到的打击有些大,而且因为最近劳累过度,所以才会有些心神恍惚。总的来说,医生提议她不用太过担心,吃好睡好过一段时间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的状态不大好,沈安溪也就没将两个宝宝从欧阳晗那里接回来,想着怕自己现如今这种状态会影响两个宝宝,等自己调整得好一些,再将两个宝宝带回来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沈安溪吃完饭,便到了沙发处躺着看电视。电视里正在播放平日里的那些肥皂剧,沈安溪越看越觉得乏味,便合上眼睛,想着闭目养神一会儿。刚合上眼睛不久,沈安溪便听到旁边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从沙发处爬起,到了旁边的桌子处,拿起了手机一看,手机屏幕处显示是青雅的电话。她按下了接听键,对着话筒说道:“青雅,好久没联系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听筒里传出青雅略为兴奋的声音:“是啊,好久没联系了。安溪你现在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一般般吧。”沈安溪想起这几天以来发生的事情,语气难免带了几丝沮丧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手机那端的青雅似是听出了沈安溪的不高兴,颇为关切地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和修然在国外玩得还高兴吗?”沈安溪握紧了手机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啊。国外空气什么的,都比家里的要好多了。现在学校放假了,我们准备回国探望家里人。”手机那端的青雅似乎心情很不错,语气是很轻快的。

    “你和修然的感情现在稳定了吧?上次他临时作出了要跟你到国外去的决定,说实话,我都是吃了一惊。不过后来因为我忙于自己这边的事情,就无暇跟他联系了。现在你们怎么样了?”沈安溪想起来之前傅修然和青雅之间,因周琳琳挑拨而起的各种争吵别扭,便有些关切地问青雅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还好啦。就跟别的情侣没什么两样。”手机那端的青雅回答沈安溪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。”沈安溪想起自己和沈枞渊现在的状态,再对比一下傅修然和青雅的,不禁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“安溪,你不要怪我多嘴啊,你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开心的样子。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?”青雅带着关切担忧的语气自手机话筒处传来,沈安溪听在耳里,不觉心里一暖,继而眼睛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都可以跟我说的,我们是好朋友啊,不是么?”青雅的嗓音很是诚恳,倒不像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沈安溪便将沈枞渊的事情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青雅在手机那端沉默了一阵,然后才说道:“我之前一直很敬佩沈大哥。因为像他这样的富家公子,又是出色的企业家,肯定是从小锦衣玉食没怎么受过物质上的苦处。但是他能为了自己的理想和信念,去做特种兵,表示他有着常人没有的执念和理想。现在他这么做,肯定是有他的原因。他那么爱你,却甘愿忍受着和你分离的痛苦,也要去完成他的目标。证明这件事,对他来说,一定非常重要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听了青雅的一番安慰之后,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。她刚想说话,却又听到青雅在手机那端说道:“我和修然会帮助你的。我们明天就回去。本来我们想在这边多玩几天的,但是现在你跟枞渊的事情要紧,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,大家一起想办法,总比你一个人自己单打独斗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不见,青雅你好像成熟不少,说话也像个大人了。”沈安溪听了她的话后,由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出到外国,见识的东西多了,读书也多了,人也成长了吧。”青雅听到沈安溪夸她,轻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点的飞机呢,我到时候去接你们吧。”沈安溪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还没订机票。到时候到机场了,再打电话给你吧。”青雅在手机那端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又和青雅闲聊了几句,然后她就听到青雅在电话那头说道:“我约了同学逛街,现在要过去了,我们到时候再聊吧,先这样咯安溪。”

    “嗯,再见。”沈安溪带着笑意地对手机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跟青雅通完电话后,沈安溪决定去健身房健一下身,以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。她不能一直这么消沉下去。不管沈枞渊的决定是什么,她都是站在他那边的,所以她要保持好自己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,无论沈枞渊什么时候回来,都能见到她最好的一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沈安溪从沙发处起身,径直进了卧室,换上了去健身房的运动衣,然后给健身房的教练打了个电话,之后便去了健身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