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八章青雅归来
    沈安溪去完健身房回到家,便去了沐浴间,淋浴完以后,喝了一大瓶牛奶,之后便爬上床去睡觉了。去运动完后的睡眠质量果然好,沈安溪一直睡到佣人叫她起来吃饭。

    睡了一觉,吃饭的时候,都感觉饭菜香了很多。沈安溪吃完饭后,还是觉得自己很困,便又走回卧室睡觉去了。也许是健身的作用,也许是刚才青雅给她的安慰,又或者是二者皆有之,沈安溪这次睡着后,直接睡到了第二天的清早。

    沈安溪是在手机来电铃声中醒来的。沈安溪自床上爬起,拿了桌上的手机,一看手机屏幕,是青雅打来的电话。她按下接听键,还没开口说话,便听到青雅欢快的嗓音在手机话筒中传出来:“安溪,我们到机场啦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现在才一大早啊。”沈安溪说话的时候,抬头看了看卧室里的钟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跟你通了电话后,就立刻买了最早的机票赶回来了。你可以过来接我们了。”青雅清脆的嗓音里洋溢着愉快,像是个快乐的少女在说话一样,“我们回来想第一时间见到你,所以就劳烦你来接一下我们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没什么劳烦不劳烦的。”沈安溪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,“我这就叫司机开车过机场,大概等我二十分钟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沈安溪见到了在机场门口处等候着自己的,傅修然和青雅。

    傅修然还是戴着以前戴着的那副眼镜,脸上斯文儒雅的气质可能是因为去外国进修,变得更为浓重了。而青雅,青雅的打扮也比以前淑女了很多。

    青雅一见到沈安溪,就欢快地扑过来:“安溪,好久不见,我们想死你啦!你有没有想我们啊!”

    沈安溪有点猝不及防,笑着搂住青雅:“有啊有啊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在一旁微笑地看着两人相拥,等沈安溪和青雅两人说完话后,他才笑了笑对沈安溪说道:“安溪,最近还好吗?”顿了顿,他将头转向青雅看了她几眼,之后又回转头来对沈安溪笑道:“青雅这个人,这么大个人了,还是像小孩子一样,你不要和她计较。”说话的时候,傅修然脸上挂着宠溺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我比你你们年轻嘛!”青雅说完这句话,拉起了行李箱,对沈安溪说道:“那边那辆灰色的跑车是你们司机开过来的吧?我们有什么回去再说吧,还没吃早餐,我快要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见沈安溪点了点头,青雅便很快地拉起了行李箱,往那辆灰色的车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青雅说不想在外面吃早餐,沈安溪便让司机将车子开回了家里,然后她又吩咐佣人去买了早餐回来,之后三人便坐在饭厅里吃起了早餐。

    早餐很丰盛,沈安溪吩咐佣人专门去附近的几家早餐店,按照青雅和傅修然的口味,买回来的早餐。

    三人边吃边聊。青雅尤其活跃,吱吱喳喳地,跟沈安溪说着自己和傅修然说着他们在外国读书的趣事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啊,我和修然刚去那边的时候,和一个外国姑娘合租。她很喜欢吃我们中国的食物。有一天我们买了汤圆回来吃,她说没吃过,于是我们就邀请她来一起尝尝。她看到圆溜溜的汤圆,就一口往嘴里塞,结果被烫伤了,口腔溃疡半个月才好。”说到这里,青雅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青雅笑得花枝乱抖的时候,旁边的傅修然拿过她手中的那杯豆浆:“你看你,笑成这个样子,把豆浆都洒了。”说完,他从旁边的纸巾盒处,拿了张手帕纸,替青雅擦去了嘴角的豆浆印子。

    沈安溪看到傅修然此刻脸容上的宠溺表情,不禁会心一笑,然后低下头来,笑了笑,之后又喝起了粥。

    “还有啊,还有。”青雅这时有点不耐地拂开傅修然的手,“好了,不要擦了,我还没吃完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张那么大的口说话,口水都喷到早餐里面了。”傅修然皱了皱眉,用责怪小孩子的口吻对青雅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面前的,就我都吃掉嘛。”青雅说着,伸手将前面的油条煎饼果子等等,都拉到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吃那么多,小心变大肥猪啊你。”傅修然说着,伸出手去,刮了刮青雅的鼻梁。

    “胖成大肥猪,你还不是一样得在我身边。难道你还敢跑了?”青雅拂开傅修然的手,把眼睛一瞪,看着傅修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我被你这个大小姐吃得死死的,怎么敢跑掉。”傅修然笑着回答她。

    沈安溪看到两人这么甜蜜地在打情骂俏,当下便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你看,安溪笑话我们了。”青雅略带嫌弃地看了傅修然一眼,然后抬头看着沈安溪说道:“还有啊,刚才我就想说的了。那个外国妹子,就是刚才我说的,那个吃汤圆吃到口腔溃疡的妹子。她要学习我们中国人一样,用筷子吃饭。后来我就开玩笑说,要拿着筷子练一个月的夹昆虫,没想到”青雅说到这里,自己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没想到,她竟然当真了,那一个月里每天下了班,她就回家夹昆虫”青雅说到这里,已经是捂住肚子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傅修然忍不住拿着筷子,往青雅的头上轻轻一敲:“你呀你,后来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才告诉那外国妹子,青雅是开玩笑的。害得别人瞎练,真的是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这样,早餐就在沈安溪看着傅修然和青雅的撒狗粮中,吃完了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后,三人就舒服地坐在了沙发处,继续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青雅就聊到沈枞渊的事情:“安溪,我已经把枞渊大哥的事情,告诉了修然。修然让你把成哥的信息告诉他,他好找些朋友帮你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于是当下沈安溪就将她知道的关于成哥的信息,都告诉了傅修然。傅修然听完后,脸色变得有些凝重。他沉默地看向露台外,像是在思考着什么,然后过了一会,他才将目光转回来,对沈安溪说道:“我会联系我所有的朋友,看谁有办法可以帮你。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。你别担心。”说着,傅修然伸出手去,握了握沈安溪的手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“安溪,你发现枞渊大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?”青雅这时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问,是什么意思?”沈安溪有些疑惑,不明白青雅为什么会这样问。

    “嗯,我在想,他会不会是中了毒,又或者是被人用什么威胁了导致他做出了类似于背叛军区的决定。”青雅看着沈安溪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别乱说。在什么都没有清楚之前,不要妄下定论。”傅修然将手搭在青雅的肩上说道。

    傅修然的话音刚落,沈安溪却看到青雅的脸色忽然变了,变得格外苍白。下一刻,青雅就捂住了嘴,往洗手间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安溪看着青雅的背影,有些担忧地问傅修然:“青雅她没事吧?是不是早餐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傅修然笑着摇了摇头:“不是的。她,只是晨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晨吐?”沈安溪猛地反应过来,“你是说她是怀有宝宝了?”

    傅修然的脸上挂着幸福的笑,对着沈安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沈安溪先是脸露喜色地跟傅修然说了声恭喜,之后便变得脸色凝重起来:“那枞渊这件事情,青雅不能掺和进来。她有宝宝了,应该好好休息。”顿了顿,沈安溪抬头看着傅修然,“你劝劝她,不要让她任性。”

    傅修然点了点头后,便看到青雅从洗手间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等青雅在自己身边坐下后,傅修然的脸上露出了心疼的表情,他看着青雅说道:“很不舒服吧?要不要找医生看一看?”说着,傅修然向着青雅递过去一块手帕。

    青雅这时摇了摇头,语气有些虚弱地对着傅修然说道:“我没什么事。吐了就舒服多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对青雅说道:“我这里有很多养身子的补品,我给你一些吧。你这是第一次怀孕,就不要太过操劳了。”说到这里,沈安溪挪动身子,向青雅坐近了一些,然后拉着她的手语气柔和地说道:“枞渊的事情,有修然帮我忙就可以了,你就不要太操劳了,好好呆家里养身子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青雅撅起嘴,有些委屈地说道:“可是,我想帮你的忙啊。这样吧,危险的事情我不做,出谋划策我总可以吧?事情的进展你们要第一时间告诉我,我好帮你们想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刚想劝她不要太过劳神,旁边的傅修然这时开口说道:“好啦,安溪你就不要劝她了。让她帮忙出谋划策吧,我们要是拒绝她,她会郁闷死的。”他说到这里,轻笑出声,又接着说道:“我还不知道她的性格么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,将脸转向傅修然,看着他说道:“那你照顾好她咯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