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三章浮浪少爷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将身子稍微向前倾了一些,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,小张到底想要干什么。哪料脚下一滑,沈安溪整个人向后仰去,撞到了屋门,发出砰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小张在这时警觉地回转头来,看向沈安溪这边。之后,小张就往沈安溪这边走了过来。沈安溪赶紧转身就往外走。走回到大道处时,沈安溪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直接就往最近的一辆军车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安溪刚上到军车,转头看向窗外,发觉小张从小巷子里走了出来,神情警觉地四周张看着。沈安溪情不自禁地抚住心口,不觉低声地自言自语道:“幸好走得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幸好走得快?你在躲避谁?”沈安溪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男子嗓音。沈安溪陡然心惊,她猛地回转身去,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,正站在自己的身后,眼带揶揄笑意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男子沈安溪认得,他是军区有名难缠的少爷李威。当下沈安溪心里一凛,便站起身,对李威微笑着说道:“我在执行任务呢。”沈安溪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不让李威看出自己在慌张。

    “什么任务?”李威往前走近了几步,逼近了沈安溪,说话的时候,脸上揶揄的表情更浓重了。

    “执行中的任务是保密的,怎么能告诉你呢。”沈安溪强自镇定着,然后转身便要下军车。然而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,李威却伸出手来,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:“我对你现在做的事情很感兴趣,你不告诉我的话,我就大喊大叫,让所有人都知道,你偷偷摸摸地跑上来军车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顿时气结。她转头看着李威,看到李威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。一个男子,偏偏生了双微微上翘的凤眼,让人看了感觉有些风骚。此刻沈安溪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,便只好告诉他自己正在做的事情:“我觉得小张行为有些诡异,于是便一路跟踪他。刚才他差点发现我,所以,情急之下,我只好进了军车里。”说到这里,沈安溪板着脸问道:“倒是你,大家都在休息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漏了水壶,上来拿而已。”李威这时笑着,向着沈安溪扬了扬手中的军用水壶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都告诉你了,你可以放我走了吧?”沈安溪说到这里,看了看李威拉着自己手臂的手,示意他放开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蛮有趣的,不如你让我和你一起行动怎么样?反正,”李威故意拖长了“正”字的尾音,“我最近无聊得很。”说完,他将脸凑近沈安溪,两人就差没鼻尖碰着鼻尖了。他一双凤眸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给人一种妖魅的感觉。

    沈安溪后退了几步,跟他拉开距离:“这是我的职责所在,你为什么要来掺和?”

    李威见她躲避着自己,也没再走上前去。只是对她说道:“你的职责所在?要是我把你跟踪小张的事情张扬出去,那你就是失职了咯?”

    沈安溪见他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,知道自己再和他多费口舌也是枉费功夫,当下便答应了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自这天起,李威就时时出现在沈安溪的眼前。

    这天一早,沈安溪便到了厨房,跟别人说自己是过来帮忙,其实是来监视已经执行任务回来了的小张。沈安溪刚到厨房没多久,便听到旁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嗓音:“沈太太,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啊?”

    沈安溪不用看,也知道是那个让人厌烦的少爷李威。当下她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:“厨房人手不够,我过来帮一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那不如我也帮一帮吧。”李威说着,便在沈安溪旁边坐了下来。沈安溪这时正在择着菜叶子,李威却伸出手去,将她手中的菜叶子拿了过来。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他的手指触碰到沈安溪的手指。

    沈安溪脸上露出了一副厌烦的样子,然后起身到了旁边的张姨那儿:“张姨,这碗筷让我洗吧。”

    张姨先是一怔,然后看了看沈安溪,接着又看了看不远处,那正在择菜的李威,之后嘴里才喃喃地说道:“今天是什么日子哦,怎么沈太太和李少爷,都跑来厨房里帮忙来了?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也没说话,只是将张阿姨手中的碗筷拿了过来,走到水槽旁,洗了起来。洗了一阵,却又听到李威的嗓音在自己旁边响起:“一看你就没洗过碗筷,怎么是这样洗的,来,我洗给你看。”说着,李威伸手不由分说地拿过了沈安溪手中的那盘碗筷,放在水龙头下哗哗地洗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李威洗碗筷的方法是比自己的方法要高明,洗得又赶紧又快捷。沈安溪撇了撇嘴,不想理他,然后便转身走回了张阿姨那边,问她:“张阿姨,现在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不用了。厨房的工作粗重,哪用得着你们帮忙。”张阿姨连忙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那张阿姨最近的身体好些了吗?”沈安溪记得自己上次去病房区内,要不是遇到张阿姨,就差点被人发现了。现在她想起来,觉得应该问候一下张阿姨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人老了,总是很多毛病。是这样的了,没有办法。上次只是感冒一下而已,就要住院一周多。不过现在好了不少,谢谢沈太太关心。”张阿姨这时对着沈安溪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不用那么客套的。”沈安溪说到这里,握了握张阿姨的手,“那张阿姨你要多保重身体,多吃些补品。”

    张阿姨这时点点头:“嗯嗯。”张阿姨这个人很慈眉善目,性格又温和,沈安溪挺喜欢她的。

    这时沈安溪的眼角余光瞟到旁边的小张,从火灶处站起了身,往门口走去。沈安溪见状,赶紧对张阿姨说道:“张阿姨,我先去个洗手间,等会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旁边正在洗碗筷的李威听到沈安溪这样说,便转过头看着她。他眼眸里有光芒闪烁,像是思考着什么。李威见到沈安溪走出了厨房门口,也放下手中正在洗的碗筷,跟在沈安溪后面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沈安溪走着走着,忽然看到自己背后有一人影,她倏然回头,有点没好气地对李威说道:“李先生,我去洗手间你也要跟着吗?”

    李威这时将手插进裤兜里,脸上是要笑不笑的样子,他的语调说话时故意压低了:“你我都知道,你不是去洗手间。你是要去跟着小张。”说到这里,他向着前方的小张努了努嘴,“再不跟上去,就要跟丢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也懒得理他,当下便继续跟着小张。

    小张一直往前走着,期间一次也没有回转过头来看身后的情况。他走到操场中间的那棵树下,便在那儿席地而坐,然后拿出一盒烟和打火机,点燃了烟,深深地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安溪在离小张有一段距离的石凳处坐下。她背后的李威也在她旁边的石凳处坐下。沈安溪皱起秀气的眉,看着小张在那棵树下吞云吐雾。过了一阵,沈安溪听到李威说道:“你这样跟踪着小张,不知道内情的人,还以为你是个变态偷窥狂。再说,你这样24小时跟踪他,不怕他总有一天会发现么?”说到这里,李威又说道:“跟了这么久,你有证据或者什么线索了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心里诽谤道,这人真是多话。当下她转过头来,看着李威问道:“你说我这方法不好,你有什么好的办法么?不妨分享出来啊,李少爷。”

    李威听了笑了笑,摊了摊手:“我也没什么好的法子。你要是掌握了什么证据和线索,倒是可以分享出来让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在心里暗暗道,即使她掌握了什么证据和线索,为什么要跟他说?他又不是她的同伴。这个人真是奇怪了,闲得发慌一样。当下沈安溪有些冷淡地回答李威道:“我没什么线索和证据。”她话音刚落,却看到李威的手指伸了过来,捏住了她的下巴:“你老是板着张脸,给人感觉多不好,多笑笑才好看嘛。来,笑一个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脸一转,甩开他的手:“李少爷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浮浪?我是有丈夫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威这时盯着沈安溪的脸孔,不怒反笑:“军区里的人不是在传言,你的丈夫沈枞渊已经死了么?美人改嫁也是可以的嘛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心里骂了一句,这人当真是有病。当下她什么都没有说,便从石凳处起身,往前方走去。她知道小张现在不过是到树下抽烟而已,并不是要去做什么,李威这么烦人,她索性就先回宿舍好了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,沈安溪气闷地冲了一壶茶,又气闷地倒了杯茶,自己坐在沙发处喝起茶来。喝了一阵茶,沈安溪也想不到自己该做些什么,她又不能联系梁首长和沈枞渊,只能等着他们来联系自己。而最近营长的警卫员听说是请假回了老家,现在她只能跟踪监视着小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