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九十章有人跟踪
    “没关系的啦,难得跟枞渊哥见面,多聊一会儿天嘛。再说我从来都不会晕机的。”玛丽这时对沈枞渊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心下无奈,便只好又和她聊了一阵。正在玛丽跟沈枞渊眉飞色舞地,说着她在印尼旅游时的见闻时,忽然玛丽旁边坐着的那个女士站了起来,对着玛丽说道:“这位小姐,麻烦你说话不要那么大声好吗?打扰到我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那个女士是个中年女子,打扮得很时髦高贵,衣着很是华丽合身。玛丽打量了她几眼,对她露出了一个歉意的表情:“不好意思,我尽量小声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安静一点不行么?你已经说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话了。”那个中年女子对她说完后,便坐回了座位。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无奈地笑了笑:“你还是听话,乖乖坐好吧。等下了飞机,我们再聊好吗?”

    玛丽撅着嘴巴,有点不情愿的样子,坐回了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等玛丽坐回她原来的位置后,沈安溪将耳塞取下,然后小声问沈枞渊道:“你哪里认识的朋友?”

    “在英国留学的时候认识的啊。”沈枞渊这时也是压低了声音回答沈安溪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有点疯疯癫癫的。”沈安溪好不委婉,直接说出了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沈枞渊无奈地发出了一声轻笑:“你别说那么大声,小心让她听见了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道,“玛丽以前追求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让她听见不是更好么,省得她缠着你。”沈安溪这时对着沈枞渊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大家相识一场,这样子不大好吧。”沈枞渊皱了皱眉说道。停了停,沈枞渊又对沈安溪说道:“我发觉你好像凶了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待觊觎自己老公的人,能不凶么?”沈安溪侧过头去,瞪着沈枞渊。

    沈枞渊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之后他便对戴上眼罩,对沈安溪说了一句:“到了目的地记得叫醒我。”说完他就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飞机又平稳飞行了大概半个小时,便到了目的地。沈枞渊和沈安溪下了飞机后,便直接出了机场。走了一段路,沈枞渊说口渴,便到旁边的一个便利店里去买饮料。

    沈枞渊买了两支运动饮料,一转身,便看到玛丽站在了自己的身后,只见到她语笑嫣然地对自己说道:“这么巧啊,枞渊哥,我要一支矿泉水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不禁在心里嘀咕道,真的是在哪里都能遇到她啊,这也太巧了吧。当下他从冰柜里拿了一瓶矿泉水给她。

    结完账后沈枞渊和玛丽一起走出了便利店,在门口外看守着行李等待着沈枞渊的沈安溪,看到玛丽站在沈枞渊,便不禁也有些惊讶,当下她没说什么,伸手接过沈枞渊递过来的那瓶运动饮料,然后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沈安溪便率先拉着行李箱,向前走去。沈安溪在前面走着,沈枞渊和玛丽在后面跟着,他俩的说话声音时不时会飘进沈安溪的耳朵里——

    “枞渊哥,你帮我拿一下矿泉水好么,我拿不动了。好累啊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枞渊好热啊,麻烦打一下伞好么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累啊,到底要走去哪里啊?枞渊哥你背我好么?”

    沈安溪终于是忍不住了,她倏然回头:“玛丽小姐对么?以下的话你给我听好了,枞渊是我的先生,我不希望有女孩子这样子缠着他,再说,我们是过来单独旅游的,不希望有人打扰。你能不能识趣点,早点离开?我听见你的声音就很烦。”虽然沈安溪的声音并不大,但是她的话语却是字字都很清晰地,传进了玛丽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玛丽先是有些怔怔地看着沈安溪,然后她的眼眶里便浮起了一层泪雾,接着她转头看着沈枞渊说道:“你真的是结婚了?”

    沈枞渊看着她,点了点头。看到玛丽都快要哭出来了,沈枞渊脸上好像隐隐露出了些许的不忍。

    玛丽这时咬了咬嘴唇,然后看了看沈安溪,之后生气地跺了跺脚,便跑开了。

    沈枞渊看着玛丽跑开的背影,微微地皱了皱眉,然后便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了沈安溪旁边,对她说道:“你看看,把人家小姑娘都说哭了。你真是越来越凶也是越来越会吃醋了,不过我喜欢。”沈枞渊说到这里,伸手将沈安溪揽过来。

    沈安溪将头靠在沈枞渊的肩头处,笑了笑:“我们等会去酒店放好行李后,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想去哪里?”沈枞渊揽紧了沈安溪的肩膀,低头问她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不过我不想走景点,不如我们去一些比较有生活气息吃个饭走一走吧?”沈安溪这时转头对沈枞渊说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回答她道:“好的,老婆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拥着到了酒店,放好了行李之后,两人便去了附近的一个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个英国边境的一个小镇,小镇本来人口就少,再加上今天本来是工作日,所以街上更没什么行人了。虽然是小镇,可是街道却是很干净,道路两旁也是绿树红花,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点了菜后,服务生很快就将菜端了上来。这里的服务生服务态度都非常好,脸上也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正午,有阳光透过窗户,照耀在餐桌处。餐桌处的器具都很干净很崭新,让人看了眼里心情大好。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边吃边聊,期间沈安溪想要补一下妆容,便起身去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到了洗手间处,沈安溪便走到洗手盘的镜子处,拿手帕纸沾了点水,擦了一下脸庞。刚擦完脸庞,沈安溪便想将手中的手帕纸扔掉,却看到镜子边缘处映出了一个人影。那人好像是站在洗手间的走廊里,正在贼眉贼眼地往沈安溪这边看。

    沈安溪心中一凛,她快步走出去,想要到走廊处去看个究竟。然而等她走到走廊的时候,走廊空荡荡的,什么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沈安溪又走回了洗手间里,脑里在回想着刚才那人的样貌。刚才她其实也看不太清那人的样子,只看到那人的一双眼眸,阴森森地往自己这边瞟。不过,也有可能是角度的原因,其实那人并不是在看她?

    沈安溪在心里暗暗笑自己多心,然后她对着镜子扑起了粉底,之后又薄薄地涂了一层口红后,沈安溪才从洗手间出来。走到走廊的时候,沈安溪不知道是自己眼花还是怎样,看到走廊尽头处有人影一闪,像是有人听到了脚步声,便仓皇逃跑。

    因为刚才在镜子那里看到的人影,现在又在走廊尽头处看到人影,加上之前被人绑架过数次,沈安溪心中不免涌起些害怕的情绪。

    沈安溪走回到餐桌的时候,沈枞渊抬起头来,看着她说:“我吃饱了,我们出去走走吧。”说着,他招手唤来了服务生,然后结了账。

    两人走出了餐厅,沈安溪忍不住将刚才在洗手间里的事情,跟沈枞渊说了。沈枞渊听了之后,他没有回答沈安溪的问题,只是微微皱了眉头:“也许最近你怀孕了,体内激素分泌不大正常对么?”顿了顿,沈枞渊握紧了沈安溪的手,然后又柔声说道:“我理解的,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想起刚才沈安溪对着玛丽时候的样子,确实跟往常优雅知性的她有很大的不同,当下他也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低头微微笑了笑。

    沈安溪听到沈枞渊这样说,知道他是不相信自己,当下也不说什么,只是沉默地将头别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沈枞渊见沈安溪没有说话,便又不禁问道: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转过头来,对着沈枞渊笑了笑道:“没什么啊,可能是我多心了吧。况且刚才洗手间里光线不大足,所以我眼花看错了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街道上就这么慢慢地走着,沈安溪觉得也是别有一番情趣。街道上行人很少,这里的房屋应该是上个世纪建的,都是大块的石头砌成,楼层很低,大部分都已经废弃了,但是还是能偶尔看到有人在石头屋子里面住。

    “你说人住在里面会是什么感觉呢?”沈安溪这时看着不远处的一栋石头屋子,问沈枞渊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比我们平常住的屋子要舒服凉快一些吧。”沈枞渊听了沈安溪的问话后,也抬头看了看旁边的石头屋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们能不能找一家这样的石头屋子租下来,体验一下住在里面是什么样的感觉?”沈安溪眼眸里透露着好奇,微风拂来,将她额前的发吹起,露出她光洁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过几天再说吧。我已经订了酒店了。”沈枞渊此时倾身过去,吻了沈安溪的额头一口。

    沈安溪感受到沈枞渊柔软而微凉的嘴唇印在自己的额头上,她的嘴角不自觉地带了点笑意,正想对沈枞渊说点什么,眼角余光却瞥到自己背后好像有人在注视着他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