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九十五章 冷漠的沈枞渊
    ..org,甜宠盛婚:总裁的医师娇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安溪有些疑惑,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从手机听筒里传出的沈枞渊的声音会是如此冷漠。她当下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好,那我在家等你回来。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?我去买些你喜欢吃的菜,做好晚饭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哪料手机听筒里继续传出了沈枞渊略带着冷意的嗓音:“不用了。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到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刚想对他说“那你路上注意安全”,却听到手机那端的沈枞渊说道:“你当时是跟李威一起回的国吗?我看到热搜的新闻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只是对着手机话筒说了一句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手机那端的沈枞渊这时候回答她:“没什么,我这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挂了电话后,忽然想起了自己和李威出机场的时候,被一群娱乐记者围堵的情况。沈枞渊刚才说的,是那件事情吧?沈安溪想到这里,便径直往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卧室,沈安溪打开电脑,打开了浏览器。热搜上第一条新闻,就是她和李威共同出现在机场的新闻——沈太太偕同一高大男子出现在机场,疑似是刚从国外度假归来。

    沈安溪看到这些文字,简直是气打不到一处来。她知道娱乐记者一定会将这事情放大渲染,然而她没想到他们两人的事情,竟然上了热搜。沈安溪将手中的鼠标一扔,便烦躁地从椅子处站起,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出了卧室,沈安溪到了客厅,心里在想着这件事情,她要怎么处理。奈何心里乱糟糟的,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沈安溪在沙发处坐下,心里想道,为什么那么巧,他们刚出机场,就会遇到那么一大帮的娱乐记者呢?

    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吗?还是说,这只是个巧合?抑或,是沈枞渊的公司遇到了什么问题,导致娱乐记者开始注意起沈安溪来了?

    沈安溪想了一阵,拿起手机,想给李威拨个电话。但是她看着手机发了一阵呆,却又放下了。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再联系李威,毕竟如果让沈枞渊知道了,肯定会误会她的。

    沈安溪想了想,还是决定去超市买些东西回来做晚餐,等着沈枞渊回来吃。想到这里,沈安溪便拿起了钥匙和钱包,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超市,沈安溪心不在焉地逛了一阵。她其实也不知道要买什么,只觉得心烦意乱的。在超市里传了一圈,终于决定买些海鲜回去给沈枞渊做一顿海鲜大杂烩。

    超市里的海鲜还是蛮新鲜的。沈安溪细心挑选了一些扇贝鱿鱼海参之类的海鲜,又买了些蔬菜水果,便出了超市。

    沈安溪提着一大袋东西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,迎面碰到了阿树。阿树远远看到她便向她打了招呼:“沈太太,怎么自己出去买菜呢?这些粗重功夫,叫下人去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对着阿树笑了笑:“没事。这些我能做的。”顿了顿,她又微笑着对阿树说道:“要不要晚饭跟我们一起吃?我买了很多菜。”

    阿树摇了摇头:“不用了,沈太太的好意我心领了。我还有事情要忙,下次再来拜访。”说完,阿树便跟沈安溪道别,离开了。

    沈安溪回到房里后,便开始了做饭。做到一半,耳尖的她便听到门外响起了开门声。沈安溪这时喃喃说出声:“应该是枞渊回来了。”说着,她放下手中的菜,走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到了客厅的时候,果然见到一身运动衣的沈枞渊背着背包,进了门口。沈安溪展颜一笑对他笑道:“枞渊,你回来了。我正在做晚饭,很快就可以吃了。我做了你最爱吃的海鲜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抬头淡淡地看了沈安溪一眼,然后对她说道:“不吃了,我没什么胃口。我进卧室里休息了。你自己吃吧。”说完,沈枞渊没再看沈安溪,背着背包,便往卧室的方向走了过去。沈安溪看着沈枞渊的背影,有点失望,不禁开口又说道:“真的不吃了吗?我特意去超市买的海鲜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的冷淡的声音传来:“都说了不吃了。”冷淡中还带着些不耐。说话的时候,他连回头都没有。

    沈安溪想起那热搜的事情,便跟在沈枞渊的身后:“你是不是生气了?我跟李威回国不过是偶尔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有些累了。先回房了。这件事情我现在不想跟你讨论。”说完,沈枞渊便迈着长腿快步进了房。

    沈安溪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不免有些委屈。当下她口里喃喃地说道:“我明明跟李威没什么,怎么就不听我解释呢?”说完后,她转身往厨房里走去。

    沈安溪来到厨房,看着锅里那一大锅的海鲜。白色的汤汁已经沸腾起来,诱人的香味散布在厨房里。可是沈安溪已经没有心情去料理这一锅海鲜了。她将煤气炉的火熄灭,然后便转身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到了客厅,沈安溪坐到了沙发处。她打开了电视,手里拿着遥控器,百无聊赖地换着电视台。就这么频繁地换着电视台,却找不到一个想看的电视节目。

    虽然她知道沈枞渊是因为李威的事情,生了自己的气,但是,她真的跟李威没什么。为什么沈枞渊就不听她的解释呢?他在她病重时离开她回国,现在两人见上面了,他不但没有一句关心她身体的话,却这样冷漠对她......

    沈安溪想到这里,不禁越来越委屈,坐在沙发上抱着双膝轻声地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。沈安溪觉得自己哭得有些累了。她哭之前特意把电视的声音调大了,这样沈枞渊就不会听得到自己哭的声音了。沈安溪这时吸了吸鼻子,从沙发处起来,然后到了旁边桌子处,拿了几张纸巾,擦了擦脸。

    她没有吃晚饭,但是丝毫不觉得饿。现在厨房里的菜应该也冷掉了吧。满怀期盼地去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,却没想到等来的,却是沈枞渊的冷脸相迎。

    沈安溪擦完脸后,便到了沐浴间,洗了把脸。洗完脸后,她出了沐浴间,便往沈枞渊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沈枞渊的卧室门口,沈安溪抬手敲了敲门。敲了几下,门里传来沈枞渊的嗓音,好像带了点疲惫,又带了点不耐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枞渊,现在有空吗?我想跟你谈一下。”沈安溪这时站在门口前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睡下了。有什么事情,明天再说吧。”从房间里传出的沈枞渊的嗓音,带着的不耐好像更为浓重了。

    沈安溪只好低下头,轻轻地说了一句:“好吧,那就不打扰你了。”说完,她便回了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卧室里。

    沈安溪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。心里乱糟糟的一团,也不知道自己想的到底是什么。好像有很多很多的念头在脑里冒起,却又无法抓住它们任何一个,无法将它们具象化。

    沈安溪以为自己会彻夜难眠的,没想到,也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。等沈安溪醒来后,窗外已是满眼的刺目阳光。

    沈安溪从床上爬起来,然后出了房间。去洗漱完后,到了客厅和厨房,都没发现沈枞渊的身影。沈安溪有些疑惑,便走到了沈枞渊的卧室门口外,敲了敲门,发现里面没人应答。她还是再次敲了几声门。但是,还是没有应答。

    沈安溪心里想,难道枞渊是回了公司么。想到这里,沈安溪便转身往厨房走去。沈安溪到了厨房后,就随便做了些东西当早餐。吃完早餐后,沈安溪想了一阵,决定还是给沈枞渊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到了客厅,沈安溪拿起那放在桌上的手机,拨通了沈枞渊的电话。沈枞渊那边过了一阵才接通,手机听筒里传出了他冷冷的嗓音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真的去公司了。今天下午什么时候回来呢?”沈安溪这时握紧了手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公司还有事情,下午就不回去了。没什么就先这样吧。”沈枞渊略带了冷意的声音,自手机话筒处传出来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刚想说些什么,沈枞渊那边却率先挂了电话。手机里传出的那一声电话断线的声音,像是一把刀子,刺伤了她的心。大露台处有明媚的晨曦照射进来,沈安溪有一半身子是沐浴到了阳光中。可是她还是觉得有些冷。

    沈安溪放下手机,便径直回了卧室。

    回到卧室,沈安溪想拿本书来看看,可走到书架前,又突然没了看书的心情。沈安溪打开了音响,让整个房间都沉浸在音乐中。钢琴纯音乐萦绕在房间内,沈安溪只觉得自己越来越郁闷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是谁叫了记者。但是,她沈安溪不会就此罢休。沈安溪躺在床上,手枕在脑后,思索了一阵。然后她的头脑里有了一个计划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。沈安溪很早就起来了。她昨天让阿树打电话联系了记者,今天她要开一个记者招待会,面对媒体澄清之前的事情。昨晚沈枞渊没有回家,沈安溪打他的电话又打不通,便吩咐了阿树通知了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