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五章 难缠的女客户
    沈安溪心下疑惑,有些懵地问出口:“哦,原来我们还可以自己选客户来联系吗?”

    那男组长点了点头:“是的。现在我们公关部试行新政策,让员工自由挑选客户,我们会在最大程度上,去满足每个员工的意愿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,然后又转过头去,看着自己眼前的资料。耳边这时又响起了那男组长的嗓音:“刚才你去拜访那个郑菊女士了,结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沈安溪便将刚才自己跟郑菊女士会面的经过,都告诉了那男组长。

    那男组长点了点头:“看来签单还是很有希望的。”顿了顿,他对着沈安溪笑了笑:“加油啊,安溪。我们都看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在心里暗暗嘀咕道,看好她,当初去问他们问题的时候,又不见过来给她解答。当下她对着那男组长微笑着说道:“谢谢领导。”

    大概过了半小时。沈安溪便听到那男组长说道:“好了,现在大家应该都看完自己手上的资料了吧?”

    会议室里的人一致回答道:“都看完了。”

    那男组长这时走到了讲台处,然后打开了投影仪:“那么,接下来,我跟大家来详细说一下这些客户的背景信息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投影仪处出现了一个男子的图片。男组长指着图片说道:“这是我们这批客户中,最重要的一个客户。”

    之后,男组长便给他们讲解了资料上的每一个客户。讲解完毕后,那男组长便将双手撑在讲台桌处:“现在大家可以选择自己想要联系的客户了。资料给客户编好了号码。大家可以按照那些号码来选择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看了看资料,然后选择了刚才男组长所提到的,一个极为难缠的女客户。

    男组长将组内每个人的选择都汇总出来后,便公布了各人需要联系的客户。公布到沈安溪选择的那个客户时,男组长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惊讶,沈安溪也感觉到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中,带着些不可置信。不过男组长在讲台上并没有说什么。将所有的名单都公布了之后,男组长走到了沈安溪旁边,对她轻声说道:“安溪,你到我私人办公室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在心里嘀咕,难道是她有做错了什么吗。要不组长为什么叫她去办公室。沈安溪就这样心怀疑惑地,跟着组长到了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坐吧,安溪。”男组长走到电脑前坐下,然后对着沈安溪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。沈安溪便在他对面的座位处坐下。

    沈安溪刚在他对面坐下,便听到男组长说道:“安溪,你刚才没有认真地听我分析客户群吗?”

    沈安溪轻轻地拧了拧眉:“我听了啊,我有很认真地去听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还要选一个这么难缠的女客户呢?据我所知,你手头上还有一个郑菊女士吧?两个难缠的女客户,你不觉得对新人来说,难度会比较大吗?”坐在沈安溪对面的男组长,这时将腿放到了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摇了摇头:“郑菊女士那边,我基本上已经搞掂了。这次我是专门挑的这样一个女客户。我是新人嘛,当然是要多锻炼一下自己,你说呢,组长?”

    那男组长垂下眼帘,像是在思索着什么。他低头沉思了一阵,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烟,打开烟盒,然后取出一支点燃。沈安溪有点厌恶地撇了撇嘴,但是碍于他是领导,也不好当面发作。

    那男组长深深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,然后向空中吐了个烟圈,之后便看着沈安溪说道:“你确定要接这个女客户吗?这个客户很重要,如果搞砸了,公司会损失很大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思索片刻,便点了点头:“我确定要接这个客户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作为你的直属领导,我很赏识你的勇气,加油去做吧。”那男组长说到这里,便将双腿从办公桌处放下来,之后又说道:“没什么事的话,你可以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回答了一句好的,便走出了办公室。出了办公室后,沈安溪长长地吁了一口气。真是烦人,居然就这样当着女下属的脸抽烟,还有一丁点儿的素质么?

    沈安溪叹了口气,不过既然决定了好好在这个职位上做出一点成绩来,这些东西就计较不了那么多。回到座位上后,沈安溪便看起了自己之前所选的那个女客户。

    资料上记录的,这个女客户是继承了她妈妈的遗产,其中包括一间在行业中处于翘楚地位的公司。就是因为这间公司,公司才将她列为重点客户。因为她妈妈在生的时候,公司是跟她生母联系的。但现在她妈妈过世了,就迫不得已要与她联系了。

    根据资料上记载,这个女客户才25岁。虽则年纪轻轻,却是羁傲不逊,是警局的常客。然而同时她又是风扉时尚界的女模特。

    资料上记载了她的爱好习惯和社会关系。

    沈安溪仔细看完这些资料后,不禁在心里感叹了一句,真的是个极为难缠的女客户呢。沈安溪托着腮想了一阵,决定先打个电话给她,先试探一下再说。想到这里,沈安溪便拿起了话筒,按照资料上记载的联系方式,按起了电话按键。

    连续拨打了几次,电话里传出的都是忙音。没有人接听。怎么回事呢?难道这个电话是错的吗?沈安溪在心里这样想道,再打最后一次,看有没有人接再说。于是沈安溪抱着尝试的心态,打了最后一次电话。

    沈安溪刚想放下电话,电话那边却接通了:“你哪位?”

    声音是清冽的,带着一种嚣张的意味。连你好两字都没有。好在沈安溪早就在心里做好了心理准备,所以当下她也是声音如常地对着话筒说了一句:“你好,我们这里是星汇公司的,为了答谢你们公司跟我们的多次合作,我们决定派人去送一份见面礼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公司?”电话那边的女嗓音这时明显带了极浓重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星汇公司。我们总裁是沈枞渊先生。有印象吗?”沈安溪斟酌了一下词措,然后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沈先生啊。我现在还有事情,下次再说吧。”电话那边的女子说完,也不等沈安溪回答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沈安溪的心态没有之前刚开始工作的时候那么脆弱了,现在被客户挂电话,也不觉得有什么了。当下她嘴角扬起一抹似是嘲讽的笑意,然后就将话筒放回原处。既然她说现在没有空,那就等明天再打电话给她吧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样想着,便看起了别的客 户 资 料来。她现在手上有十几个客户,要做好业务员的工作的话,就必须将这些人的资料都研究透。看了几个客户的资料后,沈安溪便又忍不住翻回刚才的那个女客户的资料。资料的第一行就写着她的名字——宋芊。

    宋芊是个多么斯文温雅的名字,然而人不如其名,这个女客户的性格是截然相反的嚣张跋扈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。

    沈安溪来到公司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给宋芊打电话。然而打了很多个,都没有人接。到了中午的时候,电话终于接通了。沈安溪有点激动,正想跟电话那边说话,却听到宋芊高分贝的声音自听筒处传了来:“你们他妈的有病吧?大中午别人在睡觉,打电话过来干什么?我记得你们电话,星汇公司对吧?别再打电话过来了,再打的话,等着收律师信吧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还没反应过来,对方就已经挂了电话。沈安溪莫名其妙地被对方骂了一通,心情自然是不爽。但是在办公室里,她又不知道去哪里发泄,只能默默地忍着,又继续工作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直工作到下午,沈安溪才离开公司,回了家中。家里像往常一样,没有人在。因为沈安溪自己要上班,沈枞渊最近又忙得不见人影,她只好将两个宝宝又放到欧阳晗那里。幸好两个孩子也蛮喜欢欧阳晗那里的,说是去外公家多久都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一天的工作量下来,沈安溪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。此刻的她瘫倒在客厅的沙发处,一动都不想动。她想了想今天的工作内容,然后就自然而然地,想到了宋芊这个客户。这么难缠的女客户,连电话都不接。应该怎么接近她,让她跟自己联系呢?

    沈安溪想了一阵,然后就从沙发处爬起来,打了个电话给周侦探。周侦探那边很快就接通了,他浑厚而低沉的嗓音从手机听筒处传来:“沈太太,好久不联系了。是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“你好,周侦探。我打电话过来,是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。”沈安溪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是要查什么人呢?”手机那端的周侦探这时问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便将宋芊的大概信息跟周侦探说了。手机那端的周侦探听了之后,便对沈安溪说道:“这个女子,其实我也听说过。而且以前也帮别人调查过她。”甜宠盛婚:总裁的医师娇妻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