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章 共进晚餐
    ..,

    又过了一周。

    “大家举杯,庆祝安溪这次又为我们公关部签下一个大单子。”业务部的女主管这样说着,举起了手中的香槟。

    “为我们美丽智慧兼备的沈小姐举杯。”旁边的众人也在此时随声附和道。

    庆功会上,众人齐齐举杯,喝着香槟为沈安溪庆祝。

    “安溪,发表一下获奖感言。”业务部的女主管这时将手中的玻璃奖杯递给了沈安溪,然后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其实有点反感公司搞这一套,不过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当下她有点腼腆地说道:“其实也没有主管说的那么神,只不过是我碰巧运气好,遇到了愿意跟我们公司合作的客户而已。”说着,沈安溪浅浅地抿了一口手中的香槟。

    “安溪,别谦虚,来跟我们分享一下,跟客户交流的经过。最重要的是,怎么让他们喜欢你并且愿意跟你合作的?据我所知,你手下的客户,都是极其难缠且刁钻的那种。”女主管撑着腰,那涂得鲜红的嘴唇中,吐出了这些话语。

    沈安溪本来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面,但是既然女主管这样说了,她也不好再推辞:“我在工作的过程中总结了两点。一则是要诚恳态度要谦恭,二则是要投其所好。投其所好才能四两拨千斤,不白白浪费精力。”沈安溪说到这里,有点羞涩地咬了咬嘴唇:“其实,我也是个新人。并没有太多的经验转授给大家,只不过是将自己的经验说出来,供大家参考而已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的话音刚落,众人便齐齐鼓起掌来。她脸上的羞涩更浓了,当下沈安溪对着众人连连摆手:“只是一个新人的经验而已,实在受不起这么多的赞扬。”

    “沈小姐这个月签了多少张单子?”沈安溪耳边倏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。沈安溪回头,果然看到沈枞渊站在了自己身后。沈枞渊知道沈安溪并没有跟同事透露自己是总裁太太的事情,当下他只是负手平静地站在沈安溪身后,淡淡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加上今天跟候老板签的那单,沈小姐一共签了六个大单子。”旁边女主管这样回答沈枞渊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听完女主管的话后,嘴角勾起,随即便鼓起掌来:“作为一个新人,这是一个相当优秀的成绩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公司栽培,还有各位同事的帮忙,我一个新人才能进步得这么快。”沈安溪这时微微低头,对沈枞渊说着谦虚的话。

    沈枞渊向前走了几步,走到了沈安溪旁边,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再接再厉。”之后,他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沈安溪看着沈枞渊离开的背影,心中一时百感交集。这时一个清脆的女嗓音打断了她的思绪:“我们沈总是不是长得很英俊?我们公司的女员工都很喜欢他,可惜啊,他早就有老婆孩子了。”说到这里,那女同事幽幽地叹了口气:“唉,为什么优秀的男人都名草有主了。”

    边说着,那女同事还将手搭到了沈安溪的肩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,庆功会结束了,大家可以回去工作了。”沈安溪还想好词措回答那女同事,便听到旁边的女主管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作鸟兽散,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沈安溪也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处,处理起了电脑处的工作文件。正将一个文件发送给男组长,却感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是上班时间,沈安溪给手机设置成了震动。当下她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,手机屏幕上显示是沈枞渊的发来的信息。沈安溪点开一看——今天下午一起吃晚饭好吗?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心里涌起了暖流,她手指翻飞,迅速地给沈枞渊回了一条短信——好的。

    沈枞渊那边很快就发来了一条信息:“吃什么到时候到餐厅才说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嘴边勾起一抹笑,又手指翻飞地给沈枞渊发了一条短信:“好的。我们这样子,好像办公室内搞地下情的情侣啊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那边没再发来新信息。

    就在沈安溪想将手机放回口袋里的时候,手机处收到了沈枞渊发过来的一条新信息——你要是喜欢,我们就永远地将地下情搞下去。

    沈安溪差点笑出来,碍于自己是在上班,便没敢太声张。当下她没有再回沈枞渊的信息,只是将手机放回了口袋里,继续工作起来。

    餐厅里。

    这是公司附近的餐厅,沈安溪没有来过这里吃饭。沈安溪坐下后,便打量了四周的环境,觉得装潢摆设都还不错。这时对面的沈枞渊问她:“想吃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决定就好。”沈安溪一瞬不瞬地看着对面的沈枞渊,回答他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听她这么说,便翻看起了面前的菜单。翻看了一阵,他蓦地抬起头来,略带着笑意对沈安溪说道:“这么看着我做什么?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?”

    “没啊,觉得你长得很好看。你知道么,今天我听到女同事说,你公司的女员工都很喜欢你呢。”沈安溪双手交叠地撑在下巴处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了。”沈枞渊嘴边挂着笑意,低下头去,继续翻看着眼前的菜单。翻看了一阵,沈枞渊招手叫来服务生,让他下单。

    点完菜后,服务生就离开了。见沈安溪还是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,沈枞渊也学着她,双手交叠地放在下巴处:“怎么一直这样看着我?”

    “我们,很久没有一起吃过饭了吧。”沈安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眼底漫出湿意。

    沈枞渊避开她的眼光,点了点头:“是啊,我们都忙。”说完这句话后,他伸出手去,轻轻握住了沈安溪白皙柔软的手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约而同地,没有提之前冷战的原因。晚餐在两人的欢声笑语中吃完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子,在沙发处坐下。沈安溪刚坐下到沙发处,便感觉到沈枞渊的一只手臂伸了过来,勾住了她的肩膀:“我们明天,带孩子去公园玩一下吧,好么?”说到这里,他没等沈安溪回答,便侧身在沈安溪的额头处亲了一口:“我们最近都太忙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握住了沈枞渊那只勾在自己肩膀处的手臂:“是啊,我们最近都很忙。宝宝已经放在外公那里很久了,是时候将他们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。

    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很早就起了来。今天虽然仍然是工作日,但是沈枞渊安排好了工作,特地空出今天这一整天,打算陪沈安溪和两个宝宝。而沈安溪则是请假了。

    两人简单洗漱完,然后去了欧阳晗家,将两个宝宝接去了附近的公园玩。因为沈安溪说很久都没有野餐过,所以昨天晚上她就吩咐佣人准备好了野餐要的食物和材料,今天过来公园便一并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阳光很明媚,空气中隐隐流动着不知名的花香。沈安溪和沈枞渊两人从汽车里拿出了一个大篮子,然后篮子里用于野餐的东西,都摆放到了草地上。

    将东西都摆放好了后,沈安溪便叫了两个宝宝过来吃东西。然而两个宝宝哪里肯乖乖坐在草地处,他们拿了面包和饮料,便到了旁边嬉戏起来。

    沈安溪跟沈枞渊席地而坐地,在草地上聊了一阵天。之后沈安溪便想站起来,去叫那正在草地上打闹嬉戏的两个宝宝回来,却听到沈枞渊说道:“让他们玩吧,他们肯定也不饿,在外公家吃了很多东西吧。现在你让他们吃,也不可能吃得下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想了想也是,便又坐下了草地,拿起桌上的一块吐司放进了嘴里,咀嚼了几下,她便说道:“等会我们去哪里?放风筝?”

    沈枞渊轻笑出声:“问两个孩子想要做什么。他们想要做什么我们就陪他们去做就是了。”说到这里,沈枞渊便对沈安溪说道:“别坐我对面了,坐过来吧。”说到这里,他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地。

    沈安溪依言坐了过去,依偎在了沈枞渊的肩头处。她抬起头,看着湛蓝的天空,感觉自己很安心。两人沉默着,就这么依偎了一阵。之后,沈安溪感觉到沈枞渊的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头发,然后耳边便响起了他略为低沉的嗓音:“我们之前的争吵,是不是太幼稚了些?”

    沈枞渊的语气里还蕴着叹息,让沈安溪的内心越来越柔软。正在她想要跟沈枞渊说些什么的时候,沈安溪突然看到一个穿着火红裙子的女子,偕同自己的两个宝宝向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沈安溪见状,便不禁脱口而出道:“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么?”说着,她便从草地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太太,这是您的两个孩子么?是这样的,他们食物过敏了。”那个穿着火红裙子的女子,等到走近了,沈安溪才看清,她是个外国人。应该是俄罗斯那边的人种,头发是漆黑的,但是眼睛却是偏灰色,皮肤很白皙,身材高挑,说着一口带着浓厚口音的中文。

    食物过敏?沈安溪听了她的话后,目光移到了两个孩子身上。只见两个孩子都是眼泪汪汪的,而且脸上还冒出了隐隐的红疹子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