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二章 阴魂不散
    “够了。那么三天后,我会向沈太太你汇报。”手机听筒处,又传来私家侦探的嗓音。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沈安溪换了一种跟平常不同风格的衣服和妆容,到了和私家侦探约定的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此时是下午,有明媚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,在地面处投射出华美光影。

    “沈太太,这是我这几天以来收集到的录音和照片。”对面的私家侦探这样说着,将手中的一个文件袋向着她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沈安溪接过来,又听到那私家侦探说道:“之所以让沈太太出行要小心注意,并且换成另一种风格的妆容和衣着,那是因为,我查到有人在暗中监视沈太太你。不过沈太太你放心,暗处的人是跟我一样性质的人,并不是什么杀手之类。”

    “会是周琳琳派来的私家侦探吗?”沈安溪边拆开了手中的文件袋,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。反正最近外面阳光也大,外出的话,记得戴上墨镜就好。”私家侦探双手交叠放到桌上,脸上略带担忧地对沈安溪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,翻看了一下文件袋中的照片:“这些照片能证明周琳琳和周薇薇,和媒体还有旧时光酒吧的酒保有联系,对么?”

    她对面的私家侦探这时点了点头,算是回答。

    沈安溪又问道:“那么这些证据,足可以证明,我和李威的热搜,都是她们在背后搞的鬼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。”私家侦探又回答了她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赵侦探你的工作暂时完成了。我现在给你报酬。”沈安溪说着,从口袋处拿出了一张支票,递给了赵侦探。沈安溪写金额的时候,特意给多了约定酬金的百分之十。

    果然,赵侦探拿到支票后,脸上是笑逐颜开的表情:“沈太太一向大方,谢谢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从座位处站了起来:“这是你应得的。我还事情,就先走了,赵侦探,我们以后有空再聚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沈太太,有空再聚。”赵侦探端着茶杯,向着沈安溪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沈安溪跟赵侦探道别后,便出了餐厅,到了马路边上,拦了部计程车,往沈枞渊的公司赶去。既然她拿到了证据,那么第一时间,就是要告诉沈枞渊真相。她要让他知道,这次他们之间的争吵,不过是周琳琳别有居心搞的鬼。

    沈安溪扭头看着车窗外的景物急速掠过,心里思绪纷纭。她正看着窗外,却发现计程车师傅突然一个急刹车,她的身子受了惯性的作用向前倾——与此同时,她看到一辆黑色汽车朝着计程车撞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那辆汽车撞上计程车的时候,旁边的岔路处忽然窜出一辆银灰色汽车,将那辆黑色汽车撞飞出去。计程车也被那黑色汽车撞到道路一边,车子下跌的过程中,沈安溪的头部碰到汽车的玻璃窗上,下一刻她就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等沈安溪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。她第一时间便起床去翻自己的手提包,那些证据还在么?

    沈安溪走到桌子边,拿过手提包,拉开拉链,翻找起里面的东西来。然而翻找了几遍手提包里的东西后,沈安溪都没找到那个装着照片和录音的文件袋。沈安溪心里有点暴躁,干脆将手提袋里的所有东西,都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沈小姐,你醒来了?”沈安溪耳边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女嗓音。

    沈安溪回头一看,是个女护士站在自己身后,当下她就对着那女护士点了点头,然后她问道:“你好,请问我入院的时候,就只有这个手提袋吗?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好像就只有这个手提袋吧。”那女护士见沈安溪这样问,有些惊讶,“沈小姐这样问,是丢了什么东西么?”

    “是一些很重要的东西,可能出车祸的时候弄丢了。”沈安溪烦躁地抓了抓头发。

    “先躺回病床上吧,沈小姐虽然没什么大碍,但是我们还是要给沈小姐您检查一下身体确认一下。”那个女护士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依言躺回了病床上。女护士给她检查完身体后,便对着沈安溪微笑着说道:“沈小姐身体没什么大碍了,过两天应该就可以出院了。不过为了避免有什么后遗症,出院后一周再回来复查一下身体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,然后对女护士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沈枞渊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沈枞渊正在低头看着桌面处的文件,突然听到桌面处的手机响了起来。沈枞渊拿起手机,按下接听键:“阿六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。刚才沈太太出车祸了。那边的人居然派了车来撞她所乘的计程车。我们这边的人就直接开车撞上去了。现在沈太太在医院里,应该没什么事情。”手机听筒里传出来阿六的嗓音。

    沈枞渊嗯了一声,然后又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你们派人盯紧安溪,保护好她。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情,我唯你们是问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沈总。”手机那端的阿六赶紧回答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放下手机,继续看起了桌面上的文件。虽然脑里不断在想着,要不要去医院探望一下沈安溪,但是心底有另一个声音在告诉着自己——不要去。

    那天在公园处偶遇了李威,看到李威抱住她时的动作神态,沈枞渊一眼就看出李威对沈安溪旧情未了。作为丈夫的他,怎么可能不生气?尤其在之前还发生了热搜事件的情况下?

    这回沈安溪出车祸住院,他沈枞渊要是去看望她,那就表明他已经原谅了她。他沈枞渊在这种事情上没那么大度。

    所以即使这一整天里,沈枞渊都是心神不宁的,但他还是坐牢在了办公室的椅子处,翻看着文件。直到阿六打了电话来告诉他,确定沈安溪没什么大碍,沈枞渊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。

    最近周薇薇说自己感染了流感,不知怎么的,还严重到要住院的地步。沈枞渊便只好在这天抽了时间出来,专门去医院看望她。沈枞渊来这里之前,打电话给周薇薇问了病房号。所以到了医院后,他就径直往周薇薇的病房走去。

    这天正好是沈安溪回医院检查身体的日子。沈安溪刚踏进医院门口,却看到沈枞渊向自己迎面走来。沈安溪不禁略略有些惊讶——枞渊来这里干什么?出了车祸的这件事,她并没有跟沈枞渊说。所以沈枞渊过来,肯定不是来探望她沈安溪的。

    沈安溪看到迎面走来的沈枞渊目光也是凝驻在自己身上,她不禁移开了目光。眼角余光看到沈枞渊本来是嘴唇微动,想要跟她说些什么的,但是在看到沈安溪她转开视线后,他也当作没有看见她,径直往走廊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安溪也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。明明是夫妻,却要扮作陌生人的模样。她到了医院的前台,跟前台的工作人员说明了来意,工作人员便叫来了护士,帮沈安溪检查身体。

    护士帮沈安溪检查身体完毕后,告诉沈安溪她已经没什么事了。沈安溪跟护士道完谢后,便出了病房,往医院门口走去。走到医院门口时,却又遇到了沈枞渊。沈安溪看到沈枞渊就觉得很来气,难道她最近那么多事情缠身,不就是因为他的追求者周琳琳么?结果见到她的时候,还一副冷冰冰的模样,好像她沈安溪欠了他的一样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沈安溪向沈枞渊投去了一记白眼,然后快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。沈枞渊还没来得及叫住沈安溪,就看到她的身影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沈枞渊心情有些郁闷地,走在马路边上。本来他想着,等沈安溪先开口跟自己说话的。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形,沈安溪好像也在生自己的气。

    沈枞渊轻轻地叹了口气,决定不再想这些如此纠结的东西,当下便迈着长腿向停车的地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回到公司,沈枞渊径直回了办公室。到了办公室,沈枞渊刚坐下,便接到了阿树的电话。沈枞渊按下接听键,手机听筒里传出了阿树那熟悉的嗓音:“老大,查探情况有进展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进展,你说吧。”沈枞渊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你猜得没错,周薇薇确实跟周琳琳有关系。她是周琳琳的表妹。之前沈太太和李威的热搜,包括你被锁在酒店客房里的事情,都是周琳琳在背后搞的鬼。”阿树的嗓音自手机另一端流泻过来,“我搜集了一些照片和录音,等会我给老大你发过去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轻轻皱了眉头,然后对着手机话筒说道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这段时间辛苦阿树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这是我份内事,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。我现在就给你发那些照片和录音过去吧。”手机那端的阿树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跟阿树通完电话后,沈枞渊便打开了电脑。阿树很快就将照片和录音都发了过来给他。沈枞渊看了这些照片和录音,心情越来越烦躁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一切事情都是周琳琳在背后搞的鬼。这个周琳琳怎么这么阴魂不散?甜宠盛婚:总裁的医师娇妻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