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日宴会
    沈安溪没心思跟他调笑,当下便跟着他一直往前走。沈枞渊走到一个房间前停下了脚步,然后他伸手扭开了门把手,转身对沈安溪说道:“你先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心中疑惑,但就像沈枞渊他刚才说的,他总不至于祸害她。于是她便放心地走进了房间。沈安溪走进房间后,站在门口的沈枞渊说道:“你先在房间里呆着,我去叫律师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,便到不远处的椅子处坐了下来。沈枞渊关上门后,便离开了。沈安溪在椅子处坐了一阵,看到旁边的电视机屏幕忽然亮了起来。屏幕处出现了沈枞渊和周薇薇的身影。

    沈安溪有点疑惑,便从椅子处站起,走近电视机屏幕看个究竟。电视机播放的不知道是录像带,还是摄像头现场拍下来的画面。画面中,沈枞渊身处一群人的中央,这帮人应该是在帮周薇薇搞生日派对。

    因为半空中有着巨大的横幅,横幅处写着——祝微微生日快乐。

    电视机屏幕里的沈枞渊这时走到周薇薇身旁,举杯跟她说了句生日快乐。沈安溪不想再看下去了,沈枞渊他不是说要找律师过来跟她谈的吗,现在让她呆在房间里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沈安溪便转身往房门走去。走到门旁,沈安溪伸手去扭动门把手,却发现门把手扭不动。沈安溪又推了推门,门还是纹丝不动。应该是外面上了锁。沈安溪这时心里更为暴躁了,沈枞渊在搞什么鬼,将她锁在房间里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沈安溪又用力扭了扭门把手,可门还是纹丝不动。她重重地从胸腔处呼出了一口气,然后转身想往椅子处走去。然而此时她的眼角余光却看到不远处的桌面上,放着一个盒子。

    沈安溪好奇地走过去,只见那个盒子是敞开着的。里面放着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女式晚礼服,晚礼服上还有一封信。信封上写着沈安溪亲启。

    沈安溪将信拿起,打开了信封,抽出里面的信纸。摊开信纸后,沈枞渊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——

    安溪,对不起。我知道,最近的我让你误会了。我和周薇薇真的没什么。一切都是闹剧中的插曲而已。这场闹剧很快就要谢幕了。我会在生日宴会上说出真相的。请留意电视机屏幕上的一切。

    署名是——爱你的枞渊。

    沈安溪刚看完信,忽然听到电视机处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周薇薇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!我让大家看一看你以前的骚样子吧!”

    这不是周琳琳的声音么?为什么她也出现在这里了?

    沈安溪好奇地走回到电视机前。只见电视机屏幕处出现了周琳琳的身影,她手中正拿着一大叠照片。那些照片很大张,比寻常的照片大很多。

    此时的周琳琳正给旁边的人分发着照片,边分发着边说道:“周薇薇这个人,想着勾引沈枞渊先生,从而成为少奶奶,提升自己身处的阶层。但是大家看看她和前男友做的那些事情,她配得起沈枞渊先生么?更别说沈枞渊先生还有太太!周薇薇就是个第三者!”

    这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。她周琳琳难道不是第三者么?她不是一直尝试破坏她沈安溪和沈枞渊的婚姻么?现在倒恶人先告状,说周薇薇是第三者?而且,周薇薇不是周琳琳的表妹么?怎么现在两人是撕破脸皮了吗?沈安溪感觉有一场好戏要上演了,于是她便双手环胸地站在电视机前,静静地看着。

    待沈安溪看清楚了,才发现,周琳琳手上拿着的,是周琳琳和一个男人的香艳床照。

    屏幕里的周薇薇这时脸色铁青,她冲上去,将周琳琳手中的照片抢了过来,然后指着周琳琳大骂道:“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卑鄙,我周琳琳没你这个表姐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齐齐向两人行注目礼。还有好一些人在传阅着那些香艳照片。更多的人,则是饶有兴味地看着周琳琳和周薇薇的争吵。

    周琳琳和周薇薇却像是当周围的人不存在似的,在此时拼命地撕打了起来。很快两人就扭成一团,跌倒到了地上。沈安溪这时看到旁边的沈枞渊走上前去,奋力将两人分开,然后他说道:“够了,你们不要闹了,再打就会出人命了!”

    周琳琳和周薇薇两人被沈枞渊扯开,两人都是气喘吁吁地,用仇恨的目光看着对方。沈枞渊双手分别抓着两人的肩头,防止两人再次撕打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周琳琳,我知道是你在背后搞的鬼。”沈枞渊这时转头对着周琳琳说道,“沈安溪和李威的热搜,那天晚上我被锁在酒店房间里。这一切,都是你在背后搞的鬼。知道这一切后,我就故意跟周薇薇暧昧,引起你的猜忌。我爱的人,永远都是我的太太,沈安溪。”说到这里,沈枞渊放开了两人:“所以你们不要再想着使什么招数了,没有用的,我心里永远只有我的太太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盯着电视机屏幕,突然就觉得这一切真的很无聊。她走到窗前,看了看窗外面的沙地,便将心一横,爬上窗沿,然后纵身一跃。

    沈枞渊在生日宴会上说完一切后,便快步往沈安溪所在的那个房间赶了过去。走到房间前,沈枞渊拿出钥匙,开了锁。

    然而当沈枞渊打开门的时候,却发现沈安溪并不在房间里。沈枞渊有些焦急地,在房间里搜了一遍。还是没有沈安溪的踪影。沈枞渊这时在床沿处坐下,拿出手机,拨了沈安溪的电话。沈安溪那边很快就接通了,手机听筒里传出了沈安溪略带冷漠却又有些轻蔑的嗓音:“沈先生,你的闹剧我都看完了。我也没事,你不用来找我了。就这样吧。”手机那端的沈安溪说完,还没等沈枞渊回复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沈枞渊听到沈安溪没事,心里稍稍松了口气。他挂了电话后,便出了房门,然后开车径直去了欧阳晗家。

    到了欧阳大宅的门口,沈枞渊迎面便看见欧阳晗提着个鸟笼,正要往外面走。欧阳晗见到沈枞渊走回来,显然很惊讶:“枞渊,你不是和安溪出去玩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后来安溪又生气跑了,我回来看一看她是不是回这里了。”沈枞渊略带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欧阳晗转身看了看里屋,皱了皱眉头,然后回答沈枞渊道:“可能她回来了也说不定。因为刚才我在午睡。你去她房间看一看吧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这时对欧阳晗说道:“好的,谢谢外公。”说完之后,他便快步往沈安溪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卧室门前,沈枞渊抬手敲了敲门。敲了一阵,见里面没回应,沈枞渊便想伸手去扭门把手。这时他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嗓音:“沈先生是来找沈小姐吗?我刚才见到沈小姐回来了,应该现在在里面午睡吧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转头,见是欧阳大宅里的一个佣人,他也认不出这个佣人是哪一个,当下他微笑对着那个佣人说道:“谢谢。”说完之后,沈枞渊便伸手去扭动门把手。

    门没锁,沈枞渊将门推开,房里的一切都映入眼帘。沈安溪不在房里。沈枞渊刚想转身离开,眼光余光却瞥到靠近门口的那张桌子上,放着一封信。他记得,刚才他来找沈安溪的时候,桌子上还没有信。

    沈枞渊走近那张桌子,只见那封信的信封上写着沈枞渊亲启。他拿起信,拆开信封,抽出里面的信纸。信纸上沈安溪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——

    我没有想到,自己当初嫁的,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。你令我很失望。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吧,我不想再跟你有交集了。你好自为之。你不要再来找我,即使找到我,我也不会见你。

    署名是沈安溪。

    沈枞渊打量了一下房间。房内的东西都被收拾过了,显然沈安溪是收拾完东西,离开了欧阳晗。可能是怕欧阳晗问她,所以沈安溪走的时候,没有跟欧阳晗说。

    沈枞渊又看回信纸上的字迹。光看着这封信,都能想象到沈安溪写这封信时的失望心情。他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,当下沈枞渊又看了一遍那封信的内容,确认自己没看错,他才将信放进自己的衬衣口袋里,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他以为,只要当着众人的脸,对沈安溪解释清楚一切,沈安溪便会回到他身边,他们之间的感情裂痕就可以修复。但是他错了。他沈枞渊在商场上叱咤风云,做的决定大部分都很正确,然而这一次,他却是错得离谱。

    沈枞渊离开了欧阳大宅,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停车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而生日宴会这边,周薇薇和周琳琳在沈枞渊离开后,便也离开了宴会。

    周薇薇回到家里后,便处理了一下刚才在跟周琳琳打架时弄出的伤口。刚给手臂上的伤口粘上创可贴,周薇薇便听到门铃响了起来。周薇薇从沙发处站起来,往门口走去。甜宠盛婚:总裁的医师娇妻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