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七章 录像
    沈枞渊只觉得心脏一颤,随即他便回答那警官道:“好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挂了电话后,他便起身往办公室门口走去。沈枞渊整个人恍恍惚惚的,站了起来的时候,还带倒了桌上的茶杯。

    沈枞渊出了公司后,便开了车往警局赶去。一路上他闯了几个红绿灯,将车速飙到限定的最高时速。很快地,他就到了警局。

    到了警局,沈枞渊找到相关警员,让其带他到存放尸体的地方,去认领沈安溪的尸体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警员走到存放尸体的架子边,拉开了盖住尸体的布。出现在沈枞渊眼前的,是一具烧焦了的尸体。沈枞渊深呼吸了一口气,然后竭力使自己冷静下来:“你们怎么肯定她就是我的太太?这都烧得面目全非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检查了一下她身上剩下的东西。觉得她极有可能是沈太太。”旁边的那个警员这样说着,从旁边的柜子里,拿出了一个袋子。之后他便将那袋子递给了沈枞渊。

    沈枞渊接过他手中的袋子,然后打开袋子看了看。袋子里的是一些化妆品之类的东西。沈枞渊仔细地翻了翻。袋子里的化妆品确实是沈安溪常用的那几个牌子。甚至连手帕纸和手帕,也都是沈安溪寻常会用的那种。

    沈枞渊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,连指尖都忍不住抖了起来。他又继续翻看着袋子。袋子里一个指环吸引了他的眼光。他将那指环拿起,端详了一阵。那是他之前送给沈安溪的蒂芙尼戒指。

    他怕看错,又将那指环拿近了,接着看了一阵。耳边响起了旁边警员的嗓音:“沈先生,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沈枞渊摇了摇头。这确实是那枚他送给沈安溪的指环。当下他心脏好像有铁锤在一下一下地敲击着,沈枞渊又深呼吸了一口气,然后问那警员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她怎么会......怎么会被烧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是住所半夜突然起火。但是,我们怀疑是他杀。”那警员说到这里,便又对沈枞渊说道:“我们调取了公寓的录像带去看。发现了一些疑点。”

    “录像能否让我看一看?”沈枞渊这时问道。

    那警员点了点头,然后率先朝着门口走了过去:“那沈先生你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跟着那警员到了办公室内。警员走到电脑前,打开了个文件:“事发时的录像都被毁了,只剩下一个大概只有十秒钟的视频。”

    那警员说完这些后,已经将那文件打开。播放的视频中,出现了一个背影。警员让那视频反反复复地播放了几次。

    “这个背影能看出这人是个男的。而且出现的时间,我们估算了一下,这个人出现的时间,是在起火之前的十几分钟。”那警员这时分析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皱着眉头,看着电脑屏幕。听了那警员的话后,他便说道:“既然你们怀疑是他杀,那么,你们的调查有什么进展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们还不能完全确定这具尸体,就是沈太太的尸体。但是,当我们的鉴定结果出来后,我们会第一时间就通知你。”那警员又对着沈枞渊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辛苦你们了。”沈枞渊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。既然沈先生已经到了警局了,那能不能跟我们去做个笔录?我们怀疑这极有可能是他杀,所以想调查一下,死者的社会关系。”警员此时看着沈枞渊说道。

    沈枞渊沉思片刻,才回答警员道:“这样吧。等你们确定这是我太太的尸体,我再过来协助你们的调查好吧?现在我还有些事情,就先走了。有什么新进展随时通知我,好吗?”

    警员可能有点没料到沈枞渊会拒绝自己的请求,当下他先是一怔,接着便对沈枞渊道:“好的,那沈先生您先回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从警局处出来后,沈枞渊觉得自己有些神情恍惚地,走在马路上。就这样一直走着,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已经走过了自己停车的地方。察觉到这个后,沈枞渊便又原路返回,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因为觉得自己不可能再有心思上班,于是沈枞渊就给张秘书打了个电话,说自己不会去公司了。之后他便径直开着车子,回了家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沈枞渊便进了卧室,整个人瘫倒在了床上。他就这么躺在床上,盯着天花板,木然地发了一会的呆。

    安溪死了吗?怎么会呢,不久之前的她,还是巧笑倩嫣的生机勃然的。怎么会死了呢?

    可是,警员给他的那个袋子里,装的是她平常用的那些东西没错。

    是他沈枞渊害死了她。他沈枞渊的对手太多了,而作为丈夫的他,没有履行好做丈夫的职责。

    就在沈枞渊心里乱成一团的时候,他听到门铃声响起。沈枞渊本来并不想动,然而那门铃声却不依不饶地,一直响着。沈枞渊这时烦躁地床上起来,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沈枞渊也懒得看猫眼,直接打开了门。门口处站着的,是周薇薇。沈枞渊本来就心情不好,看到周薇薇之后,脸色更为阴沉了:“周小姐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进去再说好么?”站着门口处的周薇薇这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就站在这里说吧。”沈枞渊心里厌倦这个女人,根本不想让她进房间,当下便对她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周薇薇见沈枞渊态度强硬,也不执意地要进屋内。当下她决定直接了当地对沈枞渊说出来意:“警局说发现了你太太沈安溪的尸体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沈枞渊挑了挑眉,问了一句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在警局处有朋友。我知道是谁杀了沈安溪,是周琳琳......”周薇薇的话音刚落,就被沈枞渊捏住了脖子。她还来不及反应,就被沈枞渊的手推到墙角处,耳边是沈枞渊恶狠狠的嗓音:“你们不要再跟我耍什么花样,你们这样很烦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因为你们,安溪会离我而去?要不是你和周琳琳一直从中作梗,安溪又怎么会死?她的死,你们都难辞其咎。”沈枞渊说话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有点癫狂,他捏住周薇薇脖子的手在这时加大了力道。

    周薇薇只觉得肺部即将要炸裂开来,她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。她想挣扎,然而感觉手脚都使不上劲来。意识越来越模糊,就在她即将要因为缺氧而晕过去的时候,她隐约听到了沈枞渊的嗓音:“杀你还脏了我的手。但是,我会令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然后周薇薇便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枞渊冷冷地看了倒在地上的周薇薇一眼,然后便拨通了阿树的电话。阿树那边很快就接通了:“老大,有什么吩咐么?”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恭敬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周薇薇在我这里。你带几个兄弟过来,将她送去给做红灯区的朋友吧。”沈枞渊说完这句话后,便听到手机听筒里传来了阿树的嗓音:“好的,老大,我这就带弟兄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她就在我门口这里。你们快一些过来吧。”沈枞渊说完这些话,便进了屋内,砰的一声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周薇薇睁开了双眼,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陌生的床上。她回想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。沈枞渊的那句“我会令你生不如死”,让她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你醒来了?那正好,我们这里开了个新客人,你去试试吧。”周薇薇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冷冽的嗓音。周薇薇蓦地转头,看到了一个陌生的浓妆艳抹的中年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这是什么地方?”周薇薇有些惊恐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红灯区啊。我是这里的老板。你喊我徐姐就行。郑先生把你卖到了这里,你赶紧起来去接客吧。”徐姐这时淡淡地回答周薇薇道。

    “红灯区?什么,我不要去接客,你们放我出去!”周薇薇无比惊恐起来,大喊大叫道。

    “来到这里的人,都出不去。”徐姐淡淡地回答了她一句,之后她便走到了床边,伸手将周薇薇拉了起来,“赶紧打扮一下去接客。再磨蹭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一周。

    这一周里,沈枞渊都在找人帮忙调查沈安溪的事情。他将所有熟人的电话都打遍了。鉴于平常他的人脉好,所以肯要帮助他的人很多。但即使是这样,都没有人能找到沈安溪的下落。

    沈枞渊的心中还抱着一线希望,希望警局里的那具尸体,是他们弄错了。真正的沈安溪,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。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,没有人跟沈枞渊他汇报沈安溪的下落。他心中的希望,也就一天天地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而警方也在大力调查这件事。但是却一直都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这天清晨。李威在满目阳光中醒来。他睁开眼,自床上爬起。起床第一件事情,他就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看。手机上没有任何来电显示。甜宠盛婚:总裁的医师娇妻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