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八章 匿名信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安溪遇难的事情,他也知道了。李威在警局里有熟人,这事情他是在一次偶然的聚会中听到的。当时听到的时候,他有些懵,然后他便向那个在警局工作的人,了解了详细的情况。了解了情况后,李威记得自己当时,是精神恍惚地回到家中的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联系了各方面的人脉,来调查这件事情。李威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沈安溪了。他没想到自己再次听到的沈安溪的消息,竟然是她的死讯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联系了各方面的人脉去调查,李威还是没有得到关于任何这方面的有利消息。

    当下李威穿了拖鞋,揉了揉眼睛,便向门口走去。即使人生多么失望,生活还是要继续的。出了房间,李威便想往沐浴间走去。走了几步,他眼角余光好像看到客厅门口处,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李威有些好奇,便往客厅门口走了过去。走到门口处,他才看清楚,原来在靠近门口的地板那儿,是一封信。信封上面,还有“李威亲启”几个字。

    那几个字,像是小孩子写的一样,歪歪斜斜的。李威猜想,应该是那个投信的人,不想泄露自己的身份,才特意写这样的字体。李威将那封信捡起,然后拆开了信封。

    信纸上还是那种歪歪斜斜的,像是小孩子写的那种字体。信纸上的内容映入眼帘——

    李威先生,我知道,你最近在调查关于沈安溪的事情。我知道杀害她的凶手是谁。凶手是她的丈夫沈枞渊。她丈夫有了新情人,便将她杀了。

    信纸上就是这几行字。李威反反复复地看了几遍,以确保自己没看错。沈枞渊是凶手?李威想了想最近听到的,关于沈枞渊的传言。他之前不是频繁跟他公司里的周薇薇传绯闻?那个周薇薇还跟着他进了酒店。后来这个周薇薇做了女星,还天天拿着她和沈枞渊之间的绯闻炒作。不过最近倒是没怎么见过这个周薇薇出现在娱乐新闻里了......

    李威这样想着,手里拿着那封信,一直走到了客厅处的沙发坐下。在沙发坐着思考了一阵,李威决定出门去找沈枞渊谈一谈。

    沈枞渊刚吃完早餐,便听到门铃响了起来。他走到门口处,看了看猫眼。门口处站着的,竟然是李威。沈枞渊有些疑惑,但是他还是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口处的李威看到沈枞渊,便对他说道:“我有事情想和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沈枞渊虽然看到李威心里有点不爽,但是表面上还是维持着礼貌。毕竟李威曾经救过他的性命,他沈枞渊心里还是将他当成朋友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屋。李威在沙发处坐下。沈枞渊给他倒了杯茶。李威接过茶,道了声谢。之后沈枞渊在李威对面坐了下来:“李先生,有什么事情呢?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,是你杀了安溪,对吧?”李威决定直接问沈枞渊,以便观察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枞渊抬眸盯着李威,“你脑子怕是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我脑子正常得很。某个杀妻的凶手就很难说了。”李威此时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“我杀了安溪?她是我的太太,是我最爱的人。我为什么会杀她?”沈枞渊压抑着心中的怒火,对李威说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有了新情人。”李威脸色冷漠地对沈枞渊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情人。娱乐新闻上说的事情,你也信?不是我说你,李先生,你也不是刚出社会的毛头小子了,娱乐新闻上的东西你怎么都信?”沈枞渊看着李威的眼眸中,怒火越来越盛。

    “你说娱乐新闻上的不能信。所谓无风不起浪,为什么娱乐新闻上偏偏报道你的绯闻?全世界又不止你一个年轻有为的企业家,对不对?是你行为不端,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你要是没有新情人,娱乐新闻会造谣?”李威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荒谬。我觉得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了。另外,安溪是我的太太,我不希望你插手她的任何事情,你听懂我的话了吗?”沈枞渊说到这里,从沙发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安溪是你的太太。可是,她同样是我的朋友。我不会让我的朋友白白这样送掉性命。”李威说到这里,也站了起来:“有人举报了你。沈枞渊,你的罪行被人看见了。去自首吧,不要再狡辩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举报?是谁?是哪个人无中生有?”沈枞渊咬了咬牙,问李威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会贸贸然将举报人泄露出来吗?”李威冷笑着回了沈枞渊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要有确凿证据,你大可以尽管去警局举报我。在你李威心里,我沈枞渊就是个杀妻的人?你没有确凿的证据,才会跑来我家里,让我去自首吧?”沈枞渊对李威说道。

    李威确实是没有确凿证据。他不得不佩服沈枞渊强大的逻辑。他正在斟酌着词措,耳边又响起了沈枞渊的嗓音:“没什么要说的了吧?没有就劳烦李威先生你离开我的家。”

    见沈枞渊下了逐客令,李威便哼了一声,转身向门口走去。走了几步,他耳边却又响起了沈枞渊的嗓音: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李威回过头,看着沈枞渊回答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在上个月十六号到过安溪住的地方?”沈枞渊说话的时候,眼眸变得幽深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怎么了?”李威有些不明所以地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去警局一趟。”沈枞渊说到这里,便走到了李威旁边,抓住他的手臂,便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警局内。

    “李威先生,你的背影跟这视频里的人很像。你在上个月十六号,去过沈安溪的住所?”坐在李威对面的警员,这时一脸郑重地问他。

    李威被沈枞渊拉到了警局,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。因为他的背影被沈安溪公寓里的摄像头拍了下来。李威思索了片刻,便对警员说道:“我可以不回答这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有保持沉默的权利。但是,我们会将你的背影跟视频的那个背影对比。如果确认那个背影是李威先生你的话,你将会被我们列入嫌疑人名单中。”坐在李威对面的警员平静地说出了这一番话。

    “我清楚了。没什么事情的话,我可以走了吧?”李威这时有点不耐烦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可以了。”警员淡淡地回答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从询问室出来,李威看到沈枞渊坐在长凳处等待着他。李威快步走到沈枞渊旁边,然后低头对沈枞渊说道:“我们先回去,我有事情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沈枞渊从长凳处站起,说了句:“走吧。”说完,他便率先出了警局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在马路上。就这样沉默地走了一阵,沈枞渊转头对李威说道:“你有什么要说的,现在就可以说了。不用非要回到我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不是跟警局里的人串通好了。但是,我告诉你,沈枞渊,沈安溪是我的朋友,我不会让杀她的凶手逍遥法外的。”李威阴沉地沈枞渊说出了这些话。

    沈枞渊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,他喉结滚动,发出了一声轻笑,然后对李威说道:“那么我也回敬你同样的话。沈安溪是我的太太,我绝不容许杀害她的凶手逍遥法外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沈先生,回见。”李威说完这句话,便走到马路边,伸手拦了部计程车,便打开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李威是被手机来电铃声吵醒的。他从床上爬起,烦躁地伸手去桌边拿了手机,睡眼朦胧中,他根本看不清楚手机的来电人是谁便按下了接听键:“喂,你好?”
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是李威先生吗?我们这里是警局,沈安溪的调查案件有新的进展,麻烦你过来一趟。”手机听筒里传出了一个陌生的男性嗓音。

    李威烦躁地深呼吸了一口气,然后回答道:“好的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警局询问室里。

    “李威先生,我们警局已经确认了,视频中的这个背影,确实是你。能解释一下,你那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视频里吗?”坐在李威对面的警员这时问道。

    李威思索片刻,然后对警员说道:“在回答你们问题之前,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问。”警员放下手中的笔,双手交叠地放在下巴处,一脸郑重地对李威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怀疑过沈枞渊?他最近有了新情人。之后安溪离开了他。你们有没有想过,安溪提了离婚。离婚之后,她能分走沈枞渊的一半财产。他为了保住财产,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安溪杀死。他的动机很充分,你们难道从来没有怀疑过他?”李威将背靠在椅子处,将心中所想毫无顾虑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面的警员这时忽地一笑:“李威先生,凡事都要讲证据。你说沈枞渊先生是杀害他妻子的凶手,你的证据在哪里?我们办案不能凭空猜想。况且沈枞渊先生他一直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,连超速什么的都没有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为他说话,该不会是收了他的好处?我知道他是富家子弟只手通天,能将你们收买,也不是什么令人奇怪的事情。”李威这时目光炯炯地对警员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