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章 对抗仇家
    沈安溪看到安妮走到自己面前,然后将手中的一个饭盒放到了旁边的桌子处。这时安妮弯下腰,给沈安溪解开了绑住她手脚的绳子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想着逃跑了。你再逃跑,我会对你不客气的。”安妮说着,便走回了电脑前。

    “快点吃完,吃完我得把灯关了。这灯那么亮,晃得我不舒服。”安妮那带着不耐烦而又冷冰冰的嗓音,又传进了沈安溪的耳里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在心里暗暗道,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子,大晚上就喜欢不开灯呆在黑暗里,跟女鬼一样。

    沈安溪想到这里,轻轻地摇了摇头,然后又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安妮小姐,你该交房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哪位?”安妮的嗓音此时充满了警惕。

    “我是房东的儿子。他说你已经拖了几天没交房租了。”门外又传来刚才的那个男性嗓音。

    安妮从电脑前站起,走到门口处,往猫眼里看了看。之后,她便伸手打开了房间门。门刚一打开,安妮就被一只手臂猛地扯了过去。

    之后门外便传来了打斗的声音。沈安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当下只是有点懵地,坐在墙角那儿。在她反应过来,准备站起身,到门外帮助安妮的时候,却看见安妮翻身滚进了屋内。安妮进了屋后,便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身,然后拼命想要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沈安溪见状,便赶紧走过去,帮着安妮,用力地将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门关上后,安妮才气喘吁吁地对着门外说道:“你赶紧走!再不走我报警了!”

    “你报警的话,老子就把你的黑料抖出来!”门外的男子这时语气恶狠狠的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啊,也好过栽在你们手上!”安妮回敬了那人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识趣的就乖乖开门,我们老大手上有你的把柄。”门外那人这时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,拿厨房的那根铁棍过来。”安妮这时小声对沈安溪说道,“我先拖住这人,你快去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,然后便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等她拿了那根铁棍走到门口处时,安妮又低声在她耳边说道:“等会我开门,你看准时机,就往那人头上打。要把他打晕,否则,我们就没法逃跑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有些担忧地摇了摇头:“我怕我手劲不够大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这样了。他不知道你在这里,你出其不意,成功的几率很大。”安妮说到这里的时候,门外的那人又大声说道:“赶紧开门,你跑不掉的。你一天不出来我们就一天在这里守着,难道你要在房里饿死吗?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现在开门。你保证不伤害我?”安妮这时对着门外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保证不杀你。如果你要耍什么花样,我肯定是会还击的。”门外的人这时冷淡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开门给你。”安妮说这句话的时候,给了沈安溪一个眼神,示意她准备好。

    沈安溪紧握着手中的铁棍,全身都因为紧张而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门被打开,一个男子踏进了门口。沈安溪便在这时冲了上去,握着铁棍,冲着他的头就用力地敲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男子估计都还没看清楚沈安溪的模样,便整个人都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安妮在这时拉起了沈安溪的手:“我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跟着安妮一路奔跑,跑到了马路边。之后安妮很快地拦了一部计程车,沈安溪跟着安妮进了计程车。

    安妮这时对着出租车司机报了一个地名,然后又加了一句:“麻烦司机快点,我们赶时间。车钱我们给双倍。”

    安妮最后一句话真的很有用,计程车司机将车子开得飞快,很快就将安妮和沈安溪两人送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沈安溪在满目阳光中醒来。她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的手脚又被绳子绑住了。她扭动了一下身躯,然后对睡在自己旁边的安妮说道:“你都把门锁上了,我能逃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此时躺在床上的安妮被沈安溪的话音吵醒,她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:“你这是在囚禁期间,我当然要把你的手脚绑住。万一你趁我睡着了,拿了钥匙开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沈安溪叹了口气,然后说道:“那你让我去上个厕所,刷个牙洗个脸,总可以吧?你绑住我手脚,这些东西我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再睡一会吧。我看看几点了。”说着,安妮伸手拿了旁边的手机来看,“才七点,难怪这么困。我要继续睡了,不要再说话了。”说完,安妮便一头倒在了枕头处。

    沈安溪想了想,然后说道:“你不让我去厕所,我有可能会尿到床上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床上的安妮便爬了起来,手脚麻利地帮她解开了手脚上的绳子:“快点去吧,讨厌死了。”说完,安妮又倒头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,安妮才悠悠醒转。而这个时候,沈安溪已经醒了几小时了。见到旁边的安妮在伸懒腰,沈安溪说道:“安妮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吃了,当减肥吧。天天要吃饭,烦死了。”安妮不耐烦地说着,便下了床。

    “你不让我吃饭,总得把绑在我手脚上的绳子解开吧。你这样绑着我,我浑身不舒服。”沈安溪这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在床上躺着吧。有什么不舒服的。”安妮打了个哈欠,正想转身往前走,又听到沈安溪说道:“我真的很不舒服,浑身酸痛。可能是昨晚太紧张了,而打那男的一棍时,又太过用力,所以今天就浑身都酸痛。”

    安妮想了想,想到昨晚要不是因为沈安溪的合作,她也不可能逃脱敌人逃脱得那么快。当下她叹了口气,就走回床边,帮沈安溪解开了绳子。她将绳子解开后,就对沈安溪说道:“我晚上再出去买饭回来给你吃。现在白天,我出去有点危险。你又不用做什么,不吃一两顿饿不死你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很是无奈,但是又找不到什么理由去反驳安妮。当下她便什么都不说,直接躺床上闭目养神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闭着眼睛,沈安溪竟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她醒来的时候,窗外的天色已经黑了。沈安溪有些晕沉地从床上爬起来。她竟然睡了这么久?这时卧室的门被推开,安妮走了进来:“我下楼买了炒饭和可乐,你趁热吃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安妮就拿着手中的饭盒和可乐,到了床旁边的桌子处。她将手中的东西都放在桌子上后,便在不远处的椅子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沈安溪从床上起来,走到桌边,拿了炒饭,就这么站着,吃了起来。吃了一会,她听到旁边的安妮问了她一句: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沈安溪点了点头:“还行吧。”她都饿了一天了,什么都会觉得美味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安妮淡淡地回了她一句。

    沈安溪这时从饭盒处抬起头来:“你吃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在客厅里吃了。”安妮这时回答她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你可以买一些米啊肉啊什么的回来,然后又买个锅。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家里做饭吃了。不用像现在这样,你每天都得出去一趟买饭。”沈安溪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做饭。你会?”安妮有些为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会啊。”沈安溪有些惊讶地看着安妮说道:“你连煮饭都不会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煮饭这么无聊的事情,我没学过。”安妮说到这里,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你睡了那么久,还困?”沈安溪这时开口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可能昨晚睡不大好吧。”安妮这时看着沈安溪说道,“你快点吃,吃完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说也可以啊,为什么非得等我吃完?”沈安溪往嘴里塞了一口炒饭,然后又喝了一口可乐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接下来说的事情,比较严肃。我怕你会消化不良。”安妮这时回答她。

    沈安溪不禁笑了笑:“你说吧。不管你说什么,我胃口都很好。饿了一天了,还怕没胃口么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我跟你分析一下我们现在的情况。有人想杀你,也有人想杀我。你是想和我的仇家对抗,还是想和我的仇家对抗?”安妮脸色凝重地看着沈安溪说道。

    沈安溪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,她有些不明所以地反问道:“什么意思?跟谁对抗我能选择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。他们在暗处,但总有些时候,他们会现形。这时候我们就得想办法赶走他们。所以我就问你,你是要对抗你的仇家,还是对抗我的仇家?”安妮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不是,我帮你对抗仇家,那你会帮我对抗我的仇家?”沈安溪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笨嘛。那当然了。”安妮说到这里,耸了耸肩:“既然我们两个都住在一起,你的仇家我不得不帮你对抗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说得有道理。”沈安溪这时点了点头,然后将饭盒处的最后一口炒饭吃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等会我有个仇家要来,你出去帮我应付一下,好吧?”安妮说完,便起身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敢情说了那么多,原来是坑她出去给她对付仇家?甜宠盛婚:总裁的医师娇妻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