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四章 真正的消失
    ..甜宠盛婚:总裁的医师娇妻

    视频里是沈安溪许久未见的沈枞渊,看着面容有些沧桑,脸色苍白的沈枞渊,沈安溪的内心并没有太大的波动起伏。

    而沈枞渊说的每一句话,沈安溪也都不在意,嘴角勾起一丝冷笑,“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又耸了耸肩,把手机径直放到了安妮的手里,随即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,盯着茶几上的糕点发呆。

    沈安溪开始疑惑,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和沈枞渊在一起,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让她觉得很陌生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一起经历了太多的坎坷,本应该更加珍惜对方的存在,变得更加有默契,可是现在沈安溪才明白,很多时候,自己都看不懂沈枞渊了。

    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,沈安溪也不想一层不变。

    手机被沈安溪塞回到自己手里,安妮怔怔的望着沈安溪。

    “安溪?”安妮的语气有些疑问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沈安溪双手怀抱于胸前,侧着头看着安妮,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他?”安妮的话还没有说完,声音就戛然而止,她用眼神向沈安溪示意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后弓着身子,轻手轻脚的往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。安妮站在门口的玄关处,屏住呼吸,耳朵紧贴在门上。

    沈安溪则坐在沙发上,紧张的注视着安妮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“屋里有人吗?我是查水表的。”门外忽然传来一个男性的声音。

    闻言,安妮皱了皱眉,思考了几秒以后,快速的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她快速的移动着自己的位置,然后对着沈安溪比了一个手势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两个人之间毫无交流,沈安溪快步来到了门口,与此同时,安妮也已经躲进了房屋里。

    沈安溪透过猫眼扫了一眼门外,是一个身着工作服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吗?”又是一阵询问。

    沈安溪压抑着内心的忐忑,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她站在门口,用一种很平淡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而此时身着工作服的男人好像并没有听到沈安溪的声音,只是呆呆地站在门口,眼睛直勾勾的看向沈安溪。

    “先生?”沈安溪瞧见男人的样子,虽然心里也是十分的鄙夷,可是表面上却没有流露。

    “嗯,那个,那个,我,我是来查看水表的。”工作服的男人终于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,不过连开口都变得有些结巴。

    通过这次简单的对话,沈安溪放松了心里的警惕,算是可以确认,这个人就是来查水表的,她点了点头,侧身让男人进房屋。

    男人很快的完成了自己的工作,然后兴奋的向沈安溪搭讪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就一个人住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不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平时有什么问题的话,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的,诺,这个是我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了。”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沈安溪不耐烦的打断了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,也没有浪费口舌,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男人本来还想说什么,动了动嘴唇,再看到沈安溪漠然的表情以后,讪讪离去。

    原本脸上的表情还有些木纳的男人,在出门以后,面色立刻变得森然起来,眼里的算计也是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他刚刚的表现完全是为了伪装,在检查水表的时候,他就很仔细的观察了整个房屋,遗憾的是有一个房间的房门紧闭,他也不好上去查探,以免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这次的行动,出于直觉,让他更加确定了,安妮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沈安溪在门关上的那一刻,就整个人直挺挺的靠在了沙发上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额头是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而刚刚躲进房间里的安妮,在听到关门声以后,也从房间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瘫痪在沙发上的沈安溪,在她身旁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刚刚沈安溪和那个人的对话,她是一字不落的听到了耳朵里,也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总感觉什么地处不对,可是又说不上来。”沈安溪仰着头,视线也停留在头顶的天花板上。

    一开始,那个男人给沈安溪的感觉就是简单的工作人员,她也并不太在意,可在那个男人走了以后,她心里总有一种感觉就是那个男人很危险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女人的第六感,她渐渐的觉得,这件事有什么地方就是不对。

    见状,安妮也无话可说,她并没有看见那个男人的面目,听声音,她也并不熟悉,所以无从判断,只是这个男人出现的有些突然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不行!我要去问问隔壁的邻居。”说完这句话,沈安溪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把旁边的安妮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安妮无奈的扶了扶额头,也并没有阻挠沈安溪,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嘛。

    在沈安溪出门询问情况的时候,安妮则是百般无聊的坐在沙发上,刷着手机新闻,她饶有兴致地看着沈枞渊那个告白的视频,眼神富有深意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沈安溪回来的,脸色有些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安妮见她这样,也放下了手里的手机,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问了差不多整个单元的邻居,他们给我的回答都是,没有人查水表啊。”沈安溪的声音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闻言,安妮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次又是安妮的仇家对她们进行的一次试探。

    “他们可真是锲而不舍啊。”安妮的声音有些沙哑,目光冰冷。

    看来,这样每天龟缩在房屋里,也不是什么办法,她和沈安溪必须考虑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安妮转动着溜黑的大眼珠,大脑飞快的运作着,思量了片刻,她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“安溪,收拾一下东西,我们需要换个地方了。”既然对方已经找到了这里,也是时候搬家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沈安溪没有任何异议,两个人开始麻利的收拾好东西。

    安妮的手指不停的敲打着键盘,她已经联系好了一个新的住址,离一个沈枞渊公司很近的一个小区。

    她背对着沈安溪,嘴角斜斜上扬。

    当夜幕降临,黑色笼罩着整个城市的时候,趁着月色,安妮带着沈安溪来到了新的落脚点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没有一丝光亮,窗外是斑驳的光影,沈安溪累了,很累,可是她睡不着。

    双眼布满血丝,她在思考,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,浑浑噩噩的渡过了这么久,心里空空的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,沈枞渊的面容浮现在脑海里,未来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“安溪,你睡着了吗?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安妮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有,怎么了?”沈安溪揉了揉眼睛,带着浓浓的鼻音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进来了哦。”门外的安妮听到沈安溪的回答以后,心里有一丝雀跃。

    进来以后的安妮,在沈安溪的旁边安静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睡不着。”安妮闷闷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沈安溪淡淡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,沈安溪和安妮的关系也是改善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那你和我讲讲你和沈枞渊吧。”安妮忽然一把抓住沈安溪的肩头,虽然房屋里漆黑一片,安妮的眼神却是澄亮。

    沈安溪漠然一笑,“我和他?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天那个视频呢?”对于沈安溪的敷衍,安妮选择了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“没意思,你怎么变得这么八卦了。”沈安溪挑了挑眉,淡淡的瞥了安妮一眼,不曾想安妮这么晚找自己,说的竟是无关紧要的人啊。

    安妮见沈安溪实在是不愿提起,便故作施施然的开口说道:“你不愿意说就算了,还非说我八卦。”

    房屋里没有开灯,她并看不清安妮的神色,听到安妮的话语,沈安溪缄默了,仰着头,“呵呵”的冷笑了一阵。

    典型的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一时间,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压抑,安妮也不开口,低着头,眼神富有深意。

    “对了,安妮,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沈安溪这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消失?”沈安溪打破了沉默的局面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话让安妮有些意外,她不太明白沈安溪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让她消失?

    “消失?”安妮很是疑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消失,让这个世界不再有沈安溪这个人,你有没有什么办法?”沈安溪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坚定起来,如果刚刚只是一时兴起有了这个想法,那么现在她是真的在心里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安妮经过沈安溪的这一番解释,总算是明白过来了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沈安溪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其实很简单啊,就两个选择,第一是死。”安妮停住了,当她说出“死”的时候,她注意到,沈安溪眼里有些不明所以的波动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解,难道沈安溪会为了让自己消失,去选择死亡?

    而此刻的沈安溪内心也是无比的纠结,在听到“死”字的那一刻,心里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三个宝贝,还有疼爱她的哥哥爷爷,一瞬间她想到了很多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除了爱情之外,她还拥有亲情友情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